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皆大欢喜(KK)09

嘻嘻嘻赶上了零点前。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09
 
 
 
Tsuyoshi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小孩儿。
 
 
 
从他记事起,家里的氛围就和他去朋友家里感受到的不一样。他的父亲很严肃,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而他的母亲对他特别特别好,有时候他调皮摔破了膝盖,母亲就会一直哭一直哭。其实Tsuyoshi自己觉得伤口很痛,觉得痛就会想哭,可是妈妈哭的太惨了,一直自责说没有照顾好他,Tsuyoshi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哭了,应该坚强起来跟妈妈说他没关系。或者有时候爸爸布置给他的作业太难了,他就是做不出来,可是妈妈就会抱着他说不用做也没关系,然后就会给他准备他最喜欢吃的蛋糕,这个时候Tsuyoshi就会觉得他不应该这么不懂事的,蛋糕也吃不下去了,强迫自己坐在书桌前努力读书。
 
 
 
这样的事情在Tsuyoshi和妈妈之间不胜枚举,小小的Tsuyoshi说不清楚这种感觉,但是却会觉得,即便爸爸非常严厉,可是他最受不了妈妈用抱歉的神色看着他,这会让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那时候Tsuyoshi去朋友家里玩,看到朋友的哥哥会陪着朋友一起玩儿,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于是他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鼓起勇气,跟爸爸说他想要一个哥哥。
 
 
 
他是避开妈妈,单独跟爸爸讲的。Tsuyoshi想的很简单,如果妈妈又觉得抱歉的话,他就不会继续讲下去了——可是他真的想要一个哥哥。最初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爸爸正在批阅文件,抬头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连答复都没给他。Tsuyoshi觉得委屈,有没有勇气继续问下去,只好乖乖的回了自己的卧室。可是过了没几天,他早上起床的时候,妈妈坐在床边,又是用那种悲伤的眼神看着他,问他是不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哥哥。
 
 
 
于是Tsuyoshi在之后的时光里,都只敢自己偷偷一个人的时候许愿想要一个哥哥的事情,但却再也不敢在爸爸妈妈面前提起来。秘书来接他放学,突然跟他说爸爸同意给他一个哥哥,还说他可以自己去挑。Tsuyoshi觉得开心极了,从今天起他也是有哥哥的人了。
 
 
 
所以不论那时候Koichi对他有多么冷淡,Tsuyoshi都喜欢黏着他的哥哥,觉得这是他一个人的哥哥,而且慢慢的,Koichi也不会总冷着脸,还会让他在雷雨天和他一起睡觉呢,Tsuyoshi心里开心极了。
 
 
 
 
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十八九岁,堂本光一考上了全日本最好的大学,堂本义人开始准许他进入财团名下的一家公司工作。而堂本刚,偷听到了一场,他父亲和秘书的谈话。
 
 
 
 
原来他父亲之所以同意收养孩子,是因为尝试多年他们夫妻都没能有第二个孩子,所以他决定收养一个和堂本刚一般大的孩子,目的是刺激他现在唯一拥有的儿子变得更优秀。但是这八年间,堂本刚给他的却只是失望,反而当年带回家只是作为工具的堂本光一渐渐入了他的眼,血缘在他心里没有堂本财团的未来重要,亲儿子继承固然好,但如果亲儿子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养子继承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堂本刚不在乎财团由谁来继承,他也清楚以自己的性格,或者被强迫着能做,也迟早把自己逼疯。
 
 
 
但是这偷听来的一场谈话,改变了他对于家庭的看法。他终于不得不撕下自己内心谎言的遮羞布,承认自己的家庭根本就是一滩烂泥。他的父亲只需要一个优秀听话的继承人,而他的母亲只需要一个能够让她有足够存在感的儿子。他开始寻求脱离堂本家的办法,先是签了事务所开始演戏,可是堂本财团的影响力太大,即便他红了,他的事业发展依旧被掐在堂本义人手上。那一段时间堂本刚过得很痛苦,如果不是遇到了音乐和他那帮朋友,也许他会选择一了百了。
 
