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11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我感觉如果交换设定我就可以写一个巨虐的狗血破镜重圆。
可惜,嘻嘻。
这个设定真的让我一直想开车_(:з」∠)_
我怎么这么喜欢孕期车_(:з」∠)_

11
 
 
 
樱井翔有一刻觉得恍然,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那些回忆在被刻意的想要遗忘多年后,不过几个月的幸福生活,就让他真的把这些过去尘封了。樱井翔本身就是向前看的性格,况且数年的时光足够他把这个伤口磨平,再加上松本润的陪伴,他已经决定要彻底的放下过去,去迎接崭新的生活。
 
 
 
他很喜欢松本润,对方温柔又独立,既不会过分的粘人又偶尔会撒撒娇,最近也开始跟他闹闹小脾气什么的,樱井翔享受这样的生活。曾经被爱情这种东西撕心裂肺的伤害过,他也不愿意深入去思考他对于松本润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但是待在他身边很舒服,会想要一辈子都这样过日子,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谎话说久了,他自己都相信了,弥生长得特别像他,但是跟松本润呆的时间更久,说话的习惯语气,甚至于很多小动作都很相似,他甚至都觉得协议婚姻只是自己大脑里一时出现的错觉,松本润就是和自己奉子成婚,弥生就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而现在,平静的生活被突如其然的打碎了。
 
 
 
为了保证来访选区居民和议员谈话的私密性,待客室在办公室有一段距离的位置,而且每一间的隔音效果都极好,也没有监控和录音设备——选在这里,的确是非常聪明的避开他们视线的方式。
 
 
这是樱井翔大脑一片空白之后的第一反应,虽然他的朋友们都觉得神田亮介是个温顺乖巧的小绵羊,但是樱井翔知道面前这个人脑袋很聪明鬼主意多得要命——他当初就是为了这种反差而沾沾自喜于自己对于他的特殊。然后也正是因为这种反差,他们的所有共同好友都觉得是樱井翔始乱终弃,而樱井翔连探寻对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去了哪里都无从下手。
 
 
 
对啊,是聪明,聪明的逃开自己的时候自己都毫无察觉。
 
 
 
脑海里数秒间闪现出这些念头之后,樱井翔甚至还站在门边没有动,僵直的站在那里,身体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而神田亮介已经快步走过来,伸手抱住了他。
 
 
这是一个曾经经常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动作,神田亮介紧紧地抱着樱井翔,两个人的身高差让他可以很容易的把脑袋埋在樱井翔的肩膀上。曾经很熟悉的柑橘的味道就这样再次盈满了鼻息之间,但是樱井翔只是觉得陌生。
 
 
这一刻他突然很想念早上才分开的松本润的脸,淡淡的葡萄柚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对于他来说,已经相当于令人安心的家的味道。
 
 
 
他毫无动作,不知道此刻该做出什么反应。
 
 
是神田亮介先松开手,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在两个人之间留出可以正常交谈的空间。
 
 
“松本君的信息素是葡萄柚的味道?”
 
 
樱井翔眉头一皱,看向已经令他感觉陌生的神田亮介,觉得曾经默契的恋人脸上流露出的神色实在是让他看不懂。
 
 
 
ALPHA标记OMEGA之后,双方身上都会带着淡淡的对方的味道,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他同意了松本润的提议标记他的原因,他身上原本属于神田亮介的淡淡的柑橘味道早在那时候就消散了。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主动提出标记松本润的原因,ALPHA即时标记了一个OMEGA,也可以去标记别人。而被人标记的OMEGA想要消除这个味道的唯一办法,却是去做手术取消标记——手术可能导致的后遗症就是终生不孕,如同一个普通的BETA一般。
 
 
 
“我提起他都会让你觉得不安吗?翔君,看来你很喜欢他。”
 
 
 
樱井翔实在是看不到神田亮介的神色,让和田去查对方消失的理由,至今也还没有什么可靠地头绪,昔日亲密的恋人对于他来说仅剩下一个个谜团。
 
 
 
他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是我的先生,是我孩子的父亲,也是我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
 
 
 
神田亮介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可是樱井翔很难确认现在露出的表情究竟是悲凉还是气愤,但是对方向后退了几步,再次坐到了沙发上。

