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假戏真做(SJ)01

嘘,默崽已经睡了。
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朝三暮四的打字机。◕‿◕。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带球跑
#前任白月光出没
#真的狗血一堆,及时闪避。

01

松本润正式得知樱井翔要从地方结束任期,回到东京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在家里的晚餐饭桌上。樱井家家教严格,向来食不言寝不语。但看得出樱井优子对于儿子要回到东京这件事情真的非常开心,吃饭的时候跟松本润说了这件事情。

“翔君还没跟你说吗?”

他当然已经从他名义上的丈夫那里听到了风声,两个月前他去地方带着弥生看望他的时候,那里的同事们就已经提前得到了小道的消息闹着要樱井翔请吃饭,借着他也在的由头。他当时没有得知准确的日期,最近因为新的剧本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又要分出一部分精力给马上要上幼稚园的儿子,哪里还有心思牵挂他远在地方就职的丈夫——更何况他巴不得他最好永远别回东京。

但是恩爱夫夫的人设不能倒塌。

“没呢,倒是先从妈妈这里听来了,回头我得说他。”

樱井优子闻言一笑,立刻就断定这是夫夫俩的小情趣。

“怪我先多嘴了,翔君大概是想给你留个惊喜。”

松本润就架轻就熟的顺水推舟,温婉一笑做出有些害羞的样子,实则内心里白天已经翻到了天上。还惊喜,但是个天大的惊吓。不过樱井优子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这里了,反而转过身去看坐在松本润身边的小男孩。

“弥生,翔爸爸要回家了你开心吗?”



小家伙这会儿注意力全在面前的果泥上,这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了,一手拿着小勺子一口一口接着往嘴里喂,听到奶奶问他的问题就乖乖的点了点头。

樱井优子却有些不放心。

“润君,翔君这么些年都没有好好跟弥生相处过,我有点担心他们父子俩能不能相处好,弥生和你最亲,你要多让他们培养下感情。”

松本润拿起餐纸擦了擦自己儿子嘴角的果泥,立刻得到小家伙一个大大的微笑。


“妈妈,他们是父子俩,哪有不亲的道理,您不用太过担心了。”

樱井优子看向坐在主位上一直保持沉默的自己的丈夫,而后者则在这个时候放下了他手里的报纸。

“那小子在地方也算做出了成绩,以后就能一直呆在东京了,一开始生疏先也不怕,亲子关系也能慢慢培养。”

樱井优子一直是非常信任自己的丈夫樱井合川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也就稍稍放下心来,笑着看一下了自己一贯乖巧又体贴的‘儿媳’,意有所指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也是该给我们弥生添个弟弟妹妹了。”

这话听的松本润感觉到身体冒上一股寒气,却还是乖乖的应了,陪着樱井优子一起送樱井合川上班之后,又在门口送别樱井优子去跟朋友逛街,这才回了自己的书房。

而自己的小家伙正坐在书桌跟前铺着的地毯上玩儿他的地毯上,一看到松本润走进来就立刻抬起手想要抱抱。松本润意思一下的抱了抱,接着就把孩子重新放回到了地毯上,就光今年这小家伙身高体重就涨得飞快,不再是能让他轻易单手抱起来的体型了。不过小家伙也乖,爸爸满足他抱了一下之后就重新的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积木上。

松本润自己的注意力却集中不了了,脑海里都回响着刚刚樱井优子说过的话。

樱井翔要回来了。

其实这本来不是该大惊小怪的事情,樱井翔虽然在地方上任职,但是他父亲樱井合川是国会议员,樱井家也是非常势力雄厚的政治家族,想要把儿子调回来本身就不是困难的事情,只不过樱井翔自己想去而他父亲又存了锻炼他的心思,才会让他在地方上呆了两年多。

但对于松本润来说,这可实在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事情要从三年多前说起,那个时候松本润刚刚大学毕业一年,他念的是文学专业,毕业之后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只好在书店里找了一个店员的工作,也负担得起自己的日常开销,工作的内容又和他喜欢的文学有关,小日子倒是过得自给自足。他家里也只是普通的家庭,父亲是公司的一个课长,母亲是传统的家庭主妇,家里住的地方是公司提供的,2LDK,虽然不大却也被母亲布置的很温馨,所以松本润也压根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抱负,只是在网络上写写小说,只要有人给他留言点赞,他就已经觉得非常满足了。
 
 
 
