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风和日丽(KK)12

12

因为提前跟木村拓哉打好了招呼说明了这件事情,今天早上家 里就没有给小家伙准备早饭,而堂本光一则难得的起了个早吃 了早饭,刷完牙之后小家伙自己换好了衣服,眼巴巴的等着去 客厅里吃早饭。

但是堂本光一却坐在他们俩的小套间的沙发上看着窗户外面的 风景,半点没有打算挪一下步子的意思。刚低头摸了摸有点饿 的肚子,委屈巴巴的哼唧了两声——但是似乎堂本光一并没有 听见,还是没回头看他。

自从去过夏日祭回来,小家伙比起之前性格又活泼了一些,大 概是那次接触的陌生人也比较多了,现在在家里对着这些天天 见面的人已经会主动的问好了,至少他的安全区已经从堂本光 一的身边扩展到了整个木村家的宅院。

可是撒娇的脾气可一点都没变——明明如果他醒来的时候光一 已经下楼了,就会自己乖乖的换了衣服跑下楼去找他,如果光一还在房间里,就得一直盯着光一直到对方主动地牵着他的手带他下楼才行。

“tsuyo饿了。”

自己跑过去之后站在了堂本光一身边,伸出小手搭在堂本光一的手上,圆滚滚的眼睛看向他,对于今天堂本光一没有主动说要他下楼去吃饭感觉到很委屈。

但是堂本光一却没有牵他的手陪他下楼,而是伸手把堂本刚抱进了自己怀里,摸了摸小家伙额角翘起来的头发。

“tsuyo,我们下午去吃可丽饼好不好?”

“好呀!”

“那,现在我们不能下去吃饭了,tsuyo你要乖乖听我的说的话好不好?”

小家伙有些委屈的瘪瘪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是他真的觉得很饿啊,为什么吃可丽饼就不能下楼去吃饭?但是吃可丽饼的诱惑有太大,导致小家伙哼唧了两声之后还是选择了可丽饼。

堂本光一却有些头疼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之前因为自己的私心,他一直把小家伙当做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子教养,从来没告诉过他人和吸血鬼的区别,也没有明确说过为什么他和大人们有所区别,大概小家伙还一心以为自己只能喝血不能吃东西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小孩子呢。这么大点的孩子还没有形成明确的世界观,的确是跟他讲什么他就会记得什么的年纪,所以这个时候堂本光一究竟要以什么来开头,然后完整的把人和吸血鬼的区别和恩怨讲给他听,光一实在是没有头绪。

他盯着小家伙脑袋上的发旋,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开了口。

“tsuyo有没有觉得自己哪里跟我不一样?”

小家伙大概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撒娇不仅没用,光一还说起了他完全不能理解的话题——不过还好肚子还没有饿到要立即吃饭的程度,他只是之前饿怕了,所以总是一到吃饭的时间就迫不及待的要吃饭。

“tsuyo没有光一先生高,也没有光一先生力气大.....”

小家伙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的数着他觉得他跟堂本光一的区别,每说完一条都期待的看向堂本光一,希望对方宣布这就是正确答案,然后他们就可以结束今天早上突然多出来的问答环节去吃早饭了。可是他想破了小脑袋想出来的答案都没有让堂本光一停下问题,只是在他说完之后点点头说还有呢。

tsuyo有点想生气,他跟光一先生哪里有那么多的区别。

“tsuyo饿了,光一先生不饿!”

即便他这样说了,光一先生还像是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觉得肚子很饿了想要吃饭一样,这让小家伙有点失落,耷拉着脑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在手指头不小心碰到自己的牙齿之后立刻抬起头看向堂本光一。

“tsuyo的牙尖尖的,光一先生没有。”

说着还努力的露出尖尖的虎牙来,为自己关注到了这么细小的事情而感到开心,眼神亮晶晶的看向堂本光一等着对方表扬他,可是光一先生却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继续问了下去。

“那tsuyo知道自己的牙齿为什么那么尖利吗?”

小家伙这下是真的不高兴了,明明他都已经回答出光一先生的问题了,而且他都说了好几次他觉得饿了,为什么不可以吃完早饭之后再继续,tsuyo吃早饭是很快的呀,不会耽误事情的。

不高兴也立刻表现了出来,也不好好的坐在堂本光一的膝盖上了,拧来拧去的最后整个人横着窝在了堂本光一的怀里,小腿也踢来踢去的不安生,嘴巴更是撅的老高。

“tsuyo不想回答问题,要吃早饭,饿。”

“tsuyo,我们今天不下楼吃早餐,我们吃点别的东西。”

“吃什么?”

