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风和日丽(KK)11


 
 
11
 
 
自从堂本光一带着小家伙出门去了一趟闭园的游乐场之后,堂本刚的胆子明显比之前要大一些了,在家里这些常见的人里,他现在都会主动地打招呼,对着上野管家,木村和中居又尤为亲厚一点,宫田医生也不像过去那样一见面就往堂本光一身后躲了,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是至少会乖乖的打招呼。
 
 
 
 
 
而宫田医生在找到了他认为最好的方式之后,也没有再准备其他的东西,而是在他们每次见面的治疗室里放了一架钢琴,每一次的治疗形式就变成了教小家伙弹钢琴。刚开始还得堂本光一陪着坐在一边,要比宫田医生离他更近一点才行,慢慢的堂本光一就可以离得稍远一些,只是在房间里坐着就可以。
 
 
小家伙这样的进步不能说是快,但是对于大人们来说这样的进度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逼得很紧反而起到反作用。
 
 
 
学习钢琴对于小孩子来说一般都是枯燥又辛苦的事情,但是堂本刚似乎是真的非常喜欢音乐,一点也不觉得学着记谱子和练习辛苦,反而每次结束之后都开心的拉着堂本光一的手跟他汇报自己的进步,除了上课以外的时间还自己练习,像是中居不常回家的人每次见到刚在弹琴的时候都觉得进步的非常快。
 
 
几个大人倒是合计起了真的给小家伙好好请一个音乐老师的事情。
 
 
而宫田医生推荐的动画片,也的确很对小家伙的胃口,每天吃完晚饭过后,堂本光一会带着小家伙在外面散散步,之后就是动画片的时间。这座庄园本来就不是处于市中心的位置,对于木村拓哉来说上班不够方便,所以大部分时间其实都不住在这里,现在倒是堂本光一和堂本刚更像是这里的主人,上次去过游乐场之后,上野管家就让人在后院里支了秋千,两个人住的房间隔壁也改装成了影音室,角柜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画片。
 
 
 
堂本光一原本还觉得太过于麻烦对方,上野管家跟他解释,木村家比他想象的更加富有,更何况现在上上下下都拿小家伙当做木村家的小少爷对待了,这些待遇并不过分,要知道这座庄园原本是木村拓哉成人时得到的生日礼物——这就能看出本来家里就是这么对待小辈儿的。
 
 
 
而关于堂本光一之后的工作,木村拓哉更是相当特殊照顾,他让上野管家拿了自家的产业名录给堂本光一,言下之意就跟之前那次讨论的一样,但凡堂本光一愿意提出来,他就都能满足。
 
 
倒是堂本光一现在一门心思的扑在堂本刚身上,对于这件事情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光一先生……”
 
 
 
“怎么了?”
 
 
下午吃完饭之后在家里绕了两圈,趁着太阳渐渐下去了,夏日的傍晚微风阵阵还算舒服,堂本光一就带小家伙去荡秋千,这个秋千做得很大,堂本光一也可以坐上去,不过小家伙有点怕高,他一般也不会荡得很高,现在干脆是小家伙坐在秋千上晃悠着腿,而堂本光一只是脚挨着地来回的晃,前后的幅度比起是荡秋千更像是婴儿摇椅之类的。
 
 
 
“夏日祭……想要去。”
 
 
昨天木村回家一起吃了饭,聊天的时候提起了他公司筹办的夏日祭马上就要开始了,本来这个话题被提起来不是说要问他们两个人参加不参加,因为小家伙怕生,光一怕闹,怎么看都不适合夏日祭。只是木村拓哉似乎格外喜欢打扮堂本刚,从住进来开始衣柜里的衣服就是以指数增长的趋势在增多,什么样式的衣服都有,堂本光一甚至还从里面翻出过南瓜裤样式的睡裤——这一点倒是符合堂本光一的心思,小家伙长得可爱,自己也喜欢漂亮,穿好看的衣服心情也格外的好,所以总是任着小家伙在衣柜里翻衣服,明明也不出门,总是一天一身的换,而他自己则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就是换个颜色而已。

