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重修旧好(KK)05

我萨赢球之后激情更新嘻嘻嘻🙌
题目这么叫,当然还是要着重讲重修的过程w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5

跟堂本光一的再一次的争执消耗掉了堂本刚大部分的精力,他蜷缩在用堂本光一的衣服搭建好的巢穴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晕,也依旧没什么胃口。

堂本刚打开自己的冰箱,以往他的冰箱里会放上一些速食食品还有零食和酒,当然也会准备上一些半成品的食材。但现在全都被各种非常健康的食材填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牛奶,豆乳,鸡蛋等等,他甚至还买了一台酸奶机。但是冰箱备食材堆满,并不代表着他就有胃口把东西吃下去。堂本刚站在冰箱前站了好几分钟,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做早饭,从里面取出燕麦面包切了两片放进锅里稍微的煎了一下。

拿着果汁缩在沙发角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了一块面包,但是果汁却并没有喝,他吃完面包之后坐在沙发角发呆,若干分钟之后,恶心的感觉再次犯上来,堂本刚小跑进卫生间吐了一阵子,看了看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回到沙发上之后喝了两口果汁,又拿起了另一片面包。

孕吐的感觉如影随形,胃里如同翻江倒海的恶心感让他实在是不想再吃任何的东西,现在不管吃什么等一会儿都会想吐出来,医生开给他的药都只说明有缓解的作用,但目前看起来都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可是他不能任性,堂本刚吸了吸鼻子,哭也没有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哭了又有谁会心疼呢?除了待会儿还要翻出眼药水来让自己出门的时候眼睛不那么红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他抬起手背胡乱蹭掉眼角不自觉落下的眼泪,缩在靠枕上再次小口小口的吃完了面包。

他从来没有觉得吃东西是这么令人感到难受的事情,他甚至已经开始怕到每天饭点的时候他要吃东西,但他又不得不吃饭来保持精力。

第二片面包吃下去没多久,就又都吐了出来。

堂本刚缩在沙发一角发呆了一阵子,还是收拾了东西出门去了医院,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总是不能吃东西的话孩子也一定会受到影响。

产科里总是非常忙碌,堂本刚的常规检查应该在两周之后,所以他进门的时候医生很着急的问他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吃不下东西,内田医生,我能再注射一次营养针吗?”

堂本刚问的小心翼翼,他对面本来就很严肃的内田医生却立刻皱起了眉头,放下手中的笔转向了他。

“堂本先生,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你要尽量的吃得清淡,少食多餐,多补充维生素,只要不会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吐得无法进食的话,哪怕是逼迫自己也要吃下去。孕吐通常会持续一个月,难道你打算一直靠打营养针吗?既然已经决定要孩子了,就不要这么娇气。”

堂本刚的情绪本身就很低落,内田医生这样的话让他越发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导致了他现在有办法正常的摄入营养。然后就陷入到非常愧疚的境地里,如果他能在状况更好的时候要孩子,能够他提供一个正常的家庭,是不是会更好。自己现在决定要生下他,是不是一个非常自私的决定?

也许是堂本刚的脸色真的难看极了,眼泪也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内田医生虽然依旧皱着眉,但还算是放缓了语气。

“怀孕的时候是会有一系列的不舒服的状况,孕吐水肿腰疼等等……但是决定要孩子的人是你,你就得去习惯这些状况。对于新手OMEGA来说通常都不太容易,所以我建议你在安全期之前能让你的伴侣经常的陪伴在你身边,这会有利于你的情况稳定,也会好受一些。”

“还有,既然你已经这么难受了为什么你来医院检查,他都没有陪你一起?”

眼见着内田医生的语气又加重起来,一边的护士小姐插了话,语气里多少有些担忧。

“堂本先生,如果您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我们这里也有会提供社会服务的组织……”

“社会服务?”

