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狭路相逢(KK)12

昨天虐了今天就甜一下w
被催了这么久我终于开始填这篇了
还好也没剩多少
大概大家都想不起来前面讲了什么hhhhhh

12

家里虽然是三个人住在一起,有两个还睡同一张床,大部分时间里三个人的作息时间都不相同。碰巧三个人都没工作的时候 ,一般是木村拓哉先起床去晨练,到家的时候堂本刚就差不多起床了,两个人里有一个会去准备三个人的早餐,早餐摆上桌之后才会叫中居起床,这已经是这些年来养成的默契了。但如果是有工作的日子,那就是各自处理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所以木村拓哉今天比休息日早起了半小时,去外面跑了一圈回来洗了澡之后就已经打算换衣服出门了,他今天要去碰一个海外合作的电影的剧本,合适的话就准备让经纪人接下这个本子 了。早晨早早就有工作的时候他不喜欢吃过于丰盛的早餐,饱腹感会影响他工作的效率,于是跑完步之后就给自己做了一杯蔬果汁,一边喝一边翻着各家电视台的早间新闻来看。自家弟弟是在这个时间起的床,看起来还没怎么睡醒,晕乎乎的抱着他的三角抱枕就从房间里出来了,身上穿着的睡衣睡裤领子都没翻好,脑袋上头发也乱糟糟的,迷迷糊糊的出来之后坐在了木村拓哉身边。

这幅样子让木村拓哉想到他小时候,刚从小就很黏着他,睡醒的时候虽然没有起床气但是总会有一小段时间内是迷糊的,哪怕现在长大了也是这样。

一手拿着玻璃杯一手抬起来帮刚整理了睡衣的衣领,接着又把一撮翘起来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去,看着刚迷糊的眼睛都睁不开抱着抱枕打哈欠却又乖乖的任由他整理头发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

“早上有工作?”

“没,跟小准约好陪他去买东西,他每次都约超早的,困。”

说完还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冈田准一作为习武的人,生活习惯比木村拓哉还健康,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身锻炼,每天晚上也是锻炼身体之后才泡半身浴睡觉,两个人约着出去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约在早一点的时间,冈田那边是因为起得早了也没什么事情做不如早点出来, 刚则是打着早点见面可以多吃几顿的想法。

“你俩都没事情约到午饭前见面也可以呀。”

“不,约好了要先到面包店里去吃早餐,然后去买他要买的新的床,中午去吃牛排,接着去看场电影,然后打算去吃一个巧克力锅作为甜点,晚上的话就看心情要不要去居酒屋喝一杯好了。”

木村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还打着哈欠的刚乖乖的掰着手指头跟他数今天要做的事情,感情困的要命也要起这么早是因为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天要吃的东西,再晚一点可就吃不上面包店里新鲜出炉的早餐面包了。

“行了知道了别数了。我现在要出门,你临走前记得喊你中居尼桑起床,他中午还要去电视台开一个节目的碰头会,别睡过了连饭都忘了吃。咖喱饭我已经做好放在冰箱里了,待会儿放进微波炉里,他要吃直接就可以热了。”

晃来晃去的堂本刚已经稍微的从睡梦的状态当中清醒过来,听着自家哥哥交代的事情,笑眯眯的点点头。

“知道啦,每次都要叮嘱一堆,不会害中居尼桑迟到也不会忘记要盯着他吃饭的。”

“你呀……”木村跟着他一起笑起来,曲起手指,在弟弟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要是这个合作谈的顺利的话,下个月我应该就会去海外拍摄了,到时候监管你中居尼桑吃饭的大任可就落在你头上了。”

木村拓哉现在在国内已经是顶尖的演员了,这些年也时不时有国外的剧本找上门来,但一直没找到非常合适的角色,木村拓哉是宁缺毋滥的人,索性就都推了,但是这一次发出邀约的是他很尊敬的导演,剧本也早早地送到了他的手上,是个非常精彩的剧本,他对此很有兴趣。这次的沟通过程也很愉快,基本上算是敲定了要出去——不然他也不会把还不确定的事情跟弟弟说。
 
 
 
“去哪里哦?”
 
