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特殊案件调查科(SJ)Ⅱ

#更换了一下上一次出场的Rika的姓名,变成木村尤佳(主要是怕我自己跳频道X
#想做一个毫无感情的打字机
#3/5达成
#我为什么要晚上写这种东西??越写越长到底是什么玄学?
 
 
10
 
 
樱井翔调职的通知刚刚挂上警视厅内网的主页,立刻就在整个警视厅引起了各种议论。他本来就是警视厅内受人瞩目的高光人物,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警视厅金牌的搜查一科课长的位置,再加上外表俊美,即便大家都知道他有个相恋多年的恋人,也不影响年年登上警视厅最想嫁的对象排行榜第一位——当然樱井翔本人压根也不知道有这么个排名。
 
 
 
特殊案件调查科是警视厅内非常神秘的一个部门,神秘到什么地步呢,就是人人都知道它存在,但是它的组成成员,究竟负责什么样的案子,都只在大家口口相传的【我听说】里。即便偶尔会有交集,也只是在查案的过程中突然收到签着警视厅厅长名字的文件下发,此案由特殊案件调查科接手,请三天内提交所有手续。而这次樱井翔的调职通知也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只说了从下周一起樱井翔会正式担任特殊案件调查科的课长职位,卸任搜查一科课长,除此之外整张通知上多一个字都没有。
 
 
 
但是这章调令看起来又像是升职,毕竟特殊案件调查科位于警视厅大楼顶层,并且整层楼层都归他们所有,专属一部电梯直达,不需要考勤打卡不需要参加例会不需要参加本署所有活动,据说内部装修也都是比照着厅长办公室来的,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半脱离于警视厅,拥有极高权限的部门。
 
 
不过对于做好准备要重建特殊案件调查科的樱井翔来说,他倒是半点不在意本署的议论纷纷,光应付一个问题儿童生田斗真都够他忙得。在各种敷衍了生田斗真的问题之后,樱井翔总算是大体完成了交接的工作,可以迎接在特殊案件调查科的新生活了。
 
 
周一早上起来,惯例是在淡淡的奶香味里洗漱的。樱井翔洗漱完毕换了衬衣西裤走进厨房的时候,还穿着睡衣的松本润正低头打了个哈欠,耳边有一缕头发翘着,随着他打哈欠的动作轻轻的抖动着,整个厨房里弥散着黄油的香气和面包片在锅子里发出的滋滋的声音。
 
 
“早安。”
 
 
松本润侧过头来跟他打招呼,勾起唇角露出温软的笑意来,接着放下手里的木铲,向樱井翔的方向靠近了几步,低下头仔细的帮他调整了领带的结。
 
 
“早安。”
 
 
 
系好领带之后樱井翔向前倾身讨了个早安吻,半揽着松本润的后腰去看他今天的早饭。
 
 
 
“报纸放在桌子上了,先去看吧,别又边吃边看的对肠胃不好。”
 
 
 
“好。”
 
 
 
趁着松本润低头给面包片翻面的功夫瞪了一眼外面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在对方挥翅飞开之后樱井翔才乖乖的听恋人的话去餐厅看他的报纸。
 
 
 
这小鸟越来越不懂事,大清早扒人窗口看人小情侣调情,什么不要脸,就喜欢搂搂抱抱要你管哦。
 
 
 
对于樱井翔来说是新工作的第一天,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被调职了,主要是实在不知道要从哪个地方开始解释,樱井翔打算过一阵子科里人招好了事情都进入流程之后再从长计议的跟松本润慢慢解释。于是他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对于松本润来说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周一早晨,他们买的房子离松本润上班的医院近,因而樱井翔出门比他早,樱井翔离开的时候他还可以慢悠悠的给自己榨一杯果汁喝。
 
 
到樱井翔到车库开了车出了住宅区的门,刚刚出现在他家窗户外面的麻雀才又落在了他的副驾驶上,下一秒他的副驾驶上就多了个看起来才五六岁的女孩子,声音稚嫩但说出口的话却很成熟。
 
 
 
“下次能不能约在您家之外的地方见,对单身雀友好一点行不行,”
 
 
“谁让你大清早来,我们明明约的八点。”
 
 
“樱井先生,您有没有听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们雀不睡懒觉的。”
 
 
樱井翔努力压下了自己大脑中出现的这么一个单薄的小姑娘往自己嘴里塞虫子的画面,伸手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千纸鹤来,轻轻放在空中,千纸鹤就因为两边翅膀不一样而向右偏了偏——当然普通的人类是看不到的。
 
