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特殊案件调查科(SJ)Ⅲ

灵异怪奇设定

写超了也没让爱拔出场,心累_(:з」∠)_

 

 

 

 

 

 

18

 

 

 

樱井翔新岗位的生活乏陈可善,每天就是抓个小妖逮个小鬼写写结案报告,而且特殊案件调查科里也没有让他不省心的生田斗真,二宫和也一天到晚只会窝在客厅里打游戏,大野智真的如他自己所说能出海的日子就不见人影,来了的话也多半很没存在感的窝在办公室打瞌睡,木村尤佳承包了所有的结案报告,且写得非常完美根本不需要樱井翔更改什么。还留在这里的安藤美姬则负责起了料理,让樱井翔不得不按时去健身房消耗一下多余脂肪。

 

 

 

樱井翔想,妖魔鬼怪可比人安生多了,他以前在搜查一科的时候,日子哪里闲过。

 

 

 

 

人一闲就容易起些别的心思,他跟松本润认识交往同居这么些年,因为两个人一个医生一个警察简直是比着谁更忙,平日里忙碌且充实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闲心思想更多的事情,虽然樱井翔老早之前就想过要跟松本润结婚的事情,但是苦于两个人都太忙而一直未有什么实际上的行动。

 

 

 

松本润是孤儿,他现在也是孤身一人,他们两个人结婚的话也不需要劳师动众的先见过父母亲戚,况且两个人交往的时间这么久,彼此的朋友基本上都混的很熟了,可以说两个人离婚姻生活,也不过差了张证明文书而已。

 

 

但是樱井翔心里不这么想,他就是因为知道松本润是孤儿,才一心想要给他一次多年后想起来也会觉得感动的求婚,然后两个人郑重的迈入婚姻生活,成为彼此的家人。

 

 

 

越这么想,他就越发的慎重,之前想的各种方案都觉得不满意,他的朋友,松本润的朋友,都被他旁敲侧击的发动过帮他想主意,但都没什么能打动他的点子,这件事情就一直被搁置下来了。

 

 

 

现在樱井翔工作上不忙了,他自然也就想起来这件事情,并且一想就上了心,寻思着趁着这段时间不忙,把自己的能力,调职的事情,还有求婚都一起办了,这样他就能安安心心理所当然的跟松本润继续过日子。

 

 

他打好了腹稿怎么和松本润解释他异于常人的事情,方便松本润能简单的理解这件事情,其实他对于自己小时候和父亲去世前后那段时间的事情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努力去回忆的话又会觉得大概是对的上的,因此这个腹稿打起来也比较容易。

 

 

 

樱井翔还趁着空闲,去买好了求婚的戒指,盘算着究竟要怎么把这枚戒指交给松本润才显得不落俗套又令人记忆深刻。

 

 

他甚至打算动用一点鬼神的力量了。

 

 

 

初步的计划是在他挑选好的一片草地上,那附近都种植着树木,刚好留出一片清幽的地方,到时候结界一围一只蚂蚁都放不进来。樱井翔最近都在翻阅各种各样的古籍,看能不能搞出点什么有排面的事情来给他烘托一个求婚的气氛。操纵萤火虫听起来好像不错?拼个爱心或者文字什么的,晚上看着很浪漫,递戒指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找个靠谱的人,小麻雀那丫头虽然总是说话噎死他,但是做事情认真,这件事情拜托给她没问题......樱井翔没事干就窝在自己办公桌跟前琢磨这件事情,争取早日把松本润的户籍放到自己名下。

 

 

在他总算琢磨出了一个大致的方案,正打算开始实施的时候,特殊案件调查科接到的一个电话打破了目前悠闲的生活。

 

 

 

19

 

 

 

电话那头是搜查一课的现任课长泷泽秀明,考虑到樱井翔的调职太突然,换别人来可能无法服众,总署特意把已经升任管理层正在外派中的泷泽秀明调了回来,至少作为一课主力的山下智久和生田斗真作为直属后辈立马收起来想给樱井翔的继任者一点颜色的想法,泷泽秀明看起来比樱井翔温和,实际上骨子里是个完全相同的工作狂,唯一不同的是他不会板脸,他会一直笑眯眯的问你为什么做不好需不需要帮助,生田斗真连撒娇耍赖都不敢了。