 
“取景地在瓦伦西亚。”
 
 
 
堂本刚挠了挠头,从大脑里找到了这个地点离东京的距离,然后眨巴着眼睛揽住了木村拓哉的胳膊。
 
 
 
“要跟中居尼桑远距离恋爱呀。”
 
 
 
木村屈起的手指就再一次抬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堂本刚。
 
 
“还闹?”
 
 
“行了,既然跟准一约好了就别迟到,果蔬汁要来一杯吗?”
 
 
 
 
堂本刚立刻把整的张脸都皱起来苦哈哈的摇头,被这种各种水果蔬菜混合成又不能加糖的蔬果汁毒害一次就够了,什么对身体健康很有好处,他才不喝呢。从自家哥哥的控制范围里挣脱出来跑去洗脸的时候还不忘记回头做了个鬼脸。
 
 
“我会帮忙看着中居尼桑不许别人窥探的!”
 
 
 
“你小子!”
 
 
跟冈田约在家门口见面,然后冈田开车带着刚去他指定的面包店,堂本刚自从在一次早间新闻里介绍了这家卖早餐面包的店之后就一直惦记着,好不容易才终于有机会来吃,一口气选了十几种不同口味的面包,坐在餐桌上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冈田准一。
 
 
冈田压根都不用抬眼看他,用湿纸巾擦干净手之后把好几块的面包都掰成了两半,他对面坐着的堂本刚立刻就喜笑颜开的捧起半块来吃。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最喜欢跟冈田出门的原因,堂本刚胃口只能算是普通水平,可是对于食物他有很严重的选择困难,总是会选一大堆来吃,但是自己一个人又吃不完。跟冈田准一出来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对方每次都会包容他的任性,食物都是由他来选,然后自动的帮他承担一半,让堂本刚可以选择更多自己想吃的东西。
 
 
“啊,想跟小准结婚。”
 
 
冈田准一手一抖,差点把面包里的卡仕达酱挤到自己的衬衣上,赶紧咬了一口吞了不少果酱进去,咽下去之后一脸无奈的看着堂本刚。
 
 
“和我结婚,你家扣酱怎么办?”
 
 
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交往的事情没有正式的跟冈田准一报告过,但是身为堂本刚最好的朋友,从他开始和堂本光一有私底下的接触,堂本刚就没有任何隐瞒的事事都跟冈田准一讲,决定交往的时候也是先跟冈田准一说了自己的决定。虽然跟堂本光一没有正式的介绍过见过面,但是对于自己的好友和多年崇拜的偶像阴差阳错的交往了这件事情,饶是话少如冈田准一,也还是会忍不住要调侃几句。
 
 
 
交往这么一阵子之后听到的调侃也多了,尤其是这段时间没什么工作呆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中居简直是见到他就不忘要调戏几句,反倒是让堂本刚养出了一点厚脸皮来。
 
 
“我家扣酱跟我一起呀,反正小准实家是道场,地方大,不会住不下我们的。”


冈田准一本来也不是什么能言善辩的人,此刻听到还吃着草莓三明治的堂本刚这么说,简直想抖抖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了——什么叫单身没人权,他现在非常切身的体会到了,以前总是想着要住到自家道场去还能省一笔租金,现在干脆要带着男朋友住进来了。
 
 
“说真的呢,打算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识?”
 
 
 
堂本刚把最后一口草莓塞进嘴里,鼓着嘴努力的嚼着他的三明治,手上已经拆开了麻薯的包装。
 
 
 
“他后天就千秋乐了,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都比较清闲,看小准的时间吧。”
 
 
 
 
“我?今天陪你逛完事务所估计会忙一周,下周的周末应该差不多。”
 
 
 
 
堂本刚点点头,他目前跟堂本光一相处的要比之前自然很多了,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他也会提到冈田准一,因此堂本光一也提到过说要见见他的朋友,虽然不是一个年龄层,但是堂本刚倒是觉得两个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一定聊得来。
 
 
 
