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誕生日(SJ)


#只是一个没头没尾懒得设定突然脑出来的场景

#姑且可以当做甜饼版本的樱井总裁和松本小少爷吧

#没前文没后续

#tag也不打了随缘可见

————————


松本润进门的时候房子里正处于一个很焦灼的状况,不速之客的到访让本来热热闹闹的生日聚会现场显得有些尴尬,二宫和也本来就是这帮人里跟两边关系都好的,他不高兴了旁边人是既不敢劝也不敢不劝,偏偏当事人的樱井翔还一副油盐不进不听不说不打算解释的样子,难得相叶雅纪也读到了气氛没直接开口劝二宫和也,就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多少给寿星公点面子别在这时候闹脾气。

然而一贯冷静的二宫和也半分面子也不给他男朋友,吊着一张脸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不高兴,坐在沙发角咯嘣咯嘣的吃坚果,恨不得把每一颗都当做樱井翔那个混蛋的脑袋。

松本润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因为拿来开聚会的房子有开阔的后院,远远就听得到跑车的马达声。聚会早在中午的时候就开始了,因此整个房子里坐着的人都知道这是谁回来了,不免得露出各异的神色。

二宫和也听见声音的时候就起了身,但是还是慢了坐的离门更近的樱井翔一步,干脆不高兴的再次坐回到座位上。松本润一手撑着拐杖一手被助理搀扶着,慢慢悠悠的进了门,连玄关都还没迈进去,人就已经被樱井翔横腰抱了起来。

小助理比谁都有眼色,接着松本润手里的拐杖又帮他换了拖鞋,飞快的从樱井翔的视线范围里消失。

松本润新进剪得头发很短,右脚抱着纱布都看得出肿的老高,心情却是不坏的,此刻窝在樱井翔的怀里自己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抬头亲了亲樱井翔的嘴角。

“生日快乐~”

樱井翔没说话,抿着嘴唇抱着人往里走的时候脸色倒比刚刚还差些。

“我饿了,美国找不到好吃的拉面馋死了,加炸虾,啊有鲭鱼是不是我要......”

“受着伤不能吃海鲜,让厨房给你准备了菜粥。”

樱井翔瞅着松本润脚腕上的纱布都觉得碍眼,好端端的去出差做个项目都能搞出伤来,本来开心他回来陪自己过生日的好心情都低落了一半,偏偏这个冤家还是个工作狂,脚受着伤也硬撑着在那边监控结束才回来,本来是扭伤现在干脆肿的下地都不行了,气得他恨不得亲自去扣人回家。

松本润不高兴,又知道自己理亏,害樱井翔担心这一场,连生日都记挂着他的伤,只好乖乖的不说话。转眼看见了二宫就想撒娇,刚张嘴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神色说不上是紧张还是兴奋的人,顿时也不想炸虾的事情了,凑在樱井翔耳边压低了声音。

“是他?”

樱井翔压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考虑着是先把松本润抱上楼让他洗个澡还是先吃饭的问题。不过松本润早考虑好的事情才不肯轻易放弃,当即就冲着一直看着自己的人招了招手。

“你好......”

话还没说完,就被樱井翔低声打断了,凑在他耳边的声音很轻,倒是气息吹得他耳朵痒痒。

“都这样了还闹?等伤恢复了随便你折腾。”

松本润眨巴了两下眼睛,觉得樱井翔说的有道理。本来他预想的情景是他特别酷炫的带着墨镜一个漂移把跑车停在门口,开了门进来就问听说今天有贵客来给我男朋友庆祝生日,不见见我吗。然后他还要一看就像是美国青春校园偶像剧的反派角色一样冷笑两声,特别高冷的指桑骂槐的说这是哪儿来的人就想在游戏里争个输赢,也不看看自己对面坐着的人是参与者还是庄家。他都设想好了每一个细节了,说完这话之后要自己上楼,走到一半的时候嘱咐自家助理给相熟的品牌负责人打电话,说有人既然不长眼睛,就让他试试看不长眼睛的后果——当然不是真打了,他就是最近电视剧看多了想试试看当当恶役是什么感觉。松本润早年间有过去当演员的想法,到底因为家世放弃了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大学里却还是加入了舞台剧部,这样多年不参与这些了,难得找到个机会展示一下演技,当然要过把瘾了。




