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Chance on(SJ)07

shoさんHBD!

生贺难产了。

于是更新爆字数了。

我cp明明有——————这么甜!

07

 

松本再去公司已经是隔天的事情了,虽然没有发炎也没有流血,但是那天终究是折腾的太过了,再加上他是属于容易留疤的体质,身上的青青紫紫一时也难以消下去,所以也就顺着樱井的意思在家里做了一天的缩头乌龟。

 

要算起来的话,这大概是他离开孤儿院之后的第一次休假。

 

大学的时候要么在念书,要么忙于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出国之后就过得更辛苦。进入公司之后更是有名的工作狂,哪怕是日本人尤为重视的新年也多半是在公司办公室和一摞摞的文件过。难得不用工作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和大小姐交往之后,陪着对方去旅行购物一类的,在松本心里那也算是工作的另一种形式了。

 

所以在樱井住处的这次休假,算得上是五星级待遇了。樱井说他的小说已经完稿交给编辑,所以现在也是闲在家里没事做的状态,所以一整天就陪在松本身边。

 

渴了,抬手就有温度刚刚好的水送上。

 

饿了,唯一拿手的豆腐汤也好,出门去买指定的料理也好,樱井这个跑腿的看起来比松本这个坐享其成的还要开心。

 

甚至只要是下床做个什么,樱井都要提心吊胆的担心松本会不会牵扯到伤口会不会疼。

 

除了涂药这件事情让松本简直想要找个兔子洞钻进去以外,这两天松本可以说过得十分愉快。

 

虽然表面上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可是早上睡醒看着樱井穿着白T恤头发乱蓬蓬的睡颜的时候,中午吃饭樱井塞得满嘴都是食物大喊好吃的时候,睡前一起打游戏某人笨手笨脚的踩到连接线还死不承认的时候,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从离开孤儿院的时候他就发誓,一定要成为人上之人。

 

却没想到这些平淡到甚至乏味的瞬间,就会有让他留恋到甚至就想这样一辈子的心情。

 

再次西装革履的踏进公司的时候,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感。

 

短短两天而已,樱井就像是带着魔法一样,就让他对自己应该最熟悉的场景产生了陌生感。

 

松本甚至有些惧怕这样的转变。

 

“总裁那天是我考虑不周,怎么说我也应该跟着去的却让您联系不到我,我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心口憋着的这口气不能冲渡边发,更不能冲樱井发,自然就是助理触了霉头。本来松本就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助理心有不满,猜忌着这是不是这边公司高层给自己的下马威,现在更是有了十足的理由让他滚回该回的地方。

 

“行了我自有自己的判断,回你本来的岗位去吧。”

 

挥挥手把还在废话的人赶出去,顺便通知人事部给自己招聘一个新的助理,松本在心里默默希望不说能起多大的作用至少能是个靠谱的人吧。

 

接着处理完手头堆积的文件之后,松本才总算有了松口气的时间。随手打开报纸的时候还在盘算着要不要先去给渡边道个歉,虽然对方做了那样的事情,但是毕竟人家明面上也没说什么,撕破脸明显对自己更不利。

 

却突然在财经版块里看到了有关渡边的报道,说他因为公司的税务问题被东京地检局调查了,目前情况还不明晰,但是地检局声称他们已经找到了相关证据。

 

松本皱起了眉头。

 

税务问题是可大可小的问题,任何一家向东阳电子那样的大型公司税务都不可能干干净净,地检局通常情况下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如果真的要跟哪家公司过不去,这也是最好下手的部分。只是渡边作为东阳的总裁,生意场上也是一只老狐狸了,没道理这时候得罪了地检局而被调查啊。

 

不过这也刚好给了松本不再继续谈合作的理由,本来跟东阳的合作就是以前的总裁决定的,他也只不过觉得合适才接着做下去,此刻要更改合作对象,刚好也可以借口换了新的总裁所以不想要接着以前的老路走。总之,不用跟讨厌的人合作,总是件好事,这么想着松本也就把渡边丢在了脑后,接着投入了新的工作。

 

