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棋逢对手(SJ)14

一如既往的突然更新w
这篇自己还是很满意这样的节奏的,就,结束啦 (*°▽°)ノ
(捂住我的肝滚去睡觉

14

松本润坐在车子后座,低着头一言不发,无意识的盯着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此刻心里却比自己预想的更乱糟糟。

昨天下午的时候九条奈奈子来找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文件夹,直到进了门确认他锁了门之后才肯打开。

那是九条家的话事人交给她的东西,叮嘱她一定要立即、亲自交到松本润手里。九条奈奈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她很聪明,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和松本润要接受特搜部的调查有关,半分钟也没敢耽误的立刻打车来了松本润的公寓。松本润本来不想把她牵扯其中,但是东西是人家亲自送来的,他也不好一个人打开,于是直接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了九条家交给他的文件夹。

那天九条奈奈子没呆多久就离开了,往常过来总是会吃顿饭的,但昨天松本润自己的心情实在太乱了,根本没有心情再去顾及其他人,九条奈奈子就贴心的自己先行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松本润跟她说谢谢,才说了文件夹里放着的是什么东西,九条奈奈子听了之后就摇头。

“无功不受禄,我只是个送东西的人,而我认为我父亲把这样的东西给你也并非是出于真心想要帮你。但是润君,我还是我之前的看法,不是你做的事情你就不该为此承担责任,更何况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陷害。”

松本润当然知道九条奈奈子的父亲安的什么心思。

他抬起头去看后视镜,发现自己此刻的表情比他的内心要平静许多,仿佛这辆车是开去什么朋友家,而并非开往地检特搜部。

可是不论对方安的什么心思,送到自己手里的东西却是真的在帮助自己。

松本润原本已经用这段时间打点好了一切,在他接受审判和之后服刑的日子里,孙桑会负责打点他的游戏公司——他跟他的父亲强调过,他不需要其他任何人插手他的公司。这样的情况下孙桑就可以代替他继续遥控指挥他在中国的公司,等他出狱的时候就可以彻底脱离松本家。他也已经说服九条奈奈子接受他的这笔钱用于开一家家庭餐厅,也让老爷子答应了会替他拖着九条家,至少等到他出狱。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段时日太短要做的事情又太多,他最终也没能放下面子去见樱井翔一面。

松本润倒也能坦然面对这个事实,这些年的遗憾和伤害太多,堆积到一起之后并不显得那么一两桩格外突出,没能见也就没能见了,这个时候真的见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何必给彼此找不自在。

而就在他打算坦然面对之后的一切的时候,事情又这样的出现了另外的转机。

松本润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盯着屏幕,并未亮起的屏幕模糊的倒映着他的脸,解锁之后的页面停留在发送邮件的页面,他只需要点击右下角的发送就可以把这封邮件发送到孙桑的手机里,但此刻他还在犹豫。

九条家让九条奈奈子交给他的是一些资料和照片,上面清晰的显示关于松本财团在此次收受贿赂和逃税的事件中,所有的证据都是松本清递交给他在地检特搜部的熟人的,一些沟通来往的记录里也证实着松本清的目的所在。

松本润在不管家族业务,也是从小浸淫在这个环境当中,当他坐在自己的沙发上阅读完所有的资料之后,他就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情况了。

看来老爷子并没有在基金这件事情上对他撒谎,他是真的瞒着松本清办下了的这个基金,打算给自己这个小儿子一份自保的本钱——他不知道这是他的父亲出于对他的宠爱,还是察觉到松本清已经对他有诸多的不满要挤兑他彻底离开松本财团。总之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被松本清知道了,而基金的事情也彻底激怒了松本清,他认为作为松本财团的继承人他有权处置整个财团所有的资产,而松本润没有资格染指任何一项。松本清精心整理的这些资料递交到地检特搜部,其实打的是一石两鸟的算盘。

这些事实都证据确凿,松本财团必须要为此作出表态。但是于情于理,为此负责都不会是他这个松本财团未来的希望。如果地检特搜部有魄力一些,进去的也许就是松本家的老一辈代表,松本家目前的掌舵人,他的父亲。当然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但即便如此松本家要推出来去挡这个罪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松本润。也许松本老爷子会考虑他自己的部下,但是当这件事情在民众之中闹得沸沸扬扬之后,只有姓松本的人去承担了这个罪名,才能平复这些舆论。