他才注意到桌子上摆着一个屏幕还亮着的手机,在他进来之前,神田亮介正在看什么节目。樱井翔跟着坐到对面去,看到手机屏幕上是《同床异梦》的节目宣传片,而他停留的画面,正好是松本润在厨房里倒水的时候,弥生拿着折好的纸飞机喊着润爸爸我们一起去飞飞机好不好。镜头其实只拍了弥生的背影,也收录了他的声音,而接下来两个人飞纸飞机的画面被截掉了。
 
 
他们跟电视台打过招呼的,不是完全不给拍弥生,但是在不影响节目连贯的前提下,他们希望尽量少的拍摄弥生的正脸。二宫和也表示了谅解,并且提出节目剪辑好之后会发送给他们,确认无误之后再播放。这是给樱井家的面子,毕竟身为议员世家,这点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
 
樱井翔他觉得很生气,他可以接受神田亮介离开他这件事情,感情如果出了问题,哪怕他没意识到,也不会是单方的责任。他对于恋人突然离开毫无察觉,无论他过后有多痛苦,樱井翔都觉得自己有责任。
 
 
 
可是弥生是无辜的,在两个人的感情陷入那样的状态下的时候,他不明白神田亮介怎么会想要把孩子生下来。就算他可以以对方不舍得把孩子打掉这个理由来解释让自己接受,他也无法接受神田亮介那么狠心把刚刚出生的弥生丢下,不闻不问这么些年。那时候弥生多小啊,樱井翔都不敢抱他。而松本润作为根本毫无血缘关系只是有一纸协议的人,却能那么掏心掏肺的对弥生好,那时候弥生身体弱,晚上根本睡不了一个整觉。樱井翔人在地方,他都是听樱井优子说,家里请了春堂阿姨来照顾弥生,可是松本润哪怕帮不上手也会陪在一边,每天晚上都是两小时就起床两小时就起床,给弥生喂奶,换纸尿裤,喂辅食,从来不假人手。一个陌生人尚且如此,作为弥生的亲生父亲,神田亮介做了什么?
 
 
 
“他对弥生很好,弥生很爱他,也很期待弟弟的出生。”
 
 
 
神田亮介多了解樱井翔,他当然察觉了樱井翔的愤怒。
 
 
 
“是啊,毕竟你去了地方,陪在弥生身边的只有松本君了。”
 
 
“你现在是想要质问我没有照顾好弥生吗?是,我承认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我丢下弥生去了地方,把他交给润照顾。那么你呢,突然消失,又突然说怀孕,丢下才出生两天的孩子不管不顾,两年多了你哪怕看过弥生一眼呢?我是不是可以怀疑,弥生根本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孩子?”
 
 
 
樱井翔越说越生气,他可以跟松本润道歉说没能做一个好父亲,这是他的失职。但是全世界最没有资格指责他的人就是神田亮介,如果不是他不告而别,他们本来可以一起期待这个小生命的降生,一起抚养他长大,一起过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的。不是他的孩子这话只是口不择言的废话,他的眼光还不至于差到他曾经为之着迷的恋人会说出这样的谎言。
 
 
啪。
 
 
神田亮介这一巴掌干脆利落的打在樱井翔的脸上,后者看着神田颤抖着的手,最终选择了道歉。
 
 
“为了弥生我也不该说这样的话,是我的错,抱歉。”
 
 
 
房间里沉默了很久,神田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
 
 
 
“我想见见弥生.....就见见.....”
 
 
 
“不可能!”樱井翔断然拒绝,甚至没让他把话说完。“弥生不知道他还有个父亲,我们也一直告诉他润就是他的生父,你要怎么见他?告诉他他出生的时候就被你抛弃了?”
 
 
 
神田亮介的目光再次落在屏幕上那个小小的背影上,并没有再开口,只是沉默。良久之后,才再次抬起头。


“我会告诉你我为什么离开,但是现在,我需要一笔钱,现金,还有一个安全的住处。”

这对樱井翔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他看着神田亮介的眼睛,试图发掘出更多的信息来。对方消失的太突然,出现的也太突然,以至于他现在才能打量起现在神田亮介的样子。记忆里还有些肉感的脸已经完全瘦了下来,穿着长袖帽衫露出来的手背都瘦的青筋露出来,整个人消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
 
 
 
樱井翔终究是心软了,他曾经幻想过很多有关于他和神田亮介的未来,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两个人的感情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但是樱井翔对于自己的眼光是有自信的,神田亮介是什么样的人,他不至于三年都看不清楚,这也是他其后三年痛苦的原因——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神田亮介会不告而别,继而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折磨自己。

