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皆大欢喜(KK)02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02

——要是tsuyo的数学考试及格了的话,妈妈就带你去之前想要去开卡丁车的地方玩哦。

所以当数学试卷发下来的时候看着上面60分的成绩,Tsuyoshi开心的不得了,一路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坐在家里车子的后座上,催促着司机先生开得快一些,还冲着旁边一直面无表情的刚来家里三个多月的小哥哥Koichi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虽然没得到回应。不过Tsuyoshi还是很开心,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还想着待会儿把试卷给妈妈之后要让妈妈带着Koichi哥哥一起去玩儿,Koichi哥哥一定会喜欢的。

他从懂事的时候就一直想要一个哥哥,所以即便现在爸爸带回家的哥哥总是不怎么理他,他还是很喜欢他,想要讨Koichi哥哥冲着他笑。

回到家里之后妈妈正在厨房里做Tsuyoshi喜欢的炖菜,爸爸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看到Tsuyoshi一路小跑进来有些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

“教给你的礼仪呢?”

本来满心欢喜的Tsuyoshi怯生生的停了脚步,他有点怕总是板着一张脸的爸爸,尤其是又被教训了的时候,只好慢慢的、符合礼仪老师教给他的动作那样的走到爸爸身边的沙发上坐好。他抱着自己的小书包,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是现在说还是等着妈妈出来了再说,因为他是跟妈妈说好的,但是爸爸已经转向了在他后面走进来的Koichi。

“koichi,我今早已经给你的班主任打了电话,你这次的测试全都是满分,做得很好。”

Tsuyoshi抬头去看坐在他对面的Kiochi,他的哥哥还是板着一张脸没有什么表情,不像他因为及格了就这么的开心。——本来已经伸进书包里的小手又偷偷地拿了出来,Tsuyoshi从沙发上跳下来把书包背上,冲着父亲鞠躬之后就往楼上走。

“要吃饭了你去哪里?”

“我不饿。”

“你给我站住,你就不能让你妈妈省点心吗,我们也不要求你多优秀,乖乖听话都不行吗?”

Tsuyoshi背对着爸爸,偷偷的红了眼眶,拿手背摸了摸眼泪之后站在原地既不敢上楼又不想回到沙发上。

“你凶我儿子做什么?koichi考满分就非得tsuyo也考满分才行吗,那你带着koichi住这里,我带着tsuyo去爸妈那里住好了,省的你看着他心烦就骂孩子。”

把做了一半的炖菜交到一边的佣人手里,妈妈从厨房里急匆匆的跑出来,一看到心爱的儿子委屈地眼泪都掉下来了,顿时心疼的不行,狠狠地瞪了自己丈夫一眼之后,赶紧把儿子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我们tsuyo不哭,妈妈说数学考及格了才能去开卡丁车是跟tsuyo开玩笑的,我们明天就去玩儿好不好?”

Tsuyoshi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被妈妈抱着稍微好了一些的心情又低落下来,连妈妈也不相信他真的努力考到了及格,这样的认知让他更加的觉得委屈。

“美华,你不能总是这样惯着他......”

“父亲,我考满分的奖励,我想要去玩儿卡丁车。”

爸爸看了看不肯退一步的妈妈,又看了看难得提出要求的养子,再看看自家哭得鼻头都红红的小儿子,最终点了点头。

堂本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都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此刻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中,儿时觉得委屈的事情即便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再想起来,都还是觉得委屈。平心而论这些事情跟堂本光一都没什么关系,不论他优秀与否,自己父母对待自己的态度就是这样,父亲只会板着脸批评他做得不够好,母亲只会一味地溺爱他。即便小时候的自己想要努力,父母亲也看不到他的努力。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他就觉得自己麻木了,不在乎了,可是事到如今在睡梦中梦到这样的内容,他还是能回忆起十岁的自己有多难过。