这事儿受伤前就跟樱井翔说好了,他俩交往这快一年,还没有不长眼的人敢往枪口上撞,虽然总有小报写他俩商业联姻,但是毕竟一个松本家少爷一个商界精英,得罪了谁都没好果子吃,只是偏偏有人觉得自己以前跟樱井翔有点关系,这次要来生日聚会樱井翔又没拒绝,就觉得自己有点机会了。

问题是他发信息给樱井翔的时候,樱井翔刚好飞到美国去一诉相思之情,正在酒店浴室里洗澡,是松本润先看到的短信,樱井翔知道这条短信的时候松本润肚子里的坏水已经兜了一肚子了,暧昧不清的回了句好的呀,只是他那时候也回来,打照面不太好吧。

对方果然上了钩,乖巧的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会给樱井先生添乱的。

樱井翔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的松本润笑眯眯的摇着手机,说要他配合着满足他的表演欲望。

谁知道他回来前两天扭了脚,这样子原本设计好的场景就打了折扣,且不说支着拐杖进来多没气势,他还没看到人就先被樱井翔横抱起来了,气势又折了一半,再加上不让他吃海鲜,得,这下半点气势都没了。松本润脑子里这么过了一遍,觉得樱井翔讲的有道理,打了折这个戏演的也不过瘾,还不如下次再说,毕竟不长眼睛撞上了的阿猫阿狗不常见,他得好钢用在刀刃上。

于是立刻露出了特别和善的笑容冲人家小模特笑了笑。

“我受着伤不方便,我们下次好好聊哦。”

说完这话就听见樱井翔叹气,贼心不死的松本润就偷偷戳樱井翔,还没玩儿够呢,不许把人给我吓着了,不然找你算账。这才安心的让樱井翔抱他去洗澡,脚受伤了也要泡泡泡浴,让樱井翔胆战心惊的拿不透水的塑料包了好几层,好说歹说只泡了一会儿,这才换了衣服下了楼。

临下楼前还不放心的嘱咐,不许给他把人吓跑。

樱井翔听得不耐烦,说就是个不知轻重的小模特,非得应付不可么。

松本润一听这话就知道樱井翔耐心要告罄,深知自家男朋友什么脾气的松本润赶紧顺毛,抱着樱井翔的脖子就是吧唧一口亲在脸颊上。

“我这是尊重情敌。”

“他也配跟你当情敌。”

这话听得舒服,松本润有闲心思这么闹着玩儿不就是仗着樱井翔只喜欢他一个人,半点不担心有谁能把男朋友拐跑了,但是该玩儿的机会不能放过,还得让樱井翔配合。

“你看我脚都伤了,顺着我点怎么了。”

樱井翔抿了抿嘴,算是答应了这事,把松本润送到沙发上坐着,又看着人把热腾腾的菜粥端上来之后,才去理会此刻坐立不安的小模特。

实话说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人,可能是什么时候代言过自己家的东西就留了联系方式,前段时间突然跟自己联系了一次,问的是学业的事情,樱井翔以为不过是个同门学弟,想起大学时候的松本润,那时候还没交往天天的找借口想见面,窝在操场边喂蚊子边聊天,就多嘴说了两句,没成想人家蹬鼻子上脸。

本来这事儿不被松本润看见早就结束了,樱井翔删了联系方式这个人也就不会出现在他生活中了,可是偏偏自家男朋友起了玩儿心,想想最近他工作是忙,除了顺着还能怎么样呢?

好言好语的把人先送出门之后,回来就看见二宫和也的脸已经黑的不行了,一双平日里淡然无波的眼睛简直要瞪出来了。要不是顾忌着房间里还有这么些人,今天又是樱井翔的生日,怕是已经发泄出来了。

“翔君真是好本事啊。”

听听,这不咸不淡的声音这不高不低的语调,生怕别人听不出自己的不满意。

二宫和也算起来是松本润公司里的员工,就是算是总监,按关系算樱井翔也得算他半个老板,但是他跟松本润关系好,年纪又比松本润大一些,在樱井翔面前多少有点娘家人的意思,偏偏跟樱井翔也聊得来,一来二去但凡跟松本润有关系的事情,他倒是能在樱井翔面前有些话语权。

尤其是情敌都上门欺负他弟弟了,这事儿怎么忍?