对于吃东西最有兴趣了,小家伙立刻乖乖的重新面对着堂本光一坐好,一双眨巴着期待的看向对方,等着他宣布自己今天的早饭是什么。可是光一先生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开心,手掌落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拍了拍。

“tsuyo的牙齿,是用来吸血的,其实tsuyo和我们不一样,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吸血鬼。”

“吸血鬼?”

被从来没有听过的词语暂时的吸引了注意力,小家伙歪了歪脑袋,他的动画片里没有出现过这个词语。

“是的,人类可以吃普通的食物,但是吸血鬼需要血液,以前tsuyo不是吃普通的食物就会肚子痛吗?”

小家伙捂着肚子点了点头,他还记得,他吃掉了一个面包之后肚子超级超级痛,是光一先生带自己去看医生才治好了的。

“我有办法让tsuyo可以随意吃普通的食物哦。”

“所以我们下午才可以去吃可丽饼?”

“对,tsuyo真聪明。”

小家伙笑眯眯的凑到堂本光一跟前,对于自己被表扬了的事情非常开心。

“tsuyo要做什么?”

堂本光一身上只穿着一件普通的半袖,他把小臂伸到堂本刚的面前,今天早上醒来洗了澡之后,他特意给小臂消了毒,这会儿酒精味才散掉。

“吸血鬼要吃普通的食物,就要直接吸食人血,tsuyo只要咬一下我的小臂,吸点血就可以了。”

堂本光一努力的用他觉得小家伙可以理解的语言去解释这件事情,他也不指望今天解释一次,小家伙就真的能完全理解吸血鬼和人的区别,时间还长,还可以慢慢潜移默化的让他了解,并且让身为吸血鬼的他既保持对人的警惕,又不会反感人类。

但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心想要吃可丽饼的小家伙却没有立即依照他的话来做,而是低下头了有一会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大大的眼睛里已经储满了泪水,委屈巴巴的吸了吸鼻子。

“吸血鬼....吸血鬼是坏人是不是....tsuyo不要当吸血鬼,不要和光一先生不一样。”

小孩子的世界里逻辑很简单,要咬光一先生,就意味着要让光一先生受伤,只有这样吸血鬼才能吃普通人类的食物,那么吸血鬼一定是坏人才对。

“不是不是,tsuyo怎么会是坏人呢?”

没想到自己这样的解释会让小家伙这样理解,堂本光一一看到他的眼泪都觉得自己心跟着揪,赶紧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放缓了声音。

“就像我曾经跟你说过的,熊先生要吃鱼才能够活下去,不能因为这样就说熊先生是坏人吧?更何况吸血鬼吸血并不需要伤及生命的,tsuyo就更不会了,一点点血量就足够了。”

如果曾经有人告诉堂本光一有朝一日他会这样帮吸血鬼辩解,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武力打得对方找不到北,但是此刻这些话像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其实事实就是这样的,吸血鬼和人类在这个世间共处的时间就上万年,一直都是非常和平的相处着,吸血鬼族群不爱热闹也讨厌陌生人,一直都是隐居的状态。堂本光一也曾经试图探寻过究竟是什么使得一直还算和平相处的吸血鬼和人类兵戈相向,但是因为那段时间战事越来越紧急,他最后也没能找到历史原因。

小家伙暂时被他劝住了,总算是止住了哭泣,但是小手捂着嘴拼命的摇头。

“不要咬光一先生,不要。”

“tsuyo不想吃可丽饼了吗?”

光一本来想用食物诱惑他,但是小家伙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不吃,tsuyo什么都不吃,tsuyo乖,不咬光一先生。”

纤长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珠,目光却异常的坚定,半点也不打算因为他心心念念的可丽饼动摇。堂本光一的左手揽着堂本刚的后腰,担心他从自己膝盖上跌下去,心里既熨帖又觉得涩涩的。他一直觉得和吸血鬼群族那一场旷日持久血腥的战争磨掉了他心里很多柔软的部分,让他宛如一个战争机器一样的活着,仿佛所有的意义不过是为了手里这把枪能杀死更多的吸血鬼。可是这颗心现在似乎被面前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慢慢的暖热了。

“tsuyo......”

