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皆大欢喜(KK)11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我很久没写车的错觉(。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11

 

 

堂本刚打从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当然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但是他就是朦胧之中有这种感觉。长大一点之后他把这归功于父亲对他的过于严厉。从他有记忆起,他就没有跟父亲有过什么样的亲密接触,仿佛他对于父亲而言存在的意义只是财团的继承人。

 

 

 

堂本刚资质并不愚钝,相反,除了数学是真的令人头痛以外,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可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从来都下意识的抵抗。从懂事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要继承财团。他把堂本光一带回家,很大意义上像是主动给自己挑选了一个家人,然后把自己应该对于父母的所有爱和依赖,都给了堂本光一。

 

 

 

 

但他其实真的没想到堂本义人会挑选堂本光一作为继承人,财团继承实话讲很注重血缘关系,即便在同性关系已经非常普遍的当前社会。堂本刚原本以为,在堂本义人发觉堂本光一的优秀不能刺激到他之后,会果断的同时放弃他们两个人,到那时候,他可以和堂本光一一起离开堂本家。

 

 

 

 

这件事情让他觉得蹊跷,但是亲子鉴定已经证明堂本光一并非堂本义人的亲生儿子,他经济独立之后也调查过堂本光一进入孤儿院之前的生活,足以证明他的确和堂本义人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以堂本财团的财力和堂本义人本人的吸引力,他完全可以在认定自己无法成为继承人之后,选择和情妇生下孩子带回家里来,堂本美华在这个家里,实在不能够对他构成威胁。

 

 

 

 

堂本刚甚至偷偷地趁着体检时把自己和堂本美华的血样做了亲自鉴定,证明他的确是堂本美华的亲生孩子,而以试探堂本美华的态度看,他的父亲也不像另有其人。

 

 

 

这些谜团像是石头一般压在堂本刚的心头,让他越发的想要逃离。他已经不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只想尽快的逃脱这个牢笼——可是堂本义人似乎既不愿意他继承家业,也不愿意他彻底离开,对待他的态度更是反复无常,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

 

 

 

但是他现在坐在堂本义人对面,听着他说这些话,福临心至的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强留自己在家里。

 

 

 

“爸爸,您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就是想告诉我,光一喜欢我?”

 

 

 

堂本义人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这次见面对方似乎格外急切的想要挑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与以往的镇定自若截然不同。

 

 

 

“光一,你都站在门口了,不进来吗?”

 

 

 

堂本刚转过身去向空无一人的门口问话,若干秒钟之后,原本侧身靠着门框挡住自己身形的堂本光一出现在门口,接着缓步走到堂本刚身侧坐下。

 

“既然您要说的这些事情跟我们两个人都有关系,那应该不会怪我把光一也叫来吧?”

 

 

 

 

堂本义人愣了几秒钟,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他没想到这个自从他打算让堂本光一继承家业之后就没有多加关注过的儿子,会在这个时候将他一军。堂本义人本来不打算这么快的戳穿堂本光一的心思,这本身是他留的后手,希望用来威慑堂本光一的。只是最近堂本光一的动作越来越大,拉拢的公司力量越来越多,他放权多年,再任由他这样发展下去,势必已经无法控制堂本光一。他希望堂本光一能撑起财团,但是未必是在他还身强体壮的时候。而且公司的眼线跟自己汇报,这些日子堂本光一都会回他的公寓,跟堂本刚的关系日渐亲密,联想到堂本刚连招呼都没跟他打的把堂本美华送到国外去疗养,这种事情逐渐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让堂本义人久违的感觉到心慌。

 

 

 

 

他逐渐意识到,自己不重视的这个儿子,其实远没有他认为的那样一事无成,连他也被外界舆论影响了。

 

 

“妈妈去国外了,那正好光一在这里,我们不如把家事摊开说一说。”

 

 

 

 

堂本义人脸色一白,随即又立刻恢复正常,那件事情天衣无缝,过去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被任何人察觉。

 

 

 

“妈妈自杀的原因,您不想跟我解释一下吗?”

 

 

“刚.....”

 

 

这样的堂本刚太让堂本光一觉得陌生,明明对方就坐在离他不过一拳的地方,可是脸上带着的得体的微笑都让堂本光一觉得陌生,仿佛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堂本刚。

 

 

 

“你妈妈就是为了不让光一继承家业自杀的,这点我们三个人都清楚不是吗?”

 

 

 

“事到如今,您还要把事情推在光一头上吗?”

