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05


 大概,支撑我爆肝更新的是想写孕期H吧_(:з」∠)_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05
 
 
 
松本润的孕吐反应强烈,但是持续的时间比想象中要短,肚子里的孩子像是真的听见了樱井翔每天晚上在他跟前念叨的要乖一点不要折腾你润爸爸一样,通常情况下会持续一个多月的孕吐反应在松本润身上只持续了不到三周,接下来至少他就不会闻到食物的味道就会忍不住反胃了。虽然一旦吃到什么不和脾胃的东西,吃完之后的半小时内还是会吐,但是比起这三周的吃什么吐什么已经要好了许多。
 
 
 
而这三周虽然有营养针撑着,松本润整个人还是瘦了一圈,这两年他一直陪着弥生,吃的食物也营养又健康,身材保持的很好但是也不是非常瘦那种,反而肌肉流畅,脸上也有点健康的肉感。而现在整个人都已经瘦得仿佛只剩下一点点肉,衣服都大了一圈,只有肚子上有肉。
 
 
这下连樱井优子都紧张起来,白天樱井翔要出去工作,她就在家里盯着松本润吃饭,也不许弥生再去闹松本润了,连带着弥生都跟着紧张起来。
 
 
今天是樱井翔参选市议员出结果的日子,新闻报知是在中午十二点,正好是樱井家的午饭时间。现在樱井翔和松本润每天都在一起入睡,有了很多聊天的时间,所以松本润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樱井翔竞选的事情,他对此涉猎不多,都是樱井翔在聊天的时候或多或少跟他讲的。松本润其实很喜欢听樱井翔说这些,他觉得这是樱井翔对他不设防的表现,但是樱井翔更多的时候是关心他的身体,聊到的内容都比较浅显,比如今天去哪里演讲,比如遇到了老同学,比如竞选的对手有什么有意思的表现,多半是有点讲讲有意思的事情当成是玩笑话讲给松本润的意思。松本润其实很想多问点什么,但是又担心这样会引起樱井翔的反感,觉得他管的太多试图插手他的工作,只好樱井翔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倒是樱井优子跟他讲过,樱井翔的民众支持率比他们预想的还好,根本不需要他们原先准备好的那些舆论影响啊媒体采访啊之类的东西,当然也开玩笑似的说果然现在的年轻人对于颜值的认可大于一切,这人气要是真的运作起来,恐怕是可以直接去竞选国会议员了。
 
 
 
松本润不知道樱井优子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如此,只是在他心里樱井翔的确优秀的谁也比不上,真的去竞选国会议员也不会失败的。可他也了解樱井翔,对方看起来傲气,实际上比谁都脚踏实地,要他依靠父辈的荫庇和他自己的脸而不是他的能力和他能为选区居民做的实事去竞选,哪怕选上了樱井翔也不会高兴。
 
 
 
樱井翔这一天要去自己的备选办公室和他的同事们一起等待告知结果,早饭后出门的时候也没说关于工作的事情,反而面色轻松的跟松本润说下午回来要给他带限定款的蛋糕。还是樱井优子细心,送走樱井翔父子之后轻轻拍拍松本润的手跟他说肯定没问题的。
 
 
 
可是松本润还是不可抑制的紧张,他之前都不知道原来他会这么在乎这一次市议员选举的结果,可是他不想看到樱井翔失败,明明知道对方这个市议员板上钉钉,没出结果之前还是替他紧张。
 
 
 
在饭桌上的紧张明显被樱井优子察觉了,今天的午饭不是在餐厅摆的,而是在客厅的电视机前,今天中午的午餐相对的简单,在松本润的筷子第N次无意识的夹空送进嘴里之后,一旁的樱井优子夹了一块玉子烧放进他的碗里。
 
 
 
“虽说下午翔君要给你带蛋糕,也不能不吃午饭呀。”
 
 
 
来自樱井优子带着关心的调侃让松本润红了耳朵,轻声叫了一声妈妈,而樱井优子则笑着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温热的手掌覆在松本润的手背上。
 
 
 
“我知道你的感觉,当年他爸爸参选的时候,我也是你这样,明明自己也觉得十拿九稳,可就是忍不住的替他紧张。翔君那时候也差不多弥生这么大,也陪着我一起紧张。”


听见奶奶叫自己的名字,被松本润紧张的状态影响的也紧张起来的弥生把自己的小碗往前一推也顾不上吃饭了,跑到松本润的怀里把小脑袋埋在松本润身上,最近奶奶和翔爸爸都嘱咐他不能闹润爸爸,从小就和润爸爸最亲的弥生都有点不高兴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松本润知道弥生最近有些落寞,但他前一段时间身体过于不舒服,实在也分身乏力。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依恋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喂你吃好不好?”
 
