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棋逢对手(SJ)12


12


松本润跌跌撞撞的从阳台走回卧室整个人窝进温暖的被子里的 时候已经来不及挽救他的感冒了,洗完澡之后连头发都没吹得 在阳台吹了一夜的冷风,现在阳台还堆着被他捏的变形的啤酒 瓶,统统都昭示着他现在的病痛完全属于咎由自取。

脑袋涨的发疼,感觉房间里像是有谁在跟他抢夺氧气一样难以 呼吸,这段时间都不规律的饮食再加上酗酒让他肠胃绞痛,感 觉想把身体里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松本润出生的时候身体就 不太好,所以家里向来是精贵着养着,他自己也从来都乖乖的 按照医嘱生活。唯独每次因为樱井翔的事情难过的时候,他就 会折腾自己的身体——仿佛身体的病痛可以替代心里的难过一 样。

可是这个往常奏效的办法此刻似乎也没有用了,他一边昏昏沉 沉的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一边脑海里浮现的却还是樱井 翔那句我们从来没有交往过。

这三年算什么呢,丢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不管不顾的在他的身 下敞开大腿,一次次注视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最后换来的却 是一句我们根本没有交往过,哪里来的分手。松本润真的很想拽着樱井翔的脖子问他,你他妈到底拿我当什么。

可是他终究没有半点力气质问对方,也更害怕得到对方轻蔑的对待。松本润想,全天下人都觉得他什么都有,可其实他有什么的,他有的不过是这么一颗破破烂烂的心,还宝贝似的把樱井翔放在里面,生怕透露出一点点给别人看。病痛在此刻击溃了他所有的防线,松本润把自己包裹在柔软的棉被里,像是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一次性的用眼泪发泄出来一样,整间公寓里都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到后来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头晕的真的承受不住了,松本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好像是有谁给他打了电话,但是他连自己在电话里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对方说要来看他的时候,他说他门口的地毯下面放着家里的钥匙。

晕沉沉的在床上换了好几个姿势,既难以安稳入睡又半点没力气起来,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人开了他家的门他都懒得抬起眼皮去看看,管他是谁呢,左右这家里所有的东西爱拿走就拿走吧,就像樱井翔那个混蛋把家里所有他用过的东西都拿走了一样——那些东西明明大部分都是他买的,是他小心翼翼的心里又甜蜜的要命的去百货公司仔细挑了又挑之后买给樱井翔的,他凭什么都带走。

有人坐在了他的床边,先是替松本润掖了掖被角,接着手掌覆在了他的额头上。

凉凉的触感让松本润想起来,他跟樱井翔认识的没多久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两个人开始私底下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有次他们去离东京都有段距离的料亭吃饭,回来的时候因为下暴雨耽误了点时间有些晚了,樱井翔的车速就开的很快。但是坐在副驾驶上的松本润却觉得有些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吹了风的缘故。樱井翔没问他什么,却在某个便利店门口停了车,先是把手掌覆在松本润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接着去买了瓶温牛奶给他。

“先喝点牛奶,要是还不舒服,我直接送你去医院。”

他倒现在都记得樱井翔的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的那一刻,他的心脏跳动的有多快。那天回到都内之后,樱井翔就送他去了医院,而且在医院守着挂水之后又观察的他守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松本润的精神状况好转。那天早上的天气很好,松本润醒来的时候外面雨停了,一道漂亮的彩虹横跨在还未消散的云间。樱井翔给他买了便利店最基础的梅子饭团还有果汁,再次手掌覆着他的额头确认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明明就在医院里护士小姐已经用再精确不过的体温计量过了体温,用手掌是最不准确的方式了,可是松本润一边啃着饭团一边乖乖的任由樱井翔的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温热的触感带着独属于樱井翔的温柔。

以至于他有时候总是在想,如果樱井翔这个家伙不要无意识的在某些时候露出些让人留恋的温柔来,也许他早就死心了。

如果早点死心的话,也许现在就不会觉得这么心痛了。

松本润迷迷糊糊的拉住了触碰他额头的手,明明理智上知道这不是樱井翔,对方昨天就已经和他彻底断掉了关系,可是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翔君】。

可是一直埋藏在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心意一旦开了一条缝,就一点也抑制不了了。松本润想,自己是个病人,病得糊里糊涂的,自己说出什么来都算不得准。

“我好难受......头痛,胸口痛,哪里都痛....”

