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风和日丽(KK)10

胡汉三……不是X
小吸血鬼又回来啦

10

有了上一次的接触,堂本刚再见到宫田医生的时候已经不像第 一次那么反应强烈了,但是他还是飞快的躲在了堂本光一的身 后,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可能比上一次露出的多了一些。上 次宫田医生带来的沙画他已经涂了好几张了,都是堂本光一陪 着他一起涂得,刚很喜欢,也因此对于宫田医生他也不那么排 斥了,只是对于医生本能的恐惧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消散 掉。

宫田医生这次也是一样的蹲下身伸出了自己的手,等着和小家 伙握手,这次小家伙的手没有那么用力的拽着堂本光一的裤子 ,眨巴着眼睛看着宫田医生的眼睛,小动物的本能让他能够察 觉到对方散发出的善意。

于是这次他伸出了小手,跟对方握了握手才收回来,露出了一 个小小的笑容来。

堂本光一一直安静的看着这一幕,摸了摸堂本刚的脑袋表扬他 ,才跟他一起坐到了宫田医生身边。上一次坐下的时候小家伙 是坐在堂本光一跟前的,现在则是挨着他坐,堂本光一在宫田 医生的示意下向一边挪了挪,堂本刚就立刻跟着挪了挪,而当 光一再次向一边挪的时候,小家伙只是瘪起了嘴,却还是乖乖 的坐在了原地。

宫田医生今天是空着手进的家里,东西都是家里的佣人搬进来 的,一台电子琴还有一些比较小的乐器诸如三角铁,小鼓什么 的,还有一些简单的琴谱,按理说这些东西的吸引力是应该远 不如花花绿绿的沙画,可是当宫田医生坐在电子琴跟前弹起曲 子的时候,小家伙立刻眼睛都开始亮晶晶,费劲的搭在堂本光 一腿上的手跟着音乐开始打着拍子,接着竟然主动地走到了电 子琴跟前,看着琴键轻轻的晃着身体。

宫田医生和堂本光一对视的时候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小家伙怕生又怕医生,这一次肯握手他们就已经觉得做的非常 好了,宫田医生选择沙画啊音乐啊也只是因为这些东西对于小 孩子来说都可以抓住他们一部分的感官,会比较容易分散紧张 ,扩大小家伙的安全圈,至于为什么准备的不是录音笔之类的 来播放曲子,是因为宫田医生自己刚好会弹些曲子,他就觉得 准备乐器效果会更好一些,但是他自己都没想到音乐的效果会 这么好。

“刚君,你很喜欢这个吗?”

一首曲子弹完之后,宫田医生指了指电子琴问堂本刚,小家伙 像是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人家跟前,离堂本光一已经有了 好几步的距离,转过头想回到堂本光一身边,又记得堂本光一 跟他说要对宫田医生有礼貌一点不可以不回答对方的问题,只 好红着小脸点了点头。

“那么刚君来弹一弹好吗?”

既然取得了预想之外的好的效果,宫田医生决定要乘胜追击, 从软垫上起身之后指了指软垫,示意堂本刚自己坐上去试试看 。小家伙绞着手指头犹犹豫豫,脸上明明是很想试试看的表情 却又不肯坐上去,直到堂本光一坐在了电子琴旁边。

“tsuyo想试试的话就试试嘛。”

小家伙的小脸红扑扑的,手都已经碰到软垫了又缩回来,看向 堂本光一。

“可是……tsuyo不会……”

平常这么大的小孩子要是特别喜欢什么东西肯定是会立刻上手 去摸摸看,能够先询问大人之后再去触碰的话都已经是非常懂 礼貌的孩子了,可是小家伙却因为自己不会就乖得连碰都不碰 ,让光一觉得又骄傲又心疼。

“没关系,刚君随便弹弹就好了,之后想学的话可以慢慢学嘛 。”

“tsuyo弹弹看嘛,不要怕,没关系的。”