但是父亲却突然得了急病,治愈率并不低但是花费简直是天文数字,保险赔付了一些,公司也提供了一部分,亲朋好友也借了一些,但是每天每天父亲的治疗都需要大笔的费用,很快就掏空了这个家庭的所有积蓄,那半年松本润过得如同地狱一般,他几乎是没日没夜的打工,甚至于不惜出卖色相在酒吧里打工——唯一的底线就是不上床,但是如果那样的日子再过下去,松本润真的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守得住底线。
 
 
 
他就是在那家酒吧里遇到樱井翔的,那天似乎是樱井翔的朋友们给他开什么聚会,但是作为主角的樱井翔脸色一直很阴沉,松本润进去送酒的时候对方也并没有搭理他。但是松本润一眼就认出了樱井翔,在松本润心里,樱井翔一直是非常遥不可及的人物,是他高中的学长。虽说是学长,其实松本润入学的时候樱井翔已经毕业了,对方比他大了五岁,是在校庆的时候已经读大学的樱井翔回校参与到校庆庆典中,那时候高一的松本润在学生会打杂,被派去给樱井翔当副手,才有了接触的机会。但是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那次活动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松本润也没指望高高在上的樱井翔能认出自己。
 
 
 
但是过了一周之后上班时却被樱井翔堵在了路上,二话不说的替他请了假,然后把他带到了一家餐厅的包间里。
 
 
 
樱井翔把他父亲的病例和入院以来的花费账单摆在他面前,接着是松本润和母亲到处借钱的时候写出去的借条,似笑非笑的看着松本润。
 
 
 
“所有的钱我都替你还上了,现在我是你的债主。”
 
 
 
“.....你想做什么?”
 
 
不是没有人想替松本润还这笔钱,他长着一张足够漂亮的脸,如果他愿意点点头,在酒吧里就能找到金主替他偿还债务。只是松本润自己不肯,他还留有那一点文学青年的清高,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小说总会被人赏识,固执的认为他可以靠打工负担父亲的医药费,即便他已经被这件事情折磨的无法正常生活,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精神已经迫于崩溃的状态。

更何况他心里也有隐隐的希望,樱井翔不是那些庸俗又下流的人,试图用这些债务得到他的身体。

所以他从樱井翔这里得到了一个故事,一个狗血的豪门爱情故事。

据樱井翔说,他有一个从大四开始就交往的OMEGA男朋友,本来两个人情投意合感情非常好,但是自从有一次他的母亲撞见了他的恋人之后,对他的恋人十分的不满意,一直要求他们分手。樱井翔不明所以,只得一边瞒着他父母一边谈恋爱,大学时代住校,大学毕业之后父母管他并不严格生活上的事情都不会过问,居然也就让他一直瞒下去了。

而在隐瞒双亲恋爱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发展到一直很顺利。虽然生活里有一些小磕小绊,但是樱井翔很喜欢他的恋人,他计划着等到自己的工作稳定一些之后,在跟父母坦白这件事情。因为樱井家是政治世家,所以樱井翔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先去了政府基层工作,为他日后从政打下基础。三四个月前,樱井翔的父亲樱井合川把儿子叫到自己的会议室来,跟他进行了一次非常正式的关于日后工作的谈话,樱井翔正式去辞去政府的工作,开启他的政治生涯。

樱井翔原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证明父亲觉得他的能力已经足够开始子承父业,而一个单身男性从政远不如一个已婚的男人让人觉得安稳,在这个追求AO平权人人都靠抑制剂过活年轻人谁也不愿意生孩子的时代,一对AO结合的夫夫能够成为樱井翔从政的一个筹码。

但在他和自己的恋人谈到了这件事情的一周之后,在樱井翔准备好了戒指打算求婚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恋人的人间蒸发。他的恋人彻底的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电话不接讯息发送失败,而这个时候他才惊觉他几乎没有认识什么他的恋人亲密的好友,这个人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从他的世界里人间消失了。

而在两周之前的某个深夜,樱井翔接到了来自恋人的电话,顺便给他带来了一个重磅的消息——他怀孕了。樱井翔在满头雾水里根本来不及体验初为人父的喜悦,就又被对方泼了一头凉水。

“你不需要知道我在哪里,预产期在平安夜,一月一日之前,来我指定的地方接孩子就好。”

再回拨这个电话,就已经无人接听了。

没头没尾的电话和爆炸性的消息让樱井翔在几天之内都无法消化,但他终究已经不是那个刚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在政府基层工作的这三年时间里,他得到了很多的成长。至少在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还能想得到最大限度的妥善处理这件事情。比如说如何跟父母解释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孩子——他发现自己可能根本不了解自己朝夕相处了三年多的恋人,但也知道对方这样的语气并不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且随后他就收到了一个匿名邮箱发来的怀孕检查报告和亲子鉴定,预产期的的确确是平安夜。


“所以你现在需要一个假的结婚对象?”

