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重修旧好(KK)06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6

堂本光一坐在客厅的地毯上面,手里紧紧的攥着那本薄薄的宣传册。其实宣传册只有几页,也只有A6开本,封面印了一个很可爱的q版小宝宝,里面也只有一些简单的介绍和图片。就是这样一本简单的甚至可以称得上简陋的宣传册,堂本光一来来回回的翻了好多遍。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读着上面的文字,生怕是自己意会错了。

但这的的确确是一本宣传一个社会服务组织的宣传册,而这个社会服务组织的帮助对象是怀孕但遇到困境的OMEGA。

那么这本宣传册为什么会出现在堂本刚的包里?

堆的满满的都是健康食品的冰箱,保健品,早早就上床入睡,冈田准一语焉不详的拜托自己来看着刚,再加上这本宣传册。

堂本光一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同战鼓一般,快的快要从他的心口跳出来,这比他人生登上任何的颁奖典礼或是重要的舞台的时候都还要心跳如雷。他紧紧的攥着这本宣传册,手筋都爆了出来。

不可置信过后,是发自内心的狂喜。

他当然想过要和堂本刚有一个孩子,就像他想过日后的某一天他们两个人要结婚,要组成共同的家庭一样。但是他从来没有规划过这件事情,也从来没有去想象过,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可是现在一切的现象都指向了堂本刚现在怀孕了,在他的肚子里孕育着属于两个人共同的小小的生命,那是他们血脉相结合的产物,也是他们爱的结晶。

堂本光一觉得高兴的要命,他现在恨不得冲进卧室去跟堂本刚核实这件事情,抱着他和他一起庆祝这个生命的到来,他们可以一起去帮孩子想名字,一起去猜测这个孩子是男是女,他们有很多很多为人父的时候可以一起做的事情。

但是在他站起身的时候,堂本光一终于觉得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些。

堂本刚决意要和自己分手,他告诉了冈田准一,但是没有告诉自己,冈田准一宁可语焉不详的找一个有些奇怪的理由让自己来,也不肯告诉自己真正的情况是什么,堂本刚去寻求社会服务组织的帮助,也没有来找自己。

堂本刚并不想让自己知道他怀孕的事情。

堂本光一记录下宣传册上的电话之后,把宣传册小心的展平重新放回到堂本刚的包包里,然后再次坐回到了地毯上。兴奋又快乐的心情过后,想到这一点的他,现在觉得自己格外的冷静。他现在不能和堂本刚确认他是否怀孕的事情,也不能和冈田准一确认这件事情——如果堂本刚真的是怀孕了而冈田准一让他过来,那么很清楚的事情就是冈田准一没能劝说堂本刚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而对方认为至少自己应该陪在堂本刚身边,才会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过来。如果堂本光一找他求证,那么就是把冈田准一放在了一个很为难的位置上,冈田是堂本刚非常信赖的朋友,堂本光一不愿意这么做。他在客厅里找了一阵儿,堂本刚这间卧室两年前重新装修的时候他已经算这里的半个主人了,这里的装修摆设他都很了解,而堂本刚放东西的习惯他也很了解。堂本光一没花太久的功夫,就找到了医院开具的诊断书,时间已经是将近一个月之前了。

堂本光一看着B超照片上小小的影像,用手机拍摄下来之后把诊断书和病历都重新放回到原位,捧着手机屏幕,忍不住傻笑了一会儿才舍得把它收起来。

是他和刚的孩子呀,是有一半他的血液和一半刚的血液而诞生的生命,只要想到这件事情他就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温热的爱意。

堂本光一从冰箱里找了一瓶果汁给自己,接着坐在沙发上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堂本刚和他说分手的时间太过于突然,以至于那个时候工作又很忙碌的堂本光一根本没有任何的余裕去思考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能被迫去接受堂本刚说的话,然后手足无措的去挽留这段感情,像是被逼迫到悬崖边一样仅仅凭着本能在辩驳堂本刚说的话,乞求对方留下来。他的大脑对于这件事情是一片混沌的,根本不能清明的去思考,也不能理智的去处理这件事情。而在堂本刚一而再再而三态度坚决的拒绝他之后,堂本光一甚至已经没有了勇气再去提起这件事情,他很怕堂本刚会对他说出更加他难以接受的话,导致这段感情真的覆水难收。