 
 
“我要去上班,你随着它去那家西餐厅,盯着它的主厨相叶雅纪,一旦他回家就来跟我报告。”
 
 
 
小姑娘点了点头,下一秒就重新变回了麻雀,挥挥翅膀飞走前来低声的念叨了一句,清清楚楚的传进樱井翔的耳朵里。
 
 
“樱井先生什么都好,就是手工和绘画实在太不尽人意,可见的确人无完人。”
 
 
 
樱井翔狠狠踩了一脚油门,决定下次见面的时候非得拔她几根飞羽解气不可。

11
 
 
樱井翔的确是享受了一把VIP级别待遇,专属划分区域的停车场,直达的专属电梯——里面只有16楼一个按键,电梯门打开之后就是一扇封闭的玻璃门,而上次见过面的木村尤佳小姐正站在门口等着他。
 
 
 
“抱歉不知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该早点到的。”
 
 
“没事,我们鬼都不睡觉,只喜欢看人睡觉。”
 
 
 
樱井翔觉得这比早上说吃虫子的画面还吓人。
 
 
“因为您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后勤,所以我会暂时留在这里,如果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您现在可以为开启这道门重新设置校验了,之后只有您认定的人才能进入这里。”
 
 
 
 
樱井翔看着面前像是一整块不透明玻璃的门,轻轻伸出自己的手指贴上去之后的确发了淡淡的红光,于是他随手画了个自己的签名,红光就从他的指尖扩散开来覆盖了整个玻璃,数秒之后红光消失,门就打开了。樱井翔抬腿迈进去之后木村尤佳却还站在外面,冷冰冰的脸上总算有了一点暖意。
 
 
 
“光一课长也是红色的光呢,您现在需要在我的手心上画上同样的印记,我就可以进入这扇门了。”
 
 
木村尤佳的手心上有一个红色的三角形的印记,正淡淡的发着光,樱井翔把手指触碰到她的掌心之后,三角形的印记就消失了,而他的签名渐渐地隐没在掌心中。木村尤佳立刻脚步轻快的走进去,像是在门外等着一直进不去一样的立刻坐在了里面的沙发上。
 
 
 
特殊案件调查科的办公室的确很大,宽大的沙发,投影仪,游戏机,再向里走才是办公的地方,有会议室,有档案室,也和搜查一科一样有课长独立的办公室,而其他人的工位则在一起,只是比搜查一课宽敞不少。
 
 
 
“课长办公室里有张床?”
 
 
“.......那个是前任课长留下来的,被褥我全部换成新的了,这里的摆设您要是不喜欢也都可以更换。”
 
 
 
虽然木村尤佳可疑的红了脸,不过樱井翔觉得这样的布置不影响工作就没有换掉的必要——虽然他不理解即便加班留宿而特殊案件调查科待遇很好,也不至于在办公室相连的房间里摆张双人床吧?

樱井翔把他以后要带的整个科室的办公环境考察完之后,就跟木村尤佳打听了一下特殊案件调查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定,他总觉得除了前任课长跟他见了一次面说了两句话以外,就直接跟他交接了工作,他在还有点懵的情况下直接就被迫坐在了这个位置上。

“实际上除了有规定我们处理的案件的内容不能外泄之外,特殊案件调查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定,之所以上一任的课长在本署内什么活动都不参加,甚至连带着整个特殊案件调查科的存在感都非常低的原因,只是因为前任科长自己讨厌交际而已。您可以正常的继续和您之前在警局的朋友们交流,只要像过去那样保守您自己的秘密就可以了。”

“所以门外的人放他进来也没有关系。”

“门外?”

大门是从外往里看不见从里往外可以看见的玻璃,樱井翔刚走到门跟前就看到生田斗真站在门外抓耳挠腮的想找到进来的地方,而他旁边站立的山下智久就正在努力的规劝他回自己的工位。两个人的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二宫和也,手插着口袋,冷冷的看着两个人在门前站着。

“我要在他们手心里画开门的印记才能让他们进来吗?”

“………门从里面可以拉开。”

木村尤佳抬起手指了指玻璃门上的门把手。

樱井翔干咳了一声,但在推开门的下一秒就板起了脸露出课长的样子来,看向生田斗真。

“不好好工作站在这儿干嘛?山p,拖他回工位去。”

“我们这是来关心你的工作呀,老大,能进去看看不?”

