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殊途同归(KK)20

悄无声息的。
写完了(耶

20

堂本刚不见了。

就如同他突然出现在街角被堂本光一碰到的那样,堂本光一早晨起来的时候转过身,就发现床的另一边已经空掉了。

他甚至都不用起身在这间别墅里面找他在哪里,就可以笃定堂本刚是离开了。自从自己识破了堂本刚的伪装之后,对方就一直显得有些慌乱不安,其中又透露着一些迷茫。他清楚刚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对于究竟是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堂本光一其实真的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不在乎。

大概是因为有过疯了一般的想要探求自己到底为什么拥有不死的能力,甚至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失去了记忆这些事情的经历,堂本光一现在的心态很平和。他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刚刚攒下一大笔钱购置了宅院有了仆人,不断地挥洒重金想要求得真相,也不知道被人骗走了多少钱,做了多少的无用功。也记得当自己厌恶了这漫长的生命之后,为了求死有多么痛苦。不死,但是疼痛感并没有减少,他尝试过的每一种自杀方式都只是让他痛过一场,留下一个持续不过一夜的疤痕,没有半点作用。最疯狂的时候他甚至悬赏重金,只要有人能够拿走他的性命。刀剑枪,心口,脖子,手腕,毒药,坠落,每一种他都尝试过。

但人是会屈服和妥协的动物,日子过得久了,堂本光一也就习惯了这样漫长的生命,他会自己找很多事情做,生田家宅院里的图书馆里每一本书他都翻阅过无数遍,生田家每一任继承人都会放在自己身边长大,堂本光一早就过了怨天尤人的时候,心态平和的不得了。

他原本是想等着他的小家伙长大的,接着惊喜的发现堂本刚是他的同类,堂本光一难以用语言去形容这种幸福感,在他孤独的生活了这么久,在他的灵魂居无定所的漂泊了这么久之后,他终于遇到了那个可以互相陪伴的人。

可是对方一声不吭的消失了,堂本光一觉得很委屈,自己已经说得那么清楚,我不介意你有事情瞒着我,你瞒着我的事情是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事情都不重要,可是堂本刚连半分都不打算跟自己商量,径自就消失了。

堂本光一转了个身把自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心头冒上来的委屈让他什么都不想做,像是鸵鸟一样想靠把脑洞埋进沙子里来逃避问题。

堂本刚其实是在堂本光一睡着之后就离开了的,他已经透过他的纸人的眼睛看到了他想从长濑智也那里的得到的记忆。

心里一直隐约的惴惴不安的猜测落了真。

他对于堂本光一的熟悉感,每次看到对方心里冒上来的愧疚,全都有源可寻,是他剥夺了堂本光一死亡的权利。



长濑智也的前世记忆里,他窥得的却都是堂本光一的心意。

被送到他这里来的时候,堂本光一无所谓什么情愿不情愿,脸上不带着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这是三皇子要我做的事情。长濑智也担心好友,堂本光一却只是嘱咐他要照顾好自己。可是当他在跟长濑智也见面的时候,长濑问起他过得怎么样,堂本光一却只说他很好。

男人好看的眉目间全都是温柔和眷恋。

后来堂本光一给长濑智也写过信,堂本光一在信里认真地交代了长濑智也要照顾好自己,也提到了他和刚的交易。可惜那个时候长濑智也已经被三皇子的人控制了自由,信也是别人要求他怎么写就怎么回复堂本光一的。但是堂本刚看着长濑智也记忆的画面,那封信的文字却仿佛真切的呈现在他眼前。

堂本光一写,长濑,我从未觉得心上放着一个人是如此令人满足的事情,在为三皇子效力多年之后,我第一次切实的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以至于三皇子将那张古籍拓本给我的时候,我半分的犹豫都没有,我想要长久的陪伴在他身边。长濑,你要是有危险的,一定要记得点燃穿云箭,我会去救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现在是不死之人,我肯定能保全你。我和刚约好了,等到三皇子继位,我们就打算出去云游四海了,在那之前想让你和刚见一面,我们一起喝喝酒。

字里行间都体现着堂本光一对于能一直陪伴他的欣喜之情。

堂本刚一个人在他的宅院里坐了很久,从前这个院子里其实还算热闹,到如今除了纸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现在他把纸人都收了起来,就越发显得这个院子萧索,只有被他施了法术的鸢尾花还开的灿烂。