 
“对了,我尼桑过一阵子要出国拍电影,我估计还是会住在尼桑家,等他回来再说搬出来的事情。”
 
 
 
借着堂本光一和堂本刚一起拍戏的由头,木村拓哉把当时做贼心虚的堂本刚重新拐回家住,这一住就一直住到了现在,堂本刚也一直没说要再搬出来,但是他自己的大部分东西其实都还在他自己的公寓里,房租也还好好交着。
 
 
 
已经吃饱的冈田准一正小口的喝着牛奶,听到堂本刚这么说皱起了眉头。
 
 
“你在家里住着也挺好的,伯父伯母都不在国内,你哥家就是你的实家,干嘛非得搬出来住?”
 
 
冈田准一和堂本刚相识多年,早就熟到彼此的家里人也把对方当儿子当弟弟了,木村拓哉又本来就很欣赏能够吃得苦做好事情的人,冈田准一的脾气对他的胃口,又是真心对自己弟弟好,早几年的时候也不是没跟中居正广琢磨过是不是这俩小的会在一起。不过没多久他就发现这两个人是纯粹的朋友,谁也没对谁抱着其他心思,这才熄灭了这个想法。堂本光一这个人进入木村拓哉的视线的时候他还跟中居正广感慨,要是是准一那孩子多好,就真的不用操心这件事情了。
 

当然这也只是两个哥哥自己之间的私房话,要让堂本刚知道了,肯定要无可奈可的解释他俩虽然总是被认为有点什么,可是真的没什么。就算没有堂本光一这个人,他和冈田也只会是好朋友,他俩彼此都对对方没有什么别的心思。
 
 
 
一提起这个话题,堂本刚吃东西的节奏都开始慢下来。
 
 
“你也不会一直住在实家呀,我只是觉得我不能一直那么依赖尼桑,自从爸妈离开东京,尼桑已经为我做出了很多牺牲,如果没有我的拖累,他会过得更好......”
 
 
“刚......”
 
 
 
堂本刚露出笑容来摆摆手。
 
 
“不是啦我没有在自怨自艾,这都是十七八岁的时候想的事情了,现在再这么想我尼桑该揍我了。只是单纯觉得长大了就该自己负担自己的生活,老住在尼桑那里,我都不会自己独立生活了。”

这么说冈田就觉得有道理,自从大学毕业和刚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也一直是一个人自己住,要他现在天天回实家他也一样受不了,虽然木村桑和中居桑看起来都不是会絮絮叨叨的人,但是这种心情大概都是差不多的。
 
 
 
“不过我觉得你尼桑不太可能点头,你之前是借口跟我住才搬出来的,现在没有理由说要搬出来肯定行不通。”冈田又喝了一小口炼乳牛奶,接着恍然大悟一般的拍了拍脑袋。“你可以说你要跟光一桑一起住啊。”
 
 
“哈?”
 
 
 
堂本刚差点被这一口麻薯噎死。
 
 
 
“小准你说什么呢什么跟光一君一起住什么......”
 
 
 
堂本刚想起来在他和堂本光一还没有确认恋爱关系之前,他在家里听到尼桑们房间里的声音的时候想过的事情,还有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误打误撞的进了love hotel,那个擦枪走火的吻。整个人从耳朵根开始简直要红透了,幸亏两个人找座位的时候找了个靠着窗户有阳光洒进来的位置,阳光洒在堂本刚身上让他红透的脸显得不那么明显,但是钢铁直男冈田准一先生就坐在他对面却毫无察觉,并且继续着他的言论。
 
 
“这主意多好啊?你二十五他三十多,谈个恋爱想要同居不正常吗?你尼桑肯定不会反对的,这样不就顺理成章搬出来了吗?”
 