 
 
松本润为了培养弥生独立的性格,从弥生能够握住勺子开始,就再也没有喂他吃过东西,哪怕弥生拿着勺子把饭洒的到处都是,和最开始的时候撒娇甚至哭闹要他喂都硬着心不答应。现在弥生已经能自己好好地吃饭了,这么偶尔喂他一次无伤大雅,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在这时候让弥生有不安的感觉。
 
 
 
小家伙立刻眯起眼睛露出高兴地不得了的样子。
 
 
 
这下也不黏在松本润怀里了,而是乖乖的自己爬到沙发上坐好,小腿在沙发边晃悠着,张大了嘴巴等着松本润喂他,这幅样子逗得樱井优子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有时候看着弥生啊,就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翔君,真的是长得一模一样的感觉,不过翔君小时候可没这么粘我,就这么大点的时候,跟我在路上有了矛盾,因为说了不认错就不要坐车回家了,就真的怎么说也不肯上车,瘪着小嘴一个人走回家。”
 
 
 
樱井优子看着弥生被松本润喂饭的时候一脸开心的样子,不免得想起来自家长子小时候虽然长得可爱,可是性格却完全随了爸爸,从小就特别成熟,她从来没操心过儿子的事情,好像任何事情交到他手里他都能做好。以至于今天这样的日子她也没有多紧张,总觉得是翔君的话肯定能够做好的。
 
 
 
因此看向松本润的眼神就更加柔和,从她第一次见到松本润的时候她就觉得了,这样性格的孩子更适合樱井翔,松本润很独立也很优秀,他作为编剧有自己的代表作,尝试出版的小说成绩也很好。与此同时他也把弥生照顾的很好,也不会介意再怀第二个宝宝。虽然眉眼很凌厉张扬,实际上却和樱井翔一样是脚踏实地认真努力的个性。最重要的是,她能够看出松本润看向樱井翔的目光里的光亮,纯粹,不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就像他此刻真情实意的为樱井翔感觉到担心一样。
 
 
 
樱井优子不经然的想起交到她手里的照片上另一张更加眉眼和顺漂亮的脸,然后在自己心生烦躁之前把往事丢到脑后。
 
 
“新闻马上就开始了,吃不下就待会儿再吃吧,看了新闻再吃也来得及,我让阿姨炖了汤,刚好一会儿一起喝一点。”
 
 
 
松本润也的确紧张的不怎么想吃东西,于是点点头把最后一口沙拉喂进弥生嘴里,拿起毛巾擦了擦儿子嘴边的食物残渣,把他抱进了怀里。
 
 
 
“我们一起看新闻,然后打电话给翔爸爸祝贺他当选好不好?”
 
 
“嗯嗯,翔爸爸一定可以的!”
 
 
心满意足的弥生坐在松本润的腿上,小手搭在松本润的小臂上,跟樱井翔相似的眉眼笑起来的时候像是玩具娃娃一样可爱,小脑袋蹭了蹭松本润的下巴。
 
 
 
儿子的撒娇有效的平复了松本润心头的紧张,市议员的报知不过是简单的顺着当选名单念下来,再加上会读当选的票数,此次会有六个人当选,念到第四个还不是樱井翔的时候,松本润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起了一层薄汗。
 
 
 
但好在有惊无险,樱井翔的名字最后出现,票数却遥遥领先,连语气一直非常平淡的评论员都惊讶的分析樱井翔的高票数。松本润松了一口气,和旁边坐着的樱井优子相视而笑,怀里的弥生也被这样的气氛影响手舞足蹈起来。
 
 
 
家里之前紧张的气氛一散而尽,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脸上的笑容。
 
 
松本润把弥生交给春堂让她带已经吃完饭的弥生去外面散散步,自己则和樱井优子一起准备再吃点东西,紧张的心情消散之后就能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
 
 
 
“翔君?”
 
 
 
他没想到樱井翔会在这个时候打给他,他以为这样重要的时刻,樱井翔应该正忙着和同事们庆祝当选,然后跟关系者们打电话联络感情。新闻是第一时间报到当选情况的,也就是说樱井翔作为参选的人,也是在这个时间得知结果的。
 
 
 
也就是说,樱井翔得知结果之后打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他的。
 
 
 
这个认知让松本润内心泛起了涟漪,樱井翔说希望他给他一个机会,一家四口组成一个家庭,松本润不敢去猜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樱井翔对他越好,他就越有一种无法脚落在实地上的感觉。可是在这样的时候,樱井翔先打了电话给他,让他如何不多想。
 
 
 
电脑那头有些吵嚷,大概因为其他人都在办公室内说话,但樱井翔的声音还是透过电波准确的传进松本润的耳朵里。
 
 
 
 
“我当选了。”
 
 
“嗯,我看新闻了,怎么这时候打过来了?”

