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02

定时发送失败了hhhhh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02
 
 
松本润怀孕的事情对于樱井家是件大事情,更何况他这一吐刚好发生在给樱井翔开的欢迎会上,再加上樱井翔已经开始准备参选市议院的议员且已经十拿九稳,这在樱井优子眼里就是双喜临门的事情了。
 
 
 
本来宴会就已经接近尾声,客人们在得知了松本润应该是怀孕之后也很有眼色的在跟主人家道喜之后就纷纷告辞,晚餐定在离樱井家不远的酒店,当把客人们都送走之后,就留下了一家四口。
 
 
樱井优子一直拉着松本润就没有送过手,眉目之间全是开心的神色,不住地问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妈,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松本润还没有从突然中奖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去回答樱井优子的问题,这两年多来跟樱井翔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但是和樱井优子却朝夕相对,这句妈妈松本润已经叫的很习惯了。樱井优子出身名门,但她和樱井合川是自由恋爱之后结婚的,婚后虽然只育有樱井翔一个儿子,夫妇俩的感情却一向很好。樱井合川身在政治界,可以说至少一只脚踏在晦涩不明的灰色领域,但却从来洁身自好,家里的氛围也在樱井优子的温柔之下十分的融洽。松本润的父母在经历了当年的事情之后身体一向不太好,他的父亲在得到了半年多的休养之后疾病康复了,却落下了病根,现在在青森那边休养,松本润每个月会去看他们一两次,大多时候都会带孩子一起,但却是和樱井优子相处的更多。樱井优子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没有在他面前展示出一个贵妇人的高傲,反而只是平和的礼貌的态度,等到樱井弥生出生他搬进樱井家,樱井优子就真的像是他一个和蔼的长辈。在他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弥生的时候,是樱井优子安抚他的焦躁,教导他如何照顾弥生。
 
 
 
 
“虽说是第二胎,还是要小心的好。小森医生基本上不会判断错,但是明天让翔君陪你去一趟医院,手续都办理好,让他也了解一下流程,以后每次产检他都别想跑。”
 
 
 
一边说,还一边不高兴的瞥了樱井翔一眼。
 
 
“弥生那时候他就没好好陪着你,虽说是因为你要陪着父母一起在国外疗养,但是他作为孩子父亲本来就该有照顾你的义务,不然凭什么生孩子都是OMEGA吃苦。”
 
 
“妈妈,翔君工作忙......”
 
 
松本润看了眼樱井翔,发现对方也有点没回过神来,这事儿出乎他俩意料,也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协议,本来签的好好地君子协议,因为几口酒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怎么想都让人无奈。但是他自己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晚的场景,彼此初次标记的时候几乎算得上公事公办的流程,那天晚上又是发情期又有酒精助燃,松本润现在回忆起来都能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是如何攀附着樱井翔的后背放纵自己,导致他之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联系过樱井翔,现在都觉得尴尬地要命。让樱井翔每次陪他去产检,他还不如自己去呢。
 
 
“忙什么忙,什么工作能有你重要,哎,也不知道宝宝有几个月了,最好是个女儿就儿女双全呀。”
 
 
 
樱井优子是无心感慨,松本润却不自觉的红了耳朵根。他当然知道肚子里面的小细胞是什么时候待在那里的,樱井翔那个混蛋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地方的时候锻炼的还是他真的就是耐力好,来来回回的折腾他也不见真的成结,一直到后半夜松本润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的时候,樱井翔才咬住他的后颈成了结,之后虽然两个人还是不甚清醒的折腾到了天亮,但是成结就那一次,也只可能是那个时候,身体里有一个小小的细胞打算安家落户了。
 
 
 
好在这个时候樱井翔总算是看起来反应过来了,不但从樱井优子的手里从善如流的接过松本润的胳膊挽住,也笑着替他解了围。
 
 
“妈妈,这还没检查呢,你问润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明天陪他去医院检查,第一时间把结果发给您,肯定不让您少看孙子一眼。”
 
 
 
樱井优子很满意这个答案,但还是睨了樱井翔一眼才算完。
 
 
 
