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皆大欢喜(KK)07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其实我自己也在怀疑人生我到底是怎么写的这么快的_(:з」∠)_
透支
不管怎么样双人旅要先甜着。
 
 
07
 
 
直到坐上飞往目的地的飞机的时候,堂本刚整个人还有点懵,他本来以为堂本光一说我们出发去旅行只是一个大体的时间,却没想到早上刚醒来,堂本光一的秘书就已经坐在了公寓的客厅里,对着从主卧里走出来的堂本刚面不改色的点头道了早安,然后继续拿着平板电脑跟堂本光一对工作上的事情。
 
 
 
“坂本带了三明治来,你吃过早饭之后稍等一下,我们出去买衣服。”
 
 
“买衣服?”
 
 
“嗯,旅行的地点不是选在了海滨城市嘛,去买点合适的衣服。时间紧急你就不用回家取衣服了,我们买完直接去机场。”
 
 
 
堂本刚点了点头,他的确不想回家,只要想到妈妈歇斯底里的样子就让他感觉到头痛。他一直知道妈妈对于他的关切很多时候出于想要控制他,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除了不断地退让之外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办法。可是他这样的退让却只是让堂本美华变本加厉,以前只是要求他表现的乖顺,现在却恨不得他把自己绑在家里,把绳索交在堂本美华手里。这样的压迫感让堂本刚感觉到窒息,他已经觉得自己站在悬崖边无路可退了,除了逃离,他没有别的办法。
 
 
就像他在订婚之前,本来他已经决定要屈服了,堂本义人的秘书来找他,跟他说了这件事情,并且说堂本光一已经点头了的时候,堂本刚就已经打算答应这件事情了。在他心里,堂本财团如何他根本不在乎,但是他在乎堂本光一过得怎么样。如果他的光一哥哥想得到堂本财团,而自己和他订婚可以帮助他更加平稳的完成权利交替,他并不在乎自己被父亲当成维护稳定的工具。
 
 
但是堂本美华却一直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继承权的事情,说着什么堂本财团应该是由他来继承的,不应该交给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手上。堂本刚一开始还想要跟他妈妈讲道理,堂本光一不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是他爸爸答应他让他自己选择的哥哥,是堂本家的长子,堂本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更何况堂本光一从大学时代就在财团内部工作,已经在好几个行业的分公司里历练过,是个非常优秀的继承人,堂本财团在他的手里才能越来越好。
 
 
 
可是堂本刚低估了堂本美华对于堂本财团的执念,他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女人可悲又可怜,身在华族不得不嫁给自己根本毫无感情基础的丈夫,在家族中没有任何发言权,却偏偏不愿意当一个摆设似的会长夫人,非要在权利角力中插上一手。而她唯一能指望的人却是自己,却是早早就被堂本义人判了出局的自己。堂本刚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妈妈,别说他没有能力接手堂本财团,就是他有,他也不愿意把自己禁锢在这个家里,不愿意和堂本光一为敌。
 
 
 
 
所以他一个人逃开了,从这个让他窒息的繁华都市,逃到了大草原去散心,只有在宽广的环境中,才能让他暂时的忘却这些烦恼。
 
 
 
堂本刚坐在餐桌上吃着三明治,心想光一的秘书果然业务能力高超,连他喜欢的口味都能估计到。一边小口小口的咬着新鲜出炉的三明治,一边偷偷地看着正在跟坂本讨论工作的堂本光一。他从前没什么机会这样看长大之后的堂本光一,他知道对方生了一张顶漂亮的脸,可是现在步入三十代的堂本光一明显又比他的这张脸更吸引人的气质。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稍微的前倾着身体,侧脸如同希腊雕塑一般线条分明,身上的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衬衣的袖子也挽了起来,露出肌肉线条饱满的小臂。
 
 
昨天晚上,就是这双手臂紧紧地抱着他,给了他无比安心的感觉。
 
 
 
这样想着,堂本刚就不自觉的红了脸,只得偷偷的又转开了目光,食不知味的咬着手里本来很美味的三明治。

“咬到纸了....”
 
 
 
“嗯?”
 