提起夏日祭的话题是因为项目负责人来给木村拓哉汇报进度的时候,拿了用来宣传的海报,上面当然是穿着浴衣的少女——这刚好让木村拓哉想起来,给堂本刚准备的衣服虽然是有的是买的名牌,有的是找裁缝手工做的,不过还真的没有浴衣之类的衣服,小家伙长得白白净净脸又圆乎乎的,穿浴衣一定很可爱。
 
 
 
 
 
 
木村拓哉是个行动派,昨天提了这件事情,今天中午的时候上野管家就带了专门和服的手艺人来给堂本刚量尺寸——和服和洋装需要的尺寸有些区别,顺便也给堂本光一一起量了,只是说到了衣服的事情。
 
 
不过宣传册倒是留了下来,木村拓哉的公司即便办理夏日祭也是大手笔,在海边,又是烟花大会又是灯海的,宣传画册里五颜六色的图像怎么可能不吸引小家伙的注意力。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的时候,堂本光一也只是以为小家伙当做画册看,没想到小家伙居然主动提起要出门的事情。
 
 
 
“可是夏日祭会有很多人哦,tsuyo想清楚了吗?”
 
 
 
夏日祭不是游乐场,不可能清场包场的,人流本来就是夏日祭的一部分,更何况还有各个小摊的摊主,不和人打照面是不可能的。堂本光一想了想,觉得有可能小家伙是被画册里的烟花吸引了才会想要去。
 
 
“单纯想看烟花的话我们可以远远地看,找个视角好的地方就可以。”
 
 
 
却不成想,小家伙摇了摇脑袋,再次强调了一遍。
 
 
 
“不是烟花,夏日祭……想要去。”
 
 
“怎么突然想要去夏日祭了呢?”
 
 
秋千为了保证安全做的是有后背的长椅样式,小家伙坐在上面只能露出一截小腿,听到堂本光一这么问了,干脆在秋千上把自己揉成了一团,抱着他的猫咪抱枕撅起了嘴,靠到堂本光一怀里之后才开了口。
 
 
“阿姨说,浴衣是要在夏日祭穿的……夏日祭,想要和光一先生一起去。”
 
 
早上来量尺寸的和服店的人是一个长相就很柔和的女人,梳着利落的发髻穿着一身暗绿色的和服,整个人都散发着非常温柔的气场,让一贯有些怕人的刚都愿意跟她说话——大概也是上野管家特意为之的结果。洋子夫人一边量尺寸,一边跟小家伙说着夏日祭是什么东西,有烟花有灯会,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摊,可以吃炒面吃小丸子,还可以捞金鱼打气枪,很多人都会约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逛夏日祭。小家伙当时看起来是忙着在一堆各色的料子里挑自己喜欢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当时还是有好好听洋子夫人说话的。
 
 
 
“洋子夫人说,夏日祭,要和喜欢的人去,tsuyo要和光一先生一起去。”
 
 
小家伙看的动画片多了,生活常识就开始渐渐丰富起来,说话也没有以前那样断断续续词不达意了,不复杂的句子都可以完整的说出来。
 
 
光一知道小家伙说的喜欢和洋子夫人跟他讲的喜欢其实不是一个意思,不过难得怕生的小家伙主动说要出门,总归是好事情。而且这个夏日祭是木村拓哉的公司举办的,安全问题比较好解决,自己把人看紧点就不会出岔子了,也能让小家伙多一点见见人的机会。
 
 
 
“那好,到时候tsuyo要乖乖的跟紧我不可以乱走哦。”
 
 
虽然知道小家伙出了门肯定是要紧紧跟在自己身边的,堂本光一还是要不放心的叮嘱几句,夏日祭毕竟人流量很大,这次举办的场所又在海滨公园里,万一走丢了可就很麻烦了。
 
 
 
小家伙听见他答应了,赶紧点点头表示自己超乖,绝对不会乱走的。堂本光一就不再多说什么,这小家伙出了门恨不得黏在自己身上,怎么可能会走丢,只不过自己现在总是担心他,才会忍不住想叮嘱几句。
 
 
 
离夏日祭开始还有一周多的时候,浴衣倒是没两天就做好了送过来,堂本光一的这身也是小家伙挑的布料,难得的不是黑白灰,上面是枫叶的纹样,底色是白色的,腰带也是和枫叶同色系的暗红色,而小家伙自己的那身是浅绿色的,上面印着几只金鱼。