电话那边的樱井翔语气中带着笑意,听得出当选也让他的心情很好。
 
 
“同事们说下午要我请吃饭,我想着你没事的话能一起来吗?我介绍你给他们认识。”
 
 
 
松本润的手指死死地扣着手机,抿着嘴唇不知道该回应什么——虽然只是云淡风轻的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但是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这样亲密的战友间取得初步胜利时的聚会,松本润只可能是以樱井翔的伴侣的身份去参加——樱井翔在邀请他踏入自己的世界。
 
 
“.....不了吧,你们聚会我去他们肯定也觉得不自在。”松本润揣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攥着,压抑着自己想要答应他的欲望。樱井翔对他太好了,让他觉得自己再稍微向前踏一步都会陷入到万劫不复当中。可是拒绝了之后又忍不住添了一句。“你回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蛋糕就好。”
 
 
电话那边的樱井翔顿了顿,像是没想到他会拒绝,但是也没有继续发出邀请。
 
 
 
“好,听你的。”
 
 
 
挂了电话之后,松本润再也没有吃饭的心思了,他不想让樱井优子担心他,于是强装着没事的跟她说是樱井翔打回来报喜的电话,又在樱井优子调侃小两口真是关系好的玩笑话里食不知味的把午饭塞进自己嘴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吃了多少。
 
 
 
弥生散步回来是要睡午觉的,松本润本来早上答应了要陪他一起睡午觉的。但是哄着孩子在他的卧室里睡着了之后,看着弥生这张和樱井翔相似的脸,心里越发的烦乱起来。回了自己的卧室之后,心里的憋屈感就变成了恶心的感觉,中午吃下去的东西全数的吐了出来,就算这样胃里面也还像吊着石头一般的难受,只好侧躺在床上逼迫自己入睡。
 
 
 
松本润想安慰自己这都是怀孕的正常生理反应,可是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心口的憋闷,是因为樱井翔。
 
 
 
这个人自从回来东京之后,就像是流水一般温柔又不容拒绝的入侵了他的生活,他几乎是很快就适应了樱井翔睡在自己身边,每天晚上的时候和他一起给弥生讲故事,仔细的照顾他的身体,那股淡淡的檀香如影随形,让他既觉得安心,又觉得空虚。
 
 
 
樱井翔对他好,是因为他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他不想再次错过自己孩子的成长。
 
 
 
松本润想,自己明明是应该知足的,在得知怀孕之后,他本来就想着只要樱井翔能尽到一个合格的父亲的责任就好。可是在樱井翔做的远比合格更好之后,他开始贪心了。
 
 
 
他想要和樱井翔成为真正的伴侣,真正的家人,而不是建立在一份清晰地写着条款的合约之上的虚假关系。
 
 
松本润蜷缩在床上,那股淡淡的檀香似乎被留在床铺上,现在还干扰着他的思绪。他心里烦闷,干脆转过身拿起樱井翔的枕头扔到了一边,扔了之后又后悔,可是身体很沉让他半点也不想起身,闭着眼睛逼自己快点入睡,竟然就真的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了。松本润睡得迷迷糊糊,即便意识到可能是樱井优子推门进来叫他,却还是不想起身,而进来的人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躺在松本润的身侧,伸手把他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是樱井翔。
 
 
 
 
这种被人从身后抱着的感觉太令人安心,让松本润实在不想去挣开,只好任由樱井翔的手掌护在他的小腹上,身后温度的气息洒在他的后颈上。
 
 
 
“我吵醒你了?”
 
 
 
“没有。”
 
 
 
多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不然这种委屈的感觉会让他想要在樱井翔面前哭出来,松本润抿紧了嘴唇,打定主意绝不在樱井翔面前露出一点软弱来。
 
 
“妈妈打给我,问我庆功宴前能不能回来一趟,说你状态好像不太对劲,我就丢下那帮家伙跑回家了。”
 
 
 
松本润蜷缩着身体,脑海里有个声音不断地喊着想让樱井翔别说了,他连听着他的声音,都很想转过身钻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痛痛快快的哭出来。明明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委屈,连身体都开始跟着沉重起来。中午饭全都吐掉了,这会儿醒来感觉到胃也隐隐作痛,仿佛在嘲笑着松本润的懦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他感觉到樱井翔温热的手掌在他的肚子上来回的婆娑,最近他的肚子已经有点微微的显怀了,原本肚子上鲜明的肌肉线条已经模糊,稍微的凸起来一些,穿着棉质布料的T恤的时候就尤为明显。
 
 
 
“这坏小子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松本润现在怀孕十一周,医生说下次产检的时候就能查看胎儿的性别了,不过因为弥生说了想要弟弟,所以家里的人干脆都默认了松本润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子。
 
 
“等他出生了可得好好教育他,得像弥生那么乖才好,不然你多辛苦......”
 