 

 

“樱井课长,我是泷泽,这个案件可能需要交给你们负责,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麻烦你带人来一趟。”

 

 

樱井翔就任特殊案件调查科的课长以来还没有办过什么大案子,都是巡警发现的案件上报时直接被系统接入他们这边,这还是头一次接到重案组那边打来的电话,能让课长出面的案子,恐怕就是命案了。樱井翔头脑里属于警察的神经立刻蹦起来,泷泽虽然和他不甚熟悉,但是他知道对方是个非常优秀的警察,能让他亲自郑重其事的打电话来,可想而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顺手给松本润发了信息说今晚可能不回家,把正在打盹的大野智摇醒,关掉二宫和也的游戏机,带上木村尤佳一起,留在安藤美姬看家,一行人由樱井翔开着车赶往事发地——也只能是他开车,唯二的人类之一的大野智没驾照。

 

 

 

 

事发地在都内快出地界的一个非常偏远的工厂内,樱井翔一路飙车让坐在副驾驶的大野智非常不满,紧紧握着扶手碎碎念他快要吐了。樱井翔被他念得不耐烦,在快临近目的地的时候不得不稍微放缓了车速,目光划过后视镜的时候却发现坐在后座的二宫和也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眉头越皱越紧。

 

 

“二宫,怎么了?”

 

 

 

被他点了名的柴犬动作愣了愣,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还不如不笑看起来没事情一点,你是闻到了什么吗?”

 

 

 

后视镜里的二宫和也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变了,像是一股浓重的悲伤在脸上化也化不开。

 

 

 

“这个地方,是当年相叶大人的居所。”

 

 

樱井翔皱了皱眉,自从把二宫和也收编进特殊案件调查科之后,因为有了微妙的自己人的想法,他没有再追问过关于相叶雅纪的事情。但他知道过去的事情只会比二宫和也那天晚上说的更复杂,而且能对一个帮助道行浅的妖怪化为人形的阴阳师不利的存在,不会好对付。

 

 

压下心里不祥的预感,故作轻松的对二宫和也笑了笑。

 

 

“别想那么多,也许我们能找找什么办法帮你的相叶大人恢复记忆。”

 

 

 

 

他没直接把自己的血给二宫和也,倒不是吝啬几滴血的事情,主要是有些担心如果这血没作用,本来生活还有点盼头眼看着偶尔捉弄一下大野智还会露出笑容的二宫和也彻底陷入绝望的境地。况且他需要时间搞清楚一些事情,比如堂本前课长为什么认识他,比如堂本前副科长为什么要告诉二宫和也他的血可以恢复相叶雅纪的记忆却不在见面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件事情,他明明应该知道如果通过他的嘴告诉自己,自己绝对会深信不疑。樱井翔觉得自从领导找自己谈话让他调职特殊案件调查科之后,他本来安稳的生活突然像被罩上了一层迷雾,可是他又半点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路上,决定先关注泷泽要转交给他的案件。

 

 

 

20

 

 

 

事发的工厂是一个肉食品加工厂,活体的猪牛羊被送到这里,统一的进行屠杀和加工再送往都内的各大餐厅,但因为管理得当,使用的也都是最新型的设备,工厂周边并没有传统屠宰场的浓重血腥味,只是也算不上好闻就是了。而嗅觉比较敏感的二宫和也就明显出现了不适,但是他生性逞强,在樱井翔示意他无法忍受回车子里等他们之后反而揉了揉鼻子跟了进去。

 

 

泷泽秀明就在工厂的办公大楼门口等他们,随行的还有生田斗真和山下智久,生田看起来脸色不太好,一看到樱井翔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喊了一声老大,喊完山下拽了他一下才让他想起来他现在的老大应该是泷泽秀明才对。

 

