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10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10

《同床异梦》正式开始了拍摄。

松本润身为编剧之前有去参观过电视剧的拍摄现场,这次二宫和也特意的动用了之前他认识的工作人员来参与到拍摄当中,但是作为被拍摄的人还是头一回,松本润对于最终能拍摄到什么样的内容其实内心是很忐忑的。

正式拍摄选在了周六开始,而两个人在节目拍摄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就住进了已经被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提前安置好了摄像机的公寓,本来樱井优子是不同意他们带弥生一起上节目的,但两个人周六周天都要住在那边的公寓,弥生还没有跟松本润这样分开过,吵着要跟两位爸爸一起去。

樱井优子最开始试图跟一向乖巧懂事的弥生讲道理,说爸爸们是有事情要去做,不能带着弥生,过两天他们就会回家的。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收拾东西然后转移过去的动静太大,导致小小的弥生心里认定他如果不跟着爸爸们一起过去,就会被丢在家里。

这是樱井翔第一次见弥生哭的这么惨,上次磕破脑袋满脸血的时候都没哭的这样惨,小家伙像是觉得自己会被爸爸们丢下一样,本来好好的,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听着樱井优子跟他讲道理,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樱井优子再去哄也没用了。

“不要……我不要……不要丢下我……”

松本润快一步反应过来,把小家伙抱进自己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安抚他,眼神却看向了樱井翔。

是不是能带弥生出镜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决定得了的,弥生作为樱井家的长孙,势必是要和他的祖父和父亲一样,在长大成人之后踏入到这个政治圈子里来。樱井家可以允许已经参政的樱井翔参加电视节目,却未必愿意让还不满三岁的小家伙也参与其中。

松本润思及此,低下头小声的安慰弥生,一边用纸巾擦掉他的眼泪一边跟他说爸爸们只是出门几天,不方便带着弥生,不是要丢下弥生,很快就会回来了。

弥生向来听松本润的话,虽然还是难过,但是已经在努力的吸鼻子平复下来,不在像刚刚那样闹腾了。

“妈妈,我们带弥生一起过去吧。”

“翔君?!”

连松本润也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樱井翔,樱井翔能同意和他一起上节目,已经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没想到他会同意带着儿子一起。

但是樱井翔却并没有跟大人们解释什么,反而是在弥生的面前半蹲了下来摸了摸还在小声啜泣的小家伙的脑袋。

“弥生,擦干净眼泪我们再说正事。”

小家伙向来非常的憧憬樱井翔,这会儿樱井翔发话了赶紧用纸巾胡乱的擦擦自己的眼泪,努力的憋住不再啜泣。

“第一,我和润爸爸并没有要丢下你,不打算带你去是想要保护你……”

“可是我想去……”

“第二,爸爸可以同意带你去,但是春堂阿姨不会跟着我们一起去,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要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可以吗?”

弥生虽然小小年纪就有了自己的房间,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和松本润一起睡的,后来樱井翔从地方回到都内之后,也有照顾他的春堂在他的房间里支了一张床,实际上是没有真的一个人睡过一个房间的。

小家伙立刻挺起胸膛来,一副他是男子汉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我可以的。”

“那好,今天下午弥生和我们一起搬过去。”

伴随者弥生的欢呼声的是樱井优子并不太好看的脸色,樱井家家人彼此之间的关系融洽,在于每一代人之间都很少会去干预对方的生活,樱井翔要和松本润去参加节目这件事情她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年纪还小的小孙子要露脸的话,多多少少她心里还是有些芥蒂。

“妈妈,我们会跟电视台那边打招呼,尽量把弥生的镜头剪掉,再说弥生现在也就是在家和幼稚园,不会对他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的。”

樱井翔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再看看刚刚还哭闹不止现在换天喜地的要让春堂桑帮他收拾玩偶的小家伙,樱井优子只能选择了同意。

“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儿子,你们说了算,但我有一点要叮嘱,润君现在挺着肚子,你就凡事多上点心,他们两个哪个磕了碰了我都要找你算账。”

听到母亲这么说,樱井翔就知道这是松了口的意思,赶紧笑着打趣岔开了话题。

“是是是,不知道哪个才是您亲儿子呢,我磕了碰了您找谁算账去?”