 

 

 

堂本光一坐在这里,却觉得他已经不知道堂本义人和堂本刚究竟在说什么,听得一头雾水。从堂本刚让他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懵了,还没从堂本义人打算离间他和堂本刚的无奈里走出来,就先被其实叫他来这里的不是堂本义人而是堂本刚这个事实震惊了。

 

 

 

给他打电话的明明是堂本义人秘书室的一个小姑娘。



“其实这件事情过于的离奇,以至于我手头现在也只有零碎的证据,可这些证据来自于我的妈妈,祖父和叔叔,也就由不得我不信了吧。”

 

 

 

 

堂本光一一头雾水的看向堂本刚,而对方这个时候终于看向他,却只是露出了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接着从自己的双肩包里掏出文件夹来。

 

 

 

 

“我和妈妈的亲子鉴定书,我和爷爷的亲子鉴定书,还有家里的某个叔叔给我妈妈看的照片,最后是,您的身体检查。”

 

 

 

 

堂本光一从来没见过堂本义人如此失态的样子,对方愤怒的如同一个被猎枪射伤的狮子,咆哮着进行最后的挣扎。他去看堂本刚拿出来的东西,前两份都是在证明他是美华的亲生儿子,也是祖父的亲孙子,照片是年轻的祖父和一个陌生女人,手里各自抱着一个孩子。而堂本义人的身体检查......

 

 

 

 

堂本光一震惊的看着其中的某一项,上面清楚地写着,堂本义人根本不可能有孩子。

 

 

“刚.....这个.....”

 

 

 

 

“如果不是因为您不能有孩子,也许这个谎言会真的一直被保守下去,可能爷爷看出来了些端倪,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不影响财团稳定性,他也不能做什么。”

 

 

 

“堂本刚!”

 

 

 

突然拔高了的声音像是一声惊雷,但是彻底被激怒的却是堂本刚。

 

 

 

 

“如果你鸠占鹊巢之后但凡对我和妈妈有一点上心,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吗?如果不是你试图对光一出手,我会把这些东西收集起来摆在你面前吗?说到底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放心,现在堂本财团没了你也能继续运转,如果你还想保留一点尊严,我也可以同样送你去国外休养,不然,我想祖父也不会阻止我做什么。”

 

 

 

“我算什么鸠占鹊巢?凭什么被带回堂本家的是他不是我?我不过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堂本刚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甚至还把拉出来的椅子重新推回了原位。

 

 

 

“您跟我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老爷子多年不管事,对于家里也不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您还是好好思考我的条件吧。”

 

 

 

 

堂本光一整个过程中除了叫了一次堂本刚的名字以外,半句话也没有插上嘴,而现在堂本刚拉着他沉默着走到停车场,除了说了一句回家以外,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堂本光一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但还有很多细节不能确定,比起这个,他更在乎堂本刚此刻的状态,一路飙车甚至闯了红灯开回了家,而堂本刚全程抿着嘴不说话,到了停车场之后拉着他的手腕一路进了公寓,下一秒他就看着刚的脚一软,差点跌倒在玄关。堂本光一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的拦住了对方的腰,接着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堂本刚压着后背靠在了墙上。

 

 

 

 

堂本刚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手臂死死的抱着他的腰,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过了很久之后,才小小声的叫了一声光一。

 

 

 

堂本光一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一张纸一样,被人捏的皱皱巴巴,又被小心翼翼的摊开。

 

 

 

“刚.....”

 

 

 

 

“不要问,什么都不要问........”

 

 

 

堂本刚抬起头的时候双眼都是红的,迷蒙的眼神看着堂本光一,下一秒就像是寻求救赎一般,把自己的嘴唇凑在堂本光一的面前,稍微的抬起头覆上堂本光一的薄唇。

 

 

 

 

 

堂本光一的眼神一暗。

 

 

 

“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解释好不好?”

 

 

 

“好。”

 

 

 

哪怕不说也好,他都不介意。

 

 

 

堂本刚的眼神终于变得再次柔软起来,他抬起手臂蹭了蹭眼泪,然后勾住了堂本光一的脖子。

 

 

 

“我有另外一件事情跟光一讲。”

 

 

 

“我喜欢你。”

 

 

 

这幅情景哪怕在美梦中也不会出现,堂本光一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唯一想到的念头就是这个。堂本刚微红着他勾着他的脖子说喜欢,情意在眼睛里几乎要满溢出来。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就像一个穷光蛋突然被宣布中了百万美金一样,别说欣喜若狂,拿着这张中奖的彩票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可是美梦并没有就此结束,堂本刚像是害羞了,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却还在继续说。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可是我有意识,我知道那是你,所以才不反抗的.....光一,我是愿意的。”

 

 

 

烟花在脑海里炸开是什么感觉,反正堂本光一觉得自己大脑里现在是一片灿烂的,可是还是没办法支配他做出丁点反应来,只能呆愣愣的看着堂本刚。

 

 

 

“光一,抱我好不好?”

素食绕行


tbc.

评论(49)
热度(51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