樱井在家里陪着松本的这两天,二宫却没闲着。樱井拜托他找人去调查一下松本出国前的资料,在此之前,樱井自己已经找人查过松本的资料。他在美国也算是有点名气,所以那些资料并不难拿到手。只是松本在美国也没什么朋友,他也不太跟人提及他在日本的事情,所以除了知道他是孤儿以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讯息。

 

但是二宫决定要自己去查,当然他是跟樱井说作为朋友这种事情自然要亲自出马,只是心里多少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毕竟对于松本的情况他们基本了如指掌,所以不太可能出现不可控的情况,剩下的,就是看着自己这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好友,怎么倒在一次偶遇上。

 

时不时地可以拿来调侃樱井这一点,二宫表示非常满意。

 

前期拿到的资料,松本曾经上过的学校,交往过的朋友都写的很清楚,可是对于松本身世的记录却极为模糊,让二宫不得不怀疑那可能是松本自己极不想提起所以可刻意抹去的存在。

 

不过既然他已经顺藤摸瓜的找到了松本毕业的小学,并且通过假装松本失散的亲人拿到了翻阅档案的许可,想知道松本的身世就只是找到他的档案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松本君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很爱哭的孩子呢,听说是因为他是被妈妈故意抛弃才进了孤儿院,所以一直有些孤僻,但是后来却是很优秀的孩子哦,所以我还有些记忆。”

 

二宫却在老师说话的同时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哪个孩子进了孤儿院不是因为被父母抛弃,故意不故意的又有什么区别,他当年也曾经哭得可怜兮兮的找孤儿院阿姨要妈妈,时间久了不就明白自己的处境了么,小孩子是小,但又不是傻。

 

但是说起来,他一直隐隐觉得松本润这个名字还蛮耳熟的,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M,M,松本....啊,找到了。”

 

家庭住址的那一栏,填的却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址。

 

二宫的手紧紧攥着纸页已经发黄的档案,脑海里那个有着大大的眼睛却总是一副要哭的样子的小鬼的脸却越发清晰起来。

 

那家伙被送来孤儿院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冷的冬天的下午,大雪纷飞,即便是躲在客厅的被炉里,都觉得抵挡不了外面的寒冷。

 

二宫见到松本的第一面,就是在那天。只比二宫年下了一岁,那时候七岁的松本却像是营养不良一样个子比同龄人矮上许多,拿着自己的背包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孤儿院的阿姨说,松本的妈妈让松本在公园里等自己,然后就消失不见了。那孩子就在大雪里等了三天,直到昏倒被警察送进医院。

 

时年八岁的二宫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孩子,所以他不会相信松本说的妈妈只是有事才不能来这样的话。如果只是出门去公园玩儿的话,哪个妈妈会在孩子的书包里放上出生证明和简单的换洗衣物。

 

二宫从有记忆起就在孤儿院长大,所以他是个很会独善其身的孩子,一开始对于同屋的松本,他都是不理不睬的状态。可是直到有一天,松本偷偷从孤儿院溜出去跑到那个小公园,本来受过冻的身体就不好,再淋过一场雨之后又发起了烧,从医院回来之后,松本没在提起自己的母亲,除了偶尔偷偷跑到小公园里发呆之外,他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在角落,被人欺负了一声不吭。

 

也许就是那样像是小狗一样可怜的眼神激起了二宫的保护欲,总之那时候,二宫仗着自己的身高,搂着松本的肩膀说,反正你妈妈也不会回来了,以后我罩着你好了。

 

两个孤单的小孩从此就有了伴,虽然那时候二宫拒绝承认他把松本当做弟弟对待,而对外声称松本是他的跟班,但是谁都知道,如果敢欺负那个新来的松本,就会被二宫在背地里狠狠地教训。

 

但也好景不长,二宫读小四的那一年,孤儿院因为资金的问题被迫关闭,他和松本也就被分到了不同的新的孤儿院。日本说来不大,可是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这已经是足够切断联系的距离了。

 

看着资料上熟悉的笑脸,二宫不禁想起另一份松本去美国之后的资料,档案上的松本穿着暗色的西装,帅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底下全是他经手过的企划案。

 

杀伐果断,手腕强硬,野心勃勃,这是那时候樱井和自己给出的结论。

 

那个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孩子,终究是被这个世界打磨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二宫眨了眨眼睛,把档案重新放回了文件夹里。

