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殊途同归(KK)19

睡也睡不着,把这章剩下的一半写完好了。
这篇也很快结束了。

19

木村拓哉的电话是在堂本光一给堂本刚做早饭的时候打过来的,对方语气里充满了感激和不可置信,说起之前的检查结果都非常不好,但是这一次却有所好转,医生已经在给中居正广的手术排期,这个月就可以接受手术,成功率也比最早跟他们说的有所提高。

电话当然是打给堂本光一的,前天去医院的时候交换了联系方式,当时也说了今天是出检查结果的时间。堂本光一正在厨房里给刚炸他想吃的鱼,拿着小刀仔细又干净利落的剃掉鱼肉上的小刺,电话就开了免提,刚坐在餐桌旁边一边吸溜着牛奶一边打断了木村拓哉报告的关于医生说的手术的成功率的话题。

“是百分之百。”

“什么?”

突然被打断的木村拓哉还有点懵,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听说谁可以在那片桃花林的后面找到一处宅院,然后可以和对方交换一个愿望,当时是抱着试一试总好过无能为力的接受结局才去的。东京都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那片桃花林也说不上多偏远,他从前一次也没听说过那里有个古宅院,况且他走进去的时候明明是初次到访,却总有种来过一次的感觉,也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什么在暗暗指引着他该如何穿越桃花林走进去。

但是他清楚这次的交易是生效了的,之前医生无比坚定地告诉他中居正广如果要抱住命,唯一能选择的只有截肢。他跟中居为这件事情争吵过,但最终是他的眼泪战胜了中居正广的倔强,中居这次接受检查,本身就是为截肢手术做术前检查的。但是结果下来之后,连医生都难以置信,告诉他们检查结果显示他们现在可以为中居正广实施肿瘤摘除手术,不需要截肢,而且这次手术的成功率并不低。

“木村桑,我们的交易是换了中居桑的命的,你忘了吗?不论医生采取什么手术,我向你保证,他会健健康康的出院。”

电话那头传来的明明是小孩子非常稚嫩的声音,却莫名的让木村拓哉觉得安心。

“谢谢。”

挂掉电话的时候堂本刚把自己喝完了的牛奶杯放到桌子上,不由自主的咧开嘴笑起来,其实是该他谢谢他们,让他见证了一段如此刻骨铭心的感情在经过百年之后,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对于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有点亏欠之情,可是当他仔细去想的时候,不论是当年的交易还是日后木村拓哉的死亡,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自己并没有亏欠他二人半分,只是有些唏嘘感慨罢了。

不对。

第一次仔细去推敲这件事情的堂本刚紧紧地皱起眉头来,木村拓哉到底是为何失去了左大臣的信任被赐下了毒酒,自己当时说要救他的时候提出的交换条件是什么?他半点都没有记忆了,除了记得自己赶去木村拓哉的府邸,听了他最后的遗言以外,他对于这件事情的记忆是断点的。

人的记忆是很神奇的东西,当你猛地想起某个特定场景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只是记住了那个场景,但是当你仔细去推敲这个场景的时候,你就可以把点连成线,继而可以前前后后回忆起很多事情。比如说他想起自己遇见冈田的场景,就可以向前推敲自己原本是想去钓鱼的,自己穿了什么衣服,这件衣服是纸人给自己做的,花样是他很喜欢的枫叶......根据场景然后按照发散的方向不同,是可以推出一系列的事情来的。但是从第一次遇见木村拓哉前后开始,一直到之后的某个节点的记忆像是被人为的删除了某个部分,导致点只能被连成断裂的线,无法组成完整的记忆。

那么被删去的到底是什么?他从来没有碰到过和自己一样的人,那么是自己删除了自己的记忆?

他在木村拓哉的记忆里看到了堂本光一,木村多次出入他的宅邸,他身边都只有堂本光一,而自己半点也不记得。之前他就有过这样的猜测,今天这样仔细推敲起来,看来他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就是关于堂本光一的部分。可是堂本光一和木村拓哉又有什么交集呢,一个是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是和自己做了交易之后成了朋友的人,木村拓哉的记忆里他们两个人连打照面的时候都很少,话更是没说过几句。

堂本刚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愧疚心来。

自己和木村做交易的时候堂本光一就在旁边,难道是他把交易内容泄露给了左大臣?

