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夜长梦多(KK)12

我估计你们已经不太记得前文讲了什么,没事,我自己都是复习了一遍才开始动笔写的
复健(X
我决定要做一个雨露均沾的好孩子ヽ(•̀ω•́ )ゝ

#ABO设定,注意避雷。


12

堂本刚毕竟比堂本光一年长这些岁数,在对方夺门而出的时候他避不可免的感觉到心口发闷,但是当房间里只留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大脑就开始可以冷静的思考问题。

有人在离间他们。

堂本光一并不是个爱收拾家里的人,尤其自从堂本刚搬进这里承担了这份家务之后,更何况堂本刚把避孕药买回来之后一直小心的换到了维生素C的瓶子里,这瓶是刚买的还没来得及换进去。堂本光一的确是个侦探,但他一不可能跟踪自己,二不可能就那么巧刚好撞上他把这瓶药买回家没来得及换药瓶。除非是有人跟踪了自己,并且把他拍到的东西给了堂本光一。

这是个很好的局,因为即便堂本光一能想到这是被人设计了,对于这个性格的他来说,堂本刚的隐瞒才最让他感觉到难以接受的。

刚叹了口气,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无意识的盯着没有画面的电视机。

他知道真正让堂本光一愤怒的其实和这个小药瓶无关,如果自己跟他说不想要孩子,堂本光一绝对眼睛也不眨的就同意了。他是在愤怒于堂本刚不肯跟他讲,不管是孩子的事情,还是新野亮的事情。可是即便他很愤怒了,他还是选择自己跑出去,不让他的火气撒在堂本刚身上。

堂本刚蜷缩着身体,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

他不是没想过跟堂本光一讲起新野亮的事情,可是新野的确不仅仅是自己的亲友,如果堂本光一问他,新野亮没有死的话自己会不会答应他的告白,堂本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太习惯新野在他的生活中了,如果新野活着,也许他都不会认识堂本光一。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如果】这件事情呢。

他的手掌摁在自己的心口,只觉得一阵空落落的。不过过去如何,他很喜欢光一,也是真的想要和他一起生活,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噩梦的话,他也会愿意过些日子解决了潜伏在他们生活里的不安定因素之后,和光一一起养育孩子。


可他逃离不出这些噩梦里,这么多年早就成为如影随形的梦魇,让他下意识的想要躲开正面的幸福感。

也许他应该追出去,应该好好地跟堂本光一讲清楚,应该坦诚布公的跟光一讲他的担忧,他的预知梦,还有他很喜欢他。

可是堂本刚觉得累极了,这些日子看似风平浪静又潜藏着不安定的生活让他消耗了极大地心神,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全部等睡醒以后再去面对吧。



一时冲动从家里跑出去的堂本光一几乎是刚刚感觉到楼下的 冷风就觉得后悔了,刚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很差,他至少应 该表现的冷静一点来处理这件事情。

可是他真的冷静不下来。

他只要一想到,刚有那么多过去隐瞒着他不愿意开口,刚明 明不想要孩子却并不拒绝他抱他的同时也不肯跟他讲明白。 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全情投入的想要喜欢这个人,满 心欢喜的要和他一起生活,构想着两个人未来的生活,这些 摆在他面前的照片和那个小药瓶,就好像是一盆凉水从他的 头浇下去,浇灭了他的一腔热情和幻想,让他清晰地认识到 ,其实这段日子两个人看似甜蜜的同居生活里埋藏着许多的 不安定因素。

刚是不是喜欢他这件事情,堂本光一还不至于傻得看不清楚 。可是这个喜欢到什么程度,他不愿意告诉自己过去发生的事情,不愿意摊开心扉的跟自己勾画未来,可是他却会背着自己跟冈田见面,他们聊了什么,是聊了有关新野亮的事情是吗?

能够跟冈田说,却都不能跟自己说,这个认知让堂本光一更加沮丧。

他从自己的住处跑出来也没地方去,堂本光一开了车就去了自己事务所,rika身体恢复之后侦探事务所也恢复了正常的 工作,自己回家的时候村田还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不知道在写什么,这会儿堂本光一推开门,就看的村田正站在窗户边发呆。

“老板,你怎么回来了?”