“嗯?”

“可是我希望你吸我的血,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分享我吃的好吃的东西了。”

他摸摸小家伙柔软的卷发,语气软软的哄孩子,敛下的眉眼中全是温柔的笑意。

“会痛的!”

“不痛,我不会骗tsuyo的对不对,真的不会痛的。”

小家伙看着堂本光一,发现对方脸上盛满了笑意,看起来好像真的咬他一口不会痛一样,小脸全部皱了起来,似乎很是纠结。他一方面觉得被咬绝对会痛,一方面又觉得光一先生绝对不会骗他的,犹豫极了。

堂本光一看着小家伙脸上总算是露出一点犹豫的神色来,于是干脆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用来切水果的小刀,轻轻的划破了他的左手腕内侧——他的确没有骗小家伙,饱经战争的身体哪里还会因为这一点点小伤觉得痛,身体被利刀刺穿的时候他都能淡定的杀掉对手再拔掉伤口上的刀子,接受治疗的时候更是眼睛都不眨一眨,这么一点点的伤口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不算什么。

新鲜的血液立即顺着伤口流出来,染红了白皙的手腕,小家伙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被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新鲜的血液刺激了他的天性,可是担心光一的心情居然在这一刻占了上风。

“光一先生.......”

皱了皱鼻子下一刻就要哭出来,堂本光一赶紧换了个姿势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坐着,然后把流着血的手腕凑在堂本刚嘴边。

“含住。”

到底还是哭了,一边吸着鼻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还是听话的咬住了堂本光一的手腕,遵循着天性吸着血,鲜美的血液顺着堂本光一的血管进入小吸血鬼的口腔,无与伦比的味道刺激着小吸血鬼敏感的神经,让他下意识的把牙齿嵌入堂本光一的皮肤里,吸血鬼的本性在这一刻战胜了所有,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来自吸血鬼猎人的血液带着属于人类的气息从喉咙进入小吸血鬼的身体,然后慢慢的遍布全身。这种感觉和以往根本无法对比,堂本光一甚至已经看到小家伙以往清澈的黑亮亮的眼睛泛起了红光。

堂本光一犹豫着要不要立刻结束,被吸血鬼吸血其实真的不同,唯一的痛感只来自于牙齿能感觉到嵌入皮肤的那一刻,接着明明属于自己的血液进入对方的口腔,但是带来的却是令人战栗的难以言喻的感觉。而对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这感觉实在令他觉得别扭。

但他突然感觉到手腕上血液加速流出身体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舌头轻轻舔舐着还在渗血的伤口,小家伙的眼睛恢复了一贯的清明,等他松开嘴的时候,手腕上只留下了两个牙印的痕迹。

这确实令他觉得惊讶,之所以一定得自己来做这件事情,堂本光一觉得自己是现在唯一能控制吸血鬼的人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第一次吸人血的吸血鬼很难能抵御新鲜人血的刺激,尤其是小家伙在人群中呆了这么久,按照以往他的经验来说,他是真的见过生生被吸干血液的人。

小家伙的眼睛都哭得有点肿了,他低着头从堂本光一的怀里爬出去,然后一个人进了卧室。堂本光一跟着进去,发现小家伙爬上了床,背对着门一个人坐在了床上。

这是,生气了?

堂本光一坐在了床边,想了想脱掉了拖鞋盘腿坐在了小家伙的身后,沉默了半晌之后,伸手拉了拉小家伙的裤腰。

面前的小团子扭了扭身体,依旧面对着墙壁坐着。

“tsuyo不高兴了吗?”

“哼。”

故意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哼声奶声奶气的,不让人觉得他有多生气,反而让人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觉得不好喝吗?”

他还真的想不到小家伙是为什么不高兴,也没研究过吸血鬼喜欢什么样的血液,研究报告里倒是写过,对于吸血鬼来说最高级别的享受莫过于情事中来自于情人的鲜血。但是这小家伙还这么小,明显还不到享受这种东西的年纪,再说自己的血液也不至于难喝吧?

“讨厌自己。”

“嗯?”

小吸血鬼转过身来,眼睛红彤彤的像是小兔子一样——这次是因为哭的,抬起头看向他的光一先生。

“为什么我要是吸血鬼,为什么我要吸光一先生的血,讨厌自己,讨厌!”