 
 
接下来他用了很长的时间自我救赎,好在有了堂本光一在财团的优秀表现之后,堂本义人已经不再理会他的折腾随他去了。
 
 
本来一切都按照堂本刚自己想象的趋势发展,再过几年堂本光一彻底接手了财团,他就可以溜到国外去,除了这个无辜被自己扯进这个家里的哥哥以外,他已经打算不再跟父母联系。
 
 
 
他一切都算的很好,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没能把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多半是性格问题,实际上堂本刚的头脑向来聪明。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即将实现这个规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堂本光一。
 
 
 
他多年的名义上的哥哥,如今名义上的合法伴侣。


这事听起来荒谬又合理,如果他是在十年前发现这样的心情,大概会慌乱无措自我厌弃。但好在现在的堂本刚已经学会和自己相处,喜欢是美好的心情,不需要任何的逃避和否认。
 
 
 
但是问题在于,发现了自己喜欢的心情,之后怎么办?
 
 
 
堂本刚躺在自己的床上如同一个在火上烤的煎饼一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昨天晚上他还开开心心的跟堂本光一说我们还像小时候那样相处好不好,好什么好,谁想让他当哥哥啊。
 
 
 
心情变化比翻书还快,昨天还开心堂本光一没有冷漠的对待他而是说了好,今天就开始郁闷他为什么答应的那么干脆利落。堂本刚的房间开着窗户,海风一阵阵的吹进来,而他抱着枕头把脑袋埋在上面来回的打滚——早知道还不如那天晚上彻底做下去呢,这样就不会说什么哥哥弟弟的鬼话了,趁着酒劲说不定该说的不该说的就都说了呢。
 
 
 
想是这样想,堂本刚自己心里也清楚,那天晚上如果真的做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像鸵鸟一样彻底躲起来不见堂本光一,说不定也根本没办法看清楚自己的心情。
 
 
 
堂本刚在黑暗里无意识的旋转着自己的婚戒,决定接下来要抓紧他们蜜月的时间——对,才不是什么兄弟旅行,是蜜月——在他们回东京之前,必须要进一步拉近他和堂本光一的关系,否则等回了东京,即便他们俩从堂本本宅搬出来,也无法逃开原生家庭和财团的影响控制,那时候事情会更复杂。
 
想是这么想好了,早上起来看到堂本光一的时候就把心里列好的一二三条都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了,只说了个早安,就已经偷偷红了耳朵。
 
 
活了三十年都没谈过恋爱的堂本刚发现自己的脸跟耳朵一点都不争气,都怪堂本光一长得太好看,导致他只要看到他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耳朵红,幸好头发能遮住一部分耳朵,不然自己还没说出口呢,就先被堂本光一自己察觉了。
 
 
 
不行,得先确认堂本光一对于自己是个什么态度,莽莽撞撞的说出口的话,万一堂本光一对自己只是哥哥对于弟弟的疼爱,从此之后躲着自己怎么办?而且堂本刚在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清楚的意识到他以为的堂本光一对自己的冷淡,其实是出于不会表达,实际上对方是个很温柔的哥哥。这要是放在之前,堂本刚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可是当他察觉到自己对于堂本光一的心意之后,他就更在乎如何才能改变堂本光一对他的态度。
 
 
 
 
他们现在是合法伴侣,如果他径直跟堂本光一说我喜欢你,且不说他信不信的问题,自己不主动离婚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提出离婚的,并且还会是个很好的伴侣。可这不是刚想要的,他得先观察一下堂本光一对自己的态度,再决定他要怎么做。

“光一,早。”
 
 
 
“哦哦....早。”
 
 
 
一场高烧过后又被压着睡了这么长的时间,堂本光一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被拆开重组了,但是心情却久违的异常放松,连带着脚步都轻松起来。可是明显堂本刚比他看起来心情还要好,不仅哼着歌的在厨房忙活着早饭,还在听见堂本光一的脚步声之后转过头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
 