可是现在,在发觉了堂本刚怀孕的事情之后,堂本光一突然觉得自己大脑里的那些混沌都像拨云见雾一般的消失了,他现在觉得自己格外的清醒理智。

正因为现在清醒下来了,堂本光一在去想,堂本刚这几次不断的跟他说,我们已经分开了,我觉得很累了的时候,眼底里除了疲倦以外,更多的是悲伤和留恋。而且如果堂本刚决意和自己分手,他完全没必要把这孩子留下来,一个OMEGA独自在这个社会生育抚养一个孩子有多辛苦,是谁都清楚的事情。他不仅把孩子留下来了,还在努力的改善自己的生活习惯试图让自己更加的健康,甚至在那样坚定的要离开自己之后还是妥协的让冈田准一来找自己,刚很爱这个孩子。

堂本光一也可以笃定,堂本刚之所以要和自己分手,绝不简单的是他说出口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是刚觉得他的存在影响到了自己的工作,因而才觉得那么的疲惫。

堂本光一现在在想到自己进门的时候堂本刚窝在自己的衣服里,本来就瘦小的身材又瘦了一圈,脸上也没什么精神,心里就觉得心疼极了。他恨不得能现在把堂本刚抱在自己的怀里,告诉他自己现在有多开心,告诉他自己会守护他和孩子,告诉他他对于自己来讲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

但是他不能。

堂本光一清楚如果自己这样做了只会吓到堂本刚,让本来就已经缩进自己的保护圈离他远远的堂本刚逃的更远,至少自己现在还能有这样的借口来他家里面,如果自己再轻举妄动,恐怕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很多事情都要从长计议,他答应接下来的海外的舞台剧已经马上就要进入剧本商谈的阶段,但是他现在绝对不能长时间的离开东京。还有他需要调整自己接下来的工作,以保证自己能一直呆在东京,让他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堂本刚身边——最重要的是,他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给他的经纪公司,也是给堂本刚。他现在不能戳破他已经知道了堂本刚怀孕这件事情,否则他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成强加在堂本刚身上的负担。对方现在已经非常的脆弱了,他做什么都必须要小心翼翼。

堂本光一靠在沙发上,心里已经渐渐的有了计划。

早上早早的堂本光一就起了床,他用手机检索了怀孕初期的OMEGA应该吃什么,然后给堂本刚准备了蔬菜沙拉和金枪鱼的三明治,还有一杯鲜榨果汁。而堂本刚推开卧室门看到他正在准备早饭的时候,刚睡醒还有些懵的脸上露出了一点难以言表的神色。

“光一……”

“我等会儿就得走,所以想着就在你这儿吃个早饭。用了你的材料也不好意思只给自己做饭,所以就做了两份,刚不会介意吧?”

堂本刚只好摇摇头。

昨天堂本光一来的时候,他正睡得迷迷糊糊,身体也并不是太舒服。而在对方把他的衣服放在自己的床上之后,闻着那点松香的味道让堂本刚很放松,久违的睡了一个好觉。让现在的他感觉到比之前舒服了很多,所以他也就有精力去看堂本光一现在的状态。

他觉得堂本光一气色比之前见他要好很多,看着自己的黑眼仁儿亮晶晶的,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堂本刚心里有些疑惑,只好猜测是不是堂本光一工作上上有了什么好事情,心里暗下不表,只是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了沙发上。

托好好的睡了一觉的福,他的确是稍微的感觉到有些饿了,但是堂本刚担心他如果靠得离食物太近,闻到那股味道会想吐。或者和堂本光一一起吃饭的时候孕吐反应又出现,那他怀孕的事情就没办法瞒住堂本光一了。他没打算一直都不告诉堂本光一,但眼下堂本光一在海外的舞台剧马上就要开始排练,他不希望这件事情会影响到堂本光一这样的工作,只是告诉自己等以后有了合适的时机再说。