一声声讨厌像是砸在了堂本光一心上一样,他向前挪了挪把小吸血鬼抱进怀里,轻轻的低下头亲吻了他的头顶。

“不要讨厌自己。”

那些对于吸血鬼的憎恶,似乎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任何物种的存在都有必然性,不论是什么世间导致了最终两个群族之间的战争,堂本光一现在是真的相信,老师将他送到这个时空来,可以阻止未来的悲剧。而怀里这个心怀着善意和爱意的,天真无邪的小家伙,会成为两个群族握手言和的契机。

“没有人的存在是应该被讨厌的,tsuyo一定是被爱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只是需要吸血才能活着,就像我也需要吃东西一样,我们不同,不代表tsuyo的存在就是被人讨厌的,你自己就更不能讨厌自己。”

“那光一先生,也爱着tsuyo吗?”

这小家伙怎么总是抓住一句话里不是重点的那句内容?

堂本光一哭笑不得,他本来就是个感情很少外露的人,别说是爱了,他也从未对别人说过喜欢。战争当中日夜相对又交付后背,他们的队伍里其实有很多情侣,但是堂本光一却从未对任何人动心。他觉得人心太复杂了,即便为同一个目标努力,也很难说大家自己心里是不是都有不同的想法。可是现在面前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他是不是爱他,似乎很难让人说出什么不是的话。

“是这样,我也爱tsuyo,所以tsuyo不可以讨厌自己。”

小家伙歪了歪脑袋,果然喜笑颜开,吧唧一声亲在堂本光一的脸上。

“我也爱光一先生。”

接着手脚并用的站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手。

“我们去吃可丽饼!”

堂本光一无奈的摇摇头,却又忍不住笑出来,小孩子的快乐和悲伤总是这样像春天的天气一样变换,好在总算是迈过了这件事情,小家伙开心就好了。

有了上次夏日祭的经验,出门对于小家伙来说已经不是可怕的事情了,这次也很顺利的就坐到了可丽饼店里面,小家伙这是第一次可以吃普通人类的食物,坐到这里之后就被丰富的菜单图片吸引了,坐在卡座上晃悠着腿一页一页的翻着,看着什么都觉得特别好吃。

“我们让服务生小姐推荐好不好,下次还可以来吃别的嘛。”

陷入到选择困难的小家伙和之前也没吃过这些东西压根不知道该怎么选的堂本光一最终决定完全听从服务生的,点了香蕉草莓巧克力的可丽饼和抹茶千层之后又点了草莓牛奶和名字长的要命堂本光一反正是没记住的新品咖啡。

只喝黑咖啡的堂本光一对于这个名字长的让人头痛的咖啡倒是挺满意的,而小家伙一边吸着草莓牛奶一边吃的嘴角都是巧克力酱,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好吃吗?”

“嗯,超好吃的。”

堂本光一笑得眯起眼睛来,张嘴吃掉了小家伙挖了一大勺递过来的抹茶千层,并不过分的甜味的确让人心情舒畅,再加上小家伙满足的笑脸就更是如此。

吸了一口冰咖啡之后看向外面的蓝天白云,感觉到身心都放松下来,不论老师需要他做什么,他的确万分感激老师选择他并且他把送到这个时空来,像是弥补他在战争中所受的磨砺一般的让他遇到这么一个小家伙,生活都变得有生机起来。

回家的时候手牵手的走在马路边,堂本光一走的很慢,而小家伙专心致志的每一步都跳着路上铺着的砖块的格子走,嘴里还哼着昨天看动画片里学到的儿歌。

“tsuyo呀,我们去音乐教室上课好不好?会有别的小朋友和你一起玩,每次上课回来我们都去吃可丽饼。”

“每次都吃?”

“嗯。”

小家伙根本还没理解什么叫音乐教室,他只抓住了后面说的那句每次上课结束都可以去吃可丽饼。

“tsuyo去!”

“好。”

堂本光一长舒了一口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往前走的路上。

小家伙在一点一点变好,慢慢的走出被绑架的阴影来,过不了多长时间也许就可以送他去幼稚园了,自己的确是时候考虑要做什么样的工作——他终于在远离战争之后,有了对于自己人生的选择权。

他很期待。

tbc.

评论(24)
热度(298)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