呆坐到天色发白的时候,堂本刚终于起了身,从长濑智也那里窥得的只是一部分的真相,若是真的想知道当年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得找到他自己藏起来的记忆。

他的宅院底下有一个巨大的藏宝密室,里面有很多收集来的交换来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堂本刚倒是时常让纸人放东西进去,自己却不会进去翻找这些东西。他向来只是喜欢得到的那一刹那的开心,过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因此如果当年的他要藏起什么,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他费了些功夫,在他的藏宝密室最深处翻到了一个木匣子,在这些东西里十分显眼。显眼的原因并非因为多么精美,反而因为周围的东西都非常的精美,才显得突兀,因为这木匣子虽然雕刻着鸢尾花,却看得出雕刻者并非什么名家手笔,线条也不够流畅,只算是一个普通的器物。

木匣子里铺着织锦,并排放着两个琉璃瓶,上面淡淡的泛着光彩。

他肯定是舍不得完全消除这段记忆的,堂本刚自己猜测着当时自己的想法,看到这对瓶子他就更清楚但是他做了什么。他应当是藏起来他自己关于光一的记忆,以及光一全部的记忆——因为一旦保留他在认识自己之前的记忆,等到堂本光一找到自己之前共事的人,还是一样可以得到关于自己的信息。

堂本刚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自私又怯懦,瞒着堂本光一做出自认为对谁都好的决定,明明私心里就是想要对方长久的陪伴自己,却又怕终有一天堂本光一会厌恶这种漫长的没有尽头的生命,便自说自话的推开他。


他打开其中一个微微发着蓝色光芒的瓶子,打开木塞之后,里面的光彩一点点的飘散出来,漂浮在他的头顶,在堂本刚放松了自己的思绪闭上了眼睛之后,光芒覆盖在他的额头,接着渐渐隐没。

事实也和他猜测的相差无几,他看了那本手札之后,无论如何 也没办法答应堂本光一给他永生的事情,可是磨不过堂本光一 天天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情,软磨硬泡之下,原本坚定了心意 的堂本刚也渐渐犹豫了。堂本光一的一字一句都如此真情实意 ,也许自己真的有机会得到这个人的陪伴呢?

他是动心了,可是那本手札里的内容却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让堂本刚无法作出决定。他很怕有一天,堂本光一也会像手札 当中那个原本深情款款的人一样疯狂,他们用漫长的生命互相 伤害,最后也不得善终。

他清楚三皇子是故意把这本手札给他的,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 在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无法得到永生之后,故意的设下了这样 的局,就是恶劣的想要看这个拥有如此强大能力的人在面对感 情的时候,又能做出什么样的决策。堂本刚不得不承认对方很成功,他不但设下这个局让他和堂本光一心甘情愿的跳进来,还成功的利用长濑智也探得了自己想看到的局面,甚至一箭双雕的利用堂本光一的不死之身保护了自己安全登上皇位。

堂本刚自从诞生于这个世界,他已经随性惯了,算计他人的事情他不屑做,却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人类如此算计一次。

拿走记忆和得到记忆本来都会是痛苦的,堂本刚现在还能想起来在他喝了毒酒五脏六腑都痛的要命的时候,记忆被剥离的痛楚还是让他几乎昏厥过去。可是现在这份记忆回到他的身体里,却奇异的并未带来痛楚,反而像是身体里缺失的部分总算回到了原位,身体里感觉到淡淡的暖意。

那该是他对堂本光一的爱意。

这个被人算计着送进自己宅院里的男人,的确教会了他什么是情爱,让他在漫长的生命里得到了灵魂的安宁。

可是堂本刚现在没有勇气去面对堂本光一,一则他不知道当对方回忆起是自己给了他永生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想法,二则自己明明看到堂本光一得到永生的时候有多开心却还是瞒着他偷走他的记忆,他不知道堂本光一对此又是什么样的想法。他很怕堂本光一会因此动怒,一想到那双向来温柔注视着他的眼睛里会染上愤怒和失望,就让堂本刚充满了想要逃离的想法。

向来坦然自若的人,在关于堂本光一的事情上完全没有任何有用的头绪,除了像是鸵鸟似的躲在这个宅院里,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敢做。

