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皆大欢喜(KK)08

把虚线箭头给它画实了。
明天开始做方案应该就不会这样更新了……体力透支_(:з」∠)_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08
 
 
 
 
堂本光一入睡的时候本来心情是很好的,原本他带堂本刚来度假,是为了让堂本刚从家庭关系里暂时剥离出来,想让生性自由的堂本刚在这样放松的环境里不再去想家里的糟心事,好好地享受一下。但是他没想到他自己得到的放松反而更多,到了这里之后束缚在堂本刚身上的枷锁似乎都被松开了,对方对着他也不再是那种小心翼翼的神色,说话也自然了很多。
 
 
 
想起堂本刚眼睛亮晶晶的问他,能不能还像小时候那样相处,堂本光一就觉得心满意足。
 
 
他从来都不是贪心的人,在堂本刚的事情上就尤其是这样。他只希望对方过得幸福,哪怕堂本刚希望的幸福需要远离堂本家,远离他才能做到。他未曾想到,堂本刚给自己规划好的未来里从来就没有把他刨除在外,反而是希望他们依旧能够作为家人相处的。这样的认知,让堂本光一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开心。对他来说,藏着心里的爱意不是难事,他不会让刚难做的,他会做一个得体的温柔的兄长,如同刚所期望的那样。
 
 
 
 
堂本光一从小就很少生病,大概是童年时期就没有得到良好的照顾让他养成了坚韧的身体素质,也许是连身体都知道生病了是没人会心疼的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他从有记忆起就没怎么生过病。偶尔季节交换时的感冒发热,堂本光一也从来都不放在眼里,要么随便吃点药要么挂着点滴的时候另一只手也还在处理工作,连跟着他的坂本秘书在跟着他久了敢说些什么的时候,也曾经说觉得光一先生简直像是铁人一样,无坚不摧刀枪不入。
 
可是堂本光一并不是铁人,外表再刀枪不入,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会不舒服,会生病的普通人。
 
 
 
前一天吹了半夜的冷风,在这个温暖的海岛上,感冒病毒像是被暂时延迟了,等到他入睡之后,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堂本光一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但是没有半点力气爬起来来,明明是睡在柔软的床铺上的却觉得天转地旋一样,脑袋沉得要命,怎么费劲都睁不开眼睛。
 
 
 
他伸手想去摸床头的灯,却只是打掉了床头放着的手机和闹钟,打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堂本光一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这是重感冒了,他想起来因为刚的行李箱里放了零食,所以带来的药品都放在自己的箱子里,整理东西的时候并没有拿出来。坂本一向细心,给他们准备药里肯定有感冒药退烧药一类的东西,箱子就在他的衣柜下面躺着,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从床上起来打开箱子把药找出来吃掉再继续睡。
 
 
 
可是他觉得太累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倦让他实在没办法从床上起身,仅仅抬起手去摸索台灯开关的动作都让他费劲力气,听到东西落地的响声之后干脆难得的任性了起来,包着毯子把自己包成一个球蜷缩在一块,安慰自己感冒是不用吃药也可以治愈的疾病,他现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睡一觉发了汗明早起来就好了,不影响什么。越是这样想,他就越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身边全是虚汗,睡衣黏腻的贴在身上不舒服极了。
 
 
 
堂本光一蜷缩着身体,想起生命中唯一无忧无虑的日子里,他生病了奶奶照顾他,半夜里他发起烧来,奶奶就守着他,喂了药之后用湿毛巾给他擦拭身体,一直陪在床边。到天亮的时候,他醒来看到趴着睡在床边的奶奶,即便身上还觉得不怎么舒服,心里却有着被爱着的安全感。然后奶奶会摸摸他的额头,确认他已经退烧了,给他熬白粥吃,又受不住他撒娇,去给他做他喜欢的章鱼小丸子吃。堂本光一很多年没吃过章鱼小丸子了,这个随处可见的零食对于他来说伴随着生命中唯一一份不夹杂任何条件的纯粹的爱意,任何店铺里售卖的章鱼小丸子也都比不上奶奶做给他的。堂本光一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怀念奶奶,在这个异乡生病的深夜里,他大脑昏沉沉的,却格外怀念起奶奶的章鱼烧来。
 
 
 
 
房间里亮了起来,两个人住的别墅是一个两层的小别墅,实际占地面积并不大,只是临近大海,风景非常好,安保也非常好,堂本光一才让坂本预定了这里。他们两个睡的是隔壁两间房,也是别墅里唯一两间卧室,房间内部倒很宽敞。亮起来的是走廊的灯,但是随着房门被打开,走廊的灯光就照进堂本光一的房间里。
 
 
 
 
接着房间里的灯也被打开了,耳边听见的是堂本刚不太确定的问话。
 
 
“光一?你怎么了?”
 