“我答应你。”

“你在停车场等我,结束一下手头的工作,我就带你去住处。”

樱井翔回到工位上的第一件事情是给松本润发信息说自己会晚些回家,他没说他有什么事情要做,因为他说不出自己因为工作而要加班的谎言,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松本润说这件事情。

——知道啦,要记得吃过晚饭再继续工作,孩子他爸加油ヾ(❀╹◡╹)ノ~

樱井翔一直紧皱着眉头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来。

——知道啦孩子他爸,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回家了。

看见信息里的已读之后,樱井翔才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口袋里,拿起公文包和外套来到了停车场。找到神田亮介费了些功夫,对方依旧戴着帽子和口罩躲在一个角落里。他似乎对脚步声很敏感,明明蹲在那里困极了,樱井翔拐个弯走过来的时候,却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看起来身体真的很糟糕,只是这样猛的站起来脸上就没了半点血色,甚至身体趔趄差点没有站住,樱井翔下意识的就伸手扶住了他。

“你到底怎么了?身体怎么会差到这个地步?”


神田过去总给人很柔弱的印象,但是樱井翔知道他身体其实不错,大学运动会的时候还在学校里拿过奖,这三年里他到底遭遇了什么,身体会遭到这个程度?


“没休息好而已,我们走吧。”

神田的神色很冷漠,仿佛刚刚一见面就给了自己一个热烈的拥抱的人不是他一样,甩掉了樱井翔的手重新插进兜里,示意樱井翔带他上车。


樱井翔的这处房产是当时一时好玩买的,位置在一个很背街小巷的地方,周围都住了一些三教九流外表奇形怪状的人,但这地方交通很发达,交叉分布的巷子四通八达,而且周围没有任何的监控设备。这是他跟和田当年闲的无聊琢磨一个逃犯该如何隐藏自己的时候玩儿的游戏,看和田能不能这片区域里找到他。

要论隐蔽性,再好不过的地方。不过房间很小,摆下一些必要的生活家具之后,就几乎没了落脚的空间。也真的只有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客厅里摆着一张沙发,一台电视机,厨房其实就是一个灶头和一个水池,房间里也只有床和柜子,两个成年男人站在这里都感觉到拥挤。刚好在房间里还有必需的生活用品,和田闲的无聊的时候会过来把自己关在这里想事情,所以这里还留有一床被褥一些简单的衣物。

“你要多少钱?”


看着神田一进门就窝在沙发上,从他随身带着的包里翻出一个压缩饼干来啃。樱井翔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只好让自己不再去看他,开口提起了之前的事情。


“一千万,要现金。”

“你要这么多……我知道了,后天我会拿来给你。”樱井翔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桌子上。“身体这么差就不要吃压缩饼干了,隔壁的巷子里有便利店。”

神田亮介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可以回家了,准备好钱再来。”

“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到了我,我说的是任何人。”


对方明明是在下逐客令,樱井翔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莫名的心酸。神田亮介有一手很好的厨艺,自己刚刚上班那会儿他时常会给他做便当,周末时候他就会带他去很多好吃的店里吃东西。他知道神田家里家境不好,总是竭尽所能的想要对他好。

他沉默的出了门,却鬼使神差的去便利店了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又买了关东煮炸鸡和便当还有牛奶和水。


东西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神田依旧窝在原位上,吃了一半的压缩饼干被丢在桌子上。看到他买回来的东西,抬起头神色愈加冷漠。


“樱井翔,我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你的同情。”

其实说不上是同情,樱井翔只是突然的意识到,也许事情从来都不像自己想的这样简单,而他对于神田的怨恨,也许根本毫无立场。


“吃点东西再休息,这是钥匙,睡前记得反锁房门,这里的窗户也可以反锁。”

樱井翔走到门口,顿住脚步之后又转过身。

“亮介,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如果是我欠你的,我可以还给你。如果是你欠我的,我可以都不要。”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清楚,弥生是润的孩子,润的肚子里还有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无论如何,请你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樱井翔关上门的时候,听到门里传来了巨大的牛奶的玻璃瓶砸在门上的声音。他在门外站了半响,初秋的天气已经随着落雨而凉下来,这个时间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

他迈开脚步快步的走向自己的车子,然后发动车子开向家的方向。他现在心里很乱,各种各样的思绪和回忆都通通的涌上来,而他现在唯一清明的念头是,他想见到松本润。

让这颗心安稳下来。

父亲昨天出门去地方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家里人这个时间都已经休息了,弥生睡得早,妈妈也就随着这个时间休息了,樱井翔进门的时候客厅里还空无一人,换了鞋起身的时候,就看到穿着睡衣的松本润扶着腰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

“不是说别等我了吗,怎么不早点睡?”