在他在庭院里枯坐到天色又暗下来的时候,冈田准一和栗原郁相携而至,他的挚友在他面前叹了口气,但是什么都没多说就进了厨房,倒是女孩子坐在他身边,从包包里掏出一盒点心放在他面前。很有时尚感的盒子里装着的却是非常传统的红豆馒头。规规整整的几块红豆馒头被整齐的放在盒子里,每一块底下都垫着带花纹仔细折好的纸。

这是堂本光一进入这个宅院之后做给他的第一种食物,正巧在这个时候被送来了。

栗原郁把一块红豆馒头放到堂本刚的手心里,女孩子一如既往的带着非常阳光的笑容,也并不一直盯着堂本刚看,只是注视着院子里开的灿烂的鸢尾花。

“我听准一君说,这里的鸢尾花都是他亲手一棵棵栽种的?”

“嗯,那时候我总捉弄他,说想看鸢尾花就给了他一包种子,小准那家伙死心眼,还真的一颗一颗中了,仔细的照顾着,还真的让他种了一院子的鸢尾花。”

“刚桑真是任性的人。”

栗原郁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弧度很好看,即便是吐槽着堂本刚,也并不让人觉得讨厌,尤其此时此刻堂本刚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大概我不仅任性,还不讲道理。”

“所以我觉得光一先生也挺不容易的。”

栗原郁笑眯眯的也拿起了一个红豆馒头,咬了一小口之后凑在堂本刚面前故意这么说着,成功的换的对方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啊,这样我可是要不开心了。”

“我站在红豆馒头这边。”

栗原郁摇了摇手里被咬了一口的红豆馒头,暗红色的红豆沙散发着香甜的气息,看得出制作者的心意。中午的时候堂本光一来敲家里的门,手里就提着这么一盒红豆馒头。对方看起来有些憔悴,想来也没睡好,只说是刚从他那里离开了,大概他们会知道刚在哪里。别的多余的话也没说,只说把这盒馒头给刚,他觉得刚会想吃的。

堂本刚看着手里的红豆馒头,吸了吸鼻子。他藏起了堂本光一所有的记忆,可是对方身体里残存的动作记忆却还记得他喜欢吃的东西,从他第一次在堂本光一家里吃他做的饭开始就是,全部是他爱吃的东西。

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值得这份心意。

“刚桑,准一君在您身边活了多少辈子了您还记得么?”

堂本刚摇摇头,他对于时间总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对于他来说,其实冈田准一的来去,间隔的都不是什么漫长的时间。

“那么,您还记得他每一生最终陪伴他的妻子吗?”

堂本刚还在疑惑一向开朗的栗原郁怎么会突然这么问的时候,女孩子已经笑着继续说下去了。

“我猜不会是我的往世,可是我要因此生气吃醋吗,说不定我也不是准一君最喜欢的那一个。”

堂本刚想反驳些什么,他很喜欢栗原郁的个性,觉得她和冈田准一在一起很好。但是栗原郁说的确实是实话,很少很少能有人转生之后还能够在一起,那得是上一世有多么大的遗憾和眷恋才会有的执念。

反正就他看到的,至今也只有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一对而已。

“郁酱,其实我不是在纠结光一能陪我多久的问题,他和我一样拥有永生……可是他的永生是我给他的,我不知道……我自己清楚和漫长的生命抗争是多呢痛苦的事情,我只是在害怕……”

栗原郁认识堂本刚有一段时日了,在冈田准一如实的告诉了她关于堂本刚的身份之后,她就一直对堂本刚非常的好奇。大多时候除了一些小戏法似的东西以外,堂本刚都表现的像是一个普通的过日子慢悠悠的人,栗原郁从来没见过他着急的样子,而现在这幅几乎可以算是害怕怯懦的样子就更是第一次见了。

“或许我这样说有点不知深浅,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没办法去想象拥有无限的生命是什么样的心情,可是刚桑,有一点我很确定,你们是相爱的,所以你现在躲在这里,能躲多久?”