好在堂本光一看起来是有些急,并没有要和他一起吃早饭的意思,只是把堂本刚那一份的早餐好好的摆在了餐桌上,然后把包好的那一份三明治放进他的包里,匆匆忙忙的就出了门。

在堂本光一离开了几分钟之后,堂本刚才慢悠悠的坐在了餐桌上。虽然是外人眼里闪闪发光的就好像不在这个人间真实存在的大明星,但其实堂本光一的手艺很好,摆在堂本刚面前的沙拉和三明治都看起来格外的好吃。堂本刚拿着叉子小口小口的把蔬菜沙拉塞进嘴里,然后云游天外的想幸亏堂本光一做的是这样清淡营养的早餐,如果对方按照自己以前的爱好做些什么炸鸡咖喱的,他现在就得再费工夫自己准备早餐了。

堂本刚不得不承认,不论是堂本光一突然出现在他的公寓,还是对方给自己做了早饭,他的存在就让他感觉到格外的心安。身体也的确如同医生说的那样,在有了自己的伴侣陪伴之后感觉到比之前要好了许多。堂本刚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他的早饭上。

就暂时先这样吧,在肚子还没有大起来还能瞒得住之前,就让他任性又自私的借着这样的谎言能时常的和光一见面吧。

堂本光一这次有了三天的假期,不过他从堂本刚的公寓里出来之后,并没有开车回自己的公寓,而是径直开往了郊外的一座疗养院。这座疗养院环境优美,价格昂贵,自从他收入有了明显的起色之后,就把母亲送进了这里。堂本光一的母亲为了抚养他长大吃了很多苦,身体也不太好,他怕母亲跟着他一起住,他也没有时间照顾她,只好选择这样的方式让母亲能生活的更好。幸而这座疗养院有很多的老人,也让母亲并不会感觉到孤独。

堂本光一到达疗养院的时候,他的母亲正在画室里画画,那是她年轻时的爱好,家境贫寒的时候只能放在了一边,现在倒是有机会重新拿起来。

“光一你怎么来了?刚君呢,怎么没一起来?”

“他最近不太舒服,所以我就一个人来了。”

“不舒服?那你可得好好陪着刚君,我早就跟你说了我在这里一切都好,身体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你来这儿也不能帮我做什么还不如刚君来能陪我说说话。刚君的身体要紧吗?”

画室里只有堂本光一和他的母亲两个人,他拉了一边的凳子坐在母亲的身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刚他,怀孕了?”

“怀孕了?!”

堂本真子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堂本光一,然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接着又没好气的拍了堂本光一一下。

“他怀孕了你还不天天陪在他身边,你往我这跑干什么?快走快走,等到刚的身体稳定了再带他一起来看我。”

“妈妈……”堂本光一被自己母亲向外推,无奈的喊了一声妈妈之后,握住了母亲干瘪的双手。“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现在的情况有一些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跟您解释清楚。您可以这样理解,经纪公司那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可能也并不会允许我现在结婚生子,所以暂时我需要一个借口才能留在东京,不然就得去海外工作一段时间。”

堂本真子听着儿子的话,原本的笑容渐渐的收起来皱起了眉头。

“我当年就劝过你不要做这一行,看起来光鲜亮丽背后吃了多少苦,连你的感情生活都要干涉。你看你的经纪人总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觉得刚君一定在他那里受过委屈,我可告诉你,你敢让刚君受委屈,我都不会放过你。”

堂本光一赶紧乖乖的点点头,然后把自己想出来的主意跟母亲商量。

其实这件事情也很简单,堂本光一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事务所也很清楚他的母亲对于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如果不是母亲当时的病立即需要大笔的钱,堂本光一当时的理想是去大学里念物理相关的专业,成为一个研究人员的。他的母亲身体状况不太好或者不愿意儿子长时间的呆在海外,是堂本光一放弃去海外工作最可信的理由。

“妈妈,抱歉,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要麻烦您……”

“光一,你是我儿子。”堂本真子指住了他没说出口的话,轻轻拍了拍堂本光一的手背。“如果不是我不中用,你也不用和事务所签那么长时间的约,你和刚君也早早就可以结婚,这一点事情对于妈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妈妈唯一要嘱咐你的是,别让刚君吃妈妈当年吃过的苦。”