堂本刚自己长大之后有特意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是习惯了把自己包裹起来的他对着心理医生也很难完全放下心房去叙述自己的心情。即便明白这些都是原生家庭的环境带给他的负面影响,他也总是下意识的觉得引起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因为自己怯懦。

但是至少这么些年他想通了一件事情,就是不再跟自己过不去。这次回日本他想的很清楚了,反正他也难当大任,堂本光一进入公司之后也一直表现的非常让人满意,就当是他为堂本家做最后一件事情,用这份婚姻让堂本光一名正言顺的成为堂本财团的继承人,等个两三年对方完全掌控公司,他就可以功成身退,远远地离开这个让他总是不开心的地方,去海外生活。

跟堂本光一说了要结婚的事情之后,其他的事情就全部一股脑的丢给对方负责了,昨天中午的时候对方传了信息来,说是已经跟父母都说好了,明天要一起去见祖父母。

其实他前几天就知道堂本光一已经跟父母说了,因为妈妈打电话来说要见面,堂本刚这些年一直住在家里不被允许离开,但是他其实很多时候会借口工作住在酒店里,甚至在酒店里留了一间房间——虽然多住两天就一定会被妈妈念。

即便他已经三十多岁,妈妈还是把他当做小孩子一样看待,住在家里很多时候都让他觉得窒息,妈妈事无巨细的管着他,回家的时间晚一些就会追在他身后不断地问他今天都做了什么事情。这让堂本刚觉得烦躁,可是妈妈眼里的关切又让他觉得自己偶尔忍耐不住的反抗让他像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这样的纠结之下,他干脆学会了沉默,在家里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总归是能少一些纷争的。

跟妈妈约在一家他很喜欢的餐厅,他还没进去,妈妈就已经在包间里让女将上好了他喜欢的饭菜,算好了时间他进门,螃蟹锅刚刚可以开锅。妈妈这样细致入微的关怀常常让他觉得愧疚,他这么努力想要脱离原生家庭对于他的控制,可是这份母爱却并不是作假。

“你看你最近都瘦了,还是国内的吃的合你的胃口吧,别总想着往外跑,你不在家我都没法安心睡觉。”

妈妈小心的用工具把蟹肉从蟹腿中摘出来,蘸好蘸料之后放进堂本刚面前的盘子里,看着儿子吃饭的样子一边忍不住的叨念他。

“妈妈,我都多大了,你不用这么操心我。”

“怎么能不操心呢,你长多大了都是我的儿子呀。”

堂本刚就只能沉默下来,吃着妈妈给他点的饭菜,安静的进食,直到妈妈再次开了口。

“光一说是你想要结婚的,我想这件事情他也不会说谎话,可是妈妈是了解你的,如果你真的想要结婚,就不会缺席订婚礼了。刚,能跟妈妈说说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想法吗?”

堂本刚嚼着嘴里的蟹肉和米饭,在跟妈妈实话实说和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之间犹豫,最终选择了后者。

“妈妈,我出去旅游的时候认真地想了这件事情,我觉得爸爸的决定其实是为了我好,我跟光一从小一起长大,他不会对我不好的。”

其实他都很多年没跟堂本光一近距离的单独相处过了,基本上都是堂本光一到本家来的时候打个照面,偶尔会说上几句话,堂本光一在从本家搬出去之后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其实他是不清楚的。

但是堂本刚对于堂本光一绝对不会伤害他这件事情却有着迷之自信,他对于小时候的事情记忆的不是特别清晰,可他却记得小学快毕业那会儿,跟班里的学生打架,其实那么大的年纪的小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呢,无非是推了他一把让他坐地上之后蹭破了手掌。

