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花好月圆(SJ)06





06

樱井翔一直觉得喜欢松本润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他一向工作繁忙,自从大学毕业的时候任性的拒绝了爸妈安排好的路线而导致不得不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住之后,樱井翔也就没再回过实家居住。一个人住是很自由的,有工作的时候不用担心晚回家会让家人担心,早出门也不担心打扰到家里人,没工作的时候顿顿点外卖又早上不起床晚上熬夜也不会有人管,衣服随便丢也不会被妈妈拎着耳朵教训。对于家教严格的樱井翔来着,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独居生活对于他简直如鱼得水,舒爽的不得了。

但当得到从未有过的自由的兴奋劲过去之后,长久的一个人独居的弊端也就渐渐显露出来。不足以让他搬回实家或是随便找个什么人凑合着打发时间,但也的的确确的存在着不得不面对的寂寞。

比如说每周一的凌晨开完反省会回到家里的时候,迎接他的永远是安静的空无一人的房间,要是碰上打开冰箱却发现啤酒已经喝完的日子就格外难熬。

比如说和要好的朋友们一起聚会之后再回家总感觉到有落差,明明若干分钟之前还一帮人大吵大闹热闹的好像全天下的快乐都被他们占了一半,下一秒钟却只能一个人坐在家里无聊的翻着深夜频道。

樱井翔不是个擅长于照顾自己的人,他不会做饭,家事也做的勉勉强强,顶多就处于一个温饱线的合格线边缘,尤其是不和朋友们见面的日子,基本上都是靠便利店里的便当度日。

不过好在他的工作格外忙碌,社交圈子也足够广泛,任何时间只要他想喝一杯,他就能从手机通讯录当中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去找家店聊聊天。休假的时候也能呼朋唤友的一起去人迹罕至的景点探险,到哪里都能有朋友一起,生活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十分的充实且有趣的,在这一点上,樱井翔也的确是个擅长于把日子过得有意思的人。

但是不论生活在外人看起来有多么充实,而自己也确实享受这样的生活,但总有那么若干个时刻,心里会觉得空落落的。

大学毕业之后再往后几年,同年的朋友们渐渐都结了婚有了孩子,聊起天的时候也多少会谈及到婚姻生活和育儿话题,一起出门旅行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带上孩子。樱井翔很喜欢小孩子,也和几个合得来的朋友的妻子聊的很好,他并不反感朋友们在他面前谈及婚姻话题,也并不介意和对方的家族一起出去旅行。但心头的那一点落寂不可避免,这话他只和大野智提过,这个别人眼里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他却格外信任的哥哥只是笑眯眯的说,翔君的话,一定能找得到那个对的人的。

他哥总是这么信任他。

就像他刚刚迈进主播这个行业的时候连他爸妈都不看好他,那个时候正在事业的低谷基本上也拿不到什么工作认识之后也只能和樱井翔一个啃饭团度日的大野智却总是说,翔君的话一定会成为名主播的。

这份信任是那个时候樱井翔得到的唯一的正面鼓励,从很多层面上讲,也在他最艰难的日子里撑着他走了下来。他也正如大野智当年说的那样,成为了日本最有名的主播之一。而在对的人的这件事情上,大野智也没有说错。

察觉到对于松本润的喜欢的心情之后,樱井翔觉得自己心间那一点点落寞被喜欢的心情填满了。

即便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无法用言语传达的暗恋的心情,但是注视着那个人就能让樱井翔感觉到幸福。他会特意错过松本润会出席的首日和千秋乐,在平日里挑一天去看松本润导演的舞台剧。从出道至今,松本润所有的舞台剧他都看过很多遍,他可以切实的看到这个人作为导演的成长,毫不夸张的说,即便去掉他喜欢松本润的滤镜,松本润也是一个每次都会给他惊喜的导演。注视着他在舞台剧圈闪闪发光,也就会激励着樱井翔在自己的工作上更加努力,或者去做更多的事情。而当他觉得累的时候,看着电视机上还在努力着的松本润的身影,也觉得自己像是得到了力量一样。

喜欢的人,能够带给你生活上正面积极的影响,这难道不是令人觉得幸福的事情吗?