松本清的确打的一手好算盘。

但九条家又何尝不聪明呢,松本润很清楚他的父亲这辈子最恨的事情就是背叛,年轻的时候吃过这样的亏,那个时候背叛他的人如今都只能惜恍度日求死不能。而且在松本老爷子心里,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他继承于父辈的财团,他虽然极力避免兄弟相争,但哪怕真的争起来,他未必不愿意选择那个能力更强的人来继承家业。可是松本清这一招,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招数,是会导致在一段时间之内松本财团和负面新闻相关联的。如果松本老爷子拿到这些证据,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松本清在背后搞的鬼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大儿子推给地检特搜部。而当松本加作为继承人的大儿子被送进了地检特搜部之后,继承权自然立即和他再无瓜葛,那么作为松本家仅剩的另一个儿子,松本润自然会成为整个财团的继承人。九条家不过在背后使些力气,就能白白把自己的女婿升一个级别,还欠下他们天大的人情,自然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

随着车子越来越临近地检特搜部,松本润脸上的表情就愈发的平静,大拇指悬空,在发送邮件的按键上却并没有按下去。

事到如今他的确像是站在上风,只要他把这个邮件发出去,孙桑那边就会立刻把这些证据全部递交到老爷子手上。他今天进特搜部否认这件事情和他有关,恐怕都不等他出特搜部这个门,松本清就会被送进来。

也不怪松本清如此着急,活到这个岁数的继承人还在整个财团当中威望远远不及老爷子,又因为自己没有儿子的事情被多方微词,不出狠招怎能让他安心?

论理松本润的确不该犹豫,可是在这些人心反复的算计当中,他实在是感觉到厌烦了。不论是他的父亲兄长,松本财团,九条家,都让他觉得万分的厌恶。他甚至在某一个瞬间想,他把这份证据无声无息的销毁掉,然后就按照松本清写好的剧本进行下去,用三五年的时间换后半生都平静安稳的度过,又能怎么样呢?做成为松本家的继承人,他也未必能比松本清做得更好,让老爷子知道自己大儿子的心思,然后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情景之下作出选择,又能怎么样呢?

进过监狱之后他自然是绝不可能再染指松本家的产业了,到那个时候他的大哥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家里的氛围也会好很多。也许他也可以留在日本了,搞搞自己的公司,没事去九条奈奈子的餐厅坐坐,就这么平静的过完一生也挺好的。

他从发送邮件的页面当中退出来,随意的翻动手机的时候却翻到了一张旧照片。

这真的是很久之前拍的照片了,松本润记得很清楚,那是他的游戏公司一个产品上线之后,全公司人一起去开庆祝会。樱井翔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做,来的时候已经是二次会的时候了。二次会选择了在一栋别墅当中进行,大厅里放着一架三角钢琴。松本润惦念着他第一次见到樱井翔的时候对方弹了钢琴,硬是撺掇着大家一起起哄让樱井翔去弹一曲。因为本来就是在聚会,大家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靠樱井翔很近的地方听他弹琴。松本润却是一个人站在了二楼,偷偷的留下了这张照片。他擅自的认定,这支钢琴曲是弹给他一个人的。

因为樱井翔第二天还有工作所以他当时并没有喝酒,于是在聚会结束之后,就由他负责送松本润回家。产品上线是令人开心的事情,松本润靠在车窗上的时候还在跟樱井翔高谈阔论他的公司的事情。

“虽然跟我哥是没法比,但是总算觉得自己还有些用了。”

松本润一向是这样想的,比起松本家优秀又可靠的大儿子,自己这个游手好闲没事只会添乱惹老爷子生气的小儿子简直可有可无。

可是那天樱井翔特地把车停在了路边,松开了安全带的转身去看松本润,车上的灯光照得他的眼睛特别的亮。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可是我觉得润君很优秀,如果你站在松本清的位置上的话,你并不会做得比他差。”

“全世界大概只有你樱井翔这么觉得吧?”

松本润没把他的这句话放在心上,他也听过不少恭维,不过这些都不出自真心。全世界都知道松本家迟早是松本清的,谁会把他松本润放在眼里呢?