“不止,以我现在的年龄进入政界如果人想给人稳妥的印象,已婚的身份是一个很好的筹码,我是单身父亲却不是,所以我的确需要一个结婚对象,并不只是用来应付我的父母。我的要求很简单,你跟我结婚,孩子对外说是你的,父亲的病在国外会得到更好的治疗,所以我会出钱让你们一家三口都出国,当然,我的意思是最好能瞒着你的父母,你们不要去一样的地方,让他们也以为这是你的孩子。等到他把孩子送过来之后,你可能得住进我家,不过你放心,孩子出生之后我会先外派,好几年都不会回东京。”

樱井翔就像是一个逐渐布网的蜘蛛,一点一点的等着松本润踏进他织好的网里。

“文学界里我家多少有点人脉,我看过你写的东西,松本君,我可以答应你,跟我结婚绝对会是一场双赢。”

“为什么会找到我?”

“第一,你需要用钱,第二,我可以为你的事业提供帮助,第三,以我们仅有的接触来看,你是个嘴巴很严的人。”

这说的是当年松本润作为樱井翔的助手筹办校庆的活动,学校的现任学生会会长挪用了同学筹集的公款,樱井翔查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松本润也在场,但他当时要求松本润不要对外提起这件事情,而且并没有告诉松本润他事后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要知道当时学生会的会长是松本润在社团的直系学长,每天都会见面,而且有长达好几个小时的接触机会。但是松本润就一直听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去问樱井翔打算怎么处理,直到校庆活动结束之后学生会的会长主动辞去了会长职务,并且花了很大一笔钱请他们吃饭——至少比他挪用的数额要高,他就知道樱井翔处理了这件事情。

“如果我不同意……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找不到一个合适的OMEGA来扮演着一个孩子的父亲的角色,你会怎么办?”


他面前的樱井翔婆娑着餐桌上的骨瓷盘子的边角,露出一个难以言喻的笑容。

“或许会送给别人养吧。”

松本润时至今日都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答应这场离奇的求婚,最后也只能把这件事情归咎于他当时整个人都是精神崩溃的,于是对于至少还算有过接触的樱井翔递过来的救命稻草,毫不犹豫的拽住了。又或者当他处于人生最难堪的低谷的时候,不想再有无辜的生命不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就要面对难堪的境遇。也可能他真的莫名的信任樱井翔,觉得如果他真的要找一条出路的话,对方能够给他提供的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这件事情敲定的匆忙又凌乱,现在松本润想起来都觉得当年他们定下的各种决定都非常的仓皇,实在是很容易露出各种马脚来——却偏偏也都一一的克服了。现在全世界知道弥生不是他和樱井翔共同的孩子的恐怕只有他和樱井翔,以及弥生的亲生父亲。作为樱井家的小孙子,樱井弥生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开始得到了爷爷奶奶的极尽疼爱,他的亲生父亲一个下落不明一个远在地方,倒是松本润这个便宜爸爸从他出生没几天一直养到现在,有时候松本润自己都恍惚的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发自内心的真的疼爱弥生,这个小家伙长得完全是一个翻版缩小的樱井翔,但是乖巧又懂事。从他接手开始每天几乎都和他睡在一起,人生说的第一句话是叫他爸爸,人生迈出的第一步是从保姆怀里迈进他怀里,是他教着他说话,每天给他读故事书,陪他上早教课。樱井优子常常为此数落樱井翔,说松本润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松本润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有名气的剧本作家了,以[飞鸟]作为笔名,已经创作了好几部大热的作品。这不得不归功于当年樱井翔出资让他去进修,又动用樱井家的势力介绍圈内的前辈提携他。


可以说他们两个人都把当年协议的内容履行的非常的尽职尽责,当年为了不引起他人怀疑,松本润最终决定跟樱井翔上床——虽然当初樱井翔提出的是临时的标记就好,但最终两个人都觉得一个怀过孕的OMEGA如果一旦被人发觉根本没有被标记过,怕是纸包不住火。这也是为什么樱井翔把原本协议里说的送他去国外呆一段时间变成了动用关系把他送到了非常有名的文学院教授那里学习。但是也只有最初的那一次,两个人做好了完全的保护措施,然后樱井翔标记了松本润。