所以他一直克制的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步入到对方的生活圈子当中,一方面觉得自己的喜欢实在单方面,一方面也并不想破坏这种美好的心情。

直到他面对过一次死亡之后,改变了樱井翔看待这件事情的态度——爱的确可能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可是绝不该是压根不敢靠近的怯懦。

他和松本润私底下有了接触,他也就更多的了解到工作以外的松本润。不是说工作上和生活上的松本润判若两人,只是作为舞台监督的那个严格又优秀的松本润,私底下会露出困惑的表情,开心的表情,甚至会在深夜的时候打电话给他说能不能见一面——而松本润和他一样抱有着暗恋的心情,只是松本润这份喜欢的心情要比他痛苦的多,能够让他紧锁着眉头说出丧气话来。

那一刻樱井翔很想抱抱他,跟他说如果一份感情让你觉得精疲力尽的话,是应该考虑放过自己的。

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资格。

但他跃跃欲试的想要更多的跟松本润接触,离他更近一点,了解更多的生活中的松本润,即便最终他们没能走到一起,这些事情也会成为非常美好的回忆。


于是他答应了松本润的邀约,去参加他的新舞台剧的首日,出门前樱井翔像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一样仔细又兴奋的检查着自己的着装,香水和西装都是答应邀约的时候选择的,从自己的收藏里千挑万选犹豫不决的选出来了,他甚至还提前考察好了剧场附近的餐厅,口味好的环境好的,列出了几家备选,如果松本润结束之后要去吃饭的话他可以从容的提出来。

他做好了这样完全的准备,才开车出了门,卡在他们约好的时间前五分钟到达了松本润的休息室,伴手礼是二宫家甜品店的栗子饼干。买的时候本来是要买松本润喜欢的栗子蛋糕的,但是二宫和也极力推荐了栗子饼干,说是店里的新品,末了还笑眯眯的添了一句,松本君还没吃过呢。

两人目光交接的时候樱井翔就读懂了对方眼神里的调侃,但是这样善意的带了点朋友间揶揄的暗示并不让人觉得尴尬,大家都是聪明人,这样隐喻性的话反而会让樱井翔觉得贴心,于是买了好几人份的栗子饼干分开包装,给其他共演者的放在一个大的硬纸盒里,而给松本润的那一份收在了一个相当精致的包裹里。

樱井翔是做好了这样完全的准备,一颗心都盛满了欢喜的去往松本润的舞台剧初日的,一直到工作人员带着他去松本润在后台的休息室,一路有相熟的人跟他打招呼的人的时候都是。

直到他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工作人员敲门的时候他就知道里面还有别人在,但是那一瞬间他并没有多想里面除了松本润之外还有谁在,所以他几乎是毫无准备的和一个陌生人打了照面。

心里却隐约猜得到是谁。

他进来的时候松本润脸上还带着笑意,看起来两个人相谈甚欢,但是在看到进来的人是他的瞬间,松本润脸上的笑容就突然凝住了,即便他瞬间就刻意放松下来起身欢迎他,喜欢的人的面部微表情又怎么会逃得过一贯仔细的樱井翔的眼睛。

果然一下秒松本润就急急忙忙的跟他介绍。

“翔君,这是我大学时代的前辈北条隼人,前辈,这是樱井翔。”

平心而论,北条隼人的确外表温文如玉,身材挺拔,即便只是个普通人,身上也只穿着一件淡色的毛衣,看起来也非常的风度翩翩。樱井翔不着痕迹的打量完对方,坦然的伸出手自我介绍,两手交握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去看他左手的无名指。

空着的。

樱井翔抿了抿嘴,并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有了自己的考量。

樱井翔作为知名主播,一般人在突然见到他真人的时候多少都会出现点惊讶或者紧张的情绪,但是北条隼人却相当淡然,甚至快一步伸出手和樱井翔问好。

“樱井主播下午好,这次舞台也有我其他的朋友参演,我也过去打个招呼好了。”说着冲樱井翔笑了笑,“也不打扰樱井主播和润聊天。”