“没事,我去办公室坐会儿。”

推开办公室门坐下还没五秒钟,村田就探头探脑的进来了,难得的没多嘴问什么,只是递了根烟给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其实自从跟堂本刚同居之后就开始戒烟了,他想着梦里他们俩的小孩儿大概也就是这段时间怀上的了,为了小家伙的健康还是戒烟的好。不过想想自己从家里隐蔽角落里翻出来的小药瓶,堂本光一自嘲的笑笑,接过了村田给他的烟,借着他的火点燃之后深吸了一口。

“你今天怎么逗留到这会儿,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好?”

“没什么。”

村田虽然这么说了,眼神却有些躲闪,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堂本光一的样子,这幅模样实在也不像是瞒得住的样子。堂本光一靠在座位上吐了个眼圈,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一贯信赖的下属。

“跟Rika吵架了?”

语气之笃定,让村田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只能垂着头沉默了半晌之后承认了。

“一天不知道是谁,我一天不能放下戒心,我拜托了Rika住处附近的几个流浪汉帮我看着那里,有任何问题都向我报告。Rika为了这个跟我吵架了,她觉得我过于紧张且侵犯了她的私人生活。可是....可是一想到她睡在病床上的样子....我.......”

Rika被绑架的事情警方那边的调查毫无结果,监控视频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信息,而送昏迷的Rika去医院的是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深入简出查不到任何的社交关系,谁也不知道绑架Rika的人用了什么办法能找到这种人,还能真的准确把她送进医院里。但是警方根本无法从他那里得到信息,Rika被对方袭击之后就昏迷着,除了隐约记得是个比她高一头的男性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信息。

于是案件的进展就这样陷入僵局,冈田准一私底下也跟堂本光一透过底,这案子警局是真的没有有效信息,能想到的点他们都去查了,包括Rika的社交。但因为Rika是个侦探,她接触的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实在是难以理出头绪来。这么大的工作量对于警方来说也很头疼,而作为Rika的同事,最近堂本光一他们也是不再接案子,全神贯注的寻找证据。

而作为当事人的Rika一向是独立的个性,在迪士尼这样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遭人暗算,还没能自己探查到对方的信息已经让她足够恼火,这种保护对她来说就像是在蔑视她的能力一样。

“其实我觉得这个绑架比起要怎么样,的确像是示威,就跟放在我们事务所门口的雷管一样。对方像是在跟我们做游戏,一点一点的透露着信息,非常自信的挑衅行为。”

堂本光一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从桌子上拿起纸笔开始写写画画。让自己专心于工作这件事情会让他暂时的忘记跟堂本刚吵架的事情,至少有点事情可以做。

“如果以这个想法来推论的话,我们最近遭遇的事情里面,老板您在商业街遭遇的爆炸案,应该和绑架Rika的不是一伙人。”

村田看着堂本光一一一列出最近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拧着眉头顺着他的思路分析。

“理由。”

“Rika的绑架案,对方无声无息的绑走她,完全是可以杀了她的,但是很明显,除了最开始的麻醉药剂,对方什么都没做,甚至还送Rika去了医院。雷管那个也是,倒是更像想把我们指向北海道的雷管工厂。而您和刚桑在北海道的时候也是,只是目睹了他们把藤原哲电击昏倒,把他的孙女推进河里,但依旧没有对你们两个人造成伤害。”

堂本光一听着村田的分析,基本上和自己目前的思路差不多,于是自然的接过了对方的话。

“只有我遭遇的那次爆炸案不一样,如果不是刚.....不是他认错人抓住了我的话,我上了那辆巴士,不死也会是重伤。”

“老板您跟刚桑吵架了?”

村田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是几个人里最敏感心细的人,此刻堂本光一不过是说起堂本刚的名字时迟疑了一秒钟,他就猜得到两个人之间发生了矛盾。不过看他老板每天笑眯眯的看着刚桑恨不得把人捧到天上去的样子,还真的很难想象他们两个人会闹什么矛盾。

被人戳穿了心事的堂本光一抿了抿唇。

“村田,你觉得我这个人靠谱吗?”

村田挑眉看向堂本光一,他家老板从认识开始就是个特别自信的人——也不能说是自信,应该说他是个眼里只有目标的人,一旦认定了什么就会毫不犹豫的向这个方向走,不会去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做得到。也因此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堂本光一做不到的事情的,因为他就是能给他身边的人去信赖他的安心感。他和Rika实际上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但是他们愿意跟着这个男人做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从堂本光一这里听到他对于自己的怀疑。

村田不动声色的摇摇头,心里却在想,感情果然是任何人的软肋,连堂本光一也不能例外。

“村田,我心里有个猜想......”