堂本刚知道栗原郁说的很对,他在拿走堂本光一的记忆的同时,还在他的小指上系了一段红线,另一端系在自己的小指上,只要对方无意识的想要见到自己,向前迈一步就会来到自己身边,这是他小小的私心,其实他也很怕他们在失去记忆之后真的就再也无缘相见了。

所以其实他现在的躲避毫无意义,只要堂本光一想,他是可以自己到这里来的,这一点堂本光一即便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是绝对清楚自己可以做到的。但是堂本光一却选择了拜托冈田准一和栗原郁来找他,这个人的温柔什么时候都这样的照顾着他的心情。

冈田准一端着拉面过来打断了两个人的聊天,堂本刚没什么胃口,可是两双眼睛都担忧的看着他,他只好强撑着吃了点东西。

吃完拉面之后冈田准一个栗原郁默契的换了位置,栗原郁去了后面的花园,而冈田准一坐在了堂本刚的身边。

“小准,我觉得躲在这里的自己很糟糕。”

作为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堂本刚也不需要冈田准一再多问他什么,反而轻轻的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语气轻柔但却夹杂着很复杂的情绪。

“明明都是我把事情搞成这样的,却什么也不跟他解释,自说自话的就逃开了。”

冈田轻轻笑了笑。

“刚,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偏心,你跟我说这话我也不会同情堂本光一的。”

“小准……”

“怎么说呢,刚,你太纠结于过去了,为什么不能试着向前看呢?”

堂本刚轻轻阖上双眼,他何尝不知道所有的问题都在于自己不敢面对,当初就不敢,现在还是不敢。

他从和服的胸前掏出另一个琉璃小瓶交到冈田准一手里,目光落在琉璃瓶上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情绪,最终还是移开了目光。

“你交给他吧,我在这里等他。”

堂本光一在从冈田准一的住处回了家之后,还没来得及继续想他和堂本刚的事情,就被从生田家打来的电话请到了生田家。生田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经枝繁叶茂,堂本光一基本上只和本家的人有联系,除了历代家主和继承人以外,他和大部分人都没有打过照面,更多的生田家的人不过是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而已。

他一进去,就看见生田斗真跪坐在底下,旁边还跟着跪着一个年轻人,而生田斗真的爷爷,生田家的现任家主生田业正面无表情的坐在上座,看到堂本光一进来,整个议事厅里的人全部齐刷刷的跟着老爷子一起站起来。

堂本光一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在生田业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看着下手跪着的生田斗真和他身边的男孩子。

“又闯什么祸了?”

生田斗真本来死死板着的脸立刻露出委屈来,自己带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读不出他的表情,堂本光一立刻就清楚恐怕是这帮人借着人多势众的欺负他家小孩儿了。

“生田家向来是本家长子继承,其他都只是依附着本家生活的外人而已,今天凑这么热闹倒让继承人跪在这里,你们也是本事了?”

堂本光一本来心情就不算好,说出口的话自然也不客气。

旁边还有不看眼色的人试图添油加醋。

“他也知道自己是继承人,交个男朋友回家,还说什么不继承家业了,怎么不想想自己怎么长这么大的,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堂本光一懒得听无关紧要的人说话,一个眼神看过去就有身后稍微有点脑子的人拉住了正在说话的人的手臂,制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堂本光一皱着眉看向面前的两个年轻人,却突然抓住了刚刚那个人说的话里的重点。

继承家业?

他记得之前堂本刚跟他说,不要生田斗真继承生田家,他那个时候脑子都没过的说好,却没细想过为什么堂本刚要这么说。

堂本光一的目光落在生田斗真身边的年轻人身上,福灵心至的想到也许这件事情和堂本刚的身份也有些关系,他转过头附在生田老爷子耳朵嘱咐了几句,起身去了书房。没多久,在生田斗真身边的那个那孩子就敲门进来了,跟着一起冒出头的还有生田斗真。

“你不能只骂山p一个人,我们俩......”

“斗真,我待会儿就出去,你在外面等一下。”

眼看着堂本光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生田斗真乖乖的收了声,但是也不想出去,直到山下智久一边安慰一边推着他出门了,冲他点点头之后关上了门。

“我问你,你是不是找别人帮过忙,关于你和斗真的事情。”

眼看着面前站着的人板着脸紧紧闭着嘴不肯说话,堂本光一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这件事情果然有猫腻。

“你觉得你不说话能解决问题吗?这件事情,我点点头,生田家没人会反对,我摇摇头,这家里也没人敢支持,你自己看着办。”

这件事情在堂本光一眼里不是什么事情,如果生田斗真那个孩子能早点来跟他说而不是等着生田家其他人发现把他揪到这里开批斗大会,事情会容易解决得多。高门大户讲究的事情多,联姻要门当户对要生下继承人,堂本光一平日里是不管生田家的事情随他们自己定规矩的,但是他要插手,这家里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山下智久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