“没有打扰啦,倒是学长都没跟我说过还有其他认识的人。”

“嗯,是大学毕业之后认识的人,在这次的舞台剧里有个角色,因为知道我认识你,特意嘱咐了别说,润不用太在意啦。”

“什么嘛,既然认识也可以一起吃吃饭什么的。”

这间休息室并不大,大概因为松本润只是暂时的使用,而不像参演的演员一般要在整个演出期都使用同一个休息室,所以三个人都站着的情况下,彼此之间的距离基本上就是一两步,但是樱井翔在旁边听着两个人对话,却生出一种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巨大的被排斥感。想来也是,北条隼人和松本润已经认识几十年了,从松本润还是个笨拙的大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了,松本润自己也提到过,在那个别人都不看好他的时候,是北条隼人一直温柔的鼓励他。

这份情谊,他樱井翔拍马莫及。

于是他只能站在一边,等着两个人说完话,北条隼人冲着他点点头离开了休息室,才有继续跟松本润说话的时间。

北条隼人离开这间休息室之后,松本润明显的稍微的放松了一些紧张的身形——不是特别大的区别,樱井翔之所以会这么清楚,是因为这是他在松本润面前会有的紧张感。人在自己喜欢却不能说出口的人面前肯定会下意识的收紧神经,以防自己会暴露自己的内心。

樱井翔在上一次就已经知道松本润喜欢北条的事情,但是还是低谷了他对于松本润的喜欢,所以当他真的面对松本润对于北条隼人的心意的时候,真切的感觉到了内心的酸涩。而他同时也察觉到了松本润在面对他时的尴尬,对方冲着他拘谨的笑了笑,全然没有那天月色下两人谈天时的自然。

樱井翔没来由的有些烦躁,却还是体贴的转移了话题。

“我看过好多你导演的舞台剧,还是第一次来到导演的休息室呢,二宫家的栗子饼干,本来是想买栗子蛋糕的,不过这个是老板强烈推荐的。”

被摆到松本润面前的是一份非常精美的和风包装的盒子,他在二宫家的甜品店吃了这么些年的甜品,对于这家店的风格特别的了解。尤其是二宫和也接手了店铺之后,对于食材的新鲜度和成品的口味有多追求,对于包装的用心程度就有多低。二宫和也向来秉承环保主义,店里的包装全都非常简单,蛋糕的花样却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美味。但是店里也准备着这样精美的包装,他高兴的时候就会给客户用。——这让松本润想起自己前辈结婚时的那个晚上,二宫和也陪着睡着的自己直到深夜,然后告诉他店里不仅仅有栗子蛋糕可以选。

他和二宫和也私交不深,但相识多年,他知道这是对方温柔又克制的安慰,所以现在看着面前的栗子饼干,就尤为觉得温暖。

“老板推荐的肯定好吃呀,翔君有尝过吗?”

“还没。”

“那就一起吃吃看吧。”

松本润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盘把饼干装进去,又给樱井翔也倒上了一杯热茶,在这间小小的休息室里开启了茶话会,话题自然是这部马上就要上演的舞台剧,松本润一提起自己专业上的东西,精神立马好了许多,脸上也越发的神采奕奕起来。樱井翔喜欢他这幅样子,侃侃而谈自己的专业自己心爱的舞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夺人的光彩,比起失落的尴尬的松本润,这样的神色才更适合他。

只是这样看着神采飞扬的松本润,樱井翔就觉得自己内心里的那一些烦恼都像是被熨斗拂过的衬衣上的褶皱一样的被抚平了。

他只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松本润讲,如何构思如何组织团队如何实现自己大脑里的想法,这样听自己喜欢的人讲他喜爱的事情是一份无比美好的体验。

足够驱散刚刚北条隼人在这里的时候他心里那点酸涩。

樱井翔现在突然觉得自己的那些冲动都通通消失了,喜欢松本 润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就像是松本润喜欢北条隼人 这件事情一样。而对于他来说,即便抛开喜欢这种感情,松本 润也是值得相交的朋友和值得尊敬的导演。他不想贸然的向前 踏一步,在明知道松本润心里有其他人的时候闯入他的世界里 ,慢慢的靠近也许更合他的心意。