 
堂本刚挠挠头,觉得他尼桑大发雷霆拿着扫帚大任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大手一挥同意他们同居。再说了,他们才交往多久呀,怎么就能说到同居的事情呢,那可是光一君呀,他才不要对方看到他早上起来的时候头发乱糟糟睡眼惺忪的样子呢。每次约会的时候他都会认真地挑选搭配衣服和配饰,还会精心的喷上香水,在穿衣镜前确认无误之后才会出门的。要是住在一起了,堂本光一不就会知道他喜欢赖床,没事就喜欢窝着,吃完饭之后还会毫无形象可言的盘腿在沙发上吃甜品吗?啊,他忙起来有时候连房间都懒得收拾,一个人住的时候请钟点工,在家里都是他木村尼桑帮忙整理的。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堂本光一知道这个样子的他。
 
 
 
“而且呀,我觉得你一个人住也没多让人放心,年前不还差点被闯空门吗?和光一桑一起住的话还让人放心些......”

堂本刚眼疾手快的把手里咬了一大半的麻薯塞进冈田准一嘴里,制止住对方继续说下去,然后慢条斯理的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
 
 
 
“好了小准我吃饱了,剩下的都归你了。”
 
 
“......”
 
 
 
不过堂本刚是个很容易就被分散了注意力的人,等到两个人开始购物并且他成功的敲诈冈田刷卡给他买了个软绵绵的猫咪抱枕之后就已经把什么同居的提议甩在脑后了,开开心心的陪冈田准一买东西。冈田准一是想换掉家里的一些家具用品,他追求实用性,但是在艺术上也颇有造诣的他对于窗帘啊毯子啊的花色还是很讲究的,这是他和刚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两个人一口气逛了两个大型的商场还觉得不满足,吃过午饭看了电影之后又驱车去另一个大型卖场转了一圈,这才心满意足的去吃了甜品转战到居酒屋。
 
 
 
堂本刚其实酒量比起冈田准一来差得多,几乎是一杯倒的典范,所以在居酒屋里他一直都是喝加乌龙茶的烧酒,还是茶比酒多很多。不过因为今天冈田开车不能喝酒,麻烦精堂本刚先生就故意的大口大口咕嘟咕嘟的喝酒,还凑到冈田准一跟前很大声的感慨这个酒真好喝啊,逼得冈田准一把毛豆嚼得咯吱咯吱,狠狠地捏了他的脸才肯罢休。
 
 
跟好朋友在入夜时分在居酒屋里喝酒是一件非常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尤其是一边聊天一边看着外面的夜色沉下来,夜凉如水,但是身边却吵吵嚷嚷的,又能和亲友说些推心置腹的话,可是比什么都好的下酒菜,不知不觉间堂本刚就喝多了。
 
 
冈田准一对于堂本刚的酒量比他自己都了解,喝到第三杯的时候就已经要他悠着点了,但是喝醉酒的麻烦精先生比平时还要黏糊糊,也不说话,就撑着脸看着冈田准一傻笑,非把人看的脸都红了不再管他才行,这样就又喝了两杯下去。冈田准一实在不敢让他再喝下去了,醉酒是小,回头胃疼就又得吃胃药缓解了。
 
 
结了账之后拉着醉鬼往他们停车的地方走,这个居酒屋地方比较偏,离他们停车的地方有些距离。冈田准一怕堂本刚喝醉了酒又受风着凉,让他站好想帮他围好围巾,但是醉鬼不肯配合,笑眯眯的晃来晃去,还在念叨着他们学生时代冈田的糗事。
 
 
 
“KOCHAN!”
 
 
“哈?”
 
 
这正说着冈田高中时代告白失败的事情呢,醉鬼的思路怎么又跑到他自己男朋友那里去了?冈田准一还没跟上堂本刚现在跳脱的思路,就发现自己已经拽不住人,一溜烟就跑到马路对面去了。
 
 
 
堂本光一刚刚结束一天的舞台和反省会,因为马上就要千秋乐而有位参演的演员舞台一结束就要去国外结婚,之后都不太会回国内了,他们就出来一起吃了饭,虽然没怎么喝酒也闹到了这会儿,一帮人正走在路上商量着明早休演,要去再续一摊。
 
 
先是听到自家恋人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只是刚一贯喊光一君,而且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能在这个时候偶然遇见,结果下一秒就看到路对面有人跑了过来,直接扑进了自己怀里。圆乎乎的脸色带着喝醉酒的红晕,再加上看到冈田准一就在后面追着过了马路,堂本光一大概也就猜到自家恋人这是喝醉了。
 
