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逢场作戏(KK)01


#包养梗
#我乐要求的逗比画风
#先陷进去的金主和逢场作戏的金丝雀
#试阅
#不会很快看到下一章的谨慎入坑

01


堂本刚被请进办公室的时候心里还在琢磨,他最近老实的跟只家养小奶猫一样,经纪人给安排的工作都尽心尽力的去了,昨儿上节目的时候还帮刚出道的偶像小姑娘救了场,没出海没钓鱼,甚至于连宅在家里都没有,他前天才陪着自己的好朋友冈田准一先生去买家具,他最近没留胡子也没糟践自己的头发,呸,没随便换发型。现在是个特别乖巧的黑色短发,天地良心,他真的没犯一点事情。
 
 
 
而且他老板木村拓哉携他的经纪人中居正广名为考察市场实为度假的一起去了M国,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他都这么乖怎么能不表扬他反而请他进小黑屋谈话呢?
 
 
 
良心不会痛吗?
 
 
 
于是他一步三回头,还试图让他的小助理美佳酱陪他一起进去,可是小姑娘比他更怕公司的造型总监田中,只能挥着小手帕泪眼朦胧的目送堂本刚进了总监办公室。
 
 
 
呸,平日里和他一起吃甜食一起八卦的时候就叫哥哥叫的好听,关键时刻一点都不靠谱。下次再给你带饼干糖量加倍,送你一圈肉再说。
 
 
 
一进去堂本刚就乖乖坐好,却发现办公室里不止田中总监一个人,还做了个不认识的西装男。堂本刚问了好,但是多一句话也没说,田中这个人人品有问题,但业务能力真的强,一手捧出好几个新星,他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让木村拓哉不好做。
 
 
 
“堂本君,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三田会社的社长特别助理佐藤真一,佐藤桑,这位就是您要找的堂本刚了。”
 
 
 
 
堂本刚觉得田中话里有话,,但是他已经不动神色的伸手打算问好,而人家佐藤特助压根没有打算跟他握手的意思。堂本刚毫不在意的收回手,不握手就不握呗,省的他出门还得洗手。
 
 
 
“那您跟他谈,我先出去一下。”
 
 
 
堂本刚瞥了堆满笑意的田中总监一眼,深深地有种似乎要被卖掉的预感,随即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他从十二岁进入这个行业开始,到如今二十五岁,已经过去了十三年,该面对的情况从来没有少面对过。十七八岁的时候正式从童星转行成演员,初开始的时候只能到处打酱油,在十几集的电视剧里当背景板,那时候倒是有不少橄榄枝朝他伸来,只是堂本刚这个人没什么大的抱负,他只是喜欢演戏而已,任何角色他都会用心琢磨。用资源和番位来诱惑他,实在是不令人动心。况且堂本刚心里其实一直隐隐盼望着,能有人踩着七彩祥云——至少得是开着法拉利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喜欢到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心脏疼的程度。
 
 
可惜这个想法从十七八岁到二十五岁,他还是母胎单身狗,想到这事儿心口倒是挺疼的。
 
 
二十岁的时候签到了当年同门师兄木村拓哉的公司底下,被当时木村不知道是靠梦想还是靠身体挖来的金牌经纪人中居正广带着,按理说该资源不断红的发紫了,但是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都很了解他,保持着黄金档二番偶尔演演深夜剧一番的二线演员水平,竟然也就一晃五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人们想起堂本刚这个名字,脑海里浮现出的也还是他十五岁的时候演的那部少年侦探剧——于是立刻就会给堂本刚下一个定义,少年天才,其后尔尔。
 
 
 
堂本刚自己也不介意,连电影都挑叫好不卖座的文艺片来演,自己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当田中总监出去之后,到他手里的,是一份协议。
 
 
 
 
“我们社长的意思都在协议里了,您先仔细看看。”
 
 
 
堂本刚是真的闲来无聊,反正来都来了不如看一下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于是翻开了协议——顺便对于这位佐藤特助自以为并不明显的轻蔑内心好笑。
 