可是樱井翔并没有笑,他的表情一如他注视琴键和琴谱的时候一样认真,在琴键上无比灵活的手指搭在了松本润的肩膀上,语气温柔又认真。

“全世界只有我这样认为又怎么样呢?那我也还是这样认为,润君比谁都优秀,只要润君想要做的事情,他就一定可以做到。”

松本润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才真的认真上心他游戏公司的事情,认真去学习如何做企业的经营管理,认真的去谋划自己的未来。

可能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对樱井翔这个人的喜欢慢慢发酵成爱。

这个世界上,喜欢稀松平常,爱也并非罕见,可是理解与认同却万分难得。

松本润从他的相册当中退出来,重新回到邮件编辑的页面,点击了发送。

你信我做得到,那我就也相信我做的到。

手机邮件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响起来的同时,车子也停在了地检特搜部的门口。有人打开了车子后座的门,随手摆了一个请的姿势,让松本润出来,然后一路把他带进了审讯厅当中。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松本财团同意让松本润来接受这一次的审讯,就已经会让他去承担一切,剩下的东西不过是走一个过场。在照本宣科的问了姓名年龄生平等等之后,坐在松本润对面的人终于问到了重点,他是在何时何地给某某大臣行贿,行贿总额是多少钱,又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

这些内容松本润这些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松本清掰烂了揉碎了一点一点讲给他,还要让他复述到像是自己回忆之后说出来的程度才行。

他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并不认识你说的这位大臣。”

松本润并没有花太多的功夫就离开了审讯室,直到站在地检特搜部的门口看着外面的落日的时候,他都还有一种很不真切的感觉。在他拒绝承认所有对他的指控之后,本来坐在他对面的人是非常的恼怒的,却在有人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接着松本润就被请出了审讯室,等待的区域并非完全封闭,他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的玩手机的时候就看到了同样被请进来的松本清。

他还从来没见过他那什么时候都骄傲的哥哥这副落败的表情,对方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默了半响之后什么都没说的转身离开了。

松本润手插在口袋里,坐进了家里来接他的车,今日连司机看他的神色都与往日不同,态度也明显的恭敬了几分。松本润现在并不想在意这些,只是仰着头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即便松本清蓄意陷害他,如今要他亲手把自己的哥哥送进监狱,心里多少还是会觉得疲惫。

而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就更是忙得连轴转,要跟在父亲身后处理这一次的行贿事件造成的影响,要认识松本财团的所有高层,要熟悉他们现有的合作者和彼此之间的利益往来关系,松本清循序渐进所接受的继承人教育,现在要一股脑的全部塞给松本润,以至于松本润都是在判决下来的时候才了解到松本清被整整判了30年。

他知道这是自己父亲推波助澜的效果,之前老爷子跟自己保证的三五年并不会是说假话,他这是在惩罚自己不听话的儿子。不过松本润连兔死狐悲的时间都没有,自从那天开始自己的公寓也不准回了,每天都被老爷子揪着出入于各个社交场合和松本财团,而他现在的办公室名号也已经换成了财团的总经理。

松本清被送进特搜部的时候,他的嫂子就提出了离婚,松本雅心被留在了松本家,只不过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她,连松本润也只能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表示安慰,更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他要如何跟他的小侄女说,你原本还能做表面夫妻的父母是因为他才劳燕分飞,而是他把她的父亲送进了监狱。

人一忙起来日子就过得特别快,松本清被判刑然后正式转入监狱之后,松本润才总算可以歇口气。

“润君现在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

忙过了这些日子之后松本润第一个约的人就是九条奈奈子,无论九条家打着什么样的心思,他们交给奈奈子的资料都帮了自己,而九条奈奈子在自己最困境的那段时间里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松本润心里很感激。

“嘛,突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说也会得到些教训吧。”

松本润以前额前的碎发现在全部梳到了脑后,手上喜欢带的乱七八糟的戒指也被父亲勒令摘掉了,正是因为这一长段的时间里,连续的折腾连脸上的那一点肉都没了。

他跟九条奈奈子一向喜欢约在他的公寓见面,这样私密的空间见能让他放松的人会让所有人觉得很舒服。今天也是如此,他特意准备了九条奈奈子喜欢吃的螃蟹,准备两个人好好的一起喝一杯。

“润君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嗯,之前没能好好的谢谢你,这段时间总算是忙过去了就想着要和奈奈子见一面。”

“我接受了润君给我的开餐厅的钱啊,这样就算是扯平了,我也不需要更多的感谢了。”

女孩子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逗得松本润笑起来。他拆了螃蟹腿,把里面煮好的蟹肉放进九条奈奈子的碗里,看着女孩子小口小口的吃掉,犹豫再三开了口。

“奈奈子,其实今天找你来是想谈谈我们之前说过的结婚的事情,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挺喜欢你的……”

九条奈奈子放下手里的筷子,又喝了一口茶之后看向松本润。

“润君,能让我先说吗?”