“什么?”

村田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以为自己能听到什么关于感情的八卦,却没想到堂本光一的脆弱仅仅暴露了一瞬,下一秒就了无痕迹的被他收敛起来,继续了关于工作的事情。

“其实我之前就在怀疑这件事情,警方也不是没脑子,为什么会想不到黑市的账本?Rika的事情也是,冈田准一出现的那么凑巧,是不是也太巧了点?”

“可是冈田警官不是您的朋友吗?”

堂本光一再次点了根烟,悠悠的烟雾在他的眼前弥散开来,稍微的安抚了他现在的情绪。

“他是啊,我也很了解他的为人,比如说,我父亲总是能找到正当的理由让冈田为他做事。”

堂本光一和冈田准一认识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对方不会害他,但是隐瞒他一些事情却不是不可能。比起他完全不打算顺着老爷子的意愿走从政的道路,冈田准一大概因为大学时代受了很多老爷子的照顾,比堂本光一这个亲儿子还尊敬孝顺老爷子,而且老爷子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操纵人心的本事再厉害不过——堂本光一就是这么被他忽悠着念了警校,后来也是选择干脆远远躲开才不再受他父亲影响。

村田显然一点就通。

“可您家老爷子也不至于这么折腾着我们玩儿吧?”

谁家亲爹能给儿子寄雷管?这种逗儿子的方式怕是有点吓人了。

“不,老爷子多年不会亲自出手了,他也许只是授意一些人......冈田也未必知道所有的事情......”

“所以目的是什么?该不会是想让您去继承家业吧?”

堂本光一抖抖烟灰摇了摇头,老爷子太了解自己的脾气了,真想让自己继承家业,生逼是没用的,想靠试压让自己低头也只会更加激起自己的斗志,倒不如在自己面前装装年迈力不从心,掉两滴眼泪怕是更有用。

“这些事情其实想起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情,除了藤原哲的小孙女,那这件事情可能也跟老爷子的原意出了些出入。他这么做,是想转移我对于爆炸案的注意力。”

村田觉得一开始他还能跟得上堂本光一的思路,怎么越说越觉得凌乱了,再怎么着这也是老爷子的亲儿子,总不能爆炸案也和议员先生有关系吧?

“我再去一趟北海道,了解一下到底当初远藤新造和我父亲之间有什么问题,又有什么其他的政客参与了。”

堂本光一现在只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最好能离堂本刚远远地,他怕自己握不住火冲堂本刚生气,又做不到心平气和的和对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干脆觉得暂时离开东京,去北海道待一阵子。

“其实我觉得......”直接去问议员先生也不是不可以.....

村田的后半句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出口,堂本光一就已经按灭了手里的烟头,站起身把外套套在身上抬腿向外走了。

“我跟您一起.....”

“留在东京,看着点Rika,如果我们的推论有问题,她就还处在危险之中。”

对方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夜色中,留下村田一个人留在事务所里有点懵的摸了摸后脑勺。他怎么觉得他家老板这脚步匆匆的样子不像是急着查案子,倒像是想去躲什么的样子。


堂本光一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本来以为堂本刚已经回卧室睡觉了,却刚一打开灯就看到对方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堂本刚明明比他还大了几岁,睡着的时候却像个小孩子一样总是蜷缩着,大概是肠胃有不太舒服了,蜷缩在一起的时候双臂还护着肚子。

堂本光一在他们两个人同居之后,每每醒来的时候看到堂本刚的睡颜,都会发自内心的觉得平静又幸福。但是他现在看着堂本刚睡在那里,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你可以这样睡在我的家里,向我露出这样毫无防备的睡颜,却为什么不愿意向我敞开心扉呢?

也许是沙发上睡起来不舒服,刚看起来睡得并不是很安稳,堂本光一进卧室随便的收拾了一点简单的衣物把袋子放到玄关上的柜子上,还是倒回去留了张自己去北海道的字条给刚。又怕自己赶回来的一身凉气影响到刚,特意去卧室拿了条毯子盖在对方身上才把刚抱回到了卧室的床上。

连多看一眼也不敢的匆匆出了家门。

为了不吵到刚,光一只开了玄关处的灯,卧室里也是把灯光调到最暗,因此也根本没能仔细的看刚现在的状态。再加上心里乱糟糟的,只想赶紧投入到调查里暂时不去管两个人感情需要面对的问题,因此他半点也没注意到刚的额头蒙着一层薄汗,身上的体温也高的吓人。

堂本刚这一觉睡得极不舒服,晕晕乎乎的总觉得自己像是睡在棉花上一样,辗转反侧了好几次,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醒来了,但是又觉得眼皮沉得根本睁不开。他觉得自己好像感觉到光一回家了,淡淡的鸢尾花的味道萦绕在他周围让他觉得舒服了很多,可是他睁不开眼睛,然后这个味道就又消失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的时候,头还是昏沉沉的,睡了这么长的一觉之后那种疲惫感也并没有减轻,刚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躺在床上的。

是光一回来了?!