堂本光一从疗养院出来之后,立即去了机场飞到海外,这次他要合作的导演是海外舞台剧界非常出名的导演,本来是他期盼已久的一次机会,能够为自己在舞台剧界正名。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即便这次会得罪这位大导演,他也必须留在东京。他现在只能期盼着自己主动的去海外亲自跟导演道歉,又是在舞台剧还没开始排练的时候,能够让这位大导演不那么生气。

好在这位导演曾经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是会说日语的,不然堂本光一这么突然的过去还得节外生枝的在找一个翻译。而在堂本光一郑重的向对方致歉,说因为自己母亲的身体原因,他没有办法出演这次的舞台剧了。

对面白发苍苍的导演握着拐杖打量了他一会儿,脸色越发的阴沉。堂本光一只能站起身深深的鞠躬,对导演说谎已经让他感觉到很抱歉,所以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自己母子情深的话题。

“堂本,我认为你没有对我说实话。如果你和你母亲的感情十分真挚以至于你要为了他放弃一次绝佳的机会,那么为什么并没有从你的脸上看到该有的焦躁?”

“我本来挑选你是因为真的欣赏你的能力,但既然你连真话都不肯跟我说,那我只能说幸亏我没有真的和你合作,就当是我看走眼了。”

堂本光一抿着唇犹豫了半响,在导演已经站起身准备拂袖而去的时候开了口。

“我的恋人他怀孕了,我得陪在他身边。导演先生,我对此感到非常的抱歉,也不打算为我自己说谎的行为做任何的辩解。我之所以应征您的角色,是因为我非常的憧憬您的作品,没能参与是我自己的遗憾。”

“这样的理由为什么不说实话呢?”

“这也是我接下来要拜托您的事情,如果我的经纪人跟您问起,我来找您说,我要放弃这个机会的原因,请您告诉她我是因为我母亲身体的关系。”

导演在日本呆过,深谙娱乐圈的一些条条框框,也明白堂本光一偶像的身份。话只要说到这里,他就明白了堂本光一在说什么。

“堂本,很遗憾这次不能和你合作,不过来日方长,我相信我们总有机会一起合作的,你是个很优秀的舞台剧演员,这一点我是认可的。”

堂本刚是在午后新闻里得知了堂本光一退出了海外舞台剧演出的消息的,他心里一咯噔,听到记者遗憾的说是因为堂本光一的母亲的身体状况的问题的时候越发的着急起来。堂本真子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对他也很好——更重要的是,那是堂本光一唯一的家人,能让堂本光一放弃工作说明问题的确非常严重,堂本刚很担心真子阿姨目前的状况,也担心出了这种情况之后堂本光一的状况。

可是手机掏出来了无数次,他都没有把电话拨出去,堂本刚窝在沙发上想,自己现在是不是还有资格去关心堂本真子的身体。

开门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因为他和堂本光一的分手只是他单方面的提起来之后两个人暂时断掉了联系,所以堂本光一依然拥有他公寓的钥匙。

堂本刚转过身去看自己刚刚还很担心的人,堂本光一好像的确这一段时间瘦了,但看起来气色还算不错,这让他稍微的放心了一些。

犹犹豫豫之间,还是开了口。

“光一,真子阿姨的身体……身体状况还好吗?”

“哦,我今天去的时候还好,你不用太担心。”

堂本刚却只觉得对方是在安慰自己,如果堂本真子的身体状况还好的话,堂本光一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得来不易的对他很重要的机会的。他看着堂本光一在厨房里洗水果的背影,都觉得对方的背影显得很消沉。

他知道现在两个人是分手的状态,论理他不该说什么,可是他心里觉得心疼。

堂本刚穿上拖鞋缓步走到了堂本光一身边,伸手握住了堂本光一正在洗葡萄的手。

“光一,你要是心里难受你就说出来,我在这里。。”

堂本光一洗葡萄的手一顿,阔别许久的肢体接触让他觉得心里一暖,转过身就看到了堂本刚担忧的神色。憋在心里的话几乎就要立刻说出口了,他想说那你不要离开我,想说这都是我为了能时不时来看你找的借口,想说你要相信我有能力保护你和孩子……那么那么多想说话的话,堂本光一都忍住了,他只是转过身轻轻的抱住了刚。

“让我抱你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

tbc.

评论(52)
热度(510)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