 
协议内容写得的确很清楚,而且这是一份包养合约,堂本刚边翻边在心里想,真不愧是大手商社的社长,连包养都要定个协议才行。

协议里承诺在协议期内会给他提供每年至少一部的顶级电影资源,每两个季度一个黄金档主剧机会,包括各色的代言和番组出场,如果被包养人需要的话,还会有番组常驻back的机会。并且协议期内,住宿由金主提供,位置也写了,在市中心的顶层的高级公寓。协议期是两年,两年之后公寓归被包养人所有。
 
 
 
啧,真大手笔。
 
 
自己出道这么些年,也买不起这种地理位置的高级公寓,这协议一出手,两年就给这么高价值的住宅,看来金主是真的阔绰。
 
 
 
这协议的确很适合25岁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好作品人气也一般的小演员,不管是待遇还是资源,都相当的有吸引力,怕是金主是七十岁不举的老头,都会有人抢着上。但是堂本刚这个人有个大毛病,就是他不爱钱,不是,也不是不爱钱,应该说钱不能改变他颜控严重的毛病。
 
 
 
不过良好的演员修养让他先表现出了对于这个大合同的惊讶,然后委婉的表示自己可能需要考虑一下再说。接着礼貌的送客,对于人家眼神里的不屑毫不在乎,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说一下下次再见哦。
 
 
 
接着把合同随手塞进包里,打算等木村和中居回来了去讨哥哥们心疼——想好了,到时候要泪眼朦胧的去,至少得让木村答应亲手给他做两顿饭才能罢休——还是三顿吧,不然枉费了他花了五分钟在这儿演戏,好歹在镜头前演戏还有出场费呢。
 
 
 
在田中没回来之前飞快开溜,等他开始叨念了,木村拓哉做饭就没法治愈他了,那得把自己吃胖一圈才能忘记田中的语气,但是体重再涨,中居正广回来非得把他拆了不可。
 
 
 
一想到中居走之前特意强调的保持体重的事情,堂本刚心虚的摸了摸自己已经不那么平坦的小肚子,决定下午饭从猪排咖喱饭改成炸鸡块咖喱饭,减肥的时候吃鸡肉总是没错的,对,就是这样。
 
 
 
在家里给自己炸了鸡块又煮了咖喱之后,堂本刚坐在沙发上犹豫了两秒半之后又打开了一瓶冰可乐——温度低热量就低对吧,好的,再吃个冰淇淋好了。吃饱喝足之后本来决定至少先站立十分钟,三分二十秒的时候收到了好友发来的line消息,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瘫在了沙发上。
 
 
 
——明天要加班,见面得往后挪一挪了。
 
 
 
——冈田准一你这个月什么时候不加班?你们领导脑壳有坑是不是?
 
 
 
 
 
——抱歉,但是这个项目上面很重视就催的急,我一个小组长哪敢不加班啊,回头请你吃饭,吃什么都行,不说了我还得继续赶工。
 
 
 
堂本刚愤愤的盯着冈田准一头像上自己给他画的Q版小人戳了好几下,接着打开平板随手画了个被工作大山压倒吐血的小人给冈田发过去,没回,他就知道冈田是真的去加班了,气呼呼的也没办法,干脆把小人改成了猪鼻子。
 
 
 
 
大猪蹄子才说话不算话呢,气。
 
 
 
但是他也知道冈田准一和自己这种随意生活开心最重要的生活态度不一样,对方名门大学毕业之后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面试才进了三田会社,几个月前又升职了企划部的一个组长岗位,是该努力工作的时候。
 
 
 
等等,三田会社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堂本刚打开网页检索页面,输入了三田会社,时不时要黑他一把的媒体们简直是极尽溢美之词的夸奖三田会社近期的发展规划,直把堂本刚看的恨不得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啊,今天协议里已经签好字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田中光一?
 