 
发呆的坏处就是压根没注意到堂本光一已经谈完了工作,坂本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公寓,而堂本光一已经站在了他身前,身后拿开了他嘴边的三明治,包装纸已经被他咬了一小口进肚子里。
 
 
 
堂本刚发现自从昨晚的那个醉酒的乌龙之后,他有点不太敢看堂本光一的眼睛,明明睡觉之前还在想,堂本光一也没有多说什么,干脆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可是不论是自己的记忆还是身体的记忆都无比清晰,哪里是他想当做没发生就没发生的。好在堂本光一把他的反常发呆当做是还在想他跟堂本美华的争吵,于是把三明治放在一边之后轻声安慰堂本刚。
 
 
“冷处理一下让母亲自己缓一缓也许就好了,别太担心,我们是出去玩的,就要丢掉在东京的烦恼才能玩的开心。”
 
 
 
堂本刚当然知道不论冷处理多久,都难以改变堂本美华的执拗,可是堂本光一这样柔声的安慰他,让他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他想起自己在广袤的草原上看星星的时候,虽然心里的烦恼消散了,虽然远离了纷争,可是他的内心是无比寂寞的,这样的旅程自由但孤独。
 
 
 
接下来的旅行,却有堂本光一和他一起。
 
 
 
这是他们的蜜月旅行呢,堂本刚乖乖的跟在堂本光一身后下楼的时候,看着堂本光一宽厚的后背,忍不住红着耳朵想。
 
 
 
他们在银座不过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买好了出行的衣服,正值冬天,各大品牌也只有春装可以买,于是干脆只买了贴身的衣物,剩下的都打算到目的地再购买。行李箱也买了新的,剩下的储存位置就放了新买的相机,一些常用药之类的小东西。有一起吃了顿牛排之后,等到堂本刚从这一系列雷厉风行的动作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坐上了飞往海岛的班机。商务座很宽敞,但是坐在里面的堂本刚还是感觉到自己像是被来自于堂本光一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包裹着一样,整个人不自在极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昨天的事情过后,他觉得自己不再能单纯的把堂本光一当做哥哥看待,仔细去想的时候又觉得,好像这种感觉并不是昨天的事情之后才出现的,只是自己从来没有深思过而已。
 
 
 
他一路老神在在的,堂本光一以为他是心情不好,也一直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尽职尽责的充当着保驾护航的角色,坂本提前帮他们订好了住处,是一栋独栋的海边别墅,一应的生活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飞机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把准备好的车开到机场把钥匙交给堂本光一,办理所有的手续都是走的VIP通道,很快两个人就坐上了开往别墅的车子。堂本光一开车,堂本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没想到堂本光一说的两个人出来旅行,就真的是他们两个人——要知道从小到大的所谓家庭旅行,从来都是前呼后拥的一帮人,作为一家之主的堂本义人怎么可能有时间规划出游路线或是打点行程,能够屈尊降贵的参加家庭旅行就不错了,他的秘书包括家里的佣人都会全程跟着,根本不是父母带他们出去玩,而是佣人带他们出去玩。
 
 
 
可是坂本被堂本光一留在了东京,他们下飞机的时候他听见堂本光一打电话,他们的别墅里也没有别人,这趟为期两周的旅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样的认知让他抑制不住的觉得开心,要不是歪头看着后视镜的自己这样笑起来实在有点傻,堂本刚觉得自己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这边还是中午,不过我们别墅附近没什么店铺,要先吃了东西再去吗?”
 
 
 
“别墅里有准备食材吗?”
 
 
 
眼看着正在开车的堂本光一准备用车载电话打给坂本确认,堂本刚连忙伸出手阻止他,碰触到堂本光一的手背之后又下意识的收回来。
 
 
“我查查这附近有没有市场,我们自己去买吧。”说完还很得意的拍拍自己的胸膛,“我做饭可好吃了,给你露一手。”
 
 
 
堂本光一看着面前的堂本刚带着些得意的神色,一时间甚至有些晃神。其实记忆里刚一直是个带着点神气的男孩子的形象,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再也没有从他脸上看到过那样充满生机的表情。但是他知道那个样子的刚没有消失,他在做音乐的时候,在他的乐队成员面前,甚至于在他开live的饭面前,都还是那个纯真的浪漫的男孩子,他只是在堂本本宅里把这一切柔软都包裹起来了。
 
 
 
他以为他在堂本刚的眼里,也是属于死气沉沉的堂本本宅的一部分的,可是没想到在他和刚一起逃离了东京之后,他再次看到刚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堂本光一感觉自己的心脏既柔软的一塌糊涂,又跳动的快的要命,但是每一下都让他万分能体会到活着的感觉。
 
 
 
久违的,充满生机的活着的感觉。
 
 
 
堂本光一自从有记忆起,他就很少能出门,多半时间都被不负责任的父母锁在家里,没有什么接触市井生活的机会,后来随奶奶住的那段时间在乡下,家里事自给自足的,堂本光一那时候长得瘦弱,会被同龄的男孩子欺负,也不爱出门。等到进了孤儿院,再被堂本家收养,他就开始了近乎于苛刻的继承人培训,更没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了。市场里的叫卖声,鱼腥味,包括不时有人蹭着他的肩膀走过去,都让堂本光一不适宜极了。可是堂本刚看起来却很适应这样的环境,除了回头叮嘱了他几句跟进不要走散之外,就是在挑选着食材,用着完全不熟练的英文跟对方讨价还价——他还偏偏真的能把价格讨下来。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堂本刚,他仿佛如鱼得水一般,带着堂本光一穿梭在市场里面,熟练地挑选着食材,装好之后就递到堂本光一手里,接着再买下一样东西。
 
 
 
“光一你尝尝这个鱼干,好好吃!”
 