 
揽住了怀里都有些站不稳的恋人,堂本光一好气又好笑。
 
 
“喝醉酒还跑着过马路,多危险啊。”
 
 
怀里的醉鬼理直气壮的反驳。
 
 
“去见喜欢的人就要跑着去呀。”
 
 
怀里的人丝毫没有自己说了多么让人心动的话,笑眯眯的踮起脚在堂本光一的唇角落下一个吻。
 
 
 
“我们六天.....六天半没见过面了....”
 
 
“我想KOCHAN了。”
 
 
有很多人都叫堂本光一kochan,但是把这个昵称叫的这么黏糊糊的好像草莓味的大福一样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人了。堂本光一毫不在意周围人调侃的目光,单手把人搂在怀里确定他不会乱动之后才看向跟着跑过来的冈田准一。
 
 
 
“我和刚出来吃饭,他一时开心就喝醉了,正准备送他回家呢。”
 
 
“我尼桑和中居尼桑都不在家,不回去。”
 
 
 
黏黏糊糊的酒鬼耍赖,试图让冈田别管他留他在堂本光一这里他就可以继续喝酒了。
 
 
“冈田君?”
 
 
 
虽然堂本光一别的话什么都没说,但是冈田准一觉得自己完全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压迫力,想了想自己明早还要早起去事务所赶工,刚今天也的确说了他两个尼桑今天晚上不会回家,确实没人能照顾他。而堂本光一是他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似乎把人交给他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光一桑要是方便的话,要不让刚去你那里住一晚?我明早工作可能得起得很早,刚宿醉的早上都不会很舒服。”

堂本光一欣然应允。

堂本刚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他坐起身的时候稍微有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也不是在小准家,巴了巴被他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拿过旁边昨天才买到的猫咪抱枕抱在怀里,还有点懵的想这是哪里的时候,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醒了?头晕吗?我煮了豆腐汤要喝一点吗?”

一直到堂本光一坐在床边给了他一个早安吻然后出去准备早饭又过了数分钟之后,堂本刚才猛的清醒过来意识到他现在在堂本光一的住处——更为重要的是,他睡醒这种傻乎乎乱糟糟的模样不经过任何滤镜的被堂本光一看到了。

翻身起来赶紧跑到镜子跟前去看,睡衣被他睡的上面两个扣扣开着,发量够多就导致头发炸的毫无规律,因为宿醉的缘故眼睛还有些肿,完全是一副颓废的不能再颓废的样子。

还有睡衣!已经完全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只停留在他在路边看到了堂本光一,这身睡衣也只可能是他男朋友给他换的了……堂本刚重新把自己窝回到沙发里,试图靠当一只鸵鸟来逃避现状。

丢死人了!

都怪小准不拦着他!

然而鸵鸟只当了一半,就被人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进了怀里。

“还困吗?头疼?”

其实宿醉的状况倒不是很严重,但是现在从头到脚都已经红了,堂本刚不好意思极了,想从堂本光一的怀里挣扎出来,他现在这副样子才不要被光一看到,至少让他去梳个头啊。

但是把他从被子里扒拉出来之后,堂本光一却笑眯眯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好啦,快点起床吃早饭,头发乱糟糟的像小狗一样。”

你才像小狗。

下意识的想反驳的话再想起这是堂本光一之后被堵在了嘴里,然后下一秒就真的被人用唇齿堵住了嘴,堂本光一毫不客气的把他摁在床上蹂躏他的嘴唇,半晌才肯放开。

“再不起我可不保证我还忍得住。”

堂本刚立刻就想起冈田准一提议的他俩同居的事情,脸烧的更红了,他这是第一次谈恋爱,也不知道到底到什么时间该进行到什么程度,堂本光一这么直白的话羞得他不敢去看他,只伸手往外推人。

直到堂本光一出去了,才敢抬起头来使劲揉了揉脸。

如果是光一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tbc.

评论(14)
热度(21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