“看什么看,胡闹,下去。”

虽然木村尤佳说了他可以让其他得他以前的同事进来,樱井翔依旧认为他不应该把普通人拉扯进这些事情里。生田斗真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安生的人,要是知道了这些事情迟早要出事。

“唉~那这个是不是特调科你的新同事,看起来才十七八岁也太小了吧,脖子上带着的小牌牌还写的名字呢。”

生田斗真压低了声音跟樱井翔报告,但这音量明显二宫和也也可以听得到,不耐烦的动了动耳朵依旧保持着沉默。二宫和也即便变成了人形,脖子上也带着相叶雅纪给他买的狗牌,倒是做的很精巧带在少年身上像是项链一样,小小的金色牌子上面刻着kazu。

“他刚大学毕业,新入职的警员,你一天到晚能不能别这么好奇心充足,人家戴个项链你也要管,赶紧下去。”

“还有,暂时别和润说我调职的事情,这里面牵扯的事情比较多,我之后会跟他谈。”

“哦。”正事上面生田斗真是不会拉人后腿的,但是他还是越过樱井翔想往他身后看,“我们来都来了,我们可是很努力才绕来绕去找到了上来这里的路……”

“木村桑,我觉得有必要联系一下后勤加强一下进入特殊案件调查科的通道管理。”

“好,我记下了。”

“老大你在跟谁说话呀?”

12

樱井翔最后也只能拿出上级的威严来,把生田斗真从楼上踹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去,并且就生田斗真本年度的考核问题和山下智久进行了非常严肃认真的交谈,使得对方保证绝对会看住生田斗真让他不再有机会往这凑。

樱井翔在今天之前给二宫和也办好了户籍,年龄写了23岁,樱井翔本身是想写的更年长一些但奈何二宫和也长了一张少年的脸,当然是走了特殊的渠道——但这也是警视厅提供给特殊案件调查科的便利,连木村尤佳都有属于自己的正常户籍和警籍。

给二宫和也手上也写上了自己的印记之后,在警视厅一贯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忙人,樱井翔突然发现自己今天最大的工作就是写了个印记。据木村尤佳说,上一任的课长堂本光一也是个工作狂,虽然他选择了离职,但是并没有丢下任何的没有处理完的工作。因此在没有新的案件报上来之前,樱井翔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翻翻旧档案。

二宫和也看起来对摆在入口会客处的游戏机很有兴趣,樱井翔就交待木村尤佳教他怎么玩,打算自己去档案室翻一翻之前的案例。

一鬼一狗倒是相处的挺和谐的,樱井翔转念又想估计以后在整个特殊案件调查科他可能会是活的年数最少的人,决定还是要拿出课长的威严来,可不能让这帮人在自己的手底下出什么乱子。

档案室的归档非常的认真仔细,一看就知道做这个的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人,每本档案的归档人都写的是木村尤佳,女孩子清秀的字体落笔却很有力。樱井翔不免有些好奇这是一个遭遇了什么的女孩子,人在死亡之后的鬼魂是不会在世间逗留太久的,通常一周之内就会被重新回收进入轮回。能够逗留在人间的都是一些执念很重却没有怨念的鬼魂,因为怨念过重的鬼魂在人间逗留过久会引来阴间的勾魂者或是人间的能力者,不论是哪一种都会导致魂飞洇灭。

他跟木村尤佳相处这一会儿工夫,并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任何的怨念,反而觉得很轻松平静,说明她能逗留在人间是因为执念。

樱井翔不禁想起自己父亲坟墓旁边的那位老爷子,相识这么多年,他出于尊重对方的隐私,也没有询问过对方是因为什么样的执念才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但他其实很想知道,因为他一直不清楚为什么父亲离开的时候他的鬼魂都没有时间和自己告别,难道父亲就一点都不牵挂自己吗?难道病痛的折磨让父亲那么想离开人世吗?他想不明白。

档案归纳的有序非常方便樱井翔去翻阅,他按照时间的间隔随机的拿取着结案报告,很快就发现这些案子只发生在不同的族类与人类之间,比如妖和人,鬼和人,看来特殊案件调查科实际上还是在保护普通人的安全。这样的认知让樱井翔觉得安心了许多,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如果突然让他去保护什么妖魔鬼怪他还真的觉得有点不适应。