 
 
身前的家伙举着手里的鱼干突然转了过来,圆滚滚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发现堂本光一手里拿满了东西之后,干脆递到了堂本光一的嘴边,圆眼睛里亮晶晶的,看得堂本光一心脏跳得越发的快。
 
 
 
“嗯,好吃。”
 
 
“哎呀可是我买了别的鱼干了,买重复的感觉有点浪费....可是真的好吃呀,诶好纠结.....”
 
 
 
 
堂本刚比他稍微低了一些,此刻正在恋恋不舍的看着小摊上的鱼干,脸上因为纠结都快皱在了一起,目光在堂本光一手上提着的鱼干和摊位上的鱼干之间划来划去,正当堂本光一想说都买了不算浪费的时候,堂本刚突然自己拍了拍手。
 
 
“没事,我们下次再来买,我们可是要呆两周的,有的是时间慢慢逛这个市场买好吃的。”
 
 
堂本光一心里一软,下意识的接了嘴。
 
 
“这次逛不够,我们还可以下次再来。”
 
 
 
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去,我们有一辈子那么漫长的时间可以一起出去玩。
 
 
 
后半句过于沉重,被他自己吞在了嘴里,但是堂本刚却撞了撞他的肩膀,眼睛里星星点点的仿若星光一般。
 
 
 
“你这么说我可要赖上你了。”


他巴不得被堂本刚赖上一辈子,哪怕只是听对方这么说一说他都觉得特别的开心。
 
 
 
结果买了一堆东西回去才发现三开门的冰箱里整整齐齐的放着各色高级食材,比他们从市场里买回来的品相要好多了,不过好在冰箱里还有空余的位置可以把东西放进去。
 
 
 
“光一想吃什么?”
 
 
“都好。”
 
 
堂本刚进厨房了之后堂本光一就搬了个凳子坐在厨房门口,堂本刚不让他帮忙,他就想呆在这儿陪着他,什么保持距离的鬼话在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完全被抛在脑后了,他现在恨不得跟在堂本刚后面离他越近越好。好在堂本刚也没有觉得他烦,一边手脚麻利的处理买来的新鲜海鱼,一边跟他讲着他乐队成员有趣的小故事。
 
 
 
仿佛时间在这个空间当中静止了,整个世界当中只剩下了他和堂本刚,对方絮絮叨叨讲着他工作里的小事情,堂本光一却听得津津有味,直到吃饭的时候,盛好了饭的堂本刚问他,光一就没有什么跟我讲的工作上的有趣的事情吗?
 
 
 
他的工作?堂本光一一直觉得自己像是被堂本义人选中之后卡在堂本财团中的一个齿轮一样,除了和身边的齿轮一起不断地旋转着带动着堂本财团这个庞然大物前进,再没有其他存在的意义。要不是他的生活里还有堂本刚,他还能够借用职务之便偷窥堂本刚日常的工作,他可能早就把自己丢了,彻底成为了堂本财团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一个人。
 
 
 
堂本刚看着他沉默下来,抿了抿嘴把一口米饭塞进嘴里。
 
 
 
“光一的工作需要保密吧,就当我没问了。”
 
 
 
意识到自己的沉默被堂本刚误会了,堂本光一费劲脑汁的憋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拿来说的算得上有趣的事情。
 
 
“坂本其实是少年秃顶,你看到的头发其实是假发,所以坂本每天来上班的时候一定会对着镜子看很久,确保自己假发的位置和前一天是一样的。”
 
 
 
 
堂本刚愣了愣,他刚刚其实说的开心了就顺嘴的问了一句堂本光一的工作里有没有什么趣事,他本来就有一看到堂本光一在他身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他的习惯,说的开心了就会忘乎所以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看到堂本光一犹豫的神色才反应过来,赶紧试图换个话题。
 
 
 
可是堂本光一却在他还没来得及换走话题的时候,就破天荒的开了口,讲了这么一件事情来当做工作里的趣事。
 
 
 
堂本刚觉得别人秃顶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堂本光一没有像过去那样把他推开,而是真的给予了他回复,他就开心的不得了,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于是他就听说了某某部长喜欢在办公室里屯即食面,某某董事有次开会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他把电脑屏保的二次元角色投在了所有董事面前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堂本光一讲话的声音比他低沉,讲起这些事情来也透露着一股一本正经的感觉,反而逗得堂本刚笑得前仰后合。
 