Koichi跟他在一个班上,但是比起Tsuyoshi在班里的活泼好动打成一片,Koichi在别人眼里几乎就是个不会说话的学傻了的孩子,除了学习好之外再没有别的印象。那个时候Tsuyoshi被推倒的时候,因为手掌受了伤干脆就坐在地上打算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擦干净手掌再起来,下一秒坐在教室里的Koichi却冲了出来,二话不说的朝着那个男孩子肚子上就是一拳,他打的那么狠,导致被打的男孩子都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那股狠劲让周围的同学连劝架的都不敢上前。最后还是先反应过来的Tsuyoshi拽住了已经坐在对方身上揍人的Koichi,死死地抱着他的腰说自己没事,快住手。

Tsuyoshi快被吓死了,他抱着Koichi的腰不肯松手,一遍一遍叫着koichi哥哥。

“松手吧,我不打了。”

直到有同学跑开去叫老师过来,Koichi才好像恢复了正常,轻轻拍了拍他腰上的手,语气也恢复了平时没有什么起伏的状态。Tsuyoshi手掌上的血蹭在了他的校服上,等他转过身之后就低着头小声的跟他道歉。

Koichi却好像听不到他的道歉一样,拿着他的手帕小心的擦掉Tsuyoshi手上的血迹,然后拿着Tsuyoshi的手帕把伤口包住。

“疼吗?”

Tsuyoshi赶紧摇头,生怕他说疼了Koichi又去跟别人打架。

“以后不要跟人打架,会受伤的。”

Tsuyoshi点点头,也不觉得Koichi明明也跟人打了架才没资格教训他,但是点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

“可是他说Koichi哥哥是个傻子,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才不是呢,Koichi哥哥卡丁车开的也可棒了,我不许他这么说koichi哥哥。”

他的Koichi哥哥露出一点笑意来,Tsuyoshi就开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特别有成就感。

Koichi的年纪只比Tsuyoshi大了100天,但是却比他高了一点,此刻伸出手来揉了揉Tsuyoshi柔软的发丝。Tsuyoshi就更高兴了,要知道他的Koichi哥哥并不是时常会愿意跟他有肢体接触,偶尔对方这么做的时候他就会觉得特别开心。

Tsuyoshi从小就是个很怕看到别人起争执的人,如果有人在他面前发狠打架骂人,他之后一定会绕着这个人走。可是Koichi哥哥是为了他才打架的,这样想就会让Tsuyoshi特别有安全感。

堂本刚记得后来为了这件事情,学校请了家长,一贯对于堂本光一不假辞色的妈妈那次却半点没有因为老师的话批评他,反而大大的表扬了他,还说Koichi不愧是家里的长子——那应该是妈妈第一次认可Koichi作为堂本家的儿子。

可是妈妈从来也不会一碗水端平,有时候堂本刚会觉得自己之所以总是对堂本光一抱有着抱歉的心情,就是因为自己的妈妈总是偏心自己,虽然堂本光一不是堂本家的亲生儿子,可是决定收养他的是爸妈,对于没有选择权的堂本光一来说这太不公平了不是吗?

“这话又哪里说得准,我总觉得光一这孩子心思深,也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

妈妈低下头给堂本刚剥着蟹肉,眉头却微微皱着,不怎么放心的样子,这幅表情让堂本刚没来由的有些烦躁。

“妈妈,光一从小比我听话多了,你们让他做什么他都做了,你不要这么想他。”

“我们把他从孤儿院带出来,给了他优渥的生活,这是他应该的事情。再说了,你看看你爸爸多重用他,那家里总要保持平衡是不是,你爸爸疼他,我就疼你。”

堂本刚在心里想一般家庭才不是这样维持平衡的,在妈妈这里自己全都是对的,在爸爸那里自己全都是错的,导致他这么大个人看到爸爸还是像个耗子看到猫了一样。

“妈,我这么大的人了我也会自己保护自己呀,少惹爸爸生气才是硬道理,哎呀您就放心吧,别小瞧你儿子。”