浴衣是放在硬质的非常精美的纸盒里送来的,大小一共四个盒子,另外两个放的是木屐,本来拿来要试试的,但是小家伙说要到出门的那天再试,就干脆一起放在了衣柜里。洋子夫人之后还会给两个人制作正式的和服,这个不着急可以慢慢来做,因此只赶着时间把浴衣做好送来了。洋子夫人和里沙夫人是闺蜜,因此也很喜欢刚,送来浴衣的同时还做了同样花纹的手袋给刚,小小的可以系在手腕上,上面绣着的花纹是刚喜欢的小兔子。
 
 
这下小家伙就更期待夏日祭了。
 
 
掰着手指头过了三天之后的早上,小家伙早早就起了床,坐在床头去晃堂本光一,平日里起床的时候都迷迷糊糊的要人抱到浴室去,今天也乖乖的自己脱了睡衣进了浴缸里洗泡泡浴,过了这些天也不怕了,还能调皮的用手沾上泡沫突然抹在堂本光一的鼻子上,被捉住手了就赶紧皱着鼻子撒娇。今天心情好,堂本光一也故意用泡沫蹭在他的脸色,小家伙也不恼,笑眯眯的拿蹭了泡沫的侧脸去蹭堂本光一,最后搞得两个人都是满脸的香橙味泡泡。
 
 
 
虽然小家伙想要现在就穿上衣服,可是说好了要睡了午觉再出门,咬着吸管闷闷不乐了一小会儿,就又被上野管家拿来的尤克里里吸引了全部的刚心神。大人们对于要给请音乐老师的事情很谨慎,找来找去都觉得挑不到合适的,里沙夫人来看刚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情,倒是刚好她没结婚之前就是小学音乐老师,来给刚启蒙最合适不过,除了钢琴以外,就又选了一个乐器给小家伙。
 
 
 
中午的午睡也肯定是睡不着了,堂本光一想了想,不睡也就不睡了,干脆看动画片度过了这段时期,两个人在影音室里看动画片的时候刚总是很专心的,今天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看堂本光一,小脸上满是期待,坐也坐不住,一会儿晃晃脑袋一会儿到处看看,直到堂本光一哭笑不得的宣布现在可以换衣服了。
 
 
立刻就跳起来要往出跑,跑到房间门口了又跑回来,去拽堂本光一的手。
 
 
“光一先生……去换衣服啦。”
 

白白嫩嫩的小团子穿着草绿色的浴衣越发显得可爱,连上野管家都没忍住拿着相机拍了好几张照片留念,堂本光一自己蹲下身帮刚调整好了腰带,又把装了几个硬币凑趣的小手袋系在了他的手腕上。
 
 
小家伙自己拉开了系带看了一眼,一副我认识我很厉害的样子看向堂本光一。
 
 
“是钱,可以买东西,对不对?”
 
 
“对,虽然不能吃东西,但是我们可以去捞金鱼。”
 
 
实际上堂本光一自己也没去过夏日祭这种东西,他只是听说过,最了解的恐怕还是从那本宣传手册里看到的内容,他本来也不喜欢闹腾的地方,但是此刻看到小家伙为了这件事情难得有些小男孩该有的调皮了,就觉得去这么一趟也很值得了。
 
 
到达夏日祭的地点的时候正是人们纷纷入场的时候,小摊的吆喝声和人们交谈的声音掺杂在一起,立刻让本来先下车的小家伙立刻后退一步躲在了堂本光一身后——这对于他来说是安全圈,遇到任何让他觉得不安的事情的时候,他都会立即躲起来。
 
 
“tsuyo怕……好多人……”
 
 
小家伙伸手拽着堂本光一的浴衣,露出一个脑袋来看着眼前的人流,眼神里既有些胆怯又带着点期待,但是对于人群的恐惧还是占了上风,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心里还是害怕。
 
 
“抱着你进去吗?”
 
 
“嗯嗯。”
 
 
被抱在怀里之后就觉得安心多了,一手搭在堂本光一的肩膀上好奇的四周看着,热闹的人流中也会是有人时不时的看向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家伙——还有抱着他的堂本光一——不少小姑娘从他俩身边经过的时候都是捂着脸过去的。不过堂本光一满腹心神都在怀里的小家伙上,也没注意到周围的人怎么样。
 
 
“要先去捞金鱼吗?”
 