堂本刚此前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些东西,看着护士小姐小心翼翼的提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护士小姐立刻误会他这是感觉到了被侵犯隐私,连忙的摆摆手。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第一次您知道怀孕的时候也没有表现的非常开心,或者要通知谁,这次来也没有伴侣的陪伴,所以我以为……抱歉是我唐突了。”

堂本刚这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稍一犹豫之后,开了口。

“那个,您说的社会服务组织,是指提供给单身怀孕的OMEGA的社会服务吗?”

护士小姐看他没有生气,才点了点头。

“也不仅是这样,也会有一些家庭有问题的OMEGA怀孕之后会接受这样的社会服务。”看到堂本刚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护士小姐从一边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宣传册递到他手里,“上面有介绍和联系方式,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直接电话联系社会服务人员,您放心,对您的信息都会保密的。”

堂本刚点了点头,把宣传册小心的收进自己的包包里,站起身向对方感激地鞠了一躬。

“谢谢。”

“嗯,那我送您出去吧。”

堂本刚没有拒绝,在他不能和任何人说自己怀孕并且十分没有安全感的现在,跟医护人员的接触让他会觉得安心一些,而且比起严肃的内田医生,看起来更温柔的护士小姐会让他觉得更放松一些。

“松原小姐。谢谢您。”

“为怀孕的OMEGA解决问题是我们产科的责任嘛,堂本先生不要因为内田医生讲话很严肃刻板就觉得他很难相处哦,其实内田医生是非常负责任的医生,如果他有办法能解决您的孕吐问题的话他是不会这样说的,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觉得难过,这也并不是您的问题,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

松原护士的长相并不算是漂亮,但笑起来的时候却很温柔,让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疲惫不堪的堂本刚觉得舒服了很多。

“谢谢您。”

“堂本先生不要这么客气啦,未来的八九个月我们都要打照面噢,直到您把孩子健康平安的生下来。”

堂本刚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站定了脚步冲着对方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未来的这段时间请多关照了。”

去医院让堂本刚的心情放松了许多,但是他的孕吐反应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善。只是现在他不在会边吃东西边哭,而是能够坚强的去面对这样的不适,冰箱里的各样新鲜食材塞得满满的,随便吃了之后会吐掉,他还是会重新做了给自己吃。

堂本刚也找到了能够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式,他开始在网上挑选各式各样的婴儿用品,准备等到八九个月的时候再购买,也开始构思跟给孩子怎么起名字。对于未来的这些准备让他能够放松一些,不再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不适反应上,也能够不再去想堂本光一。

但也仅仅是能分散一些注意力而已,堂本刚床上堆着的那些堂本光一的衣服一直都堆在那里没有收起来,虽然在上面已经根本没有了堂本光一的信息素的味道,但他还是觉得睡在那里面会让他觉得睡得更好一些。

他也已经跟社会服务组织的人取得了联系,跟他见面的是一个孩子已经15岁的OMEGA,中居先生从外表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接近的人,但是对于堂本刚目前的现状提供了一些建议,也非常贴心的没有问题任何关于他私生活的事情,只是询问他是否需要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帮助。在得知堂本刚有自己稳定的工作之后,也向他提了一些怀孕的OMEGA继续工作的时候应该注意的一些事情。这让本来陷入茫然的堂本刚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开始对中居先生非常信任起来。

再过了几天之后堂本刚起床的时候照镜子,发现自己的气色已经没有那么糟糕了,他拍了拍脸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你看,日子总是能慢慢的过下去,也总会慢慢的好起来。

也正是因为稍微觉得舒服了一些之后,他就大意了,不再那么战战兢兢的对待自己,因为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同事他怀孕的事情,某天晚上录完节目之后,大家都提议着说要一起出去喝一杯,堂本刚实在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一起去了。虽然他借口自己肠胃不舒服并没有喝酒,但是这样的工作聚会通常都是夹杂着烟酒味道的,而且已经不喝酒了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提前离开,只好一直陪着坐到了凌晨。

烟酒味道熏得他有些太阳穴发胀,回家的时候本来想着吃点什么东西缓一缓再睡,但是一想到吃完东西就又会想吐,这段时间好不容易精神好了一些的堂本刚犹豫了片刻,还是直接洗澡上了床。

到后半夜的时候他就觉得更不舒服了,来自肠胃的绞痛让他不得不蜷缩着身体,胃药就在他常用的医药箱里,可他实在是不想起身去取,疼的额头都冒起虚汗来。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挂掉电话之后又重新全锁起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然后又被疼醒。

在醒来的时候,床前站着一个人,堂本刚猛的一惊,才发现但在他床跟前的是他的好友冈田准一。

“准一?你怎么在这里?”