相叶雅纪心思简单一点,他就觉得樱井翔看人模特的表情皮笑肉不笑,实在不像有什么心思的样子,你看他看松本润时的眼神,那是恨不得眼睛里都是如水的温柔,像夏夜里萤火虫,又像满天的繁星。就这一点就能笃定这事儿里面有蹊跷,平日里是二宫和也提点他的多,但这事情但凡沾了松本润这三个字,二宫和也就很难以平常心看待。

“夸你呢夸你呢,地方的开发案不是刚谈好嘛,还是翔君厉害,拖了好几个月,你出马两三天就搞定了。”


既然相叶雅纪认定了这件事情有蹊跷,他就不想在樱井翔的生日聚会上面搞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难得的截了二宫和也的话头,非把他的话往另外一层意思上理解,被自家男朋友狠狠的瞪了一眼。

樱井翔正忙着把腌菜从小罐子里拿出来给松本润配菜粥呢,压根也没听见二宫和也的前一句话,只听见相叶雅纪夸他了。

“本来也是他们前面谈的差不多了,我去拍板,说起来还得谢谢你的情报,回头单独请你喝一杯。”

腌菜是松本润去美国前腌上的,到这会儿刚好开罐儿吃,再过两天味道就没那么好了,特意叮嘱了给他带到这儿来。菜粥也是知道他下飞机之后才熬上的,这会儿正是熬的粘稠又散发米香的时候,耳朵里也不听樱井翔和相叶雅纪说工作的事情,只专心对付他的菜粥。

二宫和也不高兴了,冷哼了一声又把话插进去了。

“不去,回头你也给他再找个什么小模特,我可没那么大肚量。”

这句话松本润倒是听着了,咽下嘴里的菜粥挥舞着手里的小勺子,一本正经的跟二宫和也说话。

“nino你不能这么说,爱拔酱对你言听计从的只差把户籍都放到你名下了,你怎么能随便怀疑他呢?”说完又扭头看樱井翔。“等我脚好了再喝,我也好久没和爱拔酱喝一杯了。”

二宫和也简直想把手里的坚果弹到松本润脑门上了,这孩子听人说话怎么只听一半呢,谁怀疑那个笨蛋了这是替你敲打樱井翔。喝什么喝,光惦记着喝酒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别跟着瞎凑热闹,脚伤彻底好之前半滴酒也不能沾,光喝菜粥配腌菜怎么行,不能吃海鲜总能吃点肉吧,让厨房好歹准备两个菜。”

说完又瞪樱井翔一眼。

“是我要喝的,上飞机之前胃有点不舒服就想喝了,结果下了飞机倒想吃拉面和炸虾……”

“你怎么胃又不舒服了,在那边好好吃饭了没有?樱井翔不是还去看过你一趟吗,要你有什么用。”

这话说的松本润就觉出味儿来了,平日里二宫和也虽然偶尔会怼樱井翔,但都像是朋友间的玩笑话,很少真的这么冲,更何况是为这么一件怎么看都不是樱井翔责任的事情。

可他还没开口,樱井翔先接了话。


“什么时候能让他记得好好吃饭,手机里上上三个闹钟都记不得要吃饭,胃疼的时候倒是委屈的不行说一定要好好吃饭,不疼了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

“一次两次疼没事儿,胃疼的久了要出毛病的,上闹钟没用下次就定点提醒,还治不了他这破毛病?”

话说到这儿本来之前的那个话题已经过过去了,但是二宫和也气不过,硬是又拽了回来。

“可见你心里还是操心你的小模特。”

这次松本润可是听了个真真切切。

“等等……谁就是他的了,我还在这儿坐着呢,除了我谁敢是他的?”

“那么大个人你还跟人打了招呼,你没看见啊?松本润你是伤了脚还是伤了别的地方,缺心眼是不是?你还跟人打招呼还下次聊,看不出来人家操的什么心思啊?”

鸡同鸭讲了这么一阵子之后,这四个人终于同时明白了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话题——松本润放下手里的勺子,笑嘻嘻的凑到二宫和也跟前。

“我让他来的,不是翔君。”

转念又一想,既然二宫和也误会了,那在人来了之后他回来之前,肯定没少给樱井翔脸色看。

哄男朋友重要。

挽了樱井翔的手臂之后嬉皮笑脸的跟二宫和也撒娇。

“别趁我不在老欺负我男朋友,只许我欺负。”

然后在二宫和也的脸色彻底黑掉之前,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自己本来预想中的场景,并且对于自己因为突然的受伤,不能实现这样的场景表达了巨大的遗憾。

一边听,相叶雅纪一边往二宫和也跟前凑了凑,以防止他男朋友等会发飙没人摁得住。

但他还是低估了二宫和也对这个弟弟的上心程度。

二宫黑的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最初却只是叹了口气笑了出来。

“看我瞎操心,也是,樱井翔就算真的沾花惹草也没蠢到带到你面前来。”


相叶雅纪听这话语气不对,赶紧又往二宫和也身边挪了挪。

“就是冬天你凑这么近人也热,干嘛呢?”

