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皆大欢喜(KK)06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突然意识到自己很久没开车了XD(AO3虽然加载慢但它不会挂呀(哭

 

06

 




素食绕行





平复了心情裹着浴衣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堂本刚已经侧躺在他的床上睡着了,他睡着的姿势一如既往,蜷缩起来,然后手指抓着他的枕头边,圆滚滚的脸上安静又平和。

 

 

 

堂本光一半跪在床边,伸手去触碰堂本刚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对方肉乎乎的脸颊,停留在尚还肿着的嘴唇上,接着收回来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我会保护你,不论是父母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人也好,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你只要开心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堂本光一站起身,走到厨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大口大口的喝下去之后,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堂本义人。

 

 

 

“我以为你这个时候应该挺忙的。”

 

 

 

堂本义人的语气里带着笑意,仿佛只是在打趣自己新婚的儿子,而堂本光一却觉得恶心极了,恶心的他根本忍不住自己反胃的感觉,又灌下去几口酒才能正常的说话。

 

 

 

“母亲那边,我希望她不要再打扰刚,明天刚就会搬到我这里,东西我找人收拾了送过来。”

 

 

他已经不打算再给这个女人留半分情面。

 

 

 

“他现在是你的,你说了算。”

 

 

 

那种恶心的感觉让堂本光一简直觉得自己无法再跟电话对面的人交谈,但是现在和堂本义人站在对立面显然是不理智的举动,于是堂本光一只得当做他听不懂对方言语之间的暗示,晃着手里的杯子看着冰块在酒杯中来回碰壁,顿了顿心神。

 

 

 

“我要跟刚去旅行,大概两周,这期间的工作我已经安排给坂本......”

 

 

 

电话那边的语气立刻严肃起来。

 

 

 

“光一,我满足你的心思,可不是让你因噎废食的,孰轻孰重你可给我掂量清楚了。”

 

 

 

 

孰轻孰重?

 

 

 

整个堂本财团加起来也不及堂本刚在他心里十分之一的分量,堂本光一知道堂本刚之所以至今还没有跟家里彻底决裂,是因为堂本刚还顾念着亲情,不愿意真的伤了父母的心,他觉得生养他这一场,是自己欠了父母的。所以他母亲这样的逼迫他,是在本来就无比脆弱的亲子关系上雪上加霜,堂本刚都已经被逼到只能借酒消愁的地步了,可见他几乎已经无力承受来自母亲的压力。再加上堂本光一不想让堂本刚知道他的父亲是如何待他的,他们两个人登记之后,交给堂本光一的工作就越来越重,而财团内,已经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再多议论什么。很明显堂本本家的态度是堂本光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继承人了,再有人对于他的继承权多加议论,就不是用结婚堵上他们的嘴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堂本光一已经打算要整理自己手头的资源,彻底的对于财团内部做一次肃清,所以可以想象,在他从副社长的位置上升任社长之后,他肯定会更加忙碌。

 

 

 

在这个节点,接着结婚旅行的名头,他想带着刚出去散散心,远离东京这个是非地,远离堂本财团这一堆的糟心事,两个人出去走一走。

 

 

 

“我明白,但是......接下来会更忙,这段日子我想跟刚两个人多相处些时间。”

 

 

 

 

暴露自己的弱点给敌人并不是一件禁止为之的事情,对于堂本光一来说,他需要让堂本义人觉得自己既有能力管理整个公司,也有弱点可以被他抓在手里,才能让他放心。剩下的,就是他会伺机而动,只有彻底的把堂本财团拿在自己手里,他才能保证没有任何人可以再伤害刚。

 

 

 

电话那边的堂本义人沉吟了片刻,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是同时也吩咐堂本光一,回来之后必须立刻接手所有工作,正式开始他堂本财团社长的工作。

 

 

 

挂掉电话之后,堂本光一一个人在黑漆漆的阳台上呆了很久,这两天的天气都很冷,即便他的阳台设计巧妙,四周有可以完全封闭起来的玻璃挡住寒风,空调无法覆盖的阳台也依然温度很低。他身上只穿着浴袍,窝在阳台上放着的懒人沙发上,膝盖上盖着一块毛毯,脚踝却暴露在外面,手里的酒就更冰的渗人,可是堂本光一依旧没有回到温暖的房间里的打算。

 

 

 

他在惩罚自己。

 

 

 