松本润不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是他要说的话也并不急在这一时,于是点了点头,让九条奈奈子先讲。

“你并不是喜欢我,你只是想抓住一个人把你从这个困局里带出去。这个人可以是我,也可以是其他任何人,对你来说都没有差别,只是你恰好遇到了我。可是能把你困在这个困局里的,只有樱井先生。”

“如果润桑真的想要跟我结婚,我不会拒绝的,即便润桑并不真的喜欢我。作为九条家的私生女和你结婚已经是我能选择的最好的路了,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我只有想做的事情。”

“可是润桑你不一样,无论你有多不想承认,可你的确爱他。”

“奈奈子?”

松本润对于九条奈奈子这个时候说出这些话来有些惊讶,他上一次借着生病说出口的那些话,奈奈子之后都没有提起过,他们默契的到那些话都没有发生过。

九条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她站起身坐到了松本润的身侧,手掌搭在松本润的难得放下来的柔软的头发上轻轻地拍了拍着,就像对待一个迷路的孩子。

“润桑,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正视你自己内心的选择。”

整个房间里安静了数秒钟,才听见松本润笑了一声。

“我是真的觉得我们挺有默契的。”

松本润的眼睛亮晶晶的,脸上也盛着笑意,九条奈奈子觉得这是她认识松本润以来,看过对方最放松的笑容,带着一种坦坦荡荡的自得。

“其实在进特搜部之前,我都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拿出这些证据,是不是承担了这份责任才会对谁都好,而我又是否真的能做好松本家继承人这样的职责。最终让我下定决心的,是樱井翔。”

“翔桑?”

“对,我只是想起了多年前他跟我说过的话,就突然的生出了很多勇气去面对未来。你说的很对,我对他的感情是我的困局,我曾经想过既然我们彼此都不介意没有感情的婚姻这件事情,和你结婚是我结束对他的感情最好的方式。”

“但是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奈奈子,不亲口对他说我爱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甘心的。”

“我知道会被他拒绝,可我还是要去说,顾虑着被他拒绝顾虑了这么多年直到要放弃,我一直都像一个胆小鬼一样努力的藏着自己的真心。但是这一次,奈奈子,我想为了我自己的感情勇敢一次,我要丢掉所有的伪装,把这颗心摆在他面前。他要也好,不要也好,我想要对得起我自己的感情。”

九条奈奈子笑起来,弯起的眼角透露着女孩子此刻内心的开心,她向前倾身抱了抱松本润,像是要把自己的勇气分享给对方一样。

“润君,加油。”

“这根本不是要加油的事情吧,我可是要去迎接失败的诶。”

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松本润就不是再等下去的个性。跟九条奈奈子说了这件事情的第二天,他就找人打听了樱井翔现在的住处,自己开车去了樱井翔现在住的公寓,高级住宅区的三层小楼,比起森川家的宅子要朴素许多,外面的装潢却看起来要温馨很多。

松本润站在这栋房子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站在了门口,刚抬起手准备敲门,门就被打开了。看起来要出门的樱井翔手里甚至还拎着一袋垃圾,在看到他的同时愣在了当场。

“……润?”

“我有事情跟你说。”

松本润半句废话都不打算讲,他向前迈了一步把樱井翔重新推回到玄关里,自己跟着进去之后关上了门。

他看向樱井翔,这些日子不见樱井翔剪短了头发染了黑发,人看起来倒是很精神。他来的路上想了很多很多的开场白,他觉得他有很多的话要跟樱井翔说,但他此刻看着樱井翔,汹涌的感情憋在胸口,却不知道要从何处讲起。

樱井翔把手里的垃圾放在了地上。

他没想到松本润会来,按理说对方这一阵刚刚忙完清闲下来,正是该跟朋友们聚一聚休息一阵儿的时候。松本润瘦了,脸上原本那点婴儿肥都没了,头发全都梳到脑后露出那张精致的脸,此刻靠得这样近,让樱井翔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他以为他们再无瓜葛了,他不知道松本润为什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他甚至不知道松本润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

樱井翔注视着突然沉默无语的松本润,对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在他的记忆里松本润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直白的盯着他了。这段时间都没有见面的思念像是突然间席卷而来,在樱井翔自己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伸出手搭在了松本润的肩膀上。

而松本润的目光就落在他的手上。

一只会弹钢琴的,骨节分明的,任何首饰都没有的左手。

“润……”

“翔君……”

从认识直到现在,他们两个瞒了彼此很多话,在同一个范围里面绕着不同的角度兜圈子,又同样坚不可摧的盔甲保护着自己,自以为是的被伤害和去伤害,如同磁铁的同极相接触被越推越远,就像注定是要就此天各一方一样。