 
 
堂本刚是被房间里突然响起的声响惊醒的,别墅的隔音并不怎么样,再加上他的床就离两个房间共用的墙壁不远,因此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

被从安稳的睡梦中吵醒的时候堂本刚还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接着才意识到声音是从堂本光一的房间里传来的。本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堂本刚的心却猛地跳了一下,让他立刻从迷糊的半梦半醒状态里清醒过来,不管怎么样也睡不着了,干脆起了身打算去堂本光一的房间里看一看。
 
 
 
大概会被觉得打扰到光一睡觉吧,推开门的时候堂本刚还在这样想,可是他脑海里不断重播着前一天晚上堂本光一只穿着睡袍坐在阳台上的时候孤单的身影,还有自己握上他的手腕的时候指尖感受到的冰冷。等他打开了房间的灯,看清了床上的人的状态的时候,堂本刚万分庆幸自己的多心。
 
 
 
床上已经被堂本光一滚的乱七八糟了,而床上的人脸色潮红,蜷缩成一团,额头上都是冷汗,他快步走过去伸手去触碰堂本光一的额头,被高热的温度吓了一跳。
 
 
 
“光一....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光一?”
 
 
 
床上的人努力的睁开眼睛,还试图给他一个我没事的笑容。
 
 
 
堂本刚简直觉得自己都要生气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想装作没事的样子。他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想起他们带了备用药,因为箱子里空闲的空间很多,坂本甚至是帮他们准备了一个旅行小药箱。堂本刚从里面先找到了体温计,确认堂本光一是发了高烧之后,先找到了退烧的口服液,仔细的读了说明书之后往瓶盖里倒了合适的剂量,想要喂给堂本光一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横躺在床上,一不小心口服液就会灌进鼻子里。
 
 
看了看手里黑色的口服液,再看了看床上面色潮红的堂本光一,堂本刚抿了抿唇,仰头把瓶盖里的药剂倒进了自己嘴里,然后低下头小心的慢慢送进堂本光一的双唇之间。也来不及继续害羞,堂本刚把药瓶放到一边,看着堂本光一嘴唇上都已经起了皮,赶紧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一样嘴对嘴的喂给堂本光一。
 
 
 
吃了药又喝了水之后 ,堂本光一看起来安静一些了,但是身体上的温度并不会立刻消退下去。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自己也没有国际驾照,堂本刚思索了一下半夜带堂本光一去看医生的可行性,然后站起身去了浴室,仔细的拿着温热的湿毛巾小心轻柔的擦拭堂本光一的脖颈,颈肩,掌心,又拿了冰袋敷在堂本光一的额头。忙碌了半天之后也不敢掉以轻心,干脆也不打算睡了,拉了凳子坐在床头,打算隔上一小时就量一下堂本光一的体温,如果还降不下来的话,就得继续采用这样的物理降温。
 
 
 
好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堂本光一的体温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堂本刚放下心来,但是也不敢就这样回自己的房间,他从来没见过堂本光一这样虚弱的样子,实在是很不放心。犹豫再三,反正双人床也够大,干脆就躺在了堂本光一身侧,小心的帮他把毛毯盖好,自己只找了一个小毯子盖住肚子,就陪着一起睡着了。

堂本光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的时候了,他感觉到自己大腿上压了什么东西沉沉的,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先映入眼帘的是堂本刚安静的睡颜。
 
 
记忆才慢慢的回笼,他昨天发了高烧,刚给他喂了药和水,还守了他一夜。但他没想到堂本刚在他的床上睡着了,这家伙还和小时候一样睡觉不老实,脑袋枕在他的枕头上,左腿搭在他的大腿上,这会儿睡得格外香甜,还吧唧了两下嘴巴。堂本光一记得小时候雷雨天气里,堂本刚就会可怜兮兮的抱着枕头来他的房间,不开口主动说话,就那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瞅着他,直到他开口让人留在他房间。睡觉之前可乖了,老老实实的抱着枕头躺在他的床上跟他说晚安,等到睡着之后就不老实了,睡得横七竖八的总的有条胳膊腿搭在堂本光一的身上。可是堂本光一却不觉得烦,他觉得在他面前这样的堂本刚可爱的要命,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不给任何人看。
 