冈田准一三个月之前去国外的一所医院进修,堂本刚这一段日子过得太过混乱都已经忘记了冈田准一的确该是这个时间回到东京。而在冈田准一离开东京之前,自己的确是有开玩笑的说过,回到东京之后一定要第一个联系自己,要带着特产来见自己。

冈田准一手里端着一杯温水,另一个掌心里拿着药片,递到坐起身的堂本刚手里之后,没好气的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脚凳上。

“胃疼不知道吃药?一个人在这生扛什么?要不是我刚好今天回来了记得你的话给你打电话,而且你的备用钥匙还放在原本的地方,今天是不是打算在这里一直自己胃疼着?”

来自亲友的关心总会让人觉得心里熨贴,堂本刚把胃药吞下去露出讨好的笑容来拽了拽冈田准一的袖口。

“意外意外,你看我好久胃病都没犯过了,超乖的。”

冈田准一伸出手来点点他的额头,语气好笑又无奈。

“那是人家堂本光一男朋友当的好,你要是能好好保养你的胃就有鬼了。”

久违的听到这四个字,让堂本刚刹那间就变了脸色。他和堂本光一实际上的人际交友重合并不多,因此在他拒绝了和堂本光一见面把对方推开之后,这段时间以来并没有其他人会在他面前提起堂本光一。他以为就这样他就可以慢慢的忘掉堂本光一,可是冈田准一提起这个名字就好像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让他刻意被隐藏着的思念立刻蔓延起来。

但还好冈田准一已经转过身,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

“我熬了一点鸡丝粥,话说回来你现在冰箱里倒是放着各种各样的食材活得养生得不得了,得了,先吃点儿粥吧。”

堂本刚还没来得及有其他的反应,冈田准一已经把熬好的鸡丝粥端到了他面前,过去他犯胃病的时候是很喜欢冈田准一熬的这个粥的,米黏黏稠稠的,鸡丝也很软糯,又不至于一点油腥气都没有。但是现在这一点油腥气却让他立刻感到反胃起来,堂本刚推开冈田准一跑进厕所里干呕,他昨天录节目之前早早吃掉的便当现在早就不剩下什么了,这种呕吐的感觉就更让他觉得难受。

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站在厕所门边的冈田准一的脸色有些诡异。

对方看起来有些犹豫,但还是在帮堂本刚顺了顺后背之后问了出口。

“你这是?”

“准一,别问,别问好不好?”

冈田准一立刻变了脸色,扳着堂本刚的肩膀让他面向他,语气也不善起来。

“堂本光一不想负责任?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他经纪公司不同意?他是不是觉得你父母不在东京就可以随便欺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他……”

“准一,我们分手了。”

冈田准一本来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动作猛的顿了下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堂本刚。

“分手?”

“是我提的,不光光一的事,他也并不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准一,我只是觉得我在这份感情里活的太累了,才决定分手的。这个孩子是决定分手之后才发现的,我想自己生下来,还没有告诉他。”

冈田准一是知道堂本刚因为这段和当红偶像的恋情过的有多辛苦,他从堂本刚最初跟堂本光一交往的时候就并不是很赞成自己的发小找这样的男朋友。因为堂本刚是一个温柔得过分的人,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委屈他是决计不会自己主动说出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处在那样的位置的男朋友交往,会让堂本刚过得很委屈。但是这五年来堂本光一做的种种他也看在眼里,即便他们的感情当中充满了阻碍,堂本光一也有一些可奈何的事情,作为一个男朋友来说堂本光一还算是及格的。

“这不是你想说不想说的问题,刚,怀孕的OMEGA没有伴侣陪在身边有多困难你知道吗?你会需要忍受数倍的生理反应和痛苦,而且你有你自己正常的工作交流圈,你要如何和他们解释你有了孩子的事情?”