也是怕因为生理的因素影响到彼此,继而影响到他们本来非常和谐的契约关系,自从标记之后樱井翔和松本润几乎就没有再正面的长时间接触过,仅在需要隔一段时间向周围的人展示他们的感情非常好的时候才会见面。即便他们之间还有弥生也并没有推进两个人的关系,樱井翔对于这个前任留给他的儿子基本上漠不关心,所有的关注和关心基本上都出于表面功夫。松本润心疼弥生,尽量避免父子两个人单独相处。

他们两个人签订的契约,实际上是为期三年的,开始的日期是弥生的出生日期,也就是说在今年的平安夜,松本润就是自由身了。按照樱井翔当年的意思,三年的时间足够他在政坛里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而在那个时候大家也都知道他是和自己的伴侣有一个孩子,即便离婚,也并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现在刚刚五月底,离他们的协议到期还有七个月左右的时间,而在这之前的两年多当中,他们两个人一边相敬如宾一边维持着恩爱夫妇的人设,两个人到时都很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和角色,在人前能非常自然的亲昵起来,而在人后又可以完全无视对方的存在。

本来一切都是很风平浪静了。

说起来这件事情,松本润就后悔不该在那个时候去看望樱井翔,大家起哄吃饭的时候他也该借口照顾儿子去参加他们的酒会。可是偏偏他当时就只光顾着立恩爱夫夫的人设了,再从樱井翔的眼神中得到让他一起去的信息之后,就把孩子交给了陪他一起来的弥生的保姆阿姨。其实那次他本来都不想带弥生去,小家伙前段时间有些咳嗽,看了好几次医生都不见好,但是他出门弥生就闹着要一起,这才只能带着一起去了。

什么叫喝酒误事。

他跟樱井翔的酒量其实都还不错,而那天的聚会其实也只顶多是喝了个半醉——可是偏偏撞上了松本润的发情期,清醒的时候都很难抵御的生理反应,在稍微的有了酒精的推动力之后,就都显得顺理成章了。弥生是保姆阿姨带着在樱井翔地方上的公寓,他俩在酒店里折腾了整整一天,一直到松本润度过了他的发情期。

事后还是弥生发了高烧,保姆阿姨急忙忙的给松本润打电话才吵醒了他,等到儿子退了烧,松本润转头就在药店里买了紧急避孕药,管他是不是过了作用期,继续吞了两片之后才觉得安心了。

可是这毕竟不是在两个人规划当中的必要的肢体接触,起因还是因为松本润自己忘记了发情期的日子,他只要一想到那天他因为生理的作用没脸没皮的缠着樱井翔,他就半点也不想再见到樱井翔这个人。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的,樱井翔并不会因为他不想见到他就不回到东京来,松本润还得装作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跟着樱井优子重新布置家里,准备欢迎的家庭聚会。


家庭聚会当天来的都是樱井翔的父亲在政界当中非常相熟的老朋友,算是借此机会把樱井翔正式的介绍给他们,宣告着自此樱井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就此在东京的政坛当中发光发热了。作为这场聚会的半个主角,松本润少不得要陪着樱井翔跟这个爷爷那个叔叔这个伯伯的打好关系,好在他还得陪孩子,只有最初的时候喝了一杯酒,接下来只是微笑着看着樱井翔陪长辈喝酒。

眼看着这场家庭聚会即将圆满落幕,最后的环节是樱井优子特意让人从国外运回来的龙虾为主角做成的晚餐,松本润这些年在樱井家里养尊处优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只是前两天他陪着樱井优子一起选龙虾的时候尝了一口,觉得味道特别不错所以倍加期待来着。

结果服务生刚把龙虾端到松本润的面前来,铁板龙虾的香气并不同往常那样让他觉得香喷喷,反而感觉到一股难以抑制的呕吐感从胃里犯上来,便理智上想着不要失礼抑制不住,站起身想去卫生间的时候感觉到都有些站不稳,幸亏坐在他身边的樱井翔及时站起身扶了他一下。

这种情况下的肢体接触让松本润下意识的想甩开他,下一秒却意识到这是需要演技的场合,干脆半靠在了樱井翔身上。

樱井家就有家庭医生,并且同样出席了这一场聚会,所以松本润很快就得到了初步检查的结果,在樱井翔和父母双亲以及应人家的亲朋好友的面前。


“优子夫人不用担心,润君这是要给弥生君添个弟弟或妹妹了。”

松本润一个失手,差点捏破了樱井翔在众人面前本来握着他左手安抚他他的手背。

tbc.

评论(59)
热度(85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