结案报告写的都非常认真,完整的从接到案子一直到探清真相都写得明明白白,读起来简直像是在读怪奇小说一样了,因而樱井翔在档案室里一本一本的翻着结案报告,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吃中饭了吗?我下午排了手术,你要下班早的话记得吃了饭再回家。

两个人的工作都属于忙起来就没有时间的行业,因此他们中午的时候会交流一条短信报告彼此下午的是不是能准时回家。

——好,我正准备去吃,太晚了就留宿在医院吧,少喝点咖啡。

——得了吧我的樱井课长,我猜你又是忙得没吃饭,快去吃饭!我去巡房看看昨天手术的病人。

——收到(๑`・ᴗ3 ・´๑)

回了个颜文字给恋人之后樱井翔走了一上午的档案室,立刻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一狗一鬼看起来是真的相处的不错,二宫和也正坐在沙发上吃汉堡肉,而木村尤佳手里端着一盘意面——其实鬼魂根本就不会饿,但如果他逗留在人间的话,供奉给他的食物他是可以收到的。就像樱井翔每次去看自己父亲的时候都会给隔壁老爷子带点酒和食物,在墓碑前点上线香对方就可以收到。他的目光在这里环顾了一周之后,果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牌位,牌位上的女孩子的照片笑的很可爱,前面立了一支点燃的线香和一份意面。

“樱井课长,给您留了一份意面,您现在吃吗?”

“噢噢……谢谢。”

悠闲了一早上的樱井翔意面刚扒拉了两口,就听见里面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木村尤佳就已经冲了过去接了起来。

“您好,警视厅特殊案件调查科。”

“好的,您别急,您把资料发给我,我们马上就过去。”

二宫和也把最后一口汉堡肉塞进嘴里,扯了纸巾擦嘴之后立刻站了起身。

“我们出发吧。”

嘴里含着意面的樱井翔非常想把这只柴犬拎起来揍,给他十分钟他就把这盘面吃完了急什么急?

抱着平板电脑出来的木村尤佳看起来也很着急,接收了资料之后立刻打开举到还在吃面的樱井翔面前。

“是议员先生的机要秘书打来的电话,说议员先生的小儿子失踪了。”

樱井翔还在扒拉着他的意面,倒是二宫和也先开了口。

“这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这么害怕,不做亏心事也不会怕鬼敲门,什么时代的公职人员都一样。”

“二宫君,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现在也是个公职人员。”把这一大口意面咽下去之后樱井翔才仔细去看发送过来的资料,照片上是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还在上幼稚园的小男孩,失踪的时间是早上的八点钟。“这个时候才报案?还是说是从搜查一科转过来的?”

绑架案一般都会先转入搜查一科,尤其是这种涉及到官员的案件,情况通常都会比较复杂。

“不,电话是直接打过来的。”

木村尤佳的语气顿了顿,看来对于议员先生的印象并不怎么好。

“上一次,议员先生的大儿子让家里的佣人掏了鸟窝把里面的幼鸟全都烫死了,然后家里不断的被鸟类袭击,大儿子的一只眼睛被啄瞎,那个案子是从环保署转到我们这里来的,后来他的秘书就留下了这里的电话。”

万物有生灵,对于樱井翔这样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的人来说,他一贯是将妖鬼和人视为一样的存在的。伤害别人的幼崽,自然会被报复,这是到哪都能说通的道理。

“那么上次是怎么解决的?”

“刚先生亲自出面去谈的,为了特殊案件调查科能够跟上面的大人物交代,这件事情以议员先生在地方买了一整片土地种上了树木赔罪告终,他儿子的眼睛也被恢复了。”

“这么简单?”

“刚先生原先和八咫乌大人有些交情,何况他们私下达成了协议,等到议员先生的大公子阳寿到时,他们可以拿走他的灵魂让他无法转生直到偿还罪孽。”

八咫乌???

那位鹿角长出来都像是带着可爱的发卡一样的堂本刚先生,原来是这样的存在吗?这种神话传说中的神鸟都和他有交集,这种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说退休就退休?给不给别人留活路?

13

虽然已经在监控的视频里看到小孩子是飘浮在半空中从开着的窗户里出去的,也已经猜到了可能是冤魂复仇,但是等三个人来到议员先生的住处的时候,樱井翔还是被整座房子周围笼罩着的黑雾吓了一跳。

这样的黑雾只有能力者才看得到,这家人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召集这么重的怨气。

“你在看什么?”

