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假戏真做(SJ)04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我真是超爱养孩子的剧情嘻嘻嘻
第一篇的乐趣就在于,养娃的日常多甜呀,但是白月光就像一把刀一样悬在头顶(闭嘴X

 
04
 
 
松本润醒来的时候感觉到阳光晒在他的脚上暖洋洋的,抬起眼帘就看到卧室里睡前被他好好地拉起来的窗帘现在被拉开了一半,刚好避开了让早晨的阳光晒在他的脸上。坐起身的时候感觉到有些反胃,这是他现在每天早晨都会感受到的,医生说是孕早期的正常反应——接着他就在床头看到一杯柠檬水,跟体温同样的温度,喝下去让这股恶心的感觉舒缓了不少。
 
 
还睡得有些懵的松本润坐在床头眨了眨眼睛,卧室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穿戴整齐的樱井翔看到他已经起了身,道了声早安之后就重新离开了卧室。松本润知道这是樱井翔去找家里负责料理的阿姨告诉对方可以开始做早饭了,自从一周前去医院检查过跟医生询问了许多的注意事项之后,樱井翔就开始了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生活。松本润的孕吐反应来得比普通怀孕的OMEGA要晚,但是非常强烈,几乎到了吃下去什么都会在半小时之后吐出来的程度,樱井翔二话不说的请了一位营养师,根据松本润的身体检查报告定制了食谱,每天定时定点的让阿姨做给松本润,家里各色的营养品更是堆得满满的。
 
 
 
松本润对于这样的过度照顾有些不适应,但是唯一能求助的樱井优子显然非常满意于儿子对于儿媳的体贴,还难得的夸了樱井翔一次,让他好好保持。
 
 
 
 
樱井翔现在正在准备竞选市议员,但是比起别的参选者紧锣密鼓忙里忙外的筹备选举,作为国会议员的儿子,且有着非常优秀的履历和来自于父辈的智囊团的樱井翔就显得游刃有余的多,在正式的拉票还没开始前,他甚至只需要呆在家里看看资料,准备一些演讲稿就好了。松本润在家里晚餐后的时间提到过一次樱井翔这样总是呆在家里陪他是不是会影响工作,但是连一贯严肃的樱井合川都大手一挥要他不要担心,樱井翔的这个市议员的位置不是十拿九稳而是板上钉钉,趁着他还不忙的时候当然应该多陪伴陪伴自己怀孕的OMEGA。
 
 
 
家里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弥生了,他从前只有爷爷奶奶和润爸爸陪着,可是润爸爸带他去外面玩儿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是有双亲陪着的。弥生懂事,知道翔爸爸是因为有工作才必须要待在地方,也不会为了想见翔爸爸而哭闹,只是乖巧的期待着每个月润爸爸能带着他去看翔爸爸的日子。但是现在他的翔爸爸回家了,每天都能陪着他,这两天弥生虽然不能和两个爸爸一起睡而是要由春堂阿姨陪着睡在自己的卧室了,但是他还是超级开心,每天翔爸爸都会陪他看故事书,他们可以三个人一起去散步,他可以一边牵着翔爸爸的手一边牵着润爸爸的手去公园玩儿,跟他以前看到的其他小朋友们一样。
 
松本润看得到儿子的开心,因此也影响到了他的心情,让他觉得樱井翔回家是一件好事,即便两个人现在睡在一张床上还是让他有些尴尬,但是怀孕期敏感的OMEGA有ALPHA的陪伴,总是异常让人安心的。于是他的身体比他的心,更快的适应了每天在淡淡的檀香味道里入睡。
 
 
 
他一直知道樱井翔是个远比他的外表展现的温柔的人,但是他从没想过这样的温柔有一天会用在自己身上。
 
 
“饭菜不合胃口吗?”
 
 
 
“没有.....只是稍微觉得有点累而已。”
 
 
 
松本润在早餐餐桌上的出神并没有逃过樱井翔的眼睛,对方的关切让松本润下意识的随口诌了谎,却发现樱井翔非但没有发现他的话只是在随口敷衍,反而认真分析起昨天的散步是不是走的有点远了,最后得出结论还是要再去看看医生才行,搞得松本润哭笑不得。樱井家的餐桌上向来是食不言的,现在却像这个规矩已经被完全废弃了,樱井翔开了口之后,一边樱井优子笑起来。
 
 
 