 
 
堂本光一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两拍,坐在餐桌上的时候右腿无意识的抖着,心里既开心又挣扎。堂本刚从前在他面前不会这样放松,更是很久没有这样笑容灿烂的跟他道早安了。这是他这次旅途没想象到的收获,但是看着心上人在自己面前这样放松,他又忍不住开心。
 
 
可是开心归开心,他实在有些担心自己的自制力。今天晚上是因为到堂本刚是被父亲送到他的公寓来的,他耗着自己最大的精神力克制住了自己汹涌的感情,可是日后两个人会住在一起,这样朝夕相对的情况下,让他面对堂本刚这样一张无邪的笑脸,他实在是不对自己的理智抱有任何的过高期待。

可是不住一起吗?

这个念头在堂本光一的心里一闪而过,立刻就被他否决了。这么些年过去,堂本刚终于对他恢复了像小时候那样的依赖,他们终于能像正常的兄弟这样相处聊聊天说说话,让他再退回到过去的局面,他绝对舍不得。


看着堂本刚一边吃东西一边还把散发着香气的的玉子烧往他的碗里夹,堂本光一在心里叹了口气,什么叫痛并快乐着,他现在是深有感悟了。

两个人出来玩儿这一趟,除了定下了目的地以外,其实没有做任何的计划。堂本刚出门旅游的时候向来是随性惯了的,有时候会当个背包客在大街小巷里随便乱窜,有时候就会像个二世祖似的躺在酒店里荒废时光,全凭他自己的心情。可他现在还带着一个堂本光一,还是一个他刚刚发现了自己喜欢对方的堂本光一,堂本刚就不得不操心起他们两个人现在要去哪里玩儿。


留在别墅里和堂本光一肩并肩看海他也是愿意的,只是这样毫无新意毫无挑战性的行为,显然不能增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堂本刚接着的堂本光一去洗碗的功夫缩在沙发上晃着脚丫的给乐团所有成员一起拉出来的一个line组群里发消息。

——问,想追求一个人应该带他去哪里玩?

群里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七嘴八舌的炸开了。

——什么?座长有喜欢的人了?

——失恋了失恋了我要去借酒消愁了谁也别理我。

——上面带我一个。

——等等刚桑不是结婚了吗?天呐三角恋对不对!

堂本刚简直想顺着wifi信号去敲他这些脑回路奇特的朋友的脑门。

——正经点,我认真问问题呢。

然而聊天群组里讨论的话题早就你一句我一句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堂本刚愤愤的用手指狠狠的按在手机屏幕上刷了好几页,并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给他提出任何有意义的建议,大家已经歪楼歪到了商量着趁着刚不在一起去他说的上次想去尝试的那家草莓意面和抹茶意面。

吃吃吃就知道吃,活该你们一群单身狗。


“刚?………刚?”

“嗯?”

抬起头就看到堂本光一站在他的面前,也许是因为昨天感冒的缘故,堂本光一今天穿了一件长袖的白色休闲衬衣和暗色的长裤,洗碗的时候袖口挽起来,现在稍微的弯着腰没有系扣子的衬衣衣领就露出锁骨和一点胸膛。

堂本刚偷偷摸摸的咽了咽口水。

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堂本光一身材这么好?近几年他们俩见面只有堂本光一回老宅的时候,他几乎就是低着头打个招呼就走过去了,确实从来没有注意过堂本光一外貌上有什么改变。

现在仔细打量起来,二十出头的堂本光一漂亮又纤细,宛如少女漫画中被所有人喜欢的男主角。而三十代的堂本光一身上多了更多稳重的气质,眉眼即便平和的时候也带着凌厉的深邃感,可他望向堂本刚的眼神又比谁都温柔。


“你坐在这里和谁发消息呢,叫你也不应声,一直愤愤的盯着屏幕看。”

“没有,跟朋友开玩笑呢。”