背着背包的二宫和也正在打量自己的警官证,抬头看见樱井翔注视着房子不说话的样子觉得有些奇怪。

“黑雾,公寓周围都笼罩着一层黑雾。”

“黑雾?什么都没有啊?”

二宫和也在去看公寓,大太阳的天气下整座公寓看起来豪华又干净,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住所,哪里有什么黑雾。

“樱井课长大概是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您说的黑雾是怨念吗?”

樱井翔点点头。

“一般招惹了怨灵之后人身上就会带着怨念,颜色越深就意味着怨念越重,能散发得整个公寓都被黑雾包裹起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在门口给已经瑟瑟发抖的秘书先生看了警官证之后走进去果然立刻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一股寒意,明明是夏天,却让人感觉像是寒冬腊月的风一样。

“之前那位刚先生呢?快点,我们议员先生一直喊着浑身疼,医生说生命各项体征都正常,可眼见着越来越疼。”

“我是特殊案件调查科的课长樱井翔,之前那位刚先生已经离职了……”

“那就快去把他找回来,花多少钱都行,必须快点找到我儿子。”

樱井翔一贯最看不上这种仗着自己手里有钱有权势就胡作非为的人,但他在警察系统里呆的久了,也明白人情关系不得不低头。

但他一边站着的二宫和也却皱了皱鼻子,手插在帽衫的口袋里语气凉凉的反驳。

“我们这儿离职的人就不是公职人员了,您花多少钱人家也不愿意违背良心做事,不如您先告诉我们您到底做了什么,我们也好拿筹码去跟怨灵谈,能谈就谈,实在干的事儿太伤天害理了我们也没招啊。”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樱井课长这是你的警员吗?叫什么名字,我打电话给警视厅厅长……”

“您如果觉得您还有时间做这些事情的话,您就打电话吧,反正我听着楼上议员先生的呻/吟声是越来越大了。”

议员夫人听着楼上传来的声音果然立刻变了脸色,身子一软的倒在沙发上,语气也变得痛苦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从这个月月初开始,家里就各种的不对劲,大儿子除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就把他送到国外去工作了,身边就留下这么一个小儿子还什么都不懂,他…他前几天跟我说遥香酱说要带他一起出去玩……可是……可是……”

“遥香酱是谁?”

“安藤遥香……”

木村尤佳立刻举着平板电脑到樱井翔眼前给他看资料,但是樱井翔不看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事情,这是他们科室经手的案件。安藤遥香是个刚过五岁生日的小姑娘,因为附近的幼儿园都已经没有办法再接收新生而她的妈妈是单亲妈妈,妈妈出来工作的时候只能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事情是上个月月末发生的,有个刚19岁的辍学男大学生撬门去安藤家里偷东西,如果仅仅是偷东西也就罢了,可他却对仅仅五岁的遥香酱动了邪念。

这是山下智久经手的案子,樱井翔看过结案报告,说实话作为一个干了十多年刑警的人,他都不忍心去读那份结案报告里的验尸报告。因为犯罪分子未成年,他得到的刑罚非常轻,做完这个案子的结案报告一贯冷静的山下智久请了两天的假泡在拳击室里打拳,最后还是生田斗真把他拖出来的。

“这个案子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没有……”

“您要是这样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我说……安藤遥香的妈妈安藤美姬在家里照顾我的小儿子泉君,那个时间她本该回家的,可是那天泉君发烧了,我在外面有事回不来,就让她多呆了一会,才出了事情。”

樱井翔婆娑着自己的食指盯着茶几看了一会儿,再抬头看着渡边夫人露出了带着嘲讽的笑容。

“您要是觉得面子比您儿子的命重要的话,我可以陪着您在这里兜圈子。”

“我……我那天是在外面逛街,想着她留在家里照顾儿子就没事儿了。而且遥香酱的妈妈以前在我先生选举的时候帮助拉拢过这一整个选区贫困妈妈,那时候我们承诺她,投票的人孩子都有名额上保育院。”渡边夫人停顿了数秒钟,才咬牙说下去。“犯事的山田况,他的爷爷是我先生的老师,所以他的父亲借着关系送了大笔的竞选金,我先生就……”

二宫和也凉凉的哼了一声,这次连话都不想说了。

14

不论在这三个人心里这位议这位议员先生有多活该,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樱井翔上楼去看了议员先生,躺在床上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的议员先生浑身都缠绕着黑雾,怪不得他浑身都觉得疼。樱井翔从口袋里掏出符纸来画了一个符,食指在空中虚画一下之后符纸就漂浮在议员先生的身上。

“你真的要管他?”