 
夏日祭上最热闹的往往都是小吃摊,但是小家伙都吃不成,堂本光一干脆就不抱着他往小吃摊跟前凑,省的惹得小家伙不开心。去捞金鱼的小摊之前路过了一家卖面具的摊位,稀奇古怪的面具吸引了小家伙的注意力,拽了拽堂本光一的衣服示意他停下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面具。
 
 
“喜欢就挑一个吧,有小孩子戴的么?”
 
 
 
一整个架子上琳琅满目的都是不同样式的面具,小孩子的都是硬质制作的,小小的图案也不是很多,倒是大人戴的可以使用木质,就显得精美很多。堂本刚虽然小,可是审美却很有自己的坚持,自从住进木村家之后,穿衣服什么的都是花花绿绿的颜色,白色灰色都是看都不看一眼的。

小手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划来划去,最后指中了一个狐狸的面具,尺寸是成年人的,做工相当的精美,连用来固定面具的都不是普通的松紧带,而是两侧各有一根深蓝色的丝绸系带。面具眼睛的地方留出了狭长的空孔,虽然做得十分写意,但是狐狸的神态却能传达十之八九。

“吱哟喜欢这个吗?”

被光一抱在怀里的小家伙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自己的小胳膊把上面挂着的钱袋举到堂本光一面前。

“吱哟买。”

那个手袋因为是要系在堂本刚的手腕上的,做的尺寸很小,也不过是凑趣往里面放了几枚硬币,这么精美的面具这点钱怕是不够的。但是小家伙已经打开了钱袋,一股脑的把几枚硬币都倒在了手心里,然后直接递到了摆摊的店家面前。堂本光一扭头去看摊位上的标价,小家伙倒是好眼光,一眼就挑中了整个摊位上最贵的那个手作的木质面具,他那点钱连一半都不够。

可是店家老爷爷却笑眯眯的收了钱,把面具从摊位上取下来交给小家伙抱在怀里。

“啊,稍等一下,剩下的钱我......”

堂本光一抱着堂本刚并不好掏钱,于是一边说着一边想要弯下身把小家伙放在地方方便他掏钱包,可是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却笑着摆了摆手,又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人老了闲不住,才想着做点手工出来卖,钱什么的也不重要,小家伙喜欢,他又给了钱,就是他的了。好啦,烟火大会就快开始了,要先去找好地方哦。”

堂本光一再三坚持,却只让老爷爷故意板起了脸,只好感谢了对方,又让刚也跟老爷爷说了谢谢,这才抱着刚往金鱼摊的方向走过去。

“给光一先生.....”

“嗯?”

在人声嘈杂的地方听清楚小家伙细细小小的声音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堂本光一稍微低下头把耳朵凑在堂本刚嘴边,才总算听清了小家伙在说什么。

“买来送给光一先生的!”

小家伙把面具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周围的灯光映在他的眼睛里闪闪发光,让堂本光一不自觉的笑起来。

“好,那我戴上好不好?”

“嗯!”

堂本光一找了个人稍微少点的地方才敢把小家伙放在了地上,拿过他怀里抱着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虽然丝带看起来好看,但是系起来却比普通的松紧带要麻烦得多,堂本光一第一次弄这个东西,来回摆弄了半天才弄好。再低头小家伙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堂本光一心里猛地一惊,下意识的向前迈了几步,才发现小家伙只是被旁边卖棉花糖的摊子吸引了心神,跑到跟前去盯着看了。

饶是如此,这样清爽的夏夜里堂本光一还是觉得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甚至有种失而复得的侥幸感。虽然木村拓哉跟自己说威胁小家伙的人现在已经安生了,但是他总是觉得不安心,能够在这个年代就深入到吸血鬼的腹地,偷走一个吸血鬼进行研究的人,他不觉得对方会轻易的放弃。

但是他又舍不得对小家伙发火,尤其他他站在刚的身边,看到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彩色的棉花糖被制作出来,然后其他小朋友都人手一个的时候。

“tsuyo....tsuyo可以吃一点吗?就一点点。”

小家伙很少这样可怜兮兮的在他面前提要求,小脸皱巴巴的抬起来看他,眼神里满是渴望,拇指和食指之间笔出一点点缝隙来,努力的向堂本光一展示着他只是想吃一点点。

“可是tsuyo吃了这个会肚子疼的,我们回家之后吃饭好不好?”