“怕你生气,离你近点。”

“我生什么气,你离我近点我热了才窝火。”转头又去看樱井翔和松本润。“你俩下次要演戏能不能提前透个风儿,感情把我俩当NPC用呢,让我俩坐这儿跟着瞎担心。”

松本润知道自己这事儿干的不靠谱,纯粹是闲的无聊了才找了这么一个乐子,谁让有人不长眼这个时候撞到他跟前,也就是樱井翔陪他胡闹,二宫和也生这回气不算是冤枉他,就是樱井翔白替他受着了。

“没下次没下次,这会儿就删了联系方式,不玩儿了。”

许诺许的认真的,反正也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不值得为这个事情既让樱井翔觉得别扭又让二宫和也不高兴,犯不着。

插曲过完整个聚会总算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大家该吃吃该喝喝闹的不亦乐乎,樱井翔在聚会开始前就陪着喝了不少,再加上松本润这个时候是个伤患,俩人窝在角落里,反而没人打扰今天的主人了。

“nino说你啦?”

“没有,nino做事情有分寸,就是真生气都不会随意发难,你回来才说这件事情的。”

“嗯嗯……那就不提这事儿了,我给你带了礼物。”

认识的年岁长,送过的礼物也多,但是这还是交往之后第一次樱井翔过生日,这份礼物就显得尤为特别了。松本润正儿八经的招呼助理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了挺大的礼品盒递到樱井翔手里,拆开之后是一身西装,连领带都配好了。


“也是大学在戏剧社的时候的爱好了,要重新捡起来也挺难,得亏是在生日前做出来了。”

樱井翔就知道这身西装是松本润手工做的了,自家恋人手巧,但是做身西装毕竟对于外行人来说是件难事,就是曾经做过,隔了这些年也该忘了,可见松本润是用心准备了这份礼物的。

“你送什么我都喜欢。”

“那当然,但是我想着,你得有一身我亲手做的衣服,肯定是比不上名家手笔了,可我也是特地请了老师学的,做坏了好几身,才做出来这么一件能见人的,就送你了。”

戏剧社的时候学做衣服也是给自己做戏服,正儿八经的打版做给别人也是头一次,这种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当然要留给自己的恋人。松本润是个小心思很多的人,总能突然的就给人浪漫的要命的体验。

“等我能走路,还得补回来说要去看极光的事情,咱俩去。”

“不能走也能去,买个轮椅我推着你。”

松本润知道这是堵自己话呢,没好气的推了樱井翔一下,对方却正色起来。

“比起什么礼物和旅行,我更想你健健康康的别再给我搞这种事情,助理给我打电话说你视察场地的时候踩空跌下去,一时半会儿又过不去,我多着急啊。”

松本润笑眯眯的应了,借着脚伤说自己坐不住,整个人都躺到了樱井翔怀里。

“翔君,生日快乐呀。”

“你要是没受伤我能更快乐点。”

“诶呀……”

松本润扭了一下,瘪瘪嘴把自己受伤的脚支起来试图博取一点同情,结果就被樱井翔捏了脸颊。

“润,以后别受伤了。”

“嗯。”

“这是我今天的生日愿望。”

“那太不划来了,这种事情你跟我说就好了嘛许是什么生日愿望,生日愿望当然要拿来许更加难以实现的事情啊……”

“三个,第一,希望你别再受伤,第二,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健健康康,第三,最后一个说出来就实现不了了。”

松本润属猫,不能有好奇的事情,否则抓心挠肺的想知道。

偏偏樱井翔就是不肯说,撒娇耍赖什么办法都使了就不说,最后也只能恨恨的趁人没人看在樱井翔锁骨上留下一个牙印。

樱井翔只是笑,被咬完了还亲亲松本润,被他气鼓鼓的样子逗得好笑。

当然不能说,等找到了时机手捧着戒指的时候再说。

评论(12)
热度(37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