 
 
“弥生不是我生的。”
 
 
 
松本润语气冷漠的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立刻就让本来温情脉脉的卧室里气氛一下子降入到了冰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样的话,可是就像是胸腔里憋着一口气一样,这句话就像是一直在嘴里憋着,终于完全抑制不住的脱口而出了。
 
 
 
可是把这句话说出口并不能令他感觉到放松,甚至在他感觉到身后樱井翔的身形一愣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后悔了,他怕樱井翔误会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想要弥生了,也怕自己这样会把樱井翔越推越远,但是最怕的是樱井翔透过这句话窥得他的真心。
 
 
 
 
身后的人叹了口气,松开了圈着松本润的手,向后挪了一些。松本润硬挺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眼泪却已经顺着眼角落在了枕头上。但是樱井翔并没有起身,而是强硬的把松本润整个人转向了他,现在他们相对躺在床上,松本润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只能抬起手动作粗暴地揉自己的眼睛。
 
 
 
樱井翔没有想到松本润哭了,他接到母亲的电话的时候,正在选举筹备办公室里跟同事们一起收拾东西,选举结束了他们就能清闲一周左右,因此办公室里的气氛很是放松,都在讨论着怎么才能掏空樱井翔的钱包。本来论理樱井翔是不该这个时候回家的,但是医生叮嘱过他,松本润的体质本身就不算好,孕吐期又太折腾,一定要小心的照料才能平稳的度过危险期。他自己也查了很多的资料,知道怀孕的OMEGA心情是会起伏不定,身体不适的时候就更会这样,所以他招呼大家到了时间就去餐厅,他一定准时过去就回了家,打算安抚了松本润的情绪再过去。

在他心里,松本润一直是个有着杂草一般生命里的家伙,家境差到那个地步,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打工,这家伙也咬牙拼命撑着整个家,没有答应那些挥舞着钞票的手。他从来没见过松本润哭,他最近瘦了,头发也长长了一些,因为一直躺在床上,此刻有种凌乱的美感,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枕头上,让樱井翔莫名的揪心。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轻柔的拭去松本润脸上的眼泪。
 
 
 
他好像明白松本润这句话在说什么,记忆里那张乖巧漂亮的脸似乎已经渐渐地模糊了,他现在努力去想,却觉得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影像,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一样,怎么擦也看不清楚。
 
 
 
 
“弥生就是你的孩子,我们是他的父亲,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
 
 
 
 
松本润揪着樱井翔的衣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这句话戳中了心脏里的哪个部分,让他觉得心口上痛得要命,把额头顶在樱井翔的胸前,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樱井翔揽着他的腰,不断地轻抚他的后背,陪着他发泄情绪。
 
 
 
松本润紧紧地抱着樱井翔的腰,闭紧了自己的眼睛,鸠占鹊巢也好,只是因为孩子也好,这份温暖,他已经没办法松开手了。他可以做弥生,还有肚子里的孩子的好父亲,樱井议员的伴侣,樱井家的儿媳,他会好好地扮演这些角色,只要能够留在樱井翔身边。
 
 
 
 
即便协议结束。
 
 
 
松本润哭完之后,漂亮的桃花眼肿了起来,再加上因为害羞,脸上带上了红晕,倒显得最近苍白的脸色健康起来,被樱井翔盯着看得不好意思了,自己坐起身打算去洗洗脸。
 
 
 
樱井翔觉得这样的松本润可爱的要命,鬼使神差的,跟着一起坐起来之后,轻轻的吻在了松本润红肿的眼角。
 
 
 
松本润的瞳孔猛地放大,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听见哒哒哒的脚步声跑进来。
 
 
 
“润爸爸答应我一起午睡的,答应别人的事情不可以不做到.....翔爸爸!为什么翔爸爸可以跟润爸爸一起午睡!”
 
 
 
跟在后面的樱井优子看着身上衣服还凌乱着的儿子儿媳,再看看松本润红着的脸,立刻露出了然的笑容,抱起弥生就往外走,临走还不忘回头叮嘱。
 
 
 
“危险期还没过,别折腾太过哦。”
 
 
 
留下更加窘迫的樱井翔和松本润相对无言,最后还是松本润推了推身边的樱井翔。
 
 
 
“我去洗脸,你赶紧去庆功宴,主角不在像什么样子。”


tbc.

评论(50)
热度(686)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