“有弥生的时候都能放心润君到国外去,说你也不听,这时候知道心疼了吧?润君,我还没见过翔君对谁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呢,果然还是该早点回来,小两口不住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语气里却全是满足,为人父母的,除了希望孩子能做出一番事业外,就希望他能得到幸福了。从前樱井翔不在家,松本润孝顺,教导弥生也让人放心,可是樱井优子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现在樱井翔回来了,小两口之间又有了二胎,再看看樱井翔事事操心的样子,就让樱井优子安心了许多。

但是松本润听到这话,却下意识的收回了本来看着樱井翔的目光,只是盯着自己眼前的食物。他从前不会这样的心思敏感七想八想,可是现在好像抑制不住的会乱想,他听到樱井优子提起弥生出生的时候的事情,就想到樱井翔来找自己的时候,神田是不是就在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这样辛苦的一个人怀着孩子,是不是也有非常强烈的孕吐反应,是不是也会每天都觉得身上不舒服。那么有人会特意请营养师给他吗,有人会每天怕他早上醒来犯恶心给他准备新鲜的柠檬水吗,有人会连他每天吃什么都要仔细的记录下来反馈给医生吗?松本润从前对于神田亮介这个人,只说得上看不起,不论当年的情况究竟如何,他都看不起对方丢下弥生这件事情。可是他现在自己怀孕了,他能感觉得自己肚子里这个小小的生命存在着,也能亲身体会到各种不适,他就能设身处地的去想象神田当年的处境,他是不是处于某种不得已的理由才不得不放弃抚养弥生呢?那时候他已经跟樱井翔分手了,他明明可以选择把孩子打掉的不是吗,他既然愿意受这样的苦把孩子生下来,又怎么会真的不爱他呢?
 
 
 
他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是自己鸠占鹊巢,全然忘记了是樱井翔先找上他要给弥生一个完整的家,只是一个劲儿的钻牛角尖,觉得没有他的话弥生就可以跟自己的亲生父亲生活在一起了。
 
 
吃完饭之后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发呆,松本润低头看着自己还未显怀的肚子,轻轻的伸出手去触碰它。要是没有这个宝宝的话,樱井翔也不会待他这样好吧,等到协议结束了,樱井翔就能继续等着神田亮介回心转意了,人家一家三口就可以和美的团聚在一起,而不是让自己一个外人插入其中。
 
 
松本润甚至生出了一种自己也想带着宝宝逃开的心思。
 
 
接着就感觉到有人坐到了他的身侧,手里还拿着一杯温水,夏日里也依旧冰凉的指尖在触碰到带着温度的玻璃壁之后,温度就顺着指尖一点点扩散开来。
 
 
松本润低着头不去看来人,他不想樱井翔待他这样好,这样他就会越发的觉得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自己的存在。
 
 
“爸爸出门上班了,妈妈去插花教室了,弥生我让春堂桑带他去附件的卖场买他想要的赛车模型了。”
 
 
 
松本润含混的嗯了一声,也忘记了自己昨天才拒绝了弥生想要买新的赛车模型的请求,家里已经有几十台不同的车型了,他觉得家里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惯着孩子,于是跟弥生约定,三岁的生日之前不能再买赛车模型了。
 
 
 
 
接着就感觉到樱井翔伸出手把他耳边遮住眉眼的碎发别在了耳后,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又温和。
 
 
“润,你心情不好。”
 
 
 
并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在陈述这个事实,松本润没接话,爸爸妈妈不在的话,他连装作没事的力气都没有了。
 
 
 
“医生说因为身体激素的变化,会导致你的心情有起伏,你要是觉得心情不好就跟我说,不要自己憋着。等到你怀孕的状态稳定一点,我会陪着你去青森看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
 
 
 
大概怀孕了整个人都变得有点迟钝,松本润听到爸爸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爸妈不是都已经出门了么,怎么突然又说要去看他们。
 
 
 
他低着头看不清樱井翔的表情,却能听见对方低沉的笑声,造成的共鸣让他红了耳根——这次不能不动声色的把头发放下来挡住耳朵了。
 
 
 
“我爸妈是你爸妈,你爸妈当然也是我爸妈呀,之前没能去多看看他们,所以这次我想正式一些的拜访他们。”
 
 
 
当年他们结婚登记的很急,对于两边的父母是统一的说词,奉子成婚。樱井翔这边还好说,松本润的父母是看着自己儿子这段时间辛苦打工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男朋友,还已经怀孕了,而且对于根本没见过面的樱井翔要跟自己宝贝儿子结婚也不是很情愿。但是那个时候家里负债累累,松本润父亲的病又没有好转迹象,这个家庭面对的未来还是一个无底洞,能够去国外更好的医院治疗当然最好不过。再加上听说樱井家是很好的家庭,樱井翔也仪表堂堂,因此在只见了一面的情况下就同意了结婚的事情。之后松本夫妇去了国外疗养,而松本润则去进修,后来回国之后樱井翔已经在地方就职了,除了过节的时候礼节性的陪同松本润前往扮演一对恩爱夫夫外,两方没有怎么见过面。