跌跌撞撞的从卧室跑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茶几上留了纸条,堂本光一的字迹很乱,看起来是匆匆忙忙的写了,说是有新的思路所以要再去北海道一趟,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刚现在像是浆糊一样的脑袋里也能反应出来这是在躲着自己了。


他向后退了两步被沙发绊住了脚跌坐在上面,感觉自己像是得了重感冒,头疼嗓子也发干,咳了两声之后觉得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三十代的人早就不是会随便的因为心情不好就折腾自己身体的岁数了,堂本刚站起身从冰箱里拿了面包来放进面包机里烤好之后硬是逼着自己吃了一片,去随便的洗漱了一下等了一会儿,又从药箱里翻出来感冒药吃了。

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之后觉得感冒药的药效上来了,就又重新换上睡衣回到卧室去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相对好一些,安眠药的药效让他很快进入了梦乡,一直睡到了夜幕降临的时间。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因为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堂本刚刚慢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从卧室往厨房里走的时候还在想,比起当年,现在的自己真是能冷静的处理各种各样的局面了。

两个人同居之后就很喜欢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因此冰箱里总是堆满了各色食材,平日里这样打开冰箱会有一种家的温暖感。此刻打开却有几分触景伤情,明明这段日子以来都过得非常的开心,心里的这一点不安定,终究还是扩大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争执。

长时间的睡眠和感冒药的作用让堂本刚感觉整个人还有些眩晕,因此他所有的动作都慢慢的,把肉和土豆等食材切成块丢进放了高汤的锅里之后就重新回到了沙发上,抱着抱枕等待倒计时器的倒计时结束。


土豆炖肉的香气渐渐的从厨房里蔓延出来,本来饥肠辘辘的堂本刚却感觉到肠胃里反酸一样的难受,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卫生间里吐了一阵儿才舒服了一些。

这样干脆什么也不想吃了,把火关掉之后,紧紧的关上了厨房的门,堂本刚窝在沙发的角落里,第一次觉得光一的公寓真的这么空旷。


直到自己的手机响起来。

他几乎是动作飞快的接起了电话,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刚桑,我是Rika,有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吗?”

“怎么想起来约我了?”

他在堂本光一的事务所工作的这么一段时间,和村田还有Rita关系都还不错。只不过这两个人总是喊着我们可怕被老板死光加扣工资,还是和刚桑保持距离的好。

“诶,昨天跟村田那家伙吵架之后我今天就没去事务所,居然发现我惨兮兮到没有能随时约出来吃饭的人了。我不管哦我作为我们事务所唯一的女生,刚桑你要陪我出来吃饭,不许管老板。”

电话那头女孩子的撒娇让堂本刚稍微的露出一点笑意来。

“他不在家,我是没什么事情,不过我感冒好像肠胃也不太舒服,刚刚才吐过,怕也不能陪你吃东西了。”


电话那头的女孩子听到他这样的解释之后诶了一声,充满了调侃的声音就顺着信号传进刚的耳朵里。

“哇,刚桑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如果是这样我就原谅你哦……”

“你这家伙,好啦我收拾一下出门陪你去吃东西。”

最近气温降得有点厉害,感冒患者堂本刚先生乖乖的找了厚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才出门,平日里进出都是坐堂本光一的车,今天还费了点功夫才找到这附近的车站。跟Rika发了信息说可能会晚到之后堂本刚发现车站后面是一家药店,走进去的时候本来是打算给自己买点感冒药的,结账的时候目光却落在了验孕棒上。

一边心里觉得不可能吧只是Rika的一句玩笑话,一边又想起避孕药毕竟不是百分百奏效的,最终把它放进购物篮的时候堂本刚安慰自己,只是花钱买个心安而已。


毕竟,眼下怎么看都不是考虑孩子的事情的时候。

tbc.

评论(16)
热度(287)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