小家伙这才坐在了软垫上,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琴键,带着点紧张的小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来,抬起头看了看光一又看了看宫田医生,再次把小手搭在琴键上点了点,小家伙当然不会识什么谱子,只是随心的在琴键上点着,可是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灿烂。连堂本光一都没见过小家伙这么开心过,像是得到了苹果块的小熊猫似的,一边摁着琴键一边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以往小家伙也在他面前笑,可是那样的笑容倒更像是他在表达喜欢或者善意,而此刻却觉得小家伙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开心,圆滚滚的眼睛亮亮的,弹了一小会儿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手,从软垫上站起来抱住了一边坐着的光一,声音里都透露出开心来。

“tsuyo喜欢这个。”

这是他除了说喜欢光一以外,第一个主动说喜欢的东西。

这让堂本光一也忍不住觉得开心起来,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让他重新站好之后指了指琴谱。

“那以后我们学这个好不好,tsuyo也就可以和宫田医生一样弹好听的曲子了。”

小家伙果然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没想到第二次的治疗课程就通过音乐达成了这样的效果,宫田医生明显也很开心,还跟堂本光一交流了可以拿来给小家伙看的动画片,里面台词对话不多也简单,音乐都是名曲,拿来给小孩子做启蒙教育再好不过了。

“宫田医生,你说现在带他出门是不是有点早?”

这事儿堂本光一想了好几天了,这么大的孩子天天憋在家里也不是事情,既然木村已经替他们搞定了远藤显那边的事情,暂时两个人的安全是不需要担忧的,那他就想找个时间带小家伙出去走走,让他能更好的去适应这个人类社会。

“我怕操之过急也不好,你要是想带他出去,选择没什么人的地方会比较好,对现在的刚君来说,我怕人太多会给他造成负担……你看他又是不爱说出来的个性。”

堂本光一看着小家伙坐在地毯上开开心心的敲着一个小鼓,冲着宫田医生点了点头。他的确是有这样的担心,他怕自己带小家伙出去会造成反效果,这小家伙又不会轻易的说出自己不舒服,怕是会给他造成负担。

“不过总憋在家里确实不好,木村先生名下有一个游乐园,因为是面向幼儿的,下午闭园的时间会比较早,你可以在闭园之后带他去玩儿。”

宫田医生是木村家的家庭医生,了解木村家的情况并不奇怪,只是堂本光一还没适应这种有钱就是任性的生活,听他这么说甚至愣了愣。倒是跟木村拓哉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对方毫不在意的摆摆手。

“不是什么事情,明天就可以,我让司机开车送你们过去,清场之后你再带tsuyo进去。”

末了还要添一句。

“毕竟是我家孩子,自己家的产业想怎么玩儿都行。”

他是知道堂本光一对于这件事情有点别扭的,为了堂本刚的安全才点了头,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却没想到他故意这么说了之后,堂本光一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地神色。

“我不知道我能陪他多久,他多认识点人,多有点人照顾他,是好事。”

木村拓哉本意只是想开个玩笑,却没想到堂本光一这么认真地说了这样有些丧气的话。这些天的相处下来,虽然他跟堂本光一打照面的时候并不多,但是上野管家是一直呆在家里的,自家管家是个眼高于顶的人,但是对于堂本光一却透露出淡淡的欣赏。木村拓哉原本还想着,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么一个人总是在家里带孩子,等到堂本刚的状况稳定一些了,就找点事情给堂本光一做。

“光一君,你也透个实话给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之前一心要处理小家伙的安全问题,又出于对于刘桑的信任,木村没过问过堂本光一的身份,但是木村拓哉心里是有疑问的,究竟堂本光一是什么人,为什么没有户籍,为什么会知道这么清楚地关于吸血鬼的事情,为什么身手很好,这个人宛如带着许多的谜团,只有在对待小家伙的时候才让人觉得他是真实存在在这个时空当中的。