 

 

不过不论是樱井翔还是泷泽秀明都不是介意这种事情的人,两方一见面立刻就切入了工作状态。

 

 

“二科的案子,有人上报家人失踪,从辖区警局报到二科,汇总才发现目前收到的失踪案当中有3个人,都是这家工厂的,已经有一个人的尸体被发现了,于是就转到我们这里。前天来了一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昨天接到线报,说是这家工厂还有一个隐蔽的冷库设在地下室,我们就过来了。”

 

 

听起来是个针对工厂工人的连环谋杀案,但并没有什么异常需要转到特殊案件调查科,且不是经过正常上报途径,而是泷泽秀明直接打给他。

 

 

 

樱井翔一边跟着泷泽秀明往里走,一边打量着办公大楼的各处布置,他知道泷泽秀明的业务能力,现在对方肯定是在带着他去冰库,而这一路上所有可疑的点泷泽秀明都应该仔细检查过。只是他能看见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自然需要再次勘察一下这里,而泷泽秀明还在继续跟他通报案情。

 

 

 

“我们今天来,说要再次搜查,就找到了这个地下室里的冷库,是一个用来存放过期肉类的仓库......”

 

 

“食品安全案件?”

 

 

泷泽点点头,语气却沉重起来。

 

 

“里面有8具尸体.....我们对比了照片。”

 

 

泷泽示意山下把平板电脑上的图片展示给樱井翔,一边是冷库里的尸体一边是警方掌握的失踪人的照片,有2具是剩下的失踪工人,但是其余的6具尸体就很奇怪的,其中有两具看得出是人形,但是几乎成了干尸,而另外4具干尸,除了能判断是尸体以外根本判断不出物种。

 

 

 

推开冷库的门的时候一股冷气和腥臭味一起窜入鼻腔,即便是常年出入凶杀案现场的樱井翔都觉得有些不适,法医比他们早到一步,此刻正在检查工人的尸体。冷库的面积很大,工人的时候被摆在门口,而剩下几具则在中间,且被摆成了一圈——樱井翔知道泷泽叫了自己,就不会让手下轻易的挪动尸体,这就是凶手的作为。

 

 

“都是冻死的,但是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反而死得都很安详,我们提取了胃溶液和血液,送回去检测是不是生前有被麻醉过。”

 

 

 

樱井翔无心去听法医的现场检测报告,转过身去看另外的几具尸体。还能看出人形的两具,尸体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一般,如同一个被吹起然后又放了气的气球干巴巴的,和工人的尸体却并没有这样的状况。

 

 

 

“泷泽君,我有个问题......”

 

 

 

泷泽秀明跟着一起蹲下来的时候,樱井翔转身看向他,问题还没问出口,泷泽秀明就先摆了摆手。

 

 

 

“我男朋友和刚君是朋友,所以我多少知道一点特殊案件调查科是做什么的,不过你放心,只有我知道。”

 

 

另一边的生田斗真立刻跟着凑过来。

 

 

 

“老大你跟我们一起办这个案子吗?你们部门到底负责什么啊?”

 

 

两个人都还没说话的功夫,山下智久已经眼疾手快的拽走了这个倒霉孩子,省的被前任现任领导联合教育。

 

 

“冷库没有什么异常,工人的确是被冻死的,二科提交的案情报告基本上没有什么出入,被发现的那个工人是在家附近的垃圾站被发现的,但是同样是被冻死的。”

 

 

 

木村尤佳是文职,这会儿功夫已经把所有樱井翔需要的资料全部整理出来,发在他的手机上之后又附在他耳边报告了重点。

 

 

大野智在蹲下身检查完了所有的尸体之后也靠了过来,也不管泷泽秀明还站在樱井翔身边,开口就开始汇报情况——好在泷泽秀明知道特殊案件调查科的规矩,自己转过身去跟法医确认情况。

 

 

“看得出人形的是普通人类,但是脖子上戴着特制的项链,坠子已经被人取走了,灵气也完全被吸干。剩余的4具,都是道行尚浅的妖怪,大概是被借走了修行又偷走了寿命。”

 

 

 

“修行和寿命?”