“是孙女,给我们弥生添个妹妹多好。”
 
 
“是是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樱井家一家四口来的时候是家里的司机开了一辆加长林肯,回去的时候变成了一家五口也是一样,不过就是来的时候是樱井夫妇坐一起,樱井夫夫坐一起,而回程变成了樱井优子坐在松本润身边,跟他念叨一定要多加注意,家务活一应不许沾手,要是负责照顾弥生的春堂阿姨顾不过来一个孩子和一个孕夫,就给他们再多请一个家政妇,刚好等孩子出生之后来负责照顾孩子。樱井家是政治世家,虽然家风严谨又不提倡铺张浪费,但是在家里也是有常驻的三个家政妇在的,一个负责家里的打扫,一个负责家里一日三餐,还有一个专门负责照顾弥生。樱井优子主要是担心松本润在孕前期身体不适,那就完全顾不上照顾弥生了,这样春堂就更不能有时间照顾松本润,思来想去还是想要多请一个家政妇。
 
 
 
这件事情对于松本润来说可有可无,他现在更想能跟樱井翔聊一聊他是什么想法,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不管他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恨不得避着樱井翔,他们现在急需好好的聊一聊。


可是他错开目光去看樱井翔,却发现对方不知道再跟樱井合川说什么,两个人大概是在聊关于事业上的事情,声音压得极低,面色也十分严肃。樱井家的家风如此,ALPHA在外打拼,OMEGA只顾家顾孩子或者有点自己的事业都可以,却不怎么过问政治上的事情,只是懂得谁能够交往谁不能就可以了。樱井优子是大学教授,研究的是日本文学,松本润和她不仅可以聊孩子的话题,还能够聊共同的爱好,关系自然亲密。而对于长相几乎就是老了几十岁的樱井翔的樱井合川,松本润总是有点怵,只是当做尊敬的长辈对待,没有对着樱井优子的自在感。
 
 
 
敛下眉眼之后松本润尽力想隐藏自己的焦躁,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又没有预兆,让他实在有些接受不能,但是樱井翔甚至没表现出半点的不自然来,仿佛他们真的有多盼望这个孩子似的——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感情良好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的夫夫似的。
 
 
 
到家里之后已经夜深了,樱井优子催着两个人去房间休息,还不忘再次叮嘱樱井翔不要忘记明天陪同松本润去医院,才目送两个人进了自己的卧室。
 
 
樱井翔是昨天才回的家,说是和朋友有约,昨晚没在家里休息,今天却无论如何逃不过去了。松本润觉得不自在极了,他们自从结婚以来,弥生没出生的时候他在国外进修,回了日本之后这个名义上他和樱井翔的卧室也基本上只有他一个人,樱井翔几乎不回家,都是他去地方上看他。这个卧室原本是家里樱井翔的卧室,现在倒像是松本润一个人的房间,完全按照他的喜好布置,而桌椅的角也都和家里的其他地方一样因为弥生的存在而包上了泡沫。
 
 
 
关上房门之后,安静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樱井翔和松本润两个人。
 
 
 
松本润能闻得到来自樱井翔身上淡淡的檀香混合着烟草的味道,那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不在发情期的时候淡得几乎闻不出来,但是作为已经被标记的OMEGA,松本润对这个味道熟悉的要命,甚至这个淡淡的檀香味道极快的安抚了他的焦躁。
 
 
 
樱井翔倒了一杯水给他,看起来欲言又止。
 
 
松本润从善如流的接过水,看着樱井翔手背上刚刚被自己摁出来的痕迹,缄默不语,等待着樱井翔先说话。
 
 
“那天....你没吃药?”
 
 
 
大概是怀孕了才会觉得心思敏感,松本润这样安慰自己,樱井翔问的话再正常不过,那天两个人折腾到清早才睡,是他先被春堂的电话吵醒赶去医院照顾儿子,之后因为照顾弥生的一贯是家里的家庭医生,于是给樱井翔发了短信之后就匆匆回了东京。于情于理,那个时候樱井翔也没机会提醒他吃药的事情,这个时候问上一嘴再正常不过。
 
 
 
但是他还是难以压抑心头冒上来的委屈,语气也不自觉的不耐烦起来。
 
 
 
“吃了两颗,怎么,考虑去起诉一下紧急避孕药的厂家?”
 