“发什么呆呢?”

端着炸好的鱼从厨房走出来的堂本光一看到的就是堂本刚板着一张小圆脸还微微皱着眉,这么一张可爱的孩子的脸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非常的不协调,看起来甚至有点好笑。


食物的香气暂时驱散了心头的疑惑,堂本刚这个慢吞吞的性格跟生命漫长有很大关系,反正今天过完还有明天,明天过完还有下一天,总是不需要着急的。

热腾腾的炸鱼浇上特制的酱汁之后香气越发的明显,堂本刚现在的手拿筷子不怎舒服,干脆就用手拿起一块来吃。

“好吃.....光一你到底是和谁学的厨艺,怎么做什么都这么好吃。”

堂本刚吃饭其实是很挑嘴的,但是自从堂本光一给他做的第一餐饭开始,他就觉得这个人的手艺实在是合自己的胃口。不论是食材还是味道,甚至是摆盘,堂本光一做起来都像是特意为了做给自己吃而学过一样。

堂本光一则老实的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我醒来的时候身上除了一柄刀和一封信以外什么都没有,之前发生的事情也都通通不记得了。”这么说着,又把另一块炸鱼上也仔细的淋上了酱汁,用筷子夹起来确认温度不会烫手了才交到堂本刚的手上。“说不定以前是个厨子来的。”

“能让我看看么?那些东西。”

吃完饭之后堂本光一先是拿了湿巾给堂本刚擦了油乎乎的小手,再把锅碗瓢盆都洗干净之后,才带着堂本刚去了他书房。他以前还从没给人看过他的那些东西,倒也不是说是什么秘密,只是他自己都无法从那两样东西里探寻出什么关于他过去的事情,给别人看了也顶多就是又讲一遍相同的故事。

只是他现在心里觉得堂本刚和他的过去有瓜葛,因此在刚提出要看那些东西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武士刀经过了这么多年也依旧刀锋锋利,一看就知道铸造时花了大工夫。但是除了剑柄上有一些简单的花纹以外,再没有任何纹样。,也因此堂本光一也无从从史料记载当中去了解自己曾经的身份。但是堂本刚却认得这纹样,这是属于当年三皇子的死士的,他们隐姓埋名的潜藏在各处,最终让三皇子在一片乱世之中登上高位。

那么,果真是堂本光一泄露了木村拓哉和自己的交易?

堂本光一拿出信封的时候,堂本刚就已经大概猜到了信封里会是什么,这字迹他再熟悉不过,抖落信封之后,一颗精巧的银铃铛就落在堂本刚的手心里。

他最初怀疑自己的记忆出现了缺失,就是因为一直随身带着的手链缺了颗铃铛,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丢在了哪里。堂本刚自从把这个手链挂在手腕上开始就极爱惜它,既然他会把这颗铃铛放进写了光一亲启的信封里,那么唯一正常的解释就是,他想靠这枚铃铛牵起两个人之间的联系。

抹掉记忆,可是却留下物件来想留有再次见面的念想,堂本刚握紧了手里的铃铛,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觉得翻江倒海。

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有一件事情他现在可以肯定,他那个时候绝对是爱着眼前这个人的。

“怎么了?”

“没什么,觉得这个铃铛很好看。”

堂本光一笑着把东西重新放回去,跟刚一起回到客厅里坐着。

他能察觉到在堂本刚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明显出现了情绪上的波动——他认识这些东西。但是堂本刚不愿意说,他就不问。

实际上过了这么多年,堂本光一早就失去了探求自己过去的故事的好奇心,在没有遇到堂本刚之前,他就仅仅是在【活着】而已。不论对方以前和他有过什么样的故事都好,只要这个人不打算离开自己,堂本光一觉得自己都有信心全盘接受。

他把看起来还有些心不在焉的刚抱进怀里,还没换掉的睡衣抱起来手感很好,让他忍不住在堂本刚的额头吧唧亲了一口。

“你干嘛?”

捂着额头的小孩子的样子可爱的要命,偏偏还露出一副很嫌弃的样子,伸出手来推光一,力量的差距又让他半点也推不动,只能瞪他一眼撒气。

“其实你这么保持着小孩子的样子一阵儿也挺好的,抱起来像个抱枕一样。”

明明自己在思考这么沉重的问题,为什么面前这个家伙半点也不在意自己什么都不跟他解释,还任性的变成小孩子的样子,结果堂本光一居然还自得其乐起来觉得养孩子挺开心的?

