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皆大欢喜(KK)04

#伪骨科
#先婚后爱
#自避雷
#单箭头和虚线箭头

04

堂本刚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夜深了才总算是睡着了,本来想着跟祖父母约定的是午饭之前过去,还特意上好了闹铃,只是闹铃响起来的时候困得要命,抬手就关掉了铃声, 妈妈也没上来叫他起床,才让他起晚了。

但是心里毕竟还放着事情,也不可能真的无知无觉的睡过去, 理智跟困意挣扎了半天之后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迷迷糊糊的转醒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床跟前站着一个人。

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是不太分得清睡梦还是现实的,堂本刚虽然觉得这个时间自己非起床不可了,但是冬天的被子总是柔软又舒适的,他在枕头上蹭了蹭,感觉自己手里握着的好像不像是抱枕的边边,但是身侧的气息又很熟悉,让他越发的不想起来。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的时候也还没回神,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影,才发现是堂本光一。

可是脑袋还不清明,堂本刚对于堂本光一的认知停留在他们都还住在家里的时候,而他自己心里更惦记更小一点的时候,在堂本光一还没跟着父亲做事,还是他一个人的Koichi哥哥的时候,因而开口下意识的就叫了光一,后半句的哥哥随着意识回笼生生的忍住了。

但是开口的声音和心里泛起来的那点柔软却是已经表现出来了 ,堂本刚还没来得及反应更多,就先看到堂本光一已经起身去 拉窗帘,公事公办的提醒他要早点起身,他下午还有事情。

堂本刚倒不觉得有多失落,自从堂本光一十七八岁开始跟着父 亲学习,对方就越来越像他的父亲,对自己也开始不假辞色起来。以前虽然堂本光一一直也不爱笑,也不怎么会主动地找他 ,但是自从那时候开始,堂本刚自己渐渐的觉得两个人疏远起来,他就连哥哥也不爱叫了。

只是昨晚想起了两个人小时候的事情,想起那时候跟堂本光一两个人在家里相处,他一直那么喜欢他这个哥哥,现在在这么猛然听到这样的冷言冷语,心里猛地一滞,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所以坐上家里的车子之后也懒得理人了。

堂本刚对于自己有几斤几两一直清清楚楚,所以自从这个哥哥回家,方方面面都比自己强之后,他是很愿意以后这偌大家业都交到堂本光一手里的。堂本刚生性不喜欢被拘束,要他像他父亲那样生活,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但是他对于这是自己的责任这件事情是有清晰认知的,因此有些时候他也觉得堂本光一是替自己承担了这份责任。他想关心对方是不是过得辛苦,可是总被不咸不淡的推拒回来。人心都是肉长的,一次两次这样他尚且可以心大的觉得无所谓,日子长了他也就知道人家并不愿意和自己亲近,就知道有点眼色躲远一点。

可是这件事情堂本刚心里是觉得委屈的,自从堂本光一到家里来,他自问自己对他足够好,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偏偏随着两个人年龄增长,无论他怎么试图靠近,都只是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远。

可是每当他真的硬下心决定彻底跟家里所有人都划清楚界限的时候,堂本光一总是能适时的表现出让堂本刚心软的一面来,反反复复的就像他一直也没能坚定地从家里离开一样。

“刚,关于结婚的事情.....”

快到达祖父母家里的时候,一直坐在他身边不出声的堂本光一突然开了口,却吞吞吐吐的没有继续说下去。被打断了思绪的堂本刚收回看着外面景色的眼神转向堂本光一,难得在对方脸上看到犹疑的神色让他没有立刻说出心里的话——即便结婚了我也不会介入你的私生活,各过各的就行了。

他看着堂本光一的眼睛,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而他对面这个一起度过了漫长岁月的男人在沉默了半晌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盒,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婚戒。”

因为结婚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堂本刚也没想过这段婚姻会持续多久,同时他觉得堂本光一应该跟自己一个心思才对——甚至于他觉得堂本光一之所以会答应自己胡闹一般的提议,完全是因为他们的父亲希望他这么做。