 
 
樱井翔却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像是并没有听出松本润语气里的讽刺,他们的卧室是个套间,此刻两个人在外间,松本润坐在沙发上拿着樱井翔倒给他的水一口也不想喝,而樱井翔靠在柜子上盯着茶几微微出了会儿神。
 
 
“那天晚上.....想来也是,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弥生又生病了,过了有效期也有可能。不过还是要检查确认一下,看看孩子有没有受影响。”

“我会去的......”
 
 
“我陪你去....妈妈的话敢不听回头不拆了我,况且你脸色看起来也不好,一个人去让人不放心。”
 
 
这话说得多有技巧,让人不放心,让谁不放心,松本润倒是很想问问看这个人是担心自己悄无声息的把孩子打掉,还是他自己操着这个心思。
 
 
 
房间里再度陷入沉默。
 
 
在松本润已经打算起身去睡觉的时候,樱井翔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你要是不想要的话,才两个月,还可以.....”
 
 
 
 
松本润的火气嗖的一下就被攒起来,他们俩的确只是名义上的夫夫,是他鸠占鹊巢养了别人的孩子才得到了樱井家少夫人的名头,才能安稳的过日子,在家里写写小说和剧本,还有弥生这么一个小可爱贴心的陪伴。但是肚子里这个孩子多无辜,就算他只是酒精催化之下生理作用的产物,松本润知道他可能存在的时候惊愕大于一切,但是他半点都没动过不要他的念头,可是樱井翔却这样直白的说出口。
 
 
 
人一旦生气,说话就没了半点顾忌。
 
 
 
“我没那么狠心能对自己孩子下手,你要不愿意我们离婚了我自己带孩子,你没意见我就让他姓松本,我可干不出丢下自己孩子不管的事情。”
 
 
 
 
这话说的是樱井翔的前任,松本润对这个人知之甚少,只是在结婚之后偶尔樱井翔带着他见他的朋友,从他的朋友嘴里听说了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事情。樱井翔的前任叫神田亮介,比他小一届,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很恩爱,而神田是个有些害羞的个性,所以樱井翔的朋友们也只是见过,记忆里是个漂亮温柔的人。松本润压根没跟他见过面,弥生最后并没有出生在平安夜,而是早生了一天生在12月23号。弥生满月之后,松本润才和他汇合一起回了樱井家,他和那位神田,连照面都没有打过。
 
 
 
可是当他看着弥生一点点长大,看着弥生会坐了,会叫爸爸了,会爬了,会认字了,看着那张天真无邪却充满了信赖的小脸,他就觉得自己无法原谅深山就此抛弃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无论大人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无论是不是樱井翔的父母不愿意他进樱井家的家门,都不该这样狠心的丢下孩子。更何况他这样糟糕的家境,在知道有了弥生之后,爸妈都毫无疑义的让他进了门,如果这位神田愿意,樱井翔绝对会排除万难和他结婚,这点松本润很确定。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样提起神田,樱井翔显然是愣了一刻,但是立刻脸色就沉了下来。
 
 
“不许提他。”
 
 
 
“是,戳中你的痛处了是不是,你当初怎么不跟他说孩子打掉好了,不是更加轻松的处理这件事情吗?何必多此一举要搞什么协议婚姻......”
 
 
 
松本润脾气不算差,跟樱井翔结婚之后因为养孩子的缘故更是越发的柔和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此刻会生气到自己都压不住自己的火气,甚至都没办法去深究他现在生气到底是为了弥生被神田抛弃,还是樱井翔暗示他去打掉孩子。
 
 
“松本润你!”
 
 
樱井翔猛地拔高的语气在两个人都听到外面的动静时停了下来,显然这样情绪化的争吵让两个人都忘记了这是在家里,万一被父母听到那么这两年多来的演戏全白搭了。但是父母的房间在楼下,这会儿都是休息时间了,怎么会突然跑到他们的房门口?
 