 
 
堂本刚摊在沙发上伸着脚去够他的背包,然后努力的用双脚从包包里把协议夹出来,再努力的把脚抬起来,自己伸手去够。
 
 
啊,够到了,今天的运动量够了。
 
 
 
签名的地方龙飞凤舞的写着的却是堂本光一。
 
 
 
居然和自己同姓吗?堂本刚摸着下巴思索,全日本也没多少姓堂本的人,他认识的多半都是家附近的人。不过同样是姓堂本,自己是个二流演员,人家却是大手会社的老板,人和人的差距可真大。
 
 
 
堂本刚随手把协议丢在一边,又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堂本光一的名字,紧接着跳出来的第一个关联结果是某杂志对他进行的密着跟踪采访。
 
 
 
现在的老爷子们都这么时尚吗?还密着采访?
 
 
 
堂本刚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之后想起来自己想减肥的问题。
 
 
算了,巧克力又不用嚼,热量不会高的。
 
 
 
他戳进采访里,先看到的是占据了整个平板画面的正面访问照片,堂本社长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隐隐有同色的花纹,暗金色的头发梳成了一个很利落的发型,光影里这种棱角分明的脸仿佛名家油画。唉,也不知道是为谁有钱就请得起好的摄影师,这照片拍的真好看。
 
 
 
堂本刚腾地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再次确认了自己协议上签的的名字是堂本光一,再看看图片上的文字。
 
 
 
三田帝国新的领航人——堂本光一。
 
 
 
不是,长成这样难道不是随便招招手就会有人主动扑上去吗?再加上这样的身家,难道不是随便选吗??
 
 
 
极度颜控的堂本刚觉得万分不能理解。
 
 
 
堂本刚接着往下翻,刚刚那张图可能是封面照片,里面的内容里,堂本光一明显是素颜,在健身房里的照片头发也没有收拾,金色的短发柔软的贴在脸侧,黑色的紧身短袖和紧身健身裤却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侧,肌肉匀称,线条分明。
 
 
 
堂本刚再次拆了块巧克力丢进嘴里。
 
 
要是自己能锻炼成这样,说不定能改改戏路,而且自己想要争取的那个拳击手的角色肯定手到擒来,也不用这么可怜兮兮的计算着卡路里减肥了。
 
 
 
堂本刚再次瘫在沙发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戳着平板上的照片,看着自己平板上那张脸放大又缩小,缩小又放大,老神在在的想人家长成这样还有包养小明星,也难怪自己没对象。
 
 
 
其实堂本刚一直没对象这个事情不能怪他,谁让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这俩人因为恋情不对外公开,他作为知情人狗粮没少吃呢。于是堂本刚也想找这么一个人,两个人势均力敌,可以并肩作战,不仅仅是恋人,也是志同道合的伙伴,就像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那样。他十五六岁的时候演那个侦探剧,正是演戏事业最火的时候,在高中有一个喜欢的学长,他原本以为学长也是真心喜欢他的,还开开心心说要介绍给木村拓哉认识。后来才知道,自己和学长的聊天记录,约会,都通通被学长卖给了周刊杂志,自己的真心,在学长那里,还比不过几万块钱。
 
 
 
从那天开始,堂本刚就不再愿意接纳新的朋友进入他的生活,台面上愿意出席应酬场合,八面玲珑和谁都客客气气,谁评价他都说懂事成熟又温柔,可是这颗真心,已经藏在一层一层或软或硬的盔甲下了。
 
 
 
堂本刚嗦着嘴里的巧克力,感觉到甜甜的味道在舌尖散开,目光再次聚焦在平板上的人的脸上。
 
 
 
母胎单身25年,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欲望的,玩具买过,自己也知道怎么让自己舒服,但是,现在有一个真人体验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的。堂本光一长得好看,身材也好,协议就两年,日期是他定的,不怕他不愿意断掉。自己现在实在是没意愿也没机会谈恋爱,选择这一行本身就意味着要牺牲很多事情。而且这样的大手商社社长肯定也不愿意别人写自己的花边新闻,也就是对于他的名誉也没有影响——最重要的是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还有他远在奈良的亲爸亲妈以及在东京的小爸爸冈田准一都不会知道,超安全。
 