他快步走到楼梯边想去扶肚子已经越来越大的松本润,对方却颇有些嫌弃他的推开他的手,然后站在他身后帮他把西装脱下来挂好。

“别老扶我,我又不是没法自己走。”

“我这不是担心嘛,家里的楼梯还是铺层地毯的好。”

松本润皱皱鼻子笑起来,挽着樱井翔的手臂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你知道今天怎么了吗?”

樱井翔努力的思考了一下,也没想起今天会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松本润拉着他的手覆在他的肚子上,和平时一样的触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松本润有些不高兴的撅起嘴,自己也摸了摸肚子。

“是胎动啦!今天第一次感觉到了,还以为你回来悠真会很给你面子的……唔……翔君你感觉到了吗!悠真踢了我一脚诶!”

从手掌中传来的,是清晰的胎儿的动作。樱井翔闭了闭眼睛,掩去自己的其他神色之后,揽住了松本润的腰。

“润,谢谢你。”

这倒让松本润有些红了脸。

“突然说什么谢谢啊……对了,你有吃晚饭吗?吃的什么?家里晚上吃了拉面哦,还有剩的材料,吃一点吗?”

“好。”

松本润最近的头发稍微长长了一点,他懒得出门,就一直没剪,此刻已经有些挡住视线了。樱井翔看着认真的热着牛肉汤的松本润,只觉得心里一片柔软,走过去把松本润的刘海别在耳后,然后从身后抱住他,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

然后感觉到被揉了揉脑袋。

“工作有不顺心的事情吗?”

“……嗯。”

松本润放在手机的汤匙,转过身捧住樱井翔的脸,亲了亲他的额头之后又冲着额头吹了吹。

“现在烦恼就被吹走了~”

樱井翔勾唇笑起来,一手揽着松本润的腰一手关掉了灶台上的火。

“汤还没热好……”

松本润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横抱了起来,樱井翔低沉的声音夹杂着热烈的气息在他耳边响起来。

“不想吃拉面了,你比较好吃。”


“干嘛呀……”

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却还是乖乖被抱回了卧室。两个人心意相通的时候松本润就已经怀孕了,可是以前也从没好好的亲密接触过,这样两个人就总有些抑制不住,虽然怀着孕不敢过分折腾,但是每天不做点什么反而会不习惯。松本润现在正是身体敏感的时候,每次都很容易就被樱井翔撩拨的情难自禁,又顾念着自己的肚子,身体紧绷的不得了,反而让樱井翔更加欲罢不能。

“翔君……唔……翔君……”

孕夫能选择的姿势少,但是侧卧却是最容易情动的姿势,松本润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语调已经断断续续起来。

以往的情事,总是樱井翔优先满足他,有时候甚至松本润觉得满足了就会结束,今天却格外的漫长些。松本润觉得今天回家的樱井翔情绪有些不对劲,可他不想开口问,如果樱井翔想要说。他自然会主动讲。

他在情事后窝在樱井翔怀里,手指轻轻的抚摸过樱井翔的侧脸,希望这样能让他感觉好一些。

“润,我想问问你,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尽心尽力的照顾弥生呢?”

松本润露出浅笑来。

“因为他长得像你,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我和你的。”

樱井翔神色晦涩不明,接着整个人埋在他的怀里,语气里带了些无助和恳求。

“润,我想和你一起过这一辈子,所以拜托你,不要丢下我。”

松本润轻轻的揉着丈夫的头顶,语气温柔又坚定。

“不会,我也想和你一起过这一辈子,还有弥生和悠真。”

他稍微低下头去亲吻的樱井翔的头顶,希望借着这个动作向他传递这种坚定。

他不知道今天樱井翔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希望这件事情,和樱井翔的西装外套上面那点若有似无的柑橘香味无关。

tbc.

评论(70)
热度(674)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