“翔君.......我讨厌你,特别特别讨厌你,为什么我要喜欢你,你根本是个混蛋......每次就只知道丢下我,什么时候都是丢下我一个人......你混蛋.....”

“.....可是你混蛋我也还是喜欢你呀,你丢下我我也还是喜欢你呀.....”

“我喜欢你,樱井翔,我怎么能这么喜欢你。”

……

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了,纯粹是为自己一直隐忍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发泄口,断断续续的一直到自己说够了才停下来。床边的人就安安静静的听他说,等他说完之后还倒了一杯水喂他吃了感冒药,才离开了卧室。

爽快的发泄完之后又吃了感冒药,松本润这次总算是安静的入睡了,不过他也没有睡太久,越疲惫的时候反而不会睡得很沉,他听见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又闻到了饭香味,被勾起的食欲闹得没了睡意,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先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身体虽然还是觉得脱力,脑袋却总算清明了一些。

站在厨房里的是九条奈奈子,女孩子扎着马尾穿着他的围裙,正小心的搅动着汤锅里的食物,厨房里弥漫着奶油炖菜的味道。

松本润觉得有些尴尬,他没想要自己抑制不住的心意最后倾诉的对象会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又觉得这个时候解释什么都更像是越描越黑。

九条奈奈子也注意到了他,侧过头冲他笑了笑,却并没有问起他临睡前说的那些话,只是指了指放在外面的药箱。

“但愿你不会介意我在你的客厅里把药箱翻出来,我只买了感冒药,药箱里有温度计,你去测测看温度是不是降下来了,然后就吃饭吧。”

松本润沉默着点了点头,依言走出去拿着温度计给自己量了体温,还有些低烧,但是温度已经算是正常了。

九条奈奈子是在这个时候把她做好的料理从厨房里端到餐厅的,松本润对于食物的要求很高,他的冰箱里总是放满了各色食物,橱柜里也有各种调味料,樱井翔从前总开玩笑说他应该去开家餐厅才对。但实际上松本润却没怎么吃过餐厅和佣人之外的人做给他的料理,他妈妈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兄长都忙得要命,都是佣人在照顾他。长大了之后都是吃外食或者自己做,还从来没有人会特意做饭给他吃——樱井翔倒是早上给他烤过几次面包,如果这也算是料理的话。松本润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但是他心里是有着这样小小的渴望的,他想有一个家,不是充满了勾心斗角的松本家现在的样子,而是安静温馨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停靠的港湾。

放在松本润面前的是一碗奶油炖菜,一小盘玉子烧,一碗味增汤,一份米饭,还有一个小碟子里放着腌黄瓜。他吃过很多很美味的料理——上星的米其林餐厅,百年老店的名厨名菜,价格夸张用料考究,但对他来说那也只是一餐饭而已。面前摆着的家常料理算不得多么精致,但是摆盘也很认真,一份一份有序的摆在他面前,散发着淡淡的热气和香味。


在这个时刻竟然让他觉得有一瞬间的鼻酸。


“你冰箱里只剩下奶油和味增还可以用,我住在附近的店里买了些菜,不知道合不合口味,但我觉得你应该吃点东西。”

九条奈奈子把筷子递到他手里,语气依旧是平和又温柔的,女孩子的眼睛认真的注视着他,不难察觉到里面带着担心。

“嗯,出差回来有些不太舒服,刚好也饿了。”

松本润的这一餐饭吃得非常认真,也许是因为饿的过头了导致整个身体都感觉到非常空虚,现在温热的食物一点一点的进入到身体里,就慢慢驱散了这种空虚。

“很好吃。”

九条奈奈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让她的整张脸都散发着淡淡的光彩。不夺目,也不刺眼,是刚刚好可以温暖人心的温度。


“从我有记忆起我妈妈就在家庭餐厅里做事,我都是跟着她学的,大概在这么大……”九条奈奈子伸出手来比了一个四五岁孩子的身高,“我就开始进厨房做饭了。”