 
至于协议里的条约,堂本刚这会儿拿起来仔细算了。公寓自己可以搬过去,大手商社的社长肯定比自己忙,绝对不会经常回家,那自己还是可以回自己这边时常住一住,虽然地方不大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地段,但是这里是他自己精心布置了之后住进来的,每一处的摆设都是自己的心血,真的要空窗两年不住进来也挺可惜。至于电影或者电视剧的资源,最好能商量一下只留下电视剧的资源然后减半,啊,大概可以折合成钱来计算,这样也不显得自己提这样的要求很突兀。番组和节目常规加密这些东西协议里也没写得很清楚,大概就是被包养的人自己要就有,不要就没有,他才不耐烦上节目。现在的小爱豆上节目除了会找镜头一点别的本事都没有,自己年纪不大出道时间长还担了个前辈的名儿,不帮忙说两句明天就会有人家的小粉丝说他端演员架子——天地良心,除了18岁刚转成演员那会儿,自己当时的公司剑走偏锋非逼着他唱了几首歌以外,他就是个演员呀。但他也清楚一起上节目的时候担收视的是谁,所以少不得替人操心,这样下来还不如不上节目。至于两年之后要把这个公寓给自己,堂本刚盘算了一下,名下有一个地理位置这么好的高级公寓可说不清楚,到时候让金主转手卖了把钱给自己就成。

堂本刚是不差钱,不过谁也不会嫌钱多。


又从冰箱里取了个冰淇淋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堂本刚坐在沙发上晃着腿的想着协议听起来他也不亏,说是出卖身体,但他也可以把对方当成人形按摩棒使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接纳自己是有欲望的人不是难事。


这么想之后他就给佐藤特助发了消息,说他考虑之后觉得协议的内容可以问能不能,见本人面谈一次。


主要是堂本刚还有点心虚,这么一个长得又好看家世又好的人,怎么想不开来包养他一个二流演员?该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癖好?或者是个超级大变态?

入行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堂本刚决定无论如何先去见人一眼——更主要他是想确认一下,堂本光一是不是真的有像杂志上那样长得那么好看。堂本刚的目光再次放在对方穿着紧身健身衣的照片上,啧,这手臂线条这胸肌这腰身,这要是个MB自己都愿意出钱包养他。

也不知道这个佐藤特助是不是24小时待命,反正短信刚发出去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两天之后的中午1点钟约在一个餐厅,说是他们社长会在这家餐厅用午餐,可以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

堂本刚顺手在平板里输入了餐厅的名称,看了一眼人均价格。

呸,万恶的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血汗钱,要是协议真谈下来他要把这钱捐给慈善机构替他积点德。


到了约定当日的时候堂本刚也没多上心,时值春末,他穿了件鹅黄色的开襟毛衫,里面是简单的白T恤,下面也是一个基本上没有什么花纹的黑色裤子。头次见面,他也知道他那个花里胡哨的打扮很多人接受不了,还是乖乖的去比较好。


餐厅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况且堂本光一还坐在包间里,堂本刚站在包间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里面的人。


啧,这杂志该把自己的摄影师辞退了去,本人比照片好看多了。




堂本光一的五官清秀且精致,脸也小的惊人,但是搭配在一起却透露出强大的气场来,仅仅是坐在那里吃饭都让人感觉他像在做什么改变世界的大事情。堂本刚背着自己的双肩包,坐过去的时候都觉得对比之下自己傻嘟嘟的像个穷学生。

“协议你看了?”


靠!造物主造人的时候都这么不公平的吗?给他这么好看的一张脸,给了他这么好的家世,居然还给了他这么好听的声音?

讲不讲道理???

“嗯。”

堂本光一宛如西方贵族一般,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唇角,然后看向了堂本刚。


“觉得怎么样?”