“责任所在,我总不能让他死了,但是先让他疼着吧。”

这道纸符纸有救命的作用,并不能缓解任何的疼痛,樱井翔只是确保在他们的案子了结之前,这位高高在上的议员先生不会先一命呜呼。

“你们让我进去啊,我是来救人的好不好,不然谁愿意来你们这种怨念浓的都快看不清人的地方。”

两个人听到楼下有骚动之后没多久,负责守在楼下的木村尤佳就上来了。

“楼下来了一位自称是和尚的人,看起来也就30多岁,说是来救人的,我只能离他十米距离不能再靠近,应该确实有能力。”

樱井翔摆摆手示意他们两个人先留在这里看着,自己先下去会会这个突如其来的高人。

男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皮肤有些黑,确实不像是什么很厉害的和尚,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黏呼呼的。不过经历了上次唐本刚的事情之后,樱井翔觉得人毕竟是不能貌相的,万一人家也认识八咫乌呢是不是。

“你好,我是负责这个案件的特殊调查科课长樱井翔,请问你是?”

“噢,我叫大野智,是都内开元寺的主持,真不怪我来晚了,月初我朋友约我去海外出海钓鱼,我前天刚回来,回来之后又去处理了一个妖精偷取人的寿命修炼的事情,所以才这个时候才到这儿,楼上的人还有气吗?”

渡边夫人看起来已经有些情绪失控,一个箭步冲到这个自称是大野智的男人面前。

“你分不清轻重缓急吗?钓鱼重要还是人重要?偷寿命重要还是我儿子丈夫都快死了重要?”

看起来软绵绵的大野智板着脸的时候,却很有威严。

“被偷取生命的人又没干过坏事,被怨灵缠上的家伙有什么可被同情的,我再晚来两天刚好只把怨灵收了就行,你们也感受一下面对现状无可奈何,只能被迫接受是什么感觉。”

樱井翔前面虽然堵过渡边夫人的话,但毕竟顾及着自己还是一个警察没有说的太过分,此刻站在这里简直想给大野智鼓掌。

不过下一秒大野智就非常自来熟的凑过来问他都带了什么符纸。

“我出门的时候随手抓了一把……然后就……”

从口袋里悄悄掏出来的是一把拟饵。

樱井翔:把我刚刚油然而生的尊敬和敬佩之情还给我!

15

安藤遥香的母亲安藤美姬在前天自杀,昨天凌晨不治身亡。

所以非常清楚,成为怨灵的是安藤遥香,而带走渡边泉的是安藤美姬。

房间里留下了安藤美姬的气味,二宫和也循着味道带着几个人一路走到了某个偏僻的小公园里,这里像是要迎接改造一样,已经被废弃已久很多东西上都堆了灰。

他们慢慢往里走,就听到了轻柔的歌谣。

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而小男孩正在推着她荡秋千,坐在一边椅子上的女人正轻轻哼着歌。

这本该是一幅非常美好的画面。

如果小女孩的身上没有带着浓重的黑雾的话。

二宫和也皱了皱眉明显感觉到不适,他虽然是妖怪但是却是几个人里道行最浅的,又是倚靠着当年阴阳寮里的灵气才修成人形,这样长时间的接触如此浓重的怨气让他感觉到有些招架不住。

樱井翔伸出食指在二宫和也的额前画了一个印记,淡淡的金光立刻遍布他的全身,二宫和也皱着的眉也舒缓开。

“木村桑,带着二宫君到外面太阳下面去,带我们到这里来,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被表扬了二宫和也耳朵红红的,却难得的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逞能,跟着木村尤佳离开了这片阴冷的地方。

大野智的手里捏着樱井翔给他的符纸,侧头看向樱井翔。

“先解决好解决的吧?”

樱井翔点点头。

安藤美姬是自杀而死的,她身上带着的怨念并不重,况且她是新死之人,好对付一些。

意识到面前的两个男人能看见自己之后,安藤美姬站起身挡在两个小孩子前面。

“你们是谁?”

“我是特殊案件调查科课长樱井翔,这位是开元寺的主持大野智。我们知道你心有不甘,但你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那个小家伙是无辜的不是吗,你们这样带着他会对他的身体有伤害的。”

安藤美姬瞪大了眼睛,满脸的绝望和痛苦。

“我的女儿不无辜吗?她也五岁,没有生成议员先生的女儿是她的错吗?她就该被糟蹋死吗?”