“喜欢棒球也是因为那家家庭餐厅的缘故,因为只有妈妈带着我所以很多时候我会在那家餐厅里呆到妈妈下班,附近的高中生结束了部活之后会一起来吃饭,尤其是棒球部。我那个时候特别憧憬他们,就觉得他们一起吃咖喱饭的时候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会发光的,那样充满了希望的可以憧憬未来的感觉特别棒。”

松本润之前有大概的听说过九条奈奈子的身世,她是九条家的私生女,从小是由妈妈一个人抚养长大的,在她高中的时候妈妈病重,九条家找到了她并且同意她回到九条家——但是要在她母亲去世之后,而在此之间九条家承担了她母亲的医药费,一直到今年年初的时候九条的母亲去世。

但那不过都是写在资料上面干巴巴的文字,此刻听九条奈奈子讲起来她过去的事情,松本润听得很认真。


“我那时候一直剃很短的头发,想要加入棒球部,后来发现这个愿望很难实现之后,我就在升入高中的时候,成为了我们学校棒球部的经理。这样也算是作为他们的一份子,和他们一起为了甲子园并肩奋战。”

九条奈奈子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很怀念的笑容,松本润即便只通过她的表情都能想象得出那个时候的九条奈奈子有多快乐。

他羡慕这样纯粹的快乐。

“那你会甘心吗,回到九条家?”

九条奈奈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当初妈妈病重的时候,是我自己决定答应他们如果他们肯付妈妈的医药费,我就回到九条家。这也没有什么可不甘心的,成为九条家的女儿,我还是可以继续喜欢棒球啊,虽然看起来是没法实现在棒球名门高中附近开家庭餐厅的愿意了,可我现在可是能去东蛋看球了啊。”


九条奈奈子是个相当坦率又开朗的性格,她回答松本润的问题的时候总是很直接的去给出答案,不会绕来绕去的传达自己的意思。而且他说的也没错,九条家会对她这样一个还在家里的女儿有诸多的限制,但只要她一直等待到结婚之后,这些限制就都消失了。

“为什么不能开餐厅呢,这对我来说也不算是很大笔的数额,想做就去做,才是人生的真谛啊。”




九条奈奈子今天一直很平和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犹豫,而在这个犹豫过后,她开了口。

“那么润君,我进门的时候听到的那些心意,跟真正应该听到的人讲过吗?”

松本润把玉子烧塞进嘴里,僵硬的换了话题。

“这也不是一回事,这个玉子烧味道挺不错的。”

他不愿意继续,九条奈奈子也贴心的没有在追问,只是顺着他换了别的话题聊起来。松本润发现和九条奈奈子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能觉得很轻松惬意,不像和樱井翔在一起的时候特总是恨不得竖起一身的刺来保护自己。

九条奈奈子坚持不能让一个病人洗碗,松本润就站在厨房边看着九条奈奈子,把用过的厨具一一清洗擦拭干净然后归位。

他能想象到的婚姻生活也就是这样了,他们可以一起做做家务,一起没有主题的聊着天,一方生病的时候另一方就负责照顾,这样平凡又舒适的度过生活里的每一天。

九条奈奈子的确是个非常好的结婚对象。

“奈奈子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啊,我觉得自己大概是不会喜欢上别人的那种类型,所以才能轻松的答应九条家的条件吧。”

松本润低头看向脚下的瓷砖,这个花纹样式还是当初樱井翔挑的,单块砖的时候他觉得不好看极了,没想到铺出来的效果却意外的好看,还被樱井翔说过好几次这件事情来调侃他。

你看,这间公寓里的每一个小时都能挑起对于樱井翔的回忆,过去这个人在自己生命中占有的分量实在是太大了,才会导致当他离开的时候自己甚至出现了情绪崩溃的反应。

病痛离开之后,松本润整个人也清醒起来。他想,不如就算了吧,这么些年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在这段关系当中能有任何的彼此靠近的余地,今后就更不可能了。也许终其一生他都没法忘掉这个人,可是他现在觉得很累了,他想要重新开始崭新的生活。