堂本光一坐在沙发上,他是趁着小家伙午睡睡着之后来找久违的白天在家的木村拓哉的,没想到就被对方问了这个问题。他其实心里清楚对方总会问的,但是他确实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

只是自从他和堂本刚住进来,木村拓哉对他们一直颇为照顾,上野管家也对他们很好,中居出现的次数少,但也会来打招呼,更别说他们在刚的安全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治愈上用的心。于情于理,堂本光一都不能在木村面前胡诌。

“要是你不愿意说也就算了,毕竟是你的隐私。”

木村摊摊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利用自己对刚的好来强迫堂本光一说话的意思,他和中居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家伙,通过交谈和自己的观察也觉得堂本光一并非等闲之辈。他想知道堂本光一的身份,更多是想知道为什么对方总透露出一种不属于这样的感觉来。

堂本光一沉吟了片刻,觉得自己不能不识好歹,木村拓哉为刚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此刻对方不过是想问一个正常人都会想问的问题,并不算出格。他其实该自己主动说的,只是他的这个经历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究竟老师如何做到的,那样危急的情况下师傅也并没有嘱托他更多事情,他自己都是茫然的。

但是他还是决定说出口,至少他想向木村拓哉表达自己的信任和感谢。

“我其实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这个地方?”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准确的表达,但是我是来自未来的人,在那里,吸血鬼并不是像现在这样隐居的,人类和吸血鬼从我大概成年左右就彻底爆发了战争,一开始的时候吸血鬼人数少人类人数多还势均力敌,但是渐渐地人类就落了下风,本来人类是要跟吸血鬼谈判的,却被他们的首领拒绝了,自此各地吸血鬼残害人类的事情就越来越多,刚开始还只是军队,壮年男人,到后来他们就开始对妇孺下手。”

堂本光一如今这样回忆起来,都觉得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还在鼻尖,让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我是一个吸血鬼猎人,我的老师在战争还未彻底开始的时候就预见到了这一切,于是他培养了一只吸血鬼猎人组织,由我们来在各处支援军队与吸血鬼抗衡。我们的人数消减的也很快,到后来只剩下了一支精英队伍,在一次围剿吸血鬼的行动中,我们遭遇了埋伏,我的同伴,我的老师都......只剩下我被老师送来了这里,他说我是改变结局的关键,说要我顺心而为。”

“所以我并不是刻意隐瞒,我只是不知道从哪里讲起,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信。”

客厅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木村拓哉虽然在商场摸爬滚打,但是毕竟是和平年代出身,他没有经历过战争,更不可能见识过堂本光一所经历的的炼狱一般的人间。此刻听堂本光一这样轻描淡写的讲出来,都忍不住觉得心惊胆战。堂本光一这个人身上带着的肃杀之气,好身手,讨厌别人的触碰,似乎毫无感情的态度,都通通找得到理由了,只是唯一一点……

“你应该很恨吸血鬼。”

“是,他们残害我的伙伴,杀死我的老师,我很恨这个种族,甚至恨不得他们全部消失,我也曾经闯入过吸血鬼的领地大开杀戒……但那是战争年代,tsuyo他,他不一样。”

堂本刚小小的一点,像个还没来得及粘上黄豆粉的糯米团子,起初他对他并不好,可这小家伙傻乎乎也不记得自己差点掐死他,反而对自己信任得不得了,那双干净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信赖的看向自己,小手拉着自己,软软糯糯的跟自己撒娇。在堂本刚面前,他可以收起自己在战争中磨出来的戾气,甚至可以放下心里面的仇恨,只是当一个普通的人,只是陪着小家伙玩儿,陪着他接受心理引导,这一切都让他的心灵久违的宁静下来。

“你说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走?”

“是,我只知道这是我的老师用他最后的生命力做到的事情,但是我想我总是得回到自己的时空的……”

还有一句他说不出口,一旦他回到自己的时空当中,他就得面对伙伴和老师的死亡,面对惨烈的战争——面对刚成为站在他对立面的人。

“其实,既然你的老师送你过来,总有他的道理,你也不用太过悲观,是我不该问这些的,勾起你的伤心事。总之先着眼于眼前吧,tsuyo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我打算过一阵子就给你安排工作,你有想做的事情吗?”