樱井翔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就像他无法安慰处理完这个案件之后心情低落的山下智久。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法规如此,法律是各方角力之后定下来的,它的确没有有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来的干脆利落,但如果这个世界简单的一报还一报的话,也会乱套的。

“不说话了是吗警察先生,是我忘记了,你们这些人和他们都是蛇鼠一窝!”

安藤美姬冲过来并没有给樱井翔造成什么伤害,他手里的符纸轻巧的一抖,就把对方的魂魄定在了原地,然后手掌搭在她的头顶,刚刚准备送对方往生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地。肩膀上挨了一下的地方生疼,甚至比刻在石头路上的后背还要疼。

而他已经能感觉到阴风向他的脸上劈来,伸手去挡的时候旁边的大野智已经冲过来一手甩出符纸一手将他拉到一边去。

“放开我妈妈!”

遭遇屈辱死亡的人会成为怨灵,年龄越小怨念就越深,逗留在世间的时间越长怨念就越深。樱井翔此前遇见的几乎都是自然死亡的人,即便遇见被怨灵缠身的人他也顶多送对方一张保命的符纸,并不打算过多的参与到个人纷争当中。他几乎还从未和这样的怨灵正面交锋过,第一下就吃了亏。

小女孩趁着两个人躲开,立刻就想去拉妈妈的手,樱井翔哪里能让他得逞,要是跑掉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追的上,二宫和也又不能再去碰触怨念,怕是真的保不住议员先生的命了。况且怨灵逗留的时间越久,就有可能吸取和她接触的人的寿命。虽然都是些道德有损的人,但是不经过法律的判罚谁也不能取别人性命。

大野智今天没带自己的符纸,樱井翔的用起来毕竟不顺手,眼看着自己赤手空拳的也不行,干脆席地而坐念起了佛经。要是放在平时,樱井翔大概会称赞一下他念佛经都像是唱歌一样好听,不过此刻的樱井翔显然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大野智念起佛经之后以他为中心十米就形成了一个散发白光的包围圈,将母女二人围在中心。

樱井翔也顾不得其他,掏出一张符纸之后咬破了自己食指,快速的用写在上面画了符,双手合十把符纸夹在掌心中默念了咒语之后凌空而起,将母女二人的身形定住,还淌血的手指摁在了小女孩的额头,直到她周围的黑雾散尽。

樱井翔和大野智双双的深呼了一口气。

樱井翔的另一只手轻轻打了个响指,淡金色的绳索就分别的捆住了两个人。

“你们这帮畜生!只知道帮着他们欺负我们这些小市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坐在秋千上目睹了一切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起来。

“不要,放开美姬阿姨和遥香酱,放开她们!”

小男孩不管不顾的冲过来,正从地上起身的大野智就毫无防备的被他咬了手。

“疼疼疼……”

“渡边泉是吗?”

“是我。”

小家伙哭哭啼啼的,回答问题的声音却很嘹亮。

“不是她们把你拐带到这里来的吗?你为什么还要救她们?”

“不是,是我自己来的,美姬阿姨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了,是我求她带我来这里的。我不要呆在家里,我爸爸……我爸爸放过了伤害遥香酱的人,我讨厌他!我不要回家!我要和美姬阿姨和遥香酱在一起。”

樱井翔叹了口气,蹲下身来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

“可是她们已经死了,你不能和他们待在一起。”

“那我也死掉就好了,我答应遥香酱长大要娶她的,我陪她一起死掉就好了。”

“不要,我不要泉死掉,不要。”

被束缚着的小女孩因为过度的执念,甚至差一点睁开束缚。

樱井翔站起身看向安藤美姬。

“你没想过伤害泉君对吗?”