松本润想,只要接下来的日子避开见到樱井翔这件事情,他就一定可以做到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以后见面了还能微笑着互相寒暄。

他之前有无数个可以及时止损的机会,他都没能管得住自己这颗心,而在目前这样已经满目疮痍的情况下,他至少要守住自己最后这点尊严。

“奈奈子,我得向你坦诚,我有喜欢的人,但是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可能也很难喜欢上别的人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们能相处的很好。”

九条奈奈子笑着摇了摇头。

“作为松本家的小少爷,你有的选吗?作为九条家的私生女,我有的选吗?润君,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吧,你脸色还是不太好。”

松本润送九条奈奈子离开他的公寓的时候,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也许因为压抑这么久的一次释放让他感觉到轻松,也许因为他一直觉得两个人会断开的那根弦终于是断掉了反而让他觉得安心,总之,他已经没有昨晚那么难受了。

他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电梯上显示的红色数字一格一格的有序下降,心情却和昨天完全不同。他从前总担心樱井翔要离开,如今他真的离开了松本润反而觉得坦然。

我的整个余生,再也不用担心你要离开。

樱井翔从松本润的公寓离开之后的生活过得非常的平静,说是平静更应该用波澜不惊来形容。

他把从松本润公寓里搬出来的生活用品,全都一样一样的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面摆好。但他并不是拿来用仅仅是在自己使用的生活用具旁边摆上自己从松本润的公寓里搬出来的那一套。这些东西都是松本润买给他的,可是以后松本润都不会买给他了,他舍不得用。

这样两套东西摆在他现在的套间里,仿佛樱井翔两个割裂的灵魂。一个安然于现在的结局,每天忙于工作仿佛已经跟过去告别。一个嘶吼着想念,但却被束缚在这个身体里半点动弹不得。

他听说松本润过的很好,偶尔也能在社交场合里看到松本润和九条奈奈子出双入对,圈子里的传言也说今年之内两个人就会订婚甚至结婚。至于为什么这么着急也是有说头的,追其源泉还是要追究到樱井翔身上。他们这个圈子里本身就极为重男轻女,大家族里但凡有男孩子的话很少会把继承人的位置放在女孩子身上,但如果真的这一辈只有一个女孩子的话她肯定也会成为继承人,然后招婿到家里来,剩下的小孩子都是随母姓。这是过去的情况,樱井翔的出现却给每个家里只有女性继承人的家族敲了警钟——你千挑万选的给女儿选了一个合适的对象,最后却有可能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拱手让人,森川葵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而松本清结婚多年都只有松本雅心一个女儿,也有传言说松本家老爷子希望小儿子尽快的结婚,可以生下儿子,以后从大伯手里接过松本家。

樱井翔知道松本润虽然看起来任性,其实基本上是不会拒绝他的父亲说的话的。这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他之前也听松本润提起过为了只有一个女儿的事情,松本清夫妇之间的矛盾。他对于松本家由谁来继承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他清楚的认知到,今年年内,他就能看到松本润和九条奈奈子订婚或结婚了。

樱井翔想,他该感到开心的,这是松本润自己选择的路,九条又是一个那么好的姑娘,也许再过些日子自己就能看到一个长得像松本润的小孩子。

可是内心最隐秘的地方还是隐约的抑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


他嫉妒九条奈奈子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松本润身边,嫉妒九条奈奈子会成为松本润的选择,嫉妒有朝一日九条奈奈子的无名指上会戴上松本润替她挑选的戒指——这些沉重的忌妒心几乎压的樱井翔无法呼吸,让他不得不用更加繁重的工作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在他连着熬了几个通宵,脸色已经差到要命的时候,作为朋友也作为同事的小林终于看不下去了。

但是这一次,小林明智的没有再劝说他去跟松本润告白——因为小林已经非常清楚这样的劝说毫无意义,樱井翔这个榆木脑袋是根本不会听的。他其实心里觉得樱井翔就此和松本润分开是对的,因为松本润总能把樱井翔变得不像他自己,他眼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在这段感情里受尽折磨,即便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抽身而出,短痛也总是好过长痛的。

小林只是想起多年前那个没能出世的孩子,樱井翔总得需要一个继承人,如今森川葵也离开了日本,也许樱井翔需要一点分散自己注意力的事情。

“领养孩子?”