樱井翔从小成熟懂事而且很有自己的主见,极少会跟母亲撒娇,这会儿故意想要逗樱井优子开心这么说话里难得的带上了撒娇的口气,樱井优子没好气的戳了戳自家儿子的额头,眼睛里却已经带上了笑意。

“你皮糙肉厚不怕磕碰,我可不心疼。”

“行了赶紧收拾东西走吧,天色也晚了,早点过去,早点让弥生睡觉。”

其实樱井翔名下的这个公寓离家里也就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车子停放在停车场之后,就有专门直达楼层的电梯,一梯一户,私密性的确极好,地理位置也好,比家里离市议院还要近一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闲置着。

松本润牵着弥生的手打量着公寓内部的装修,而樱井翔走在身后一手拉着弥生的行李箱一手抱着弥生最喜欢的玩偶,本来他们东西都已经提前搬了过来找人布置好了,小家伙闹着非要跟来,他们今天晚上临睡前就还有一个重大任务是给儿子收拾房间——虽然他们已经答应弥生,今晚儿子可以跟他们睡。

松本润在今天之前没有来过这个公寓,自从樱井翔敲定说他们可以住在这里拍摄节目,他只是收拾了一些东西交给人送过来,其他的事情都是由樱井翔负责的。原本还有些担心这个闲置的公寓突然要住进来是否会有些简陋,现在一看才发现这个公寓装修的十分时尚,不像是随便装修了外观闲置在这里的,更像是有谁在住进来之前进行了精心的装修。

在樱井翔带着弥生去他的房间说要给他铺床的时候,松本润一个人去了厨房,比起其他地方追求现代感的装修,厨房和餐厅似乎格外的用心些,坐在餐厅里可以完全的看到开放式厨房的全貌——像是新婚小夫妻或者热恋情侣会选择的装修。松本润站在厨房里四处打量,他不知道是樱井翔找人重新购置了电器还是原本这里就有只是进行了打扫,厨房里洗碗机蒸箱烤箱等等一应俱全,连厨具都是常用的那些的组合套装,碗筷更是成双成对。

他知道樱井翔是个根本不下厨的人,而自己自从怀孕之后,樱井翔就不许他过于的操劳,决定临时搬过来的时候也说好了,简单的做点吃的可以,其他的还是由厨娘过来做好,反正让电视台不要拍就好了。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如此精细的购买厨房的这些用具。

“润爸爸,润爸爸你在哪里?”

松本润正靠在橱柜上发呆的时候,被儿子喊他的声音打断了心神,赶紧应了声之后快步走到了弥生的房间。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心里咯噔一下。

弥生说要跟他们一起过来住,是今天临时决定的事情,可面前这个房间分明是一个儿童房,墙壁上装饰的捕梦网,风车,包括堆在角落里的玩偶,弥生喜欢的不得了拉着松本润的手要跟润爸爸炫耀他的新房间,松本润却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集中心神在眼前自己所看到的画面上。

离樱井翔工作的地方很近,装修时尚私密性好,还准备了儿童房——他大概可以猜得到,这里应该是曾经樱井翔打算和神田亮介一起生活的地方,是了,既然他们都进行到标记那一步了,怎么会没有共同规划未来的生活共同期待他们的孩子,为未来做打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松本润觉得自己不应该对此感到不满,毕竟这是他和樱井翔重逢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樱井翔本来就是在跟神田亮介恋爱,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可是他就是抑制不住自己心里那一点点的嫉妒,嫉妒神田曾经和樱井翔一起规划过未来,嫉妒樱井翔曾经对他付诸的真心,然后他就转牛角尖的想起来,樱井翔说他现在可能还不能完全放下他的过去。在那些他还只能远远的仰望樱井翔的岁月里,神田曾经离他的心那么近。

“润爸爸,给悠真的房间里也放这个好不好?”

弥生正处在兴奋劲儿里,指指床旁边的小木马晃着松本润的手撒娇,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是哥哥了,事事都得替还没出生的悠真弟弟操心才行。

“还有这个……”

“还有那个……”

弥生兴奋的指来指去,松本润却觉得自己的注意力越来越没有办法集中,还好樱井翔打断了弥生的絮絮叨叨。

“弥生,我们该去洗澡睡觉了哦。”

原本给弥生洗澡都是松本润的事情,现在也全都由樱井翔来做了,他说他会试着去做一个好父亲,他的确在向这个方向努力着。

松本润坐在这个儿童房里,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乱糟糟的,他总是不可抑制的想到神田亮介,明明樱井翔已经跟他坦白的讲他会忘掉过去种种,共同的去创造属于两个人还有他们的孩子的未来。明明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夫之实,肚子里这孩子也已经快五个月了,可是松本润总有一种处在幸福当中的不安感。

或许是因为他习惯了仰望樱井翔,而当有一天和他并肩而立的时候,他不可抑制的感觉到惧怕。

他害怕他失去这一切,害怕他无法承担失去的后果。

他甚至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神田亮介重新回到这个地方,他试图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他是樱井翔,他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一旦他这样去想,就会从睡梦中惊醒,只有在黑暗当中感受着身边人的气息才会让他觉得稍微安心一些。

“润?”