 
这是成年之后,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堂本光一这样近,趁着堂本光一去洗碗的时候,偷偷地跟在他后面,用手机拍下了堂本光一洗碗的背影。对方身上穿着他们在机场随便买点短袖,底下是他自己的紧身长裤,而堂本刚身上穿着的是同款不同色的T恤,下身随便套了条短裤。他觉得这样的堂本光一都好看的要命,偷偷拍了照片之后,擅自的在堂本光一的脑袋顶上加了一圈小心心。
 
 
哼,让你嘲笑人家坂本秘书秃头。

在远离东京的这个度假海岛,两个人的心情都放松了许多,吃完中饭之后各自回房补了个午觉又开始操心起晚饭的事情。等到吃完了晚饭再收拾好厨房,出门在海边溜溜弯儿,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堂本光一对于旅游一类的事情并不热衷,因为堂本刚提议要到海边走一走所以才出门的,他们这一片别墅区周围是有非常强的安保措施的,只有住在这里的人才能够进来,因此海滩上并没有什么人。堂本光一在前面走,堂本刚赤脚提着拖鞋跟在后面,像个小学生一样无聊的每一脚都踩在堂本光一的脚印上,堂本光一猛的停下来的时候,他就一头撞了上去。

“呜……”

鼻子撞在坚实的后背上猛的一酸,眼泪都被激了出来,揉着鼻子可怜兮兮的控诉堂本光一。

“干嘛突然停下来!”

堂本光一却没说话,伸手轻轻的点了点他的额头之后,指向了远方。

一颗耀眼的光团带着尾巴从海平面的上端划过。

“流星!”

堂本刚这些年总是会出门旅行,会有碰到流星的时候,再加上他那些浪漫的乐队成员们会特意提前看预报然后带他去看流星,比这更壮观的流星雨他都见过。可是当这颗流星划过天边,而他身边的站的人是堂本光一的时候,一切似乎都不太一样了。


除了堂本光一看到的那一颗,和埋头走路的堂本刚撞到鼻子之后看到了那一颗以外,他们站在沙滩上等了许久,也并没有第三颗流星划过天际。

堂本刚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海滩的礁石上,仰着头去看夜空,挣大着眼睛生怕再错过一颗流星——他可还没有许愿呢。


“回去吧,夜里风凉,你等也等不来流星啊。”

“那不一样,心诚则灵,也许待会就会有流星过来了。”


堂本光一劝不动他,干脆就坐在了他身边陪他一起看着天空,盘算着要是再等半小时等不到流星,不管怎么样都要劝堂本刚回房间了。可是坐在他身边的堂本刚心思却似乎并不在流星上,抬头望着他们两个人头顶上的星空,露出了孩童一般无邪的笑容。

“你记得我们小时候在海滩上看流星吗?那时候你比我固执多了。”

那是堂本光一来家里头几年的事情,家庭旅行也是去了海边度假,父母有自己的事情忙,佣人们带他们俩到海边吃烧烤看焰火,那个时候照顾他们的阿姨先看到了流星,接着是Tsuyoshi,一群人里面就Koichi没有看到划过天边的流星,Tsuyoshi陪着Koichi等了好久,一直到父亲要求他们回住处都没有等到流星,可是他们刚刚上车,就听见沙滩上有人喊流星来了,再探出头去的时候流星已经没有了踪影。那天晚上,Koichi难得的犯了孩子气,因为没有看到流星不高兴了一晚上,Tsuyoshi讲了好多好多的笑话才把他逗笑。


堂本光一想起那个时候努力的讲着段子逗自己笑的堂本刚,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来。其实那个他早就不气了,就是因为觉得那样的刚很可爱,才故意忍着不笑想让刚多给他讲一会笑话。

而现在,长大成人的堂本刚和他肩并肩坐着,那双眼睛在夜空之下也毫不逊色的闪耀着光芒。

“光一,我们还像小时候那样好不好?”

他其实想要更多,不仅仅是作为哥哥和弟弟,他想要他们彼此拥有,成为真正的共度一生的伴侣。

可是人不能贪心,堂本光一告诉自己,他们今天遇到了两颗流星,一人一个,那么他就可以许一个愿望,刚的愿望是他们能像小时候一样相处,而他的愿望是希望刚永远像小时候一样快乐。

“好。”

“那我们回去吧,明天还想早早起来看日出呢。”

“好。”

两个人背对着大海向自己的别墅走去的时候,一颗更璀璨的流星带着亮晶晶的尾巴,从深沉的夜色中划过。

今晚的,第三颗流星。


tbc.

评论(59)
热度(470)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