家里准备了各种各样的血制品,就是为了丰富小家伙的饮食。

小家伙失望的低下头,却一句话也没多说,牵着光一的手乖乖的跟着他往前走。堂本光一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弯下腰把人抱进了怀里。

“真的只许吃一点点哦。”

“嗯!”

漂亮的棉花糖拿在手里之后,小家伙喜笑颜开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手指小心翼翼的撕了一点点草莓味的棉花糖,却是先送进了堂本光一的嘴里。

“好吃吗?”

堂本光一不爱吃甜食,但是棉花糖这种东西也很少有人不爱吃,在看到他点了点头之后,小家伙立刻笑起来,用食指蘸了一点点的放进自己嘴里,立刻露出满足的表情来。

不过乖巧的小家伙也只是拿着小手指蘸了两下之后就没在吃了,捞金鱼的时候也乖乖的把棉花糖递给了光一,自己蹲在小池子旁边拿着小纸网鼓着脸努力的想捞上来一只金鱼,破了好几个纸网也没能捞上来一只金鱼,气鼓鼓的把店家给他的纸网塞进了堂本光一手上,又拿回了自己的棉花糖。手指抬起来却又放了下去,最后也没敢多吃一点。

堂本光一摸了摸他的脑袋,弯下身一抖手腕就顺利的捞上来一只,小家伙立刻眼神发光的看向他。

“光一先生好厉害!”

夸他身手厉害的人不计其数,但是来自于懵懂孩童的赞赏总是让人心旷神怡,堂本光一接过了店家装进小盒子里的金鱼,蹲在了小家伙面前。

“我抱着你,你就只能拿一样东西,棉花糖让我全部吃完我们再去看烟花好不好?”

小家伙恋恋不舍的盯着自己的棉花糖,低着头把棉花糖交到堂本光一手里,像是生怕再多看一眼就舍不得了。这幅可怜兮兮的小样子让堂本光一心里有些难受,几口吃完了棉花糖之后重新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小孩子的心思简单,抱着金鱼盒子站在选好的地方看着海边升起的灿烂的烟花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棉花糖的事情,仰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烟花看,不时地发出惊叹声来。堂本光一的目光却落在小家伙的脸蛋上,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尖尖的牙齿来,却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四岁多的孩子。

堂本光一抿了抿唇。

这小家伙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现在生活的中心,他的一举一动都牵绊着自己,他想让小家伙更偏向人类习惯的生活,也希望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之后,他可以开开心心的在木村家长大。小吸血鬼要长大成人,仅仅靠喂食血液——哪怕是刚刚从人体里抽出来的新鲜血液也是不够的,他得直接从人体当中吸血。

堂本光一原本有些不情愿,因为这个会让他想起那些死于吸血鬼手底下的人类的尸体可怖的样子,他总是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却下定不了决心。可是小家伙天天生活在人的环境中,看着人类的那些吃的,他本来也没有人类和吸血鬼这样的概念,只是知道自己不能吃,他心里得多难受。

“光一先生你看,那朵超大的~”

“哇超厉害!”

“那个散开之后好漂亮!”

堂本光一看着怀里难得有些咋咋呼呼的小家伙,轻轻的笑起来。

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为他破戒也不是一两桩了,在这里自己并不是什么吸血鬼猎人,他只是希望他的小家伙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tsuyo,过几天我们去吃上次在动画片里看到的可丽饼好不好?”

小家伙本来被烟花吸引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亮晶晶的眼睛瞅着堂本光一,兴奋地要命又有点犹豫,半晌才问了一句。

“tsuyo可以吃吗?”

“可以哦,在那之前tsuyo考虑一下吃什么口味的好不好?”

嗯。

湿乎乎的吻落在堂本光一的侧脸上。

“最喜欢光一先生啦!”

tbc.
 

评论(24)
热度(27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