已经丧失跟母亲讲道理的信心的堂本刚干脆用撒娇把这个话题应付了过去,他知道家里一向是看起来爸爸对妈妈没办法,但是大事上从来都是爸爸一个人说了算,不然妈妈当年怎么会同意让堂本光一进堂本家的门。即便妈妈不乐意自己跟堂本光一结婚,跟自己在这里抱怨,其实也完全左右不了爸爸决定了的事情。他也不想让妈妈太过于纠结这件事情,毕竟他并非老老实实的听话了,只是有了自己的打算而已。

跟妈妈吃饭对于堂关心本刚来说是很累的事情,妈妈过度的总让他觉得不自然,每次吃饭的时候还要下意识的露出孩童时期的天真来,让刚觉得别扭极了。吃完饭之后婉拒了妈妈说一起逛一逛的提议,回家之后就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里。

他的房间从小时候到现在重新装修过很多次,而隔壁堂本光一的房间却还大体停留在二十岁他搬出去的时候的样子,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住几天。每次他看着堂本光一的房间门,就会想到这个房间平日里没有人住,继而就会产生强烈的愧疚心——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才导致堂本光一不得不从这个家里搬出去的,就好像是自己把他赶出去的一样。

堂本刚至今都后悔,他提出说要从家里搬出去的话,时间点选在了晚饭的饭桌上。那个时候20岁的他刚刚进入事务所,为了这件事情爸爸一直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而堂本光一则是名门大学的大学生,又已经在公司里表现优秀。堂本刚是借着父亲表扬堂本光一已经可以开始独当一面的时候提起的这件事情,心里揣测着也许这个时候父亲心情一好大手一挥就同意了,只要是父亲决定了的事情,妈妈是反对无效的。

但是他刚挑起了这个话头,妈妈就第一个极力反对了,根本不给Tsuyoshi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截了当的说绝对不同意他从 家里搬出去。但是爸爸却在妈妈发难之后认真地看着Tsuyoshi ,问他为什么突然想要搬出去。

这些腹稿Tsuyoshi都已经打过无数遍了,他想了无数的理由, 觉得最打动他爸爸的一定是他决定要独立自主,至少要靠自己 做出一些成绩来。

堂本义人在听他条理清楚的说完这些之后缓和了脸色,看向一 边一直沉默不语的Koichi,问自己的养子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Tsuyoshi期待的目光就转向了Koichi,他觉得Koichi一定不会 反对他的想法,更何况他们年龄相近,Koichi一定可以理解他想要搬出去自己住的心情。

可是被他寄予厚望的Koichi慢慢抬起了头看向了爸爸,缓缓的开了口。

“我觉得,刚住在家里也不影响他独立自主的做出点事情来,这是不相关的两件事情。”

Tsuyoshi有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心情,他一直觉得这个家里,Koichi是最能理解自己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在他想要朝自己追求的自由迈出第一步的时候,Koichi会选择站在妈妈那边。这直接导致了在妈妈晚上劝他不要搬出去的时候,他说了赌气的不要跟Koichi住在一起的话。

可是他真的只是一时赌气才那么说,他并没有不想跟光一住一起,他想逃离这个家也不是因为光一。堂本刚靠在自己的床头,现在想起那个时候幼稚又任性的自己都觉得生气,他说了气话,可是没有想到妈妈当了真,也没有想到爸爸真的就同意光一搬出去了。

堂本刚抱紧了怀里的抱枕,把脑袋深深地埋进柔软的被子里,不想让自己再去想这件事情。

就当是还上这件事情对于堂本光一的愧疚,接下来的日子他都会老老实实的做好一个堂本家的继承人的伴侣该做的事情,直到堂本光一得到董事会的认可。

“你真要跟堂本刚结婚?认真的?”

距离下班的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之后,堂本光一终于结束了一场企划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五分钟,就有不速之客上门。

“我看起来像是不认真的样子吗?”