 
 
他现在不会这样了,堂本刚在舞台上是闪闪发光的,他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自己。
 
 
 
堂本刚自己也醒过来了,发现自己把腿搭在病人的身上,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从床上爬起来,说是要给堂本光一熬粥,嗖的一下就从房间里溜了出去。
 
 
 
堂本光一在床上打了个滚,滚到堂本刚刚刚睡得那半边,床上还留着余温,和堂本刚身上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深呼吸了一下。
 
 
 
这样就很好,这样就足够了,堂本光一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
过多介入他的生活,好好地扮演一个哥哥的角色。
 
 
他洗漱完毕的时候堂本刚已经把白粥煮在了火上,这里没有什么下饭的腌菜卖,堂本刚把卷心菜仔细的切成细丝用盐腌渍,等到卷心菜出了点水之后,就倒入醋和一点芝麻油和七味粉,全部拌匀之后盛在盘子里,芝麻油的香气闻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鸡蛋简单的炒了一下做成法式炒蛋,盛在盘子里撒上了黑芝麻,再把煮好的粥盛进碗里。
 
 
“嗯,体温正常,我们吃饭吧。”
 
 
被人照顾的感觉格外好,堂本光一拿着堂本刚递给他的勺子舀了一勺热粥吹了吹送进嘴里,又尝了小菜和鸡蛋,堂本刚的手艺很好,即便在刚刚退烧嘴里没什么味道的时候也觉得好吃。
 
 
 
“我想吃章鱼小丸子。”
 
 
“嗯?”
 
 
 
堂本刚正顾着拿手机查这附近有什么医院,突然听见章鱼小丸子这样的词还愣了一下,发现堂本光一正捏着勺子看着他,眼神里充满着期待,又重复了一遍。
 
 
“我想吃章鱼小丸子。”
 
 
 
“好像昨天有买章鱼,不过没有模具,只能勉强有个样子了。”
 
 
 
堂本刚被堂本光一直直看过来毫不遮掩的眼神看的有些脸红,逃开一般的进了厨房去冰箱翻找材料,而堂本光一却不依不饶的跟了进来。
 
 
 
“我小时候住在奶奶家,生病的时候都会吃章鱼小丸子。”
 
 
堂本光一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没透露出多少情绪,可是堂本刚就是觉得自己听到他语气里的落寞。他从来没听过堂本光一讲他在进入堂本家以前的事情,此刻听到了,不免心里一动,也不搭话,安安静静的听着堂本光一说。但他听得有些难过,他从前总觉得堂本光一跟他不一样,坚强的没有任何死角,他从来没有想过堂本光一曾经受到过这样的伤害,又这样的怀念他的祖母。
 
 
“光一,我们回日本之后去老人家的墓看看好不好?”
 
 
 
“在乡下呢....”
 
 
“我想去,去跟老人家打个招呼,告诉他以后光一生病了有我做章鱼小丸子给他吃。”
 
 
 
堂本光一看着堂本刚满脸的真诚,抿起嘴嗯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堂本刚的一切都让他为之着迷,稍微的一点点靠近都让他意乱神迷,就上次的经验来看,他不能过于的相信自己的自制力。
 
 
 
没有模具做出来的章鱼小丸子不能被称作章鱼小丸子,堂本刚是在平底锅上努力的把半糊状面浆用铲子弄成立体的形状的,看起来惨兮兮的怎么看都不像章鱼小丸子,可是堂本光一却吃的很香。
 
 
 
他从小就喜欢看堂本光一吃东西的样子,不会像自己那样一咬一大口,而是小口小口的特别的斯文,但是吃到喜欢的味道的时候嘴角就会勾起小小的弧度,展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他喜欢看到光一笑的样子。

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小口小口的把模样可怜的章鱼烧送进嘴里,感觉到自己心脏被撑得慢慢的,仿佛想要和眼前这个人一直到地老天荒。
 
 
地老天荒。
 
 
 