堂本刚赶紧摁灭了手机屏幕,然后把它揣进了兜里,开玩笑现在让堂本光一看见他手机里的内容岂不是全都暴露了。他还指望着了解一下堂本光一现在对他的态度,然后再拉近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确保他告白不会把堂本光一吓跑之后再开口呢。


堂本刚急着收手机,也没注意到他这样的动作让堂本光一眸色一暗。也只是一刹那的表情变化,当他在抬起头看堂本光一的时候,对方已经恢复到了平和的微笑。

“我问你要不要去兜风,别墅提供的车开的不太顺手,我和朋友要了辆车,中午他们就能送过来。”

反正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堂本刚对于堂本光一的提议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原本在他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之前,两个人呆在家里他还可以活跃气氛。可是他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情,再去跟堂本光一说话的时候,就总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说什么都感觉不太自在。两个人出门兜风虽然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很棒的主意,但总比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坐在这个别墅里要强。

但是当堂本刚看到堂本光一所谓的和朋友要来的车子的时候,他就觉得兜风是一个很棒的主意。虽然早听过堂本光一喜欢车,也见过他的好几辆豪车,但的确第一次见这么拉风骚包的敞篷跑车。车身整体上是酷炫的宝蓝色,里面还有纹样,堂本光一摁了车钥匙发火的时候,马达声立刻应声呼隆的响起来。


即便不像堂本光一一样对车有很大的兴趣,刚也还是像个普通男人一样很喜欢车,当即就提出要让自己开一下。

结果堂本光一却只是摇摇头。

“改装车,马力大,方向盘不是多好操控。”堂本光一眼看着本来眼睛亮晶晶的堂本刚趴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眼巴巴的瞅着他,只好又添了一句。“你要是喜欢,回国之后找个赛车场地让你开。”


可是堂本刚的肩膀立刻更溜了,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安慰作用。堂本光一犹豫了一下,小时候那样伸出手摸了摸堂本刚柔软的头发——就轻轻碰了一小会儿,再多他就觉得考验自己意志力的底线了。

“乖,到时候我慢慢教你开。”

“一言为定。”

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突然又高兴起来的堂本刚,堂本光一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自从自己发烧之后堂本刚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而自己也不过是昏睡了一晚,可是感觉堂本刚看他的眼神都不太一样。可非要说什么,这种眼神也并不令堂本光一感到讨厌,只是稍微的有一些不自在。

发动车子提高速度之后,堂本光一就把自己的疑惑甩在了脑后。堂本刚是个会直接按照自己心意行事的人,如果真的是讨厌自己了那绝对不会还给自己做饭还和自己一起出来兜风,只要不是讨厌自己想要逃离自己,其他的事情他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而且他觉得这样的刚更可爱了。

堂本光一心情舒畅,并且决定一定要当个温柔体贴的哥哥的角色,还一路努力的实践着自己的决定。堂本刚却越来越郁闷,这几天他们没事就出去兜风散步逛市场,关系半分也没有亲近。他撒娇耍赖想要闹腾堂本光一,对方淡淡的笑着照单全收,这相处方式看着像兄弟不像恋人。于是他改变策略,时不时的故意挑一下堂本光一的刺儿,可是对方对他的挑衅毫不在乎,反而让显得他像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


堂本刚气结,再这么下去猴年马月他能试出堂本光一的心来,还不如直接干脆利落的告白算了,大不了被拒绝。

心里是这么想了,话堵在嘴边却一直说不出口。如果保持现在的局面,堂本光一会一直在他的身边,温柔的对待他,婚戒就在他们两个人的左手无名指上,他们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度过此生。

如果告白了呢?如果破坏了眼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衡会怎么样呢?堂本刚不知道自己赌不赌得起。


这样起起落落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周的中旬,当地有一个小小的音乐节要举办,就在距离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别墅数不远的地方。在他们刚来这里第二天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堂本刚自己是玩音乐的,最喜欢这种露天的小型音乐节,当即就撺掇着堂本光一要一起参加。