惩罚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差一点就抱了刚,惩罚自己对于刚那些龌龊的心思,惩罚自己在那么一瞬间真的想把堂本刚据为己有。

 

 

 

 

 

本来就只是作为沙发上装饰用的毛毯并没有多大的御寒功效,只是堂本光一自己心烦意乱,竟然也不觉得冷,在阳台上不知道待了多久之后,突然听见了房间里的响动。

 

 

 

他猛地坐起身,客厅里的灯亮了起来,接着穿着他的深色睡衣的堂本刚从光亮里走了出来,看起来很犹豫,每一步都迈的很小,一步一步的几乎是挪到了他面前,神色就像是小时候做错了事情一样,圆滚滚的眼睛时不时的偷偷看堂本光一一眼。

 

 

“.....光一.....”

 

 

 

 

堂本刚醒来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埋进去,跟妈妈吵了架之后他觉得很累,于是约了相熟的朋友去常去的酒吧喝酒,也不知道怎么就喝多了头晕乎乎的,本来朋友说要送自己去就近的酒店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家里的司机来接他。迷迷糊糊的上了车之后在上电梯的时候终于发觉了不对劲,他家哪里来的电梯?心里那点防备心让他稍微的找回一点心神,可是正打算要推开扶着他的人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公寓的门牌上写着堂本光一。

 

 

啊,原来是光一派人接的他吗?

 

 

 

堂本刚这样一想,就觉得放松多了,酒精本来就已经麻痹了他大部分的理智,发现这里是堂本光一的地方之后就放下心来,于是在被人放在门口之后干脆靠着门睡着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堂本刚简直要羞死了......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印象,当时只觉得浑身都烫得要命,只想要堂本光一帮帮他,于是说出口的那些话简直让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打包丢出去。他记得他们两个人当时互相纠缠的鼻息相融,记得堂本光一几乎要把他的身体揉碎,最后他又是如何在堂本光一手里释放了。他们并没有彻底做完,但是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赤裸相对了,堂本刚这么些年一直忙着自己的工作和跟家里抗衡,哪里有谈恋爱的心思,最多就是看看小黄片自己舒缓一下,这样激烈的感觉简直让他心惊胆战。



他其实醒来有一会儿了,把脑袋埋在被子里想当一会儿鸵鸟,可是这是在堂本光一的公寓里,连被子里都是堂本光一的味道,让他脸红不已。




这可不是哥哥弟弟该做的事情。




堂本刚对此心知肚明,最后堂本光一的手指停留在了哪里,他不是没有感觉。如果真的做下去了呢?论理上他们现在已经是合法的伴侣,会做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那么,光一也是这么想的吗?他躺在床上抱着堂本光一的枕头,暗自瞎想,如果堂本光一真的做下去了,他会生气吗?



好像不会,主动的是他,怪不到堂本光一头上。




而且,堂本刚不得不承认,在被堂本光一抱着的时候,那种仿佛被全心全意的珍视着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的留恋。他不禁开始怀疑,他真的是只把堂本光一当做哥哥吗?会有弟弟喜欢被哥哥这样抱着吗?会有弟弟,甚至暗自期待着他做下去吗?




他想要跟堂本光一建立更加深厚的联系,又好像并不仅仅因为他们的兄弟关系。




胡思乱想之后,他决定先起来看看堂本光一的态度,可是犹犹豫豫的挪到堂本光一面前之后,才发现对方居然只穿着浴袍就坐在这么凉的地方,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在去拉对方的胳膊发现他浑身冰凉的时候,就更生气了。




“快点进房间,在这里吹什么冷风,感冒了怎么办。”



堂本光一却像是慢了半拍一样,被他拉起来之后才抬着头看他,黑曜石一般的瞳孔里倒映着他一个人,目光里似乎藏着很多很多东西。堂本刚猛地想起把自己推倒在床上的时候,堂本光一就是这样的神色,立刻耳朵根就烧起来。




“刚才.....那个,我喝醉....”




堂本光一好像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向前迈了一步整理了堂本刚的衣领,语气温柔。



“刚,去好好睡一觉,然后我们离开东京一阵子,去散散心。”



他应该有很多话要问,或者至少该解释些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又好像什么话都不在需要说出口,堂本刚抿了抿唇,然后看向堂本光一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也有好好带着呢。




“好,光一,晚安。”



tbc.

评论(58)
热度(48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