堂本刚在对方的气场之下,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挺好的。”

然后突然想起来,他自己本来想改动一下那个协议的。

“那个,关于协议条款,我有一点想要改一下。”

站在堂本光一身后的佐藤特助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不过堂本刚猜测堂本光一不喜欢别人在他和另外的人对话的时候打断他,因为佐藤特助的目光几乎像是具象化的想要揍他,却连发出声音都没有。

“你说。”

“就是那个关于资源的部分,能不能……唉我直说了吧,我想买一部分的资源折合成钱,一年两部剧一个电影的资源,对于我来说工作量可能有些大了。”

堂本刚自从进入这种他认为的稳定期别人眼里的不温不火时期之后,一直处于一个仗着木村拓哉疼他就消极怠工的状态,喜欢的剧本就接下来认真揣摩角色,不喜欢的剧本再是大热的剧本也不接,气的中居正广咬牙切齿。好在中居刚刚接手并捧红现在炙手可热的模特Melo,没那么多时间管他。

大概对方很少听到这样的要求,眉头皱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

“可以。”


堂本光一的惜字如金让堂本刚有点不知所措,是很讨厌让饭桌上凉下来的人,但是对面的人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他实在也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好在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解救了他。

来自大老板的查勤电话。

“我在跟朋友吃饭呢,没,没吃巧克力没吃冰淇淋也没喝可乐,超乖的在减肥,都开始运动了呢。”

电话那头的木村拓哉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但是打了这个电话也不是为了知道这些靠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事情。


“田中说帮你接了个代言?”

哟,这拉皮条的还有脸自己跑到老板那儿说道?


“我知道你不耐烦保持同一个造型,但是三田会社旗下这款YOUTH洗发水销量很好,对你来说绝对是个优质代言,田中也是觉得你身为演员,总折腾自己的整体造型不太好,代言就签一年,怎么样?”

堂本刚回忆了一下,协议上似乎是有一个洗发水的代言,但他当时都被房产吸引去了目光也没怎么注意。这个田中,拉皮条也就算了,还故意要整个代言给他他没法随意的更换造型。

超气。

可是木村拓哉的语气已经这样的诚恳,哪怕是气成河豚也得答应。

“对了木村桑,您跟三田会社的社长认识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田会社的社长?在酒会上见过,这个很优秀的年轻社长……”然后突然话锋一变,“但我听说过有几个业内的演员爱豆的和他有点不清楚的关系,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别委屈自己,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给你处理。”

“没有,人家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认识我个二流演员,我就是想起来顺嘴问一句。您都去度假了还操这么多心,快点去带中居桑接受大海和阳光的洗礼去,我要挂了,我朋友还等着我呢。”

电话那头的木村拓哉啐了他一句,但是终究是安心的挂上了电话。


堂本刚敲了敲自己的手机屏幕,是老手就不怕了,有前科说明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况且他本身就没经验,再找个没经验的难道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吗?

堂本光一看起来是个效率极高的人,堂本刚走出包间打电话的这段时间,他就已经重新拟好了合同签好了字摆在了堂本刚面前。

堂本刚签字的时候心情还是挺轻松的,两年的合约而已,他绝对是有耐心扮演一个听话乖巧的金丝雀的,唯一要操心的就是怎么瞒着他的那帮亲友们。


协议上刚签上自己的大名,堂本光一整个人就已经凑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揽住堂本刚来了个深吻,对方身上是淡淡的烟草混合着香水的味道,这个吻并不令人感到讨厌。


“我接下来一周要出差,回来会通知你,提前预支一下。”

堂本刚吧唧着嘴想了想,金主都主动了,自己作为金丝雀是不是也应该主动一下?当演员要体验生活,可他现在扮演金丝雀半点经验都没有,大意了,回头该找点霸道总裁小说读一读的。

于是堂本刚也凑了过去,如法炮制的亲了亲堂本光一的嘴唇。

“那么,一路顺风。”


tbc.

评论(54)
热度(624)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