 

 

樱井翔记得在议员先生的家里第一次遇见大野智的时候,对方就念叨着他来晚了是因为先去处理一个妖精偷走人的寿命修炼的事情了。

 

 

“妖怪修行的时候,不仅要靠修行功力,也需要时间,即便修够了功力,时间不够也无法发挥出来。比如说nino,他就是靠着外力有了足够的功力,但是修行时间不够就发挥不出来。”

 

 

 

 

樱井翔挑了挑眉,他的确没想到自家这只柴犬其实还有藏起来的本事。

 

“所以就会有急于求成的妖怪想要借寿,其实这不难,只要当事人愿意,这就跟做交易一样,对于妖怪来说钱没有用但是得来容易,就会有人为了钱卖寿命。”

 

 

 

大野智一到正事上万分靠谱,这些内容樱井翔在书里看到过,但不过就是提一句的事情,大野智却知之甚详。

 

 

 

“既然是公平交易,你上次怎么急忙忙的要先去处理?”

 

 

 

“虽说是公平交易,但是总有妖怪贪心不足,别人卖给他十年寿命,他拿走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多,这时候就得管管了。妖怪之前也可以折寿命,只是对于妖怪来说钱不重要,修行最重要,这估计就不是公平交易是别的法子了,还没成人型但看起来也有百年修行,再加上拿走了别人的修行,幕后黑手恐怕来头不小。”

 

 

 

能这样张狂的轻易的拿走妖怪的寿命和修行,就把尸体丢在这里而不是销毁,的确不会是普通人,也不会是普通妖怪。樱井翔没想到不出事则已,一出就给他出了件这么大的事情,搓了搓手指之后又看向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站在尸体前的二宫和也。

 

 

“二宫君?不行的话就先出去等吧,我让toma带你出去。”

 

 

 

二宫和也的脸色实在糟糕的要命,他本来就生的看起来年纪小,这会儿背着双肩包和高中生一般,樱井翔有些于心不忍,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想伸手去拍拍二宫和也的后背,却被对方死死的拽住了手。

 

 

“吊坠....吊坠....”

 

 

“怎么了?”

 

 

 

樱井翔看向尸体脖子上的吊坠,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红绳上挂着一个精巧的金属圆柱,他戴上手套仔细去看,发现圆柱是中空的且里面有螺纹,刚刚大野智也说吊坠上的东西被人取走了。

 

 

二宫和也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吊坠,红绳上的金属圆柱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透明的琉璃圆球。

 

 

“这是他以前送给我的.....而且尸体的位置,是以前宅院里,相叶大人的寝室。”

 

 

 

 

21

 

 

 

本来以为需要通宵处理工作,结果大野智坚持所有人不能在太阳落山之后还留在这里,入了夜魑魅魍魉都有可能出来作怪,哪怕他们俩能对付几个,也好汉难敌四手,更何况还带着一个已经被情绪击溃的柴犬和一个只能做文职的鬼魂,大野智这个人平时随便二宫和也欺负,真的认真起来不怒自威,二宫和也本来试图留在这里,被他毫不留情的拽着领子拎走了。樱井翔都觉得大野智这幅样子有点怵,干脆也不加班了,买了瓶酒去墓地看老爷子。

 

 

 

“你小子最近来的有点频繁,遇到什么事情了?”

 

 

老爷子这次接了酒却没立即喝,坐在樱井翔身边关心他,樱井翔听到这话,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委屈。他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当他不开心也是这样问他然后开导他,可是他父亲临走的时候,却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他就走了。

 

 

“工作有点忙,没什么。”

 

 

“心里不好受的话,就回去跟你家润君讲讲,要跟他共同分担。”

 

 

樱井翔点点头,这么些年他都是跟松本润携手走过来的,在别的事情上他们从来不会互相隐瞒,但是在他自己的能力上,他总是害怕知道的多了会对松本润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只是在他身边建立了一道一道防护,却不肯对他多说什么。