安藤美姬撇开了脸。

“他的爸爸妈妈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他,除了他的成绩和能不能给他们争面子之外也并不关心他,泉君和我女儿一样的岁数,我一直把他当做我自己的儿子一样照顾。樱井课长我求求你,我死了没关系,你们这么厉害,能不能让我女儿活过来,她还那么小,她不应该早就死掉。”

大野智叹了口气,把手里的串珠摘下来带到安藤遥香手里。

“人死不能复生,原本她变成了怨灵,又真的害了人,是不能转世投胎的。”

被看押在看守所的少年犯早已暴毙而亡,根本查不出死因,大野智来得晚是因为先去看了一眼,一看就知道是怨灵作祟。

安藤美姬立刻着急起来,匍匐在地上苦苦的哀求。

“我把我的佛珠送给她,一会儿勾魂者来了,自然能给她一次转世投胎的机会,我向你保证,这一辈子她过得短暂,下辈子一定会投胎去个好人家。”

安藤美姬不住的点头。

“好人家好,好人家好,不要再生在我们这样的穷人家,过这样的生活。”

“那我能不能看着,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让我在这里逗留到我女儿转世,如果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可以不转世,我只想看到她幸福生活。”

樱井翔在一边站着犹豫了良久,终究是输给了这样赤诚的母爱。

他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打开了瓶口冲着安藤美姬。

“你可以在勾魂者来的时候暂时躲进来,等到你女儿投胎之后,你可以去见她一面,只能见一面。”

“好。”

16

送走小女孩的怨灵之后,樱井翔一边抱着已经睡着的渡边泉一边跟大野智并肩走着,和对方聊着各自的生平。

“啊,这样说来,我以前是见过你们特殊案件调查科的课长呢,那位光一先生是吗?真的厉害,像这样的怨灵我觉得他可以一打十,还有他身边那位刚先生,明明是妖怪但是念佛经的时候,真的,比我师傅还厉害。”

樱井翔今天本来被怨灵挨了一掌就心情不好,此刻这样听别人夸奖上一任课长的能力,不免让他的溜肩更溜了几分。

“不过樱井课长今天第一次上任,也做得很厉害啦,比起我出门连符纸都没带。”

樱井翔心说这不能算是夸奖。

回到渡边家之后,因为怨灵消失,议员先生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一家人看起来明显心有余悸,希望几个人能够在家里多呆一晚上。

樱井翔当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出门之后他看向木村尤佳,对方立即把一个文件夹从包里取出来交到他手里。

“从书房的书柜夹层里翻出来的,这些证据足够定罪让他在牢里关到死了。”

看来不光上任课长厉害,连他调教过的人都很厉害,樱井翔来时上楼的时候,不过稍加暗示,木村尤佳就拿了他想让他拿个东西。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看过来的眼神都有些惊讶,只不过前者抿了抿唇没说什么,后者立刻夸奖了樱井翔。

“唉,还是你们这些公职人员有办法,我遇见这些怨灵有时候也很无奈,有时候甚至觉得就放任他们报仇算了,有些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大野智鼓起了包子脸看来是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他这话却正中了樱井翔的想法。

“那么大野君有没有想加入我们?”

“诶?我?我可是个和尚……”

“我们这户籍可以随便捏造,想是什么就是什么。”

“让我每天按时上班我可做不到,况且我还要负责寺庙里的事情,我还得出海钓鱼,可忙可忙了。”

“我们这儿上班不打卡不考勤,工资月初全额发放,还有,出差有差旅费,每个月定额,花不完攒到下个月,一年怎么着也能攒三四回出海的钱吧。还有每个月的团建,安排在海上也不是不可以。”

“我去!什么时候报道?”

樱井翔勾起了唇角。

“来,手伸出来,剩下的手续明天我再帮你办。”

然后开开心心的在大野智的手心上画上了自己的印记。

17

樱井翔回家的时候还是很不舒服,总感觉肩膀钝钝的疼,但他也知道这种伤难好,干脆也不去管了,从厨房里拿了包泡面,泡了之后吃了就洗洗睡了。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床上有人爬了上来,熟悉的淡淡香气又盈满了鼻尖。

“不是跟你说晚了就留宿在医院吗,走夜路多危险啊。”

伸手摸黑将刚刚洗了澡换了睡衣的恋人搂在怀里,樱井翔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觉得很开心。

“不回来怎么发现你这家伙又偷吃泡面,都说了让你在外面吃完再回家……”

“嘶……”

“怎么了?”

“没,今天出外勤撞了一下,估计明天就好了。”

“肩膀啊?”

“嗯。”

然后樱井翔就感觉到怀里的恋人他的肩膀上亲了一下。

“痛痛飞走~”

“是是是,有我们润的吻,立马就不痛了……好了,快睡吧,别明天起来又眼睛疼。”

松本润这次也不闹了,乖乖的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晚安。”

看似随意的搭在他受伤的肩膀上的手指却散发着淡淡的紫光,直到驱散了本来肩膀上的伤散发着的黑雾。

tbc.

评论(11)
热度(345)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