来人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让堂本光一不得不暂时从文件当中抬起头来,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妆容精致的女人自己坐在了堂本光一待客的沙发上,从Gabrielle手袋里掏出女士烟来点燃,随着她的动作包包上的金属链条发出碰撞的声音,纤细的长腿直接搭在了水晶面的茶几上。堂本光一起身刚刚坐到她对面,就被薄荷味道的烟雾呼了一脸。

不由得苦笑起来。

“Tessa,不用担心我。”

“我不担心你,毕竟全世界也找不出比堂本光一更会虐待自己的人了,十几年了这功力只增不减。”

Tessa是堂本光一的高中同学,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只能站在名牌店橱窗门口徘徊普通女孩子,现在却已经是各大秀场的常客。两个人做了十几年的朋友,几乎无话不谈。她看着堂本光一进入家族企业,渐渐站稳脚跟,到如今风光无限,外人羡慕堂本光一从一个孤儿变成堂本家族可能的继承人之一,但她却清楚这内里这个总是沉默着向前的男人这一路以来有多艰辛。

“我就是有点好奇,你怎么会答应你父亲跟他结婚,不是最舍不得让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了吗?怎么,木头块也总算长新叶了?”

一个多月前那场几乎让堂本家成为整个上流社会八卦谈资和笑料的订婚礼上,Tessa原本以为堂本刚的缺席多少会让丢了面子的堂本光一感到生气——毕竟再不愿意,他是可以选择提前说明的,却选了最难以处理的方式。但是堂本光一得体的在聚会上宣布了开发案多少挽回了一些堂本家的面子,又安抚了父母之后,却在跟她喝酒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笑意来。

“刚那家伙才不会好好听话,这才像他。”

Tessa简直想把手里的冰块丢在这个男人脸上让他清醒一点,你嘴里的那家伙可刚刚让你当着那么多人下不来台,你这语气怎么像是他做的很对一样。

“是刚说要和我结婚的。”

“哈?”Tessa把抽了一半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发出一声疑问之后向前倾身拉住了堂本光一的领带。

“所以你就答应了?堂本光一你这个脑袋里除了堂本刚之外能不能想点别的事情,你有想过这会导致什么吗?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在堂本财团站稳脚跟,他只要和你结婚就能跟你分享你现在的成果,那如果之后他想要财团继承权呢?你也双手奉上吗?”

堂本光一皱了皱眉,把领带从Tessa手里拿出来重新整理好,语气半点起伏都没有。

“他本来就应该是堂本财团的继承人,他才是父亲母亲的亲生孩子,不是我。”

Tessa简直觉得自己气结,跟面前这个人宛如两个频道在说话,根本无法进行沟通。

“我懒得跟你纠结这件事情,我来就是要跟你说,我不会出席你的婚礼的。”

“刚说不想要办太大的仪式,所以我们跟父母说我们旅行结婚。”

Tessa现在干脆站起了身,从她的包里掏出之前堂本光一拜托她找人做的对戒,两个深红色的装着昂贵戒指的盒子直接被她丢进了堂本光一怀里。

“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就等着什么时候你家刚脑子一热又要离婚……”

堂本光一那张脸上才总算露出一丝不情愿的神色来。

“你别这么说他。”

Tessa大大的啧了一声,已经放弃继续跟堂本光一讲道理了。

“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到底什么样的人能值得让你堂本光一变成这个样子。”

Tessa是真的好奇,不论是高中时代还不是很熟悉的时候,还是之后成为了好友,堂本光一在她眼里都是一个十足优秀的人,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失败,在别人眼里,堂本光一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值得被仰望的人。但是风评里堂本刚是个什么人?堂本家叛逆,一事无成,任性的小少爷,除了占着一个名正言顺堂本财团继承人的身份以外,她不觉得对方有任何特别之处。

可当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面前一贯表情冷峻的男人脸上敛起了凌厉的眉眼,露出了绝不会轻易露出的温柔的神情。

“他值得。”

tbc.

评论(23)
热度(46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