他和生田斗真在一起之后没多久,就被生田家某个分家的人知道了,对方借此威胁他们——这也就是为什么生田斗真最近一段时期都这么缺钱的原委。山下对此非常的无可奈何,据他自己说,他是在开车到郊外散心的时候,走进了一片桃花林的,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宅院,他鬼使神差的推门进去,就有人引他去会客厅,在那里他见到了一位先生,对方说可以解他的困境。


“他说只要斗真不需要继承家业,自然不会有人在盯着他的位置,我跟斗真商量了,觉得这个主意可行,所以我就答应他了。本来他说需要我拿来作为交换的是我十年的寿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说一笔钱也可以,我们就签了协议。”

“所以就是说,你提出你需要的东西,他会依据这个提出他要的东西,如果双方都同意的话,你们就会签下协议?”

“是,可是事情一直没有进展,我也无法联系他,我就想也许只是什么江湖骗子吧。”

堂本光一站起身,拍了拍山下智久的肩膀。

“行了我明白了,之后不会有人骚扰你和斗真,这个家是他的别人也拿不走。”

似乎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山下智久呆愣的站在原地看向堂本光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堂本光一低头露出星星点点的微笑来,语气也比刚刚柔和了许多。

“他不是什么江湖骗子,所以你的交易不仅达成了,还比你预想的更好不是么?”



他想他大概明白刚为什么躲着他了,他的永生,多半也是在刚那里做的交易换来的。而他也就同样理解刚为什么躲着他了,无尽的生命曾经是他背负着的无力承担的痛苦,以至于他无数次质问上天为什么要让他不死。

可是如果这份永生是堂本刚给自己的,堂本光一心里就生出一种奇异的安心感。

堂本刚在自己的宅院里等了两天,直到第三天的下午,堂本光一还是没有来。他以前从没觉得两天是这么漫长的时间,他明明安然度过了上百上千年的时间,却因为此刻在等待堂本光一对自己的审判,觉得每一秒钟都如此难熬。

他撑着侧脸止不住困意的打了个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内室里,而堂本光一正穿着一身和服跪坐在他的床铺边,恍惚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百年前的日子。他午睡醒来的时候,光一也是这么守在他的床边。

“光一……”

但是面前的堂本光一和过去又有不同,他不再是在身后梳一条发髻,而是留着干练的短发,还染成了暗金色,眉目之间也更加的淡然。对方轻轻笑着,握住了堂本刚的手。

“趁你睡着的时候在柜子里翻出来的,我想既然这么合身,应该是我的衣服了。”

“你?”

堂本光一还是笑眯眯的,把冈田准一交给他的琉璃瓶摆在一边,瓶塞还好好地塞在瓶口,瓶身淡淡的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在堂本刚还没开口继续问他为什么不想打开这个瓶子的时候,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天鹅绒的戒指盒。

“挑戒指花了点时间,所以过来的晚了。”

被拿在手里的是一枚镶嵌了光泽度非常高的蓝宝石的戒指,花纹并不繁复,但看得出做工精巧。

“我没打开,是因为我觉得无论这个记忆是什么,都不妨碍我爱你这件事情,所以在拿回我的记忆之前,我想先求婚。”

穿着传统的和服做着现代的单膝跪地的求婚动作的场景有些好笑,但是偏偏堂本光一做的一本正经,眼睛深情的注视着坐在床铺上的堂本刚。

“漫长的生命曾经让我觉得痛苦,可是如果知道这漫长的生命是为了陪伴你,我就觉得这样的痛苦我也甘之如饴。”

堂本光一这番话说的深情,下一秒却向前倾身捏住了堂本刚的脸。

“所以,能不能别闹小性子了。”

“谁闹了......”

堂本刚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嘴上却不愿意吃亏,被捏着脸也要反驳堂本光一,然后又自知理亏的低下头,捏着手里的琉璃瓶,其实里面并不是存放有记忆,仅仅是开启记忆的方式,堂本光一的记忆一直在他的身体里。

他打开了瓶塞,淡淡的红光就覆盖在堂本光一的额头,然后渐渐隐没。

堂本光一再睁开眼的时候,里面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注视着堂本刚,然后轻轻把对方揽进怀里。

“你看这个时间,刚刚好吃晚饭。”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end.

评论(49)
热度(45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