这样突然冒进脑海里的词吓了堂本刚自己一跳,送进嘴里的粥吹也没吹的一大勺送进去,烫的他从座位上快要跳起来。堂本光一被他吓了一跳,跟进厨房里看着他喝冰水紧张的问他有没有烫到要不要紧。黑亮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关切让堂本刚耳朵一红,冰水的温度也没能拯救脸跟着一起红起来。这样反而让堂本光一更着急了,以为他真的烫伤了,一个劲的让他伸出舌头来要查看他有没有伤到。
 
 
 
堂本刚再次不期然的想到那个荒唐的夜晚,他和光一唇齿相接,几乎像是要把他口腔里的空气抢夺干净一样。
 
 
 
“我没事,没烫到,那什么章鱼小丸子凉了就不好吃了,我们快点吃完东西去医院看看。”
 
 
但是最后也拗不过堂本光一,乖乖伸出舌头让他看了没事才算结束了这件事情。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感冒,但是烧已经完全退了,问题也就不大了。医生只是让堂本光一早睡早起喝点维生素,这才让堂本刚放心下来。只是今天的所有活动也就被取消了,不顾堂本光一的抗议,堂本刚压着他躺到床上去,勒令他除了上厕所和吃饭以外,都不许下床。
 
 
 
一直在房间里呆到感冒药药效起作用之后堂本光一安静的睡着,感觉自己脑袋里的思绪乱糟糟的堂本刚一个人出了门,他们的别墅出来就是海,午后时分他可以一个人待在海滩上吹着海风。舒适的被风吹拂着的感觉,并没有吹散他心头的烦乱,堂本刚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懂自己的心情。


好像是从那个荒唐的一夜开始的,但似乎又是从父亲要求他们订婚开始,仔细去想又觉得可能是更早一些。堂本刚一直固执的觉得堂本光一是自己从孤儿院里选回来的哥哥,不过他其实清楚,这一切都只是父亲做好的安排。不论选中了谁,只有能力得到了父亲的认可才会被留在堂本家,而堂本光一的户籍都和他并非兄弟。他从来没有仔细的去梳理过他和堂本光一之间的关系,只把自己关注他在乎他想亲近他的原因通通的归类到把他当做自己唯一的可以依靠的家人。

可是真的只是家人而已吗?

完全安静的宽阔环境给了堂本刚第一次去认真思考他和堂本光一之间的关系的机会,小时候或许是依赖和对于哥哥的憧憬,可是再长大一些呢?当他们已经不同时住在家里,当他们见面的机会都只能看不是能在家里碰的上,这份感情好像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的潜意识里似乎已经不仅把堂本光一当做哥哥了。

堂本刚坐在礁石上抱着自己的小腿蜷缩着,看着海浪一点一点的涌上海滩又退回去,目光变得涣散起来。


如果真的只把他当作哥哥的话,那么当堂本义人要求他们两个人订婚的时候,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订婚对象是堂本光一而不是别的什么联姻对象而感到窃喜,明明应该感到不解和困惑才对。如果真的只把他当作哥哥的话,那天晚上为什么会毫无反抗的把自己整个人在他面前打开,堂本刚不想给自己找什么喝醉了的借口,他清楚自己真的喝醉酒是什么样子,绝不会对当时发生的事情有任何印象的。可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分明都记得清楚,他是如何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之后拉着堂本光一求他帮帮自己——那些令人眼红心跳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比起是因为酒精的催化,更像是因为酒精麻痹了圈禁感情的理智。


堂本刚从来都是一个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人。

他在沙滩上一直从午后坐到落日。


堂本光一睡醒之后来找他,听到堂本光一叫自己的名字之后,堂本刚转过头去看他,可是却不起身,反而冲着堂本光一招了招手,让堂本光一走过来坐在了自己的身侧。


“光一你把手给我……要左手。”

“怎么了?”

看着堂本光一睡的还有些懵的脸上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堂本刚把目光移向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和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是一对。他终于想清楚自己那些复杂纷扰的感情究竟是来源于什么,这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感觉到惶恐的心在此刻突然安定了下来。

“手怎么了吗?”


堂本刚看向堂本光一笑起来,露出一贯的和堂本光一玩游戏的时候赢了才会露出的得意的笑容,小虎牙显得俏皮又可爱。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他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埋藏在自己心底的,自己都从来没有意识到的小秘密。

他喜欢光一。

堂本刚,喜欢,堂本光一。

不是弟弟对于哥哥的喜欢,是想牵着他无名指戴着婚戒的左手一直到地老天荒的喜欢。

tbc.

评论(38)
热度(50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