樱井翔从一大堆的调查数据当中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向小林,对方极少在工作的时候提及私人的事情,而且还是关于自己如此私人的事。



但是小林的表情却很严肃认真。

“我觉得你离开松本润也不会喜欢别人了,估摸着有着上一段的婚姻在,你也不太可能再结婚。但你总是需要一个继承人,早点开始培养也没什么不好。”

樱井翔这才放下了手里的笔,仔细思考着小林这个提议。他并不打算再和任何人走进婚姻,但这诺大的财团总是要有继承人,而且他现在的生活百废待兴,也的确需要一个契机向新生活迈出一步。领养一个孩子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当年那个没能出生的孩子已经成为了他的心结,这样也算是一个解开它的办法。

事情交给小林去办,樱井翔只是交代要找一个确认父母双方都已经死亡并没有任何其他的亲戚的孩子,以免出其他任何可能牵连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过了一阵子小林跟他说找好了孩子,樱井翔才在他繁忙的工作当中挤出了一个下午自己去了一趟孤儿院。

光太是个刚刚过了三岁生日的男孩子,见人的时候稍微有点羞涩,说话却有条理,圆溜溜的眼睛像极了樱井翔。

樱井翔心下就知道小林挑孩子的时候是有意这样选择了,对方也想要弥补他内心的那段心结。

因为樱井翔的身份,孤儿院大方的让他带着光太去了游乐园,樱井翔没怎么跟小孩子相处过,只能大概的想象着该怎么办,陪着光太在游乐园玩儿了一下午。小男孩是很容易会对年长的男性产生憧憬敬佩的心情的,等到回到孤儿院的时候,怀里抱着小熊宝宝玩偶的光太已经从樱井先生改口叫翔叔叔了。

樱井翔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目送他回到孤儿院,又跟这边的老师打了招呼之后才上了车,心里久违的觉得平静下来。

小孩子的治愈力真的非常强,仅仅是这一个下午,就让只能靠着把自己埋在工作里来舒缓情绪的樱井翔放松了很多。他开始觉得小林也许真的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建议,他确实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哪怕是为了避免自己再去打扰松本润的新生活。

“怎么样?”

电话接通之后,倒是小林先开口问了问题。

“光太君很可爱,我们约了下次去水族馆,大概目前这段时期我会经常的去看他,等到差不多混熟了再说收养的事情。”


“嗯,是该这样……”那头小林对他这样积极的态度很是满意,但转念又想起当年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你可别再给我出什么其他岔子,我知道松本润对你很重要,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时了。而且光太这样的孩子本来就会很敏感,你得小心仔细的对待他。”

开着车的樱井翔皱了皱眉头,没太明白小林这几句话之间的关联。

“当年我给你发信息说森川葵……”

电话的那边好像是中断了一下,又好像是谁打断了话在说什么,樱井翔没太听清楚。

“你说什么,发信息跟我说葵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数秒钟,小林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


“樱井翔我跟你说件事情,但你要冷静的听我说。”

“怎么了?”

“东京地检特搜部前天去了松本家……”

“所以呢?”

特搜部那帮人眼睛天天盯着这些名门望族,盯上松本家也不奇怪,这事听起来和他半分钱关系也没有。

“刚刚我才得到的消息,说是查出松本家老爷子偷税漏税和非法政治献金行贿的证据,看消息,似乎是有确凿的证据。”

樱井翔靠边停下了车子,紧紧皱起眉头来,这件事情来的突然的蹊跷,老爷子这辈子风里来雨去也没跌过脚,眼看着集团就要交到大儿子手里,怎么会突然出这种事情?而且为什么小林说要让自己冷静?

“有消息说,松本家打算推松本润去顶罪。”

“你说什么?!”

“樱井翔你给我冷静,目前还只是有消息这样说,并不是确凿的……”

“我现在就回公司,等我回去我们再说这件事情。”

tbc.

评论(75)
热度(499)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