这得缺心眼到什么程度?


偏偏这个缺心眼还真的挺开心的,甚至拿出手机来说要不要趁着是小孩子的样子去游乐园玩儿一趟,刚要是不喜欢人多的话我们就包场好了。

“光一......”

“不想去游乐场去海洋馆怎么样?我知道有家海洋馆很有意思,现在过去应该是温度还挺适合的,穿件短袖就行,就是这个时间点包场可能有点难度了......”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变换身形么?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医院见木村拓哉么?不想知道.......”

“想知道。”

堂本光一弯下腰来,直视着堂本刚的眼睛,对方黑亮的瞳仁里带着温柔的笑意,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但如果刚不想说,我就不想知道这些。”

“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刚会不会离开我?”

堂本刚觉得自己现在气势这么弱一定是因为他现在是小孩子的样子,一时被堂本光一看的不好意思了,干脆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本来堂本光一只是弯下腰,离他还有一段距离,此刻他的身形猛然变成成人,自然立刻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而且因为他变化的太突然吓了堂本光一一跳,向前倾身没稳住脚步下意识的伸手撑在了刚身后的沙发背上。

堂本刚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偏开了脸,但是他面前的人却很快反应了过来,不但没有站起身,反而凑在了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刚还没有给我答案呀?”

“你……你先起来……”

堂本刚觉得他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如此窘迫过,怎么就能被一个人指着盯着就盯着这样不好意思,他都能感觉到自己两颊的温度飞快的升了起来。活的都不知道是多少岁的人了,居然现在纯情的像个高中男生一样。


“刚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闭……闭嘴!”


堂本光一果然不说话了,轻轻的抿着薄唇又靠近了几分,鼻息间的呼吸都喷洒在堂本刚的侧脸上,带着淡淡香水味的气息让堂本刚觉得自己被整个包裹起来。



他一贯是淡定又从容的,没有任何的事情能让他动容。他记得第一世冈田准一离开的时候他也不过难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几十年光阴于他来讲都不过是一瞬,而他跟堂本光一认识还不过几个月。


但准确的说,从他第一次在冈田准一拿来探查生田斗真的生平的水晶球里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出了自己对他的不寻常。


冈田准一作为他身边他最亲密的朋友,也一样察觉出来了,而且不止一次的向他问过这个问题。

堂本刚根本没有仔细去细想过,耍着赖着说,因为他长得好看呀,就全都推脱过去了。

堂本光一是生的极好看,堂本刚想要是放在自己放纵声色的那几年,有人把这么漂亮的人送上门来,他一定会很喜欢。可他本来也不是看重皮囊的人,他扮作高中生的时候装可怜又故意撩他,被识破之后又故意变成小孩子,不论换做谁都该生气被欺骗,可是堂本光一偏偏看起来无动于衷,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事情一样。


他这样越包容,就让堂本刚越发觉得心头的憋闷无处发泄,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他想一把推开堂本光一逃走,他甚至都不用推开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的意念凭空消失。


可是堂本光一凑在他耳边,不再像刚刚那样咄咄逼人的逗他,反而自己放软了姿态,声音也跟着轻了起来。

“我一个人过了很多很多年了,生命时长漫长的让我觉得死亡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刚,你是第一个,留下来陪着我好不好?”


堂本光一的声音很好听,并不算是特别的低沉,这样说话的时候显的声线非常的温柔,他的语调放得很缓,一字一句都能看得出真心。

“那……你不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万一你以前有特别喜欢的人,为了他才选择了无尽的生命呢?哪有这么绝对的事情……”

堂本刚觉得自己现在这样说话特别像一个不懂事胡搅蛮缠的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可就是想把堂本光一的话堵回去,就好像他特别想证明对方只是一时新鲜才会这样说。


“之前发生过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用什么能让你安心,但是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只要你不走。”


“那你先站好。”

“好。”


堂本光一收回撑在沙发背上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在堂本刚面前站好。


“再往后退一点……”

堂本光一依言又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那,生田家的家业不能由生田斗真继承。”

天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堂本刚还能想起来自己还和别人做了这个交易。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乱哄哄的,所有的信息都在大脑中混乱的出现,导致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好。”

堂本光一答应的斩钉截铁。

“那……对,不能碰我!”