正如同父亲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太过亲近,堂本光一就照做了一样。

堂本刚收紧了手掌看着这个红色的盒子,心里不由得翻起来很多回忆来,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这种情况他应该回复些什么,是不是该云淡风轻的收下这枚戒指。婚姻该是两个人相爱,决定要分享余生之后做出的决定,而不是像他们两个人这样不过是遵循了长辈的意思。从这个角度说,他是应该拒绝这枚戒指的,他该把这个红色的盒子退回到堂本光一手里,告诉他他们这样的婚姻,不需要这样证明彼此拥有的东西。

彼此拥有。

这听起来实在是一个足够有诱惑力的词。

自从堂本刚意识到自己的原生家庭环境有多糟糕以后,他就一直试图从这个泥潭中脱离出来,原本他是希望和堂本光一一起做出反抗的,可是不论他怎么样的敲边鼓,堂本光一看起来都更倾向于听从父亲的意思。脱离原生家庭的影响不是简单的事情,堂本刚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又哪里来的余裕一直注意堂本光一。这些年他仅仅是自我挣扎和自我救赎就已经费劲力气了,来自父亲不容反抗的父权和母亲因为在家里和在公司都毫无自主话语权之后在他面前表现出的几乎于病态的溺爱,都是他身上束缚着的枷锁。

但这同时却又并不影响他对于家庭关系的渴望,相比较父母而言,堂本光一则是他心里容易亲近的多的角色。

“光一,旅行的目的地你想好了吗?”

既然跟父母说了要旅行结婚,虽然只是不想大办的借口,不出门去旅行也是绝对无法交差的。这枚戒指唤起了堂本刚心里的亲近感,他倒不觉得堂本光一有别的意思,仅仅是觉得对方也在向自己示好,他们原先也很亲密的,他们应该是可以彼此依靠的家人才对。

车子里的气氛这个时候就渐渐融洽起来,堂本光一对于去哪里旅行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他愿意听堂本刚念叨自己出门去旅行的时候的经历,这是他所缺失的关于堂本刚这些年的经历,他只知道堂本刚在转行做音乐之后换了事务所,不再有他做演员的时候那么受人瞩目和成绩斐然,每年的新曲因为是小众类型在普通大众之间都反应平平,但是也有一批死忠的音乐饭追随,只是落在外人眼里可能就是不温不火没有成绩了。堂本光一会收藏堂本刚的每一张单曲和专辑,对于这种音乐类型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懂,可是他觉得他能看得到做音乐的时候刚是快乐的,就非常足够了。

祖父母对于两个孙子倒是一致的疼爱,虽然精力不济常有小病小灾,但是不论准备什么礼物向来都是一式两份不偏不倚。他们也知道这份婚事自己没什么插嘴的余地,但是两个孩子都是从小看着长大的,真的结婚了也比不了解的外人强点,没什么可挑剔的。所以这次的会面也只是礼节性的见一面,一起吃个饭聊聊天,吃完饭之后老人家就要休息,反而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两个人坐在客厅里打发时间。

“不是说公司还有事情吗?”

堂本刚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单独的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和堂本光一相处过了,遥控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换了好几个台坐在一边的人都不说话之后,只好他自己开了口。

“嗯,会议推迟到明天了。”

早上说有事情不过是窘迫之下随口胡诌,这会儿眼看和堂本刚的相处还算融洽,堂本光一才不舍得这个时候离开。他小心的守着自己的心意不想被堂本刚察觉,但是这份心意却推动着他下意识的想要靠近对方。

“光一......”

“怎么了?”

刚刚吃饱饭坐在有阳光照射进来的客厅会让人昏昏欲睡,一旦不那么清醒,头脑里就是潜意识占据了原本理智盘踞的主导权。堂本刚不过是看着堂本光一坐在他的不远处,对方的坐姿总是那么端正,身上也穿着笔挺的西装,即便此刻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即便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他伸伸手就能碰到的,他还是觉得堂本光一离他特别特别的远。
 
 
 
所以他下意识的叫了对方的名字,不是有什么想说的话,仅仅是想要叫他的名字。
 
 
而堂本光一侧过头来看他,一贯冷峻的眉眼此刻柔和起来,声音也比平常听起来要和缓些,注视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堂本刚抿了抿嘴,他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堂本光一的脸。他自然是知道对方长得好看的,刚到家里的时候的小男孩就好看的像洋娃娃一样。随着年龄渐长,学校里堂本光一也一直都是很多人喜欢的对象,再加上他又会弹钢琴,学业成绩好,还担任学校的生徒会长,是一个完美的校园恋爱小说的主人公,暗恋他的人简直数不胜数。但是现在的堂本光一眉眼里多了更多的风情,他的确生的秀气的五官,但在他的脸上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而现在堂本光一敛着眉眼,就显得柔和许多,眼角也开始有了淡淡的皱纹,却只显得这个男人被时光赋予的淡然。
 