 

 

 

“我知道,我会找时间跟他坦白的,等这段时间忙完吧。”

 

 

老爷子也不逼迫他,反而聊起了别的事情。老爷子见多识广,对于新鲜食物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和他聊天总是让樱井翔觉得很愉快的事情,因此每次在墓地总能呆很久。他并不怕鬼怪这种东西,因此在墓地里呆到天黑也觉得无所谓,只是今天聊着聊着,樱井翔突然惊觉一件事情——整个墓地里只有他和老爷子。

 

 

天黑之后是不会有人还逗留在墓地,但是墓地里连一只鬼魂都没有,那就很奇怪了。

 

 

 

“您有没有觉得今天墓地有些奇怪?”

 

 

“奇怪?怎么奇怪了?”

 

 

这句回复让樱井翔一下子警觉起来,猛地站起身来,左手指尖已经冒出了淡淡金光——然而他还是反应慢了半拍,只感觉到自己后颈一痛,就失去了意识。

 

 

22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消毒水味一下子涌进鼻腔让樱井翔还有点犯恶心,接着就感觉有人扶起自己喂了温水进来。

 

 

“润?”

 

 

面前的松本润紧皱着眉头,看起来眼睛也红红的,像是哭过一样,看到樱井翔盯着他的眼睛看,立刻躲开了他的目光。

 

 

“怎么了?”

 

 

“还说呢,你加班怎么加到墓地去了,是不是最近都没好好吃饭,在墓地晕倒了,要不是有工作人员执勤巡逻,一夜都没人能发现你,我该多担心?”

 

 

 

樱井翔能感觉到自己是被人用电击棒之类的东西击中了后颈,但是能神不知鬼不觉靠近他的不会是普通人类,报警也没有——这事儿现在归他管,他只能自己去调查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安抚一下担心他的松本润,不然一顿唠叨是跑不了了。

 

 

 

“没,我想着去逛一圈的,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估计是最近有点累吧,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你看我这样就是饿鬼也不敢吃我,没事儿的。”

 

 

 

松本润虽然是个容易动感情的人,但是樱井翔不觉得他是会因为自己晕倒就掉眼泪的人,可转眼松本润看起来又一切正常了,他又觉得是自己多心。

 

 

“我去便利店给你买点关东煮吧。”

 

 

“好。”

 

 

松本润转身出了房间,本来已经哭过一次平复了一些的心情再次揪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为了不让别人看到,闪身进了楼道。

 

 

有人给他递了纸巾——上次坐在樱井翔副驾驶的小女孩儿。

 

 

“松本大人,樱井大人的父亲......”

 

 

“我知道,小悠你做的很好了,我让你在他身边,本来也只是防止有危险而已,你能来通知我已经做得很好了。好了,快回家吧,这里有我就好了。”

 

 

松本润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把小桌子撑好之后把买好的关东煮放在桌子上,又帮樱井翔倒好了果汁,坐在一边看着他吃。樱井翔就笑眯眯的夹了牛筋喂给他吃,一碗关东煮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完了。

 

 

“我得在这儿留一晚吗?”

 

 

樱井翔干警察这些年也受过伤住过院,他不是很想待在医院里,但是松本润压根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脱掉了白大褂和鞋子,硬是挤在了他的病床上,然后把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

 

 

“陪我留着。”

 

 

 

对于恋人的撒娇任何时候都无比受用的樱井翔半句也不抱怨要留在医院了,一张单人病床睡下两个大男人很挤,于是他紧紧搂着松本润的腰,轻声道了晚安,接着安稳的入睡。

 

 

松本润一直握着他的左手,房间里完全暗下来之后,就能看得到樱井翔周内都萦绕着淡淡的紫色光芒,而原本光芒消失的后颈部,也渐渐的被光芒覆盖。

 

 

松本润在黑暗里注视着樱井翔的脸,心里却犹豫不决——他不知道樱井翔现在是否能接受再一次失去父亲的痛苦。



tbc.

评论(18)
热度(305)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