“好。”

对方今天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论堂本刚现在说什么话,他都会斩钉截铁的答应。


堂本刚气的恨不得要咬对方一口,他觉得自己真是命里犯堂本光一,明明变成小孩的时候是将了他一军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变成现在这副局面。


而在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堂本光一突然站起了身,又往他跟前走了几步。

“你……你干嘛?”

“快十一点了。”堂本光一抬起右手指了指客厅里的挂钟,“我觉得我们应该吃午饭了。”


现在这个局面是吃午饭的时候吗?


堂本刚真的很想敲开堂本光一的脑袋,看一看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在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趁着气势上占优,乘胜追击的追根到底的问下去吗?说不定自己在犹豫不决之间就会把心里面现有的猜测都告诉他,也会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兴许两个人所知道的内容,拼凑起来就能拼出过去的事实。

可这个人似乎真的半点不在意过去。


堂本光一甚至在堂本刚发愣的间隙已经从抽屉里掏出了车钥匙。


“中午就不在家里吃了吧,那天,就是你变成小孩的前一天我偶然进了一家咖啡厅,虽然我只喝了咖啡但是有闻到其他简餐的味道很好,我觉得会是你喜欢的味道。”

堂本光一现在的这副表现,就好像两个人是同居多年的恋人,只是在商量一顿饭是不是要去对方看到的一家觉得不错的餐厅吃。



堂本刚抬起头和他对视,对方的眼神干净又坦荡,手里捏着车钥匙真的在等待他下决定要不要出去吃饭。


堂本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站起了身。

“走吧。”

因为堂本刚是越过了堂本光一往家门口走,所以他没有看到刚刚还一副非常镇定自若游刃有余的堂本光一脸上立刻露出几分紧张来。他说起那间咖啡厅不过是突然想到了就岔开了话题,他对于刚的过去是很好奇,但他觉得他还有非常漫长的生命要度过,何必急于一时就要去探求全部呢?堂本刚今天不愿意说,那他今天就不问,他有足够的耐心一直等到堂本刚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的那天。


而至于堂本刚究竟是谁,拥有什么样的能力,在过去都和他们有什么样的关联,堂本光一其实并不在乎。

他走快了两步跟上堂本刚的步伐,然后伸手勾住了堂本刚的手指。

能感觉到身侧的人身体僵了一瞬,但却并没有甩开他的手。


于是堂本光一的脸上笑意就不由自主的加深了,开车到咖啡厅的路上还跟刚讲说自己在那里遇到了一个觉得非常熟悉的人,虽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但就莫名的有一种非常友好的感觉。

进门的时候还真的撞到了上次自称是长濑智也的家伙,只是这次他看起来有几分狼狈,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面唇角还有一点伤痕。

虽然是上次见过一面又觉得很熟悉,但毕竟是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堂本光一在打了招呼之后也不好跟对方真的去问他遭遇了什么,只好心里盘算着回去之后,让生田家的人找人帮他打听一下,如果是遇到什么麻烦就帮他解决了。


而心不在焉的堂本刚压根就没怎么注意角落里的人,埋着头只顾着扒饭,根本也吃不出来这个被店主小姐姐推荐的咖喱猪排饭有什么味道。


但是坐在角落里的长濑智也踢里哐啷站起来的时候不被人注意也很难,堂本刚注意到他的耳后上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的金色纹样,因为真的很小不仔细看是肯定不会看到的——但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当然一眼就认得出来。

冈田准一耳后也有一个。


其一是为了转世之后可以辨认出来,其二也是为了保护不受危及生命的伤害。


他可从来不记得自己给出过第二个。


堂本刚一边继续低头吃着饭,一边却从口袋里掏出了纸人来,借口去洗手间的时候放出了纸人。


他让纸人引长濑智也到他的宅院去,无论他现在需要什么都可以作为交换给他,然后就像对木村拓哉那样,去窥探他前世的记忆。

重新回到座位上的堂本刚看着笑眯眯的给他倒果汁的堂本光一,终究是回以了一个微笑。

心里却只是惴惴不安,他的这股愧疚感到底是来自何处,失去的那段记忆是什么,又如何消失?

但愿长濑智也可以让自己找到答案吧。



tbc.

评论(8)
热度(315)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