但在眼前这一刻却奇异的心意相通起来。

樱井翔松开了搭在松本润肩膀上的手,然后向前迈了一小步,展开了自己的双臂,下一秒松本润就伸出双手拥抱了他。

到底有多喜欢呢,只要有一秒肯去直视对方的眼神,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里面藏着的汹涌的情意。

只是他们一直都不敢看,用带着尖锐的刺的盔甲保护着自己,以为躲在安全圈里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松本润觉得自己的身体都颤抖起来,然后才惊觉他这样一路过来竟然出了一身的汗,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只是声音嘶哑的喊的樱井翔的名字。

两个人互相推搡着倒在了沙发上,过去的日子里做了那么多次的事情此刻却束手束脚的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樱井翔叹了口气向前俯身趴在松本润的身上,湿热的呼吸落在他的耳畔,像是在疑问又像是在感慨,语气里却是分明的爱意。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得很爱我才行。”

这个时候松本润才觉得自己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大脑里终于不是一片空白了。

他笑眯眯的侧头用自己带着湿意的头发蹭樱井翔的侧脸,活像是刚刚洗完澡就想要跟主人撒娇的小奶狗,语气轻快又活泼,眼角却已经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

樱井翔着亲吻他眼角的泪,动作轻柔的,仿佛他是易碎的玻璃工艺品一样。柔软的嘴唇轻轻触碰着松本润的眼角,每一下都像是落在他的心上,让松本润觉得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跳动的这样快过。

“……多大了还哭。”

可他分明看见樱井翔眼睛里的闪烁,他抬起手用指尖去触碰樱井翔的眼角,就摸到了一点点湿热。

“你明明也哭了。”

樱井翔再次俯身趴在他的身上,这一次他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有湿热的液体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润……润……润……”

松本润从来没有见过樱井翔哭,别说哭,他从来没有见过樱井翔露出激烈的情绪来过,仿佛对方永远都是坦然自若的悠然自得的,一切的事情都影响不了他。

带着哭腔的每一声呼唤都让他心里一紧,觉得心里被塞得满满的,胀得生疼。

他紧紧的抱着樱井翔,紧得仿佛两个人的身体都要融合在一起。

松本润本来只是想调节一下气氛,他故意的拿额头轻轻的碰了樱井翔的脑袋,压着自己声音里的哭腔,想让自己显得放松一点。

“是我来告白呢,你答应不答应的给句准话,再哭我就也哭给你看了。”

樱井翔抬起头看他,往日里总是平静无波的眼睛里带着晶莹的泪花,直到倒映他一个人的脸,松本润看他自己此刻的脸也是半哭半笑的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润,”樱井翔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我到底多爱你,这颗心早就破破烂烂的了,可它如果还有什么地方是有血有温度的,那里一定放着你。”

松本润真的也想哭,要不是觉得如果他也哭的话他们两个现在就像两个神经病,他一定忍不住。他们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去互相试探,互相伤害,甚至一度决定就这样吧,放弃吧,结果他们两个人是相爱的。

天底下怎么会有他们两个人这样的傻子,还偏偏就傻到了一起去,还傻的这么旗鼓相当,傻的这么棋逢对手。

“翔君,来之前我预想好了一万种被你拒绝之后的情况,所以我现在有点懵……没想到出现了第一万零一种情况”

“安慰自己的话都想好了,就是因为不能称心如意, 人世才有意思。我现在好歹也是松本家的继承人,做人不能太贪心是不是。”

“但是真好,我贪心了这一次,勇敢了这一次。”

松本润咕咕叨叨的说了很多话,他本来在樱井翔面前的时候就很喜欢讲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一直都憋着没讲,现在打开了话匣子就关不住了,各种各样毫无关联的话在这样的场合里一句接一句的说出来,樱井翔只是耐心听着。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的窝在沙发上,松本润一个人讲个不停,樱井翔就一直不说话,直到松本润停下来,戳了戳他的手臂。

“你也说句话啊,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说。”

樱井翔就握住了松本润戳他的手指,抿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意。

“润,我爱你。”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很爱很爱你。”

“……我说我已经知道了。”

“比谁都还要爱你。”

“……”

松本润叹了口气,又止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干脆不许樱井翔看他的表情硬是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樱井翔你给我听好了,我,松本润,很爱很爱你,可以了吗?”

“好。”

十指相扣的手掌交换着彼此掌心的温度,身上缠绕着的所有盔甲在这一刻全部的碎裂飘散,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盔甲,而我在你面前,放下所有武器,仅仅捧着这颗真心。

因为我知道你爱我。

正如我爱你。

end.

评论(102)
热度(69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