 
 
 
被他这样注视着,让堂本刚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几拍,慌慌张张的转开了目光。
 
 
“没有,想问你出去旅行的话工作怎么办。”
 
 
“啊,坂本会处理,坂本是我的秘书,之后也会介绍你给他认识。”
 
 
“哦。”
 
 
堂本刚是真的很想找点什么话题来聊,可是他现在悲哀的发现,他已经完全不知道堂本光一现在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了,也并不了解对方现在有什么爱好,除了问上一句工作的问题,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处理什么工作,是不是能离开东京出去旅行。
 
 
 
所以他才总是想躲着堂本光一,不论他做什么,堂本光一都能引出他的愧疚感来。
 
 
“我去楼上午睡一会儿,你......你要是想休息就一起上来,或者想看电视你就继续留在这儿。”

说完就急匆匆的想上楼去躲开此刻的氛围,可他刚刚转过身,
堂本光一就跟着一起站了起来。
 
 
“那个,刚,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入籍手续?”
 
 
 
堂本刚虽然是之前就想过结婚的事情,说出口的时候却是在当时的情景之下脱口而出的,他本来也不是会详细思虑过前因后果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再去行动的人,说了要结婚之后也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堂本光一——他原本以为以堂本光一的做事风格,会直接找人办好所有的手续,也不会答应他去旅行的事情,干脆利落的处理好之后让他乖乖搬进他的公寓才对。
 
 
 
他以前都是听他母亲抱怨他的父亲,两方家庭在决定好联姻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父亲决定的,甚至连挑选婚纱这件事情他母亲都没有参与,更别说婚礼的其他部分了,当年婚礼结束之后父亲就直接回了公司继续处理手头的工作,本来决定了的蜜月也没有去成。
 
 
 
因此现在堂本刚有点愣愣的,只是跟着重复了一边这个词。
 
 
 
“入籍手续?”
 
 
 
 
他回过身去看堂本光一,对方脸上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想要跟你确认一下你的时间,我们什么时候去办入籍手续,你要从家里搬出来的话,是跟我住还是我们重新置办房产,如果要重新装修的话,可能暂时还是要住在家里或是我那里。还有要去玩的目的地,是不是需要提前办好一系列的手续,都需要我们确认好。”
 
 
 
堂本光一把要两个人共同决定的事情一桩一桩的列出来,看向堂本刚等待他给自己回复。堂本刚后退了一步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心里却为了这件事情翻起波浪来。
 
 
他没有想到堂本光一这么重视这件事情,也没有想到堂本光一会这么重视他的想法,虽然脸上还能抑制着保持着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但是心里却因为这份重视而感觉到开心。
 
 
 
“住你的公寓就好了,我听妈妈说挺大的?旅行的事情就我来决定吧,光一只要出个人就好了,嗯然后是入籍手续,明天去办?明天有时间吗?”
 
 
 
堂本刚是一高兴就忍不住自己说话的欲望的人,立刻就安排起堂本光一提出的事宜来,即便心里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要跟对方保持安全距离,可是在他内心深处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离对方更近一些,能稍微靠近一点都会让他觉得开心。
 
 
 
“明天有个企划案要谈.....午饭过后的时间有空,两点钟可以吗?”
 
 
 
堂本刚原本以为对方会拒绝的,却没想到堂本光一郑重其事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确认了行程,手指虽然只是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但是堂本刚就是莫名觉得对方是为了这件事情调整了行程的。
 
 
“好,那就两点钟吧,我在市役所门口等你。”
 
 
 
“好。”
 
 
 
等堂本刚离开客厅真的去楼上午休之后,堂本光一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玻璃窗户上倒映着他脸上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收不住。
 