这样想来,他也不觉得刚刚松本润面对着北条隼人的笑容有多 刺眼了,放下喜欢的心情不是容易的事情,他需要尊重松本润 的选择。

“叽叽呱呱的就和翔君讲了这么多,希望翔君不会觉得我烦哦 。”

讲到快开演的时候,松本润才意识到他们两个人已经聊得足够 久了,跟樱井翔聊天是一件很令人愉悦的事情,几乎能让他忘 记樱井翔知道他喜欢北条隼人的事情。直到他意识到舞台马上 开始,才发觉北条隼人这个招呼打的时间有些长,匆匆忙忙的 给对方打电话问是不是先行进入到座位上了。

电话那边的北条隼人听起来却像是有些忙乱,跟松本润道了歉 之后说是家里有急事,得立刻过去一趟,舞台下次一定会来看 的。

松本润倒还安慰他,看初日和看之后的演出都是一样的不用道 歉,家里的事情要紧。可是挂掉电话之后多少还是露出了有些 失落的神色,握着电话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决定跟樱井翔倾 诉一下。他这份喜欢的心情,其实身边关系好的朋友都看得出 来,可是这些人都和他相识多年,也都认识北条隼人,甚至见 过对方的心情,他实在是无法在这些人面前开这个口。

“这次的舞台剧,灵感其实是我大学时期的一次舞台剧。那是 前辈的毕业作品,我很想在其中能做出贡献,但是那个时候我 只能作为一个小配角出演,连句完整的台词都没有。但是为了 能够最大限度的为那次的舞台剧做出贡献,别人都休息了,我 还顶着大太阳的在学校里发宣传单。”

樱井翔心里一动,想起那个笨拙的把宣传单递给自己,笑容灿 烂的男孩子。

“虽然可能也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因为这次的舞台剧灵感来自那次舞台,所以邀请了他来看初日......”

因为到了快开演的时间,松本润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站起身,樱井翔跟着站起来之后笑眯眯的看向他的背影。

“说起来,我还去润君的学校看过舞台剧呢,我大四那年,因为在学校里收到了某个戴眼镜穿着文化衫的同学的宣传单。”

松本润猛地回过头看樱井翔,因为错愕,原本俊朗的脸此刻甚至露出有些滑稽的表情来,但是樱井翔却只是继续笑着,顺势揽住了松本润的肩膀。

“所以,并不是无用功哦。”

松本润愣了愣,被樱井翔带着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还懵着,实在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居然在那么早之前就见过面,而樱井翔这幅模样,分明就早就认出了他。

“你……”

有些事情两个人心照不宣才有意思,完全说破了反而显得刻意,松本润刚刚说出一个你字,樱井翔就已经推开了休息室的门,刚刚被隔绝的吵吵闹闹的声音立刻响起来。

松本润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大学时期舞台剧社团的经历一直是他心里非常快乐的回忆,并不全是因为北条隼人,倒是对于北条隼人的感情很多是依附在对方是自己进入舞台剧社团的理由,那个时候一帮年轻人吵吵嚷嚷的在一起探讨着舞台剧的事情,偶尔会觉得辛苦,现在回忆起来却是不可取代的青春岁月。而那段岁月里的很多人都随着大家步入社会渐行渐远了,尤其松本润算是踏入了演艺圈,有很多靠近就开始不怀好意起来,北条隼人却一直待他如初。

这未必不是他一直难以放下对对方喜欢心情的理由之一。

但他实在没有想到,早在他关注到樱井翔之前,他们就曾经见过面,而且还是在他还默默无名又笨拙的大学时代。

松本润低头笑起来,心里那点因为北条隼人提前离开的遗憾也消失殆尽了,他搭上樱井翔的肩膀,脸上的笑意怎么样的忍不住的绽开。

“走啦,话已经讲了这么多了,给你看看我这次的心血。”

tbc.

评论(12)
热度(321)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