 
 
突然统一的战线的两个人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立即换掉了脸上的怒气,都带上了笑容——两年多的婚姻生活让他们能随时的进入角色,扮演一对恩爱夫夫。
 
 
 
脚步声很细碎,听起来倒不像是樱井夫妇的脚步,过了几秒钟的时间,推门进来的是樱井弥生。
 
 
小家伙穿着粉色的连体睡衣,怀里还抱着去年生日松本润买给他的小熊,站在房间门口之后本来想立刻跑进来,却在看到樱井翔之后顿住了脚步,扭扭捏捏起来。
 
 
 
“弥生,怎么了?”
 
 
 
因为今天的聚会是晚宴,要不是出了松本润孕吐的事情,怎么也会持续到一两点钟,商量之下就没有带弥生一起去,而是让春堂带着他在家里,弥生睡觉早,八九点钟就应该已经睡着了。松本润下意识的去看挂钟,现在已经十点钟了。
 
 
 
弥生看了看樱井翔,又看了看松本润,接着小步小步的挪进来。
 
 
 
“我想翔爸爸了。”
 
 
 
小家伙撒谎的时候会忍不住挠鼻子,这点小动作还瞒不过松本润,被这个小小的动作柔软了心神的他弯下腰想把儿子抱起来,却在刚刚弯下身的时候被樱井翔抢了先。没被松本润抱的小家伙有点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乖乖的呆在了樱井翔怀里。
 
 
 
“你小心肚子,一切明天检查了再说。”
 
 
 
“爸爸生病了吗?”
 
 
弥生立刻看向松本润,神似樱井翔的眼睛长在快三岁的孩子脸上越发的圆滚滚,看起来可爱极了。松本润被自家儿子可爱到了,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头发。
 
 
“没有,爸爸没有生病。”
 
 
 
“可是翔爸爸说润爸爸生病了。”

樱井翔一直在地方工作,松本润巴不得他一辈子不回来,却也清楚小孩子是应该有双亲呵护的,所以不论是打电话,视频,还是亲自带弥生去地方看樱井翔,甚至平日里他都会跟弥生讲樱井翔的事情——多半都是通过樱井优子知道的。所以即便不能时常见面,弥生还是很喜欢很尊敬樱井翔的,虽然要更爱松本润一些,但是对于不在身边的樱井翔,却是更崇拜的。前几天樱井翔在地方快结束工作的时候,接受了地方电视台的采访,松本润在家里看到节目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弥生就一个劲的指着电视屏幕跟春堂阿姨说那是我爸爸哦。
 
 
 
而关于称呼的问题,因为樱井翔常年不在身边,弥生是直接关松本润叫爸爸的,只有在樱井翔在的场合,才会叫翔爸爸和润爸爸。
 
 
 
知道自己儿子对于樱井翔的话有一种蜜汁信赖,松本润正打算跟弥生解释身体检查和生病并没有关系的,樱井翔却先开了口。
 
 
“弥生想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因为在弥生进来之前,他们还在说不要孩子的话题,虽然是吵起来了,但松本润却没想到樱井翔会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孩子——他到底是不是想要这个孩子,如果不想要的话,要怎么继续跟弥生解释?
 
 
 
小家伙还不能理解什么是怀孕,但是松本润会带他去上早教课,所以他是能知道弟弟妹妹是什么的,眼珠子一转就立刻开心起来。
 
 
 
“想要弟弟!和弟弟一起抛接球!”
 
 
 
会走能跑了之后,松本润就开始寻思能在自家后院里玩儿的游戏,试过足球,也试过网球,不过弥生似乎格外偏爱棒球,只是普通的抛接球也可以开心的玩儿一下午都不累。
 
 
 
“好哦,那翔爸爸和润爸爸给弥生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好!”
 
 
“所以润爸爸不是生病了,是怀孕了,弥生的弟弟就在润爸爸的肚子里面,就像弥生以前那样,再过几个月弥生就能见到他了。”
 
 
 
松本润心思一动,却没说话。全世界是只有他和樱井翔还有神田知道弥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是他没想到在弥生面前,樱井翔会如此自然地说出润爸爸以前怀你这样的话。倒是弥生,歪着小脑袋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不过一个下午没见的润爸爸有什么不一样了,盯着他的肚子一个劲的看,好像多看两眼他想要的弟弟就会出现。
 
 
 
“还要等好几个月呢,弥生这么想当哥哥吗?”
 