他坐在浅蓝色的小床上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樱井翔走进来,坐在了他的身边。松本润没说话,只是向过靠把头枕在樱井翔的肩膀上。

他决定坦白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他衡量过很多他和神田亮介之间的差别,无论是自由恋爱和协议婚姻,还是相处的时间对于彼此的了解,哪怕比较孩子,弥生也跟樱井翔相处的更久。他不觉得自己有哪一点比得上神田,唯有这一颗真心而已。

“翔君,这间公寓……”

他看见樱井翔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心里一凉,后面的话就都哽在了喉咙里。

樱井翔看松本润变了脸色,就意识到对方误会了他的神情。他其实应该更敏锐一点,从松本润走进这间公寓的时候一直到处打量的时候,他就应该察觉到了。刚刚看见松本润魂不守舍他还以为是有点累了,抱了弥生去洗澡又哄了儿子先在他们的卧室睡觉之后,才折回来找松本润。站在门口的时候松本润几乎没有察觉到他,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寂寞的气息,让樱井翔加快了脚步坐在了他身边。

“不不不,你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樱井翔上前牵住了本来站起身的松本润的手,让他再次坐回到了这张小床上,努力的组织了一下语言。

“说要录节目不能在家里录的时候我就想得找个合适的地方,就想起我名下这个公寓位置和大小都最合适……实际是说完之后才想起来这个地方本身,可能就是你猜到的那样,这是当年买来打算同居的。但是我话都说出口再改口应该你会更不高兴吧,我就想大概先重新布置一下,反正节目录完也不会住这里……润……”

樱井翔是真的有点慌神,他当时是脑子里灵光一现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地方顺嘴就说了,转过身才想起来这个地方原本是当年他打算跟神田同居的时候准备的公寓,所以一应是按照新婚夫夫的需求装修的,还特意一起设计装修。现在想想让松本润住到这里,的确是怎么讲怎么奇怪,松本润太有理由为此而感觉到生气了。

越这样想樱井翔就越慌,松本润又一直抿着嘴不说话,他只能东一句西一句的试图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真的,我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松本润依旧板着脸,也不看他,语气冷淡。

“反正儿童房也本来就是给弥生准备的。”

“不是,这里装修的时候还没有弥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当初……”

“是我鸠占鹊巢了,这房子本来也不是给我装修的……”

电视剧编剧和小说家哪里是浪得虚名,樱井翔才发现他自己怎么从来没有觉得松本润其实这么能言善辩,堵的他简直没有话讲。一贯在他面前温柔又乖顺的松本润第一次朝他伸出了藏在肉垫里的爪子,不留神就被抓破了一道。

讲不过只能耍无赖,樱井翔根本没有给松本润把这句话说完的机会,揽着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不断厮磨吮吸着,直到怀里的家伙喘不过气为止。

樱井翔松开前还咬了咬他的下唇。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

其实吻上去感觉到松本润根本没有挣扎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对方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生气,这样想想就觉得他说的话更像是在吃醋和撒娇,又气又觉得他可爱的樱井翔简直是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松本润其实本来也没有生气,他只是有些嫉妒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回忆,他现在站在他们的回忆当中,感觉到羡慕而已。而且他相信樱井翔对他所说的话,对方在他故意板着脸之后露出来的焦急也并不是作假,这就足够抚平他心里那一点小波澜。

“你没发现的事情还多着呢。”

松本润其实自己也意识到了,好像随着孕期逐渐的向后,也随着他和樱井翔的接触越来越多,他在樱井翔面前脾气越来越大,有时候刻意的想要压抑都抑制不住。

可是樱井翔都照单全收,半点也没有露出过任何的不耐烦来,下班之后更是主动承担起照顾弥生的种种事情,又陪着他散步运动,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模范丈夫。

这样一想,松本润又不禁觉得自己这样冲他发脾气有些过分。

“抱歉……”

“怎么了?”樱井翔先是一愣,接着又笑起来,十指紧扣的握住松本润的手。“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应该提前跟你说明这个情况的。我保证,下不为例,好不好?”