松本润也下意识地以为,樱井翔是不想见自己的父母的。
 
 
“怎么又发呆了?其实论理我结束在地方的工作的时候就该去拜访的,只是刚好你怀孕了,我想还是等一等你身体状况好一点,我这边选举也结束,这样我可以陪着你带上弥生一起在青森住两天。”
 
 
 
“其实不用的,我父母很感谢你当时送他们去国外,知道我怀孕他们也挺开心的,不需要特意去一趟。”
 
 
 
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个意外,松本润于情于理是要跟自己的父母报备的,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刚刚确认的时候樱井优子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给亲家,还把检查报告一起发给了他们。等到松本润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母亲就只剩下了各种嘱托他要照顾好自己。
 
 
樱井翔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伸出手拉住了松本润戴着婚戒的左手。
 
 
“润,我想跟你说说我的心里话,这个孩子.....对,他是个意外,那天你我都喝醉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松本润低下头,心里越发的委屈起来,他知道樱井翔认为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他那时候没有及时的吃避孕药,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误,可是他现在怀着孕哪里都不舒服,被这样直白的说出来,就是忍不住的觉得委屈,立刻就想把自己的手从樱井翔的手里抽出来。可是樱井翔却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把他的整个左手都收进了自己的手心里。
 
 
 
“可是润,我很想要这个孩子,我知道这样的说法很自私,可是我现在第一次感受到成为一个父亲的感觉。我们一起通过B超看他,他还那么小,手掌都还没长全,每天都在你的身体里那么努力的生长着,只要这样想着,我才第一次体会到电视剧里那些新手爸爸为了家人努力的心情。我想他出生,我们一起陪着他长大,还有弥生一起。润,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松本润抬头去看樱井翔的眼睛,樱井翔生了一双很漂亮的圆眼睛,这样认真地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仿佛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他眼里这一个人。松本润不合时宜的想,跟樱井翔交往的人一定都曾经沉迷在这双眼睛里吧。
 
 
 
他不是和樱井翔交往的人,他们只是签了协议的合法伴侣,可是此刻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好像心口里住着的小鹿快要跳出来了。
 
 
 
刚刚的委屈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隐秘的心情。
 
 
 
他忽然想起他第一次见樱井翔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学校学生会里一个无足轻重的打杂的角色,而樱井翔是优秀毕业生,是被老师请回来帮忙筹备校庆的。那个时候的樱井翔还未有现在的成熟风度,但是意气风华的少年模样却闪闪发光的让人挪不开目光。那个时候整个学校在筹备校庆之余,都喜欢讨论那个优秀的樱井学长,好多OMEGA都羡慕松本润可以被分配给樱井翔打下手。
 
 
 
而那时候的松本润,是众多仰望者之一。
 
 
 
他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小心地藏着自己憧憬的心情,只是努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可是每当樱井翔夸他做的不错的时候,每当看着樱井翔笑起来的样子,甚至于一起加班加点的时候看到樱井翔在办公室里忙碌的样子,调度有度的样子,他都能感觉到心里的小鹿跳来跳去。
 
 
 
后来两个人彻底没了联系,松本润的生活重归平静,他也有差点就交往的暧昧对象,可是心里的小鹿就好像冬眠了一样,直到在那家酒吧里再次遇到樱井翔。
 
 
 
他答应协议,并且自告奋勇的提及标记的事情,内心里都一个小小的声音,想要更靠近樱井翔一些,想要缩小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可是后来呢,后来樱井翔去了地方工作,松本润的生活就像那时候樱井翔校庆的工作结束之后离开他的高中一样重新恢复了平静。只是这一次,他的生活里多了一个弥生,分去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他就没有心思再去考虑其他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樱井翔握着他带着婚戒的手,诚恳的问他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松本润心里住着的小鹿跳的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激烈。
 
 
 
他犹犹豫豫,抿着嘴唇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是最终还是输给了樱井翔眼底的诚恳和温柔,轻轻的回握了他的手。
 
 
 
“好。”

随着而来的是弥生欢呼雀跃的声音,小家伙抱着自己新买的汽车模型跑进来,举在松本润面前想要炫耀,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跟润爸爸约好了不能买新的汽车模型的事情,向旁边跨了两步窝进樱井翔的怀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的翔爸爸。
 
 
 
“弥生.....”
 