 
松本润本来是想逗儿子,却没成想弥生皱了皱鼻子。
 
 
“当了哥哥就不能和润爸爸一起睡了吗?”
 
 
松本润失笑,因为樱井翔不在家的缘故,弥生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睡在他的卧室里的,他自己的房间反而是照顾他的家政妇春堂支了张小床在睡。樱井优子心疼孙子总是见不到爸爸,也不许樱井合川管他不能一个人睡,松本润就乐得每天和儿子一起睡觉。
 
 
 
所以才突然跑到他们房间里来的吗?
 
 
 
因为樱井翔回了家,春堂今天肯定是哄着弥生在他自己的房间睡的觉。小家伙人小鬼机灵,趁着春堂睡着又听见他们回家的脚步声,就自己跑来他们房间了,说想翔爸爸了也是假话,其实就是想赖在这里睡觉。
 
 
 
“弥生平时和润爸爸睡?”
 
 
“对呀,润爸爸还会讲睡前故事呢。”
 
 
 
樱井翔抱着弥生转向松本润。
 
 
“你也太惯着他了。”
 
 
“总比你不管强。”
 
 
弥生就在房间里,松本润不乐意跟樱井翔吵架。在他心里,他希望给弥生营造一个美满的家庭环境,哪怕他们是契约婚姻,他也想让弥生以为他的父亲们很相爱。但是他今天先是突然得知怀孕的事情,又是跟樱井翔吵了架,情绪实在很难完全平复下来,说话也显得不冷不热的。
 
 
樱井翔却没在意,接着笑眯眯的看向弥生。
 
 
“弥生长大了,得要自己睡了,这样弟弟出生了才能保护他.....”
 
 
 
在小家伙瘪着嘴要变脸之前,又添上了一句。
 
 
 
“不过今天例外,今天弥生可以跟润爸爸翔爸爸一起睡觉。”
 
 
 
小家伙立刻欢呼起来,自己从樱井翔的怀里下来跑向卧室,熟门熟路的踢掉拖鞋爬到床上,像是小熊一样的背影逗得樱井翔和松本润都笑起来。


这一笑刚刚房间里凝固的氛围就都被冲散了,松本润确实感觉到累了,好歹有弥生睡在他俩中间,免去了一些同床的尴尬,其他的问题就等休息好了再说吧。
 
 
 
他转过身去洗澡,房间里只有一个浴室,但是二楼还有一个浴室,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樱井翔看起来已经动作比他快的洗过了,头发软塌塌的,穿着睡衣撑着脑袋躺在双人床的半边,正在暖黄色的床头灯下握着弥生的小手,而自家鬼精灵的儿子这会儿已经安静的睡着了,右手紧紧地拽着樱井翔的两根手指,呼吸平顺。
 
 
 
他有一瞬,真的只有一瞬,觉得这一幕温情的让人落泪,仿佛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
 
 
 
“你把他养的很好。”
 
 
 
“弥生很乖,不爱闹,也喜欢吃东西,没什么让人操心的地方。”
 
 
有了孩子做话题,松本润就不再觉得此刻爬上躺着樱井翔的床是多难以忍受的事情了。
 
 
 
房间里此刻依旧安静下来,但是比起只有他俩时的多了很多温馨的氛围,松本润低着头去看自家儿子的睡颜,小家伙睡着的时候比平时还乖,肉肉的小脸蛋看起来可爱极了。
 
 
 
“润,我不是想让你拿掉孩子,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
 
 
“我不想。”

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樱井翔抬头看他,和自己儿子一模一样的圆眼睛长在樱井翔的脸上却多了很多难以言表的气势,此刻眉眼温柔地样子却又像是含了无限的柔情。
 
 
 
“那就生下来,我答应你,这次,我会学着做一个好父亲。”

tbc.

评论(25)
热度(700)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