 

“这里灰尘有点大,搞得眼睛都不太舒服了呢。今天谢谢您了,我也已经找到这个了,那么,就告辞了。”

 

从小学里出来的时候,正赶上孩子们放学。背着小书包穿着制服的孩子们三五成群的从学校里走出来,蹦蹦跳跳有说有笑的,让人看起来就觉得生机四溢。

 

二宫在校门口站定,突然想起在松本还跟他上同一所小学的时候,他总是打棒球到很晚,松本就抱着两个人的书包在球场边等他,到回孤儿院的时候,松本就一蹦一跳的跟在他后面,跟他念叨学校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后来二宫也是花了很久,才适应一个人往返学校的感觉。

 

把调查到的资料交给在松本上班之后终于肯从家里出来的樱井手里,又说了些别的事情之后,二宫还是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翔君,你不是说过松本君的身体不太好么?”

 

“啊,我打算之后找个时间让他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

 

“不,我是想说,那个,据我找到的他以前的老师说,松本在被妈妈抛弃的那个公园里,在大雪里等了三天三夜,你知道小孩子本来身体就弱,他那一病,好多年都是病怏怏的好不起来。而且,我想心灵上的伤害还要多过身体上吧。”

 

二宫斟酌着用词,想要最大程度的把当时的感受阐述出来。

 

“你知道我也是孤儿院出身,医疗条件不会太好,也许我这样说有点多管闲事,但是,翔君,请你好好对待他。”

 

其实二宫的考虑完全是多余的,松本在樱井心中所占的分量,远远比樱井自己理解的还要重。

 

他在看完二宫给他的资料之后,除了满心的心疼之外再无其他,甚至想起在自己说出要带松本回家时对方的表情,都让他觉得心口发酸。

 

所以在松本说着我回来了,站在玄关换鞋的时候,樱井甚至是完全没有考虑其他的,突然伸手抱住了松本。

 

涂药的时候,他跟松本说我们交往吧,被对方绕开了话题。

 

但是这一次,他打了直球。

 

“润君,我喜欢你。”

 

然后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陡然紧绷起来。

他低下头,因为站姿导致的微妙身高差让他这样才能看清松本的眼睛。


松本总说他的眼睛很漂亮。

可他觉得松本的眼睛更漂亮,瞳色要浅一些,带着很透明的质感,犹如毫无瑕疵的水晶一样,仿佛能让任何一个被他注视的人沉溺其中。

酒吧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喝的微醺的家伙凑过来,明明带着不怀好意的调戏,樱井偏偏觉得自己能从这双干净的眼睛窥视到这个人温柔而脆弱的内心。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伪装起了真实的自己,扮演起了作为新手小说家恋爱苦手的樱井翔。现在想起来,应该感谢自己那一天遵循第六感的反应,如果一开始就展现了真实的自己,那估计他们在那一晚之后就不会有交集。

“我喜欢你。”

樱井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坚定,再次重复了一遍。

“翔君,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人,也从来不相信什么天长地久……”

松本停顿了很久,咬着嘴唇像在下定什么决心。樱井就安安静静的看着他,搭在松本肩膀上的手热得发烫一样,等待着自己的审判结果。

“但是我想我是喜欢你的……只是我有一个请求……”

法官开口了。

“如果你有一天要离开我,请你清清楚楚自己的告诉我,你要离开。”

樱井想起来二宫交给自己的那些资料,他想,那时候小小的松本在孤儿院里整夜整夜的不肯睡觉,或是一个人偷偷逃走,只是因为相信妈妈总有一天会来小公园接自己。他的母亲用一个谎言给了他虚假的期望,以至于小小的孩子差点丢了性命。于是在以后漫长而孤独的人生里,他学会了不去相信,学会了用坚硬的壳来裹住柔软的内心。

樱井突然觉得眼眶发酸,他很想紧紧的抱住松本,告诉他自己会一辈子都陪在他身边。

可是他不能。

团成一团的刺猬,如果你抱的太用力,只能刺伤自己,同时让刺猬团的更紧。

于是他轻轻的拍了拍松本的肩膀,露出了一个故作轻松的微笑。

“好,我知道了。”

评论(23)
热度(290)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