说是音乐节,实际上更像是一场焰火大会,沙滩上从傍晚就烧起了几个大的焰火,有很多人都是带着自己的乐器来的,大家各自随意的散落坐着围成圈,除了几个举办人唱了歌以外,剩下的大家谁想唱都可以接过话筒唱歌。周围还有兜售小零食和啤酒的,堂本刚买了零食交给堂本光一,又要了大杯生啤一人一杯。

堂本光一连国内大型的演唱会都没有去看过,从前因为他和堂本刚的关系闹得很僵,明明了解他每一个live的会场地址布景设置甚至于舞台编排,他都从来没有机会去亲眼看堂本刚的表演。周围都是陌生的外国人,唱歌的种类也七七八八,有的人唱得很好有的人唱的着实一般,但这样的氛围里让他也不自觉的享受起来。

堂本光一看着坐在他身侧眼睛在焰火的照射下亮晶晶的的堂本刚捧着酒杯咕嘟咕嘟的喝着,脚却在随着音乐的节奏打着拍子,心里也跟着快乐起来。

音乐很有魔力,属于音乐的堂本刚也是。


堂本刚很快就按耐不住只当一个听众,把喝的差不多的杯子放在了地上之后,站起身来接过了话筒,想了想又问身边人借了吉他。他把话筒递在了堂本光一手里,示意他帮他举着,然后谈着吉他唱起了歌,伴奏的还有海浪的声音。


堂本光一拿着话筒借着焰火的光亮去看堂本刚,对方的圆脸被焰火照的红通通的,眼睛里却分明是明亮的光,他不太懂刚唱的歌是什么类型,可他觉得很好听。现场其实有些嘈杂,但他却觉得自己只能听见堂本刚的歌声。

真好啊,这样闪闪发光的堂本刚。

这样的刚,是应该脱离腐朽的堂本财团,拥有属于他的自由和幸福的,他不该是任何人的所有物。他的,堂本义人的,堂本财团的,都不是,堂本刚是自由的。

犹如他灰暗生活里的光,他飘渺航程中的灯塔,存在着,就能给他源源不断的力量和指引。

他不能再奢求更多了。

堂本刚唱完歌之后还借着兴致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全都喝光了,他酒量是真的不好,这会儿就已经觉得晕乎乎了。当然也有一半是装的,反正他几乎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堂本光一身上,最后成功的让堂本光一把他横抱起来往家里走。

缩在堂本光一坚实的怀抱里的时候,堂本刚看着对方的脸,心里别提多美滋滋了。他靠在堂本光一的肩膀上,偷偷的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左手偷偷的摁在心口想把自己跳得极快的心跳声藏起来。

喜欢的心情却怎么都藏不住。

到达别墅之后堂本光一心想把他放回到他自己的床上,结果刚弯下腰让堂本刚的后背接触到床上,就被对方拉着一起倒到了床上。


一半是撒酒疯一半是故意,堂本刚笑盈盈的看着堂本光一,不管对方立刻撇开的脸,稍微抬起头吧唧一口亲在了对方脸上。

看着堂本光一呆愣愣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出来,两个人的脸离得那样近,仿佛彼此的鼻息都在交换着,整个房间安安静静的,堂本刚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的目光落在堂本光一眼下的痣上,鬼使神差的想要亲上去。

我亲上去,光一没拒绝,我就告白。

堂本刚这样想着,昏昏沉沉的抬起头想要去亲堂本光一眼下的痣,在他的嘴唇离这颗痣只剩下几公分的时候,堂本光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猛烈的震动起来。

他身上的温暖源陡然消失,接着就看到堂本光一一边在房间踱步一边听着电话,忽然间就变了脸色。


堂本刚的心里一沉,接着听见了堂本光一比他的心更沉重的声音。

“母亲……自杀了,现在在医院,生死未卜。”

tbc.

评论(34)
热度(424)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