 
他从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明白,他喜欢堂本刚这件事情并不是哥哥对于弟弟的喜欢,他曾经为这份感情万分恐慌过,他只是堂本家的养子,如果被父亲察觉到了他的心情,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于是他拼了命的努力,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希望不会被从那个家里扫地出门。一开始的时候他很难忍得住自己的感情,他渴望着堂本刚也和他一样对他抱有着这样的感情,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痛苦,退回来一步只作为他的哥哥他觉得不甘心,可是前进一步去告白,看着堂本刚干净的没有一丝杂志的眼睛,他又无论如何说不出口。这样不上不下的耽误下来,他反而半点靠近对方的勇气都没有了,在堂本刚那边也不再试图接近他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简直一度降入了冰点。

所以哪怕是像现在这样,能够和堂本刚说上几句话,普通的聊聊天,都会让他觉得特别的开心。更何况他们明天就要去区役所登记了,等到两个人在入籍的文书上盖章,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了——比跟父母的亲子关系都还要亲密。堂本光一迫不及待的想要步入和堂本刚的同居生活,只要一想到能每天都见到刚,他就忍不住欢欣雀跃。他并没有刚也会喜欢上他的奢望,父亲要求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都没被突然地惊喜冲昏头脑,他知道堂本刚向往自由讨厌被束缚,不能解开家庭束缚在他身上的东西已经让堂本光一觉得自己无可奈何,他绝不愿意再为他添上更多的负担。
 
 
 
但是当堂本刚主动答应这份婚事的时候,他脑袋里已经完全被突如其来的上天的惠顾扰乱的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除了一句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半句有营养价值的话都说不出口。
 
 
 
他大概猜得到堂本刚为什么答应这份婚事,他的刚一向很聪明,虽然从不过问财团的任何事情,他也一定知道堂本光一在继承公司这件事情上被财团里的元老说三道四了。在经历了最初的惊喜过后,堂本光一立刻就明白,这是堂本刚打算帮助他得到财团的继承权——那么得到之后呢?堂本光一不愿意想,但却也心知肚明,堂本刚不会长久的停留在他身边。
 
 
但他还是如此期待着他们的婚姻生活,就好像还卑微的希望着堂本刚的自由生活里有他的一席之地。
 
 
 
哪怕不是以丈夫,而是以哥哥的身份,这都无关紧要,哪怕终有一日堂本刚找到了心爱的人,他现在也可以坦然的祝福他们。

所以去区役所的路上,堂本光一紧张的要命,他曾经有过很多个不容出错的时刻,但是都没有哪一刻会像此刻这样让他心慌意乱,他一边在心里想着只是去入籍登记,哪里会出什么问题,一边又想着事情不可能会这么顺利,心情乱糟糟的梳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路边带着口罩的堂本刚,明明是个有名人,却像是完全不怕被人认出来一样站在那里,看到堂本光一的车子之后还坦然的朝他摆了摆手。堂本光一快步从车子上下来,站在了堂本刚身边,对方今天穿着件深绿色的大衣,从头到脚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来,笑眯眯的看向堂本光一。
 
 
 
两人向里走的时候,每一步堂本光一都走得特别轻快,堂本刚看起来不错的心情也影响到了他,让他抛下了来的这一路上的紧张渐渐地放松下来,听着刚轻快的语调跟他说话。现在向前的每一步,都像是在跟过去两个人相敬如冰的日子告别,今天之后,他们会是名义上的合法伴侣,他会有很多很多的机会改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至少等到堂本刚决定结束这段婚姻的时候,他们还不至于就此陌路。

或者,堂本光一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也许老天真的会眷顾自己一次,让刚也喜欢自己。他愿意用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好运气,换这个结局。
 
 
 
“我跟你说哦,我站在这里已经看到四五对进去了,真的是一眼就看得出是来结婚还是来离婚的,我感觉我都有猜对。”
 
 
 
堂本刚说完还戳了戳他,仅仅是这样的肢体接触都让堂本光一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角。
 
 
“.........我想如果真的有人像我这么无聊的在外面站着猜的话,大概会猜我们是来离婚的吧。”
 
 
本来默契的并肩向前走的步伐猛地慢了一步。
 
 
“光一?”
 
 
“没事,进去吧。”
 
 
 
堂本光一慢了半步跟在堂本刚的身后,盯着他帽子上那颗随着走路的动作轻轻晃悠的毛茸茸的小球,抿起了嘴唇。

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是他自己被一时的欣喜冲昏了头脑,真的敢奢望起幸福来。

tbc.

评论(66)
热度(466)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