“我不仅是说这个,我是觉得……我最近脾气不好,总冲着你……”

这次再次被樱井翔用吻堵在唇齿之间。

“不高兴就说出来,我妈都说我皮糙肉厚她不心疼了。”说完樱井翔脸上的笑容变了变,露出了一种更具有侵略性的表情。“而且润发脾气的时候,总让我想起情事时候的润,我觉得很美味。”

“樱井翔!”

“嗨嗨,弥生都睡啦我们也该洗澡睡觉了。”

“洗澡睡觉你脱我衣服干嘛……唔……”

美味的东西在嘴边怎么能忍住不下口呢?

第二天松本润起床的时候还狠狠的咬了樱井翔一口,本来怀孕到这会儿他就开始腰酸背疼,昨天还可着劲儿的折腾,幸亏他一个孕夫扶着腰别人不会觉得奇怪,不然丢脸都丢到电视台去了。

饶是这样看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开始检查布置在各处的定点摄像机是否可以正常工作的时候检查到儿童房时,松本润还是不免心虚的捏了捏樱井翔的侧腰,当然这个动作只会被在场的工作人员们认为是夫夫两个人恩爱的表现一笑而过。

第一次录制的时间应会比之后要长,因为这个节目是一个新节目所以需要有一个先行的宣传,这一次录制的内容会有一部分用来宣传,剩下的内容才会慢慢剪辑做成第一期。

二宫和也亲自在现场盯着他们录制,而来的随行人员并不多,仅仅四五个人,确保最小程度打扰到他们的生活。先什么都不说的进行了一会儿拍摄之后,二宫和也叫停了几个人的动作,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个人。

“我们这个节目追求的是真实性,所以才会没有台本,你们就当我们不存在就好了,不用刻意的要表现出什么……”

樱井翔和松本润有些尴尬的对视一笑,他们俩是觉得如果按平时生活那样的状态表现,可能不太适合综艺节目剪辑,但如果制作人这样要求了,那他们何乐而不为?

于是樱井翔挪到了阳台看他那一沓的报纸,而松本润坐在沙发上靠着软垫看书,弥生在地毯上捏橡皮泥,一会拿去给翔爸爸看一下,一会拿着给润爸爸看一下。

二宫和也满意的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其实真人秀未必要吵吵嚷嚷,电视台的人都觉得他把赌注赌在了其他几对明星身上,但他觉得播出之后帮节目拉收时一定是这一对议员夫夫。两个人明明坐的有一段距离,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流,仅仅就是凭靠着孩子的童言稚语,营造了一个属于家庭的安静的氛围,任何人都无法插入到这个结界当中。

而且教导孩子也很有办法,简直是是模板一般的令人羡慕的家庭了。

樱井翔和松本润其实是拖在最后一个开始拍摄的,但是二宫和也摸摸下巴发现当他拍摄到这两个人的时候,真心实意的开始觉得也许婚姻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而正如二宫和也所预想的那样,在完成了樱井翔和松本润三天拍摄的一周半之后,只是在早午间新闻当中播放了先行宣传片,议员夫夫这个搜索词就已经在下午的实时排行榜上位列第一,高颜值,政客和编剧,恩爱夫夫,再加上虽然没出镜但是说两句话的奶声奶气的小家伙,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观众的热情,电视台甚至已经在针对这个情况考虑是否调整电视节目的播出时间。

樱井翔不太关注这些东西,他是快下班的时候收到了松本润的信息,还特意把排行榜里的信息圈了出来。除了议员夫夫这个节目组给出的定位以外,因为樱井翔的信息是可以在政府官网上查得到的,樱井议员这个词这次也毫不意外的上了热搜。

——不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吧?QAQ

自家孕夫真的是越来越爱担心,樱井翔飞速的回了信息,并且添上了颜文字。

——大概支持率会水涨船高吧真烦恼<( ̄3 ̄)>

“樱井议员,会客厅有人找。”

“好的。”

樱井翔在收到了自家先生发来的嫌弃的表情之后,笑咪咪的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进会客厅之间还整理了一下领带,准备接待来访的选区居民。

关上门之后一直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戴着口罩的人才抬起头来看他,然后摘下了口罩和帽子。

“翔君,好久不见。”

tbc.

评论(95)
热度(642)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