木村拓哉既然听了对方的经历,他就觉得原先想的贴身安保的工作不太合适了,本来是看上了他的身手好,可是知道了对方的经历之后这样的安排就有点伤口上撒盐的嫌疑了。

“刘桑之前跟我说过您缺一个贴身安保的事情……”

“倒也不是要紧的事,我倒想听听光一君你如果没有加入组织,想要做点什么事情呢?”

还从来没有人问过堂本光一这样的事情,他年幼的时候就失去父母庇佑,一心只是想活着,后来被老师收养,投桃报李的成为了吸血鬼猎人,每日每日就是面对血腥和杀戮。他只想过要是活得过这场战争,他只想找个没什么人烟的地方呆着,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想想吧,总有想做的事情,我旗下的产业不少,总能给你安排好的。不说这些了,小家伙午睡该醒了,你明天就带他去游乐园玩儿一次吧。”

木村拓哉也不给堂本光一拒绝的机会,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径自离开了。留下堂本光一有些懵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最后也只是轻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人的确有让刘桑这样的人都追随的魅力啊。

堂本光一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就看见楼梯道上他的小家伙已经站在那里了,午睡没有换睡衣,小家伙穿的是件格子衫和一条粉色的短裤,一个手拽着他的猫咪抱着另一个手揉着眼睛,看起来还没怎么睡醒。

“怎么了?”

堂本光一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轻车熟路的弯下腰把人抱进怀里,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边问他。

“tsuyo睡醒……光一先生不在……”

一睡醒就要找他的毛病一时半会儿是改不过来,堂本光一也对于小家伙这样的依赖其实心里熨帖,小家伙午睡起来的时候总还是有点闹觉,此刻靠着他的肩膀眨巴着眼睛还迷迷糊糊的。

“我在楼下跟木村先生说事情,说明天要带你去游乐园玩儿呢。”

“游乐园?”

这个名词超出了小家伙的认知范围,张开小嘴打了个哈欠之后又揉了揉眼睛,还是趴在堂本光一的肩膀上不肯直起身子,直到被重新放到床边。

“tsuyo还记得宫田医生给你的第一幅沙画吗?上面画的东西啊叫做旋转木马,我们要去坐那个,就要去游乐园里面。”

坐在床边的小家伙晃悠着小腿,听到这话立刻点了点头,他记得那个东西,长着一只脚又长着翅膀,可漂亮了。

答应是答应了,但是真的带他出门的时候小家伙就立刻怕生起来。现在在家里除非刚睡醒的时候其实已经没那么黏着光一了,偶尔也能让上野先生陪着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看电视,但是自从坐上车子的后座之后,小家伙的手就一直紧紧的拽着光一的手指,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又止不住的打量着车外的风景。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天色还很亮,游乐园提前了今日闭园的时间,不到六点就疏散了游客的人群,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刚刚好是6点半,人群已经基本上散完了,只留下负责人在门口等着他们进去。

除了第一次遇见那天晚上和之后的那次逃亡,小家伙其实没怎么正儿八经到外面的环境来过,更何况是这样陌生的环境。光一本来牵着他的手,最后也敌不过走两步就抬头看看他的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这里没有什么其他人,不用怕的。”

“tsuyo会丢的。”

这是从刘桑的家里把他往木村拓哉的住处带的时候,堂本光一嘱咐过他的话,是说在外面的时候一定要牵紧大人的手不然会走丢,这会儿倒是让他鹦鹉学舌的学去了,让堂本光一哭笑不得,只好抱着他往游乐园的里面走。