 
 
“是翔爸爸说可以买的!”
 
 
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翔爸爸卖出去。
 
 
 
松本润无可奈何的探口气,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简单的过去,规矩可以随便的打破的话以后小孩子都会觉得规矩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给弥生一个教训。
 
 
“可是你答应我的事情呢?我们之前明明说好了不可以买的是不是,弥生,答应别人的事情可以不做到吗?”
 
 
 
看到自己的润爸爸真的生气了,小家伙有点怕怕的又往身后躲了躲,松本润对他极好,但是该定的规矩一样不少,而且绝对不能越矩,否则要么是批评要么就要去墙角罚站了。弥生有点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今天真的是翔爸爸先说他可以去买的,虽然他自己没跟翔爸爸说约好不能买的事情,可是那是翔爸爸说可以买的。
 
 
 
“弥生,跟润爸爸说这个是买给弟弟的,之后绝对不在生日之前买了,保证。”
 
 
弥生赶紧跟着重复,小手搭在松本润的腿上,狗腿的看着松本润。樱井翔自知理亏,为了支开孩子跟松本润谈一谈不得不出此下策,这会儿也一副讨好的表情的看着松本润。
 
 
 
松本润本来还想板着脸多生气一会儿给弥生一个教训,结果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上讨好的表情,被逗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严格爸爸的样子就一点也装不下去了。只得伸出手在弥生的小脑门上敲了一下。
 
 
“下不为例。”
 
 
 
一看自己润爸爸不生气了,弥生赶紧黏进他怀里撒娇,樱井翔取笑他不像个男子汉,又瘪嘴去闹樱井翔,被樱井翔抱着腋下举高高的时候又高兴的不得了的踢着腿。
 
 
松本润靠在靠垫上看着父子两个人玩闹,终于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来,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宝宝,你翔爸爸在期待着你的出生哦,你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在等着你。

松本润的孕吐期来的比普通的OMEGA晚,但就像是积攒到现在一次性发挥出来一样,普通怀孕的OMEGA只是对某些味道很重的食物会有强烈的反应,松本润则是吃什么吐什么,即便家里营养品堆了一堆,营养师顶着樱井翔强大的气场换了好几波的食谱,除了肚子上稍微的有点肉肉以外,其他的地方都肉眼可见的瘦了下来。医生本来建议不管怎么样都努力往里吃,吐出来之后就接着吃,不建议打营养针,但是樱井翔看着松本润这么吃了吐吐了吃难受的要命的样子,让小林医生准备了营养针。
 
 
 
松本润躺在床上才会觉得天晕地旋的感觉好一些,他看着小林医生在配药,抿抿唇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很没用,连孕吐都克服不了,医生明明交待了最好是能让他自己吃东西,最后还是要上营养针。他本来痛感就很敏锐,冰凉的针头扎进手背的时候,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接着感觉到樱井翔坐在了床边,手掌拢起来小心的覆在他的手背上。
 
 
 
“我知道你不想打针,但是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受不了,乖,我们就先打这两次看看好不好?”
 
 
松本润知道樱井翔这是为了他好,不然他完全可以看着他强迫自己硬把东西往嘴里塞,但是身体的不适让他脾气都比平日里大了许多,闭着眼睛不肯说话。
 
 
 
樱井翔就也不再言语,只是帮他调整了被子,小心的把他的手放在柔软的靠枕上,把空调的温度稍微调高了一些,拉上了房间里的窗帘。
 
 
 
这样安静的环境很快就让松本润昏昏欲睡,也许真的是营养针起了作用,最近一直都睡得不太好的松本润这次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到晚上才醒来。先有知觉的是鼻子,淡淡的檀香味道就像是包裹着他一样,让人异常的安心。接着感觉到有手掌小心的覆在他的肚子上,温暖的触觉隔着被子仿佛都感觉得到。侧过头去就看到樱井翔也睡着了,眼睛底下稍微的有点青——他最近晚上睡不好,连带着樱井翔也睡不好,只是他白天可以补觉,樱井翔却已经开始投身于竞选中,白天还得出去工作。松本润提过分房睡,可是樱井翔在咨询医生之后说ALPHA最好能在这段时间尽可能多的陪伴OMEGA,他白天不在家,晚上这点时间就更不能分开睡了。
 
 
松本润手上连着的输液针已经拔掉,只粘着止血的医用胶带,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描摹着樱井翔的侧脸轮廓。
 
 
 
你对我这么好,要我怎么管住自己的心。

tbc.

评论(39)
热度(700)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