虽然这会儿的天光已经没白天时候那么好,但是周围的灯都已经亮了起来,五光十色的反而很漂亮。小家伙趴在光一的肩膀上打量着四周,黑亮亮的眼睛里反映着霓虹光的颜色。

“到啦,tsuyo来选一个吧。”

有钱真好的后果就是诺大的一个旋转木马可以为小家伙一个人开放,因为是幼龄限定的游乐场,旋转木马的尺寸做的比标准尺寸要小一些,堂本光一单手抱着刚走上去之后就慢慢的旋转起来,吓得小家伙赶紧抱住了堂本光一的脖子。连旋转木马的歌曲都被切换成了最近小家伙在家里常听的歌,转了两圈之后他就没那么怕了,听到光一让他选一个,就乖乖的抬起头看着周围的这些天马。

还真有一个长着一只红色的翅膀和一只蓝色的翅膀,像极了刚填沙画的时候,自己涂的那只天马。

“tsuyo要那个。”

堂本光一把小家伙放上去的时候,他还有点害怕,虽然听话的自己抓住了旋转木马上的柱子,但一双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堂本光一。堂本光一就站在一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无声的安慰他。

等到陪着转了好几圈之后,小家伙意识到这个东西的转速很平稳,也不会把他摔下来,胆子就大了起来,也不好好的抓着柱子了,双手抬起来做出像是要起飞一样的动作。

“tsuyo飞起来了。”

“嗯。”

“tsuyo也想长翅膀。”

“嗯。”

……这样的童言童语听的人内心柔软,堂本光一就只是站在一边,小心的扶着不让他掉下来,然后笑眯眯的听着堂本刚这样小奶音絮絮叨叨的念着。

可是一首歌结束的时候,本来开开心心的小家伙却突然低下了头。

“tsuyo和光一先生不一样……”

起初堂本光一还惯性一样的嗯了一声,接着才察觉到这句话似乎和前面的话都不是一个意思,他稍微的蹲下了身和小家伙对齐了目线,手掌搭在他的后颈上。

“tsuyo怎么突然这么说?”

小家伙沉默了半天突然抬起头来咧开了嘴,然后指了指自己尖尖的虎牙——即便他现在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幼体吸血鬼,这两颗虎牙也已经比普通人类要尖锐许多了。

“光一先生没有!”

又指了指堂本光一身上随身背着的属于他的粉蓝色小水壶。

“光一先生不喝!”

那里面盛的是新鲜的人血。

眼看着越说小家伙脸上的表情就越哭丧,堂本光一赶紧揉了揉他柔软的小卷发,语气比平日里更加的温柔。

“tsuyo是tsuyo,不需要和任何人一样。”

可是小家伙看向他的圆眼睛里满是失落。

“tsuyo想要跟光一先生一样。”

堂本光一应该有很多道理要讲,比如他可以借此跟堂本刚讲一下什么是吸血鬼,什么是人类,或者该提前铺垫一下自己并不会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他需要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然后慢慢长大。可是他看着这双干净得毫无杂质的眼睛,却只想哄他开心。

他做了一个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举动——打开了堂本刚的小水壶喝了一口,对于人类而言这可不是什么算得上好的味道,尤其是讨厌血腥味的堂本光一,他咳了一下,甚至感觉到有些反胃,却还是硬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不是呀,你看,我和tsuyo是一样的。”

小家伙眨巴着眼睛愣了愣,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比周围的霓虹灯更加的亮盈盈。

堂本光一摸摸小家伙的脑袋,跟着一起笑起来。他不知道这样温馨的时光能持续多久,但他总希望这样的时间能长一些,让他能陪伴着这个小家伙长大,陪他一点点去体验他不知道的东西,一点点教给他该如何生活如何认识这个时间。

他向来是只对这个世界抱有最低期望值,或者并不抱任何希望的人,可在此刻,他却开始贪心起来。

这个小家伙对于自己来说,就如同寡淡无味的生活里的一颗糖果一样,要捧在手心里,就会觉得开心又安心。

tbc.

评论(26)
热度(31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