作为医生,即便不是产科的专门医生,对于这些事情冈田准一还是了解的。

怪不得已经很久没有犯过胃病的堂本刚会疼的这么难受,他怀孕的时候堂本光一不陪在他身边,他所有的痛苦都会被成倍的呈现。

“我,我找了社会服务组织,他们会给我提供到帮助的。”

冈田准一觉得如果自己对面站着的人不是堂本刚,他一定会忍不住发火的,但是他现在看着堂本刚脸上苍白的脸色,和明显比他离开之前瘦了许多的身体,只是觉得心疼。

他伸手握住了堂本刚的手腕。

“刚,我尊重你的决定,怀孕的事情可以不告诉堂本光一。你们的感情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也绝不会插手。但是堂本光一必须陪在你身边,至少每周会有几天见面的时候,这才能让你感觉好一些。”

“准一……”

大概是因为怀孕之后的身体不适,堂本刚总觉得自己现在不能进行什么复杂深入的思考,即便这样他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冈田准一这个提议有不妥当的地方。

可是冈田准一看起来异常的坚持,且说的话也很有道理。

“刚,你不用管我和他说什么,但我不会跟他说你怀孕的事情,我有我的办法,我会找到合理的理由,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而且冈田准一还有一个杀手锏。

“我是医生,所以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堂本光一一直不陪在你身边,对于孩子的发育也是不好的。你想因为你在感情里的坚持影响到这个孩子吗?”

胃痛折磨了堂本刚整整一夜,所以他现在都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办法深入的去想冈田准一跟他说的话,可是会影响孩子这一点他却听的清楚。

堂本刚的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良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

“但你要保证不告诉他我怀孕的事情,准一,他最近有很重要的工作,我不能影响他。”

堂本光一被冈田准一约在咖啡厅里的时候,心里其实拿不定主意对方想跟他说什么。曾经误会过冈田准一和堂本刚的关系,但即便在解除了误会之后,对于这个比起自己更能让堂本刚信任依赖的人,堂本光一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在堂本刚已经不愿意见他的现在,他又不得不跟冈田准一见面,看看对方是否能有办法让他的刚回心转意。

冈田准一来见他的脸色很差,堂本光一简直怀疑自己要是有哪句话说的不对,对方就会直接一拳招呼上来。

“我来找你并不是想帮你和刚复合,作为朋友,我并不会插手我朋友的恋情。”

其实这一点堂本光一猜到了,堂本刚看起来是软糯和善的性格,但实际上他决定的事情总会格外的坚定,而且冈田准一肯定会坚定的站在堂本刚那一边。

“刚最近胃病犯了,膝盖也……”

“他还好吗?还是疼的很厉害吗?护膝有好好带着吗?我托人带给他的胃药有好好吃吗?………抱歉,这一段时间都没能见到他,所以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着急。”

冈田准一的确编好了一个圆满的谎言,等着堂本光一钻进来,可是他现在看着堂本光一那张俊朗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和心疼,心里却改了主意。

他是知道堂本刚有多喜欢堂本光一,也是清楚堂本光一有多喜欢堂本刚的。

他无意去帮堂本刚决定什么,也不会违背他答应堂本刚的事,只是打算改变一下自己的说辞。

“我理解……是这样的,刚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实在不太放心,而接下来进修之后我可能需要去地方上的医院进行一个项目,没办法照顾他。我知道你们已经分手了,可能这样拜托你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光一君,你能一周去刚的公寓几趟吗?不用待太久,陪他吃个晚饭就好。”

堂本光一当然想一口答应下来,连自己海外公演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可是他想起来这几次见面的时候堂本刚的决绝,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答应。

“光一君你放心,我肯定不是自作主张来找你的,刚已经答应了由你看着他照顾自己身体,所以,你这边怎么样?”

一听冈田准一这么说,堂本光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我没问题。”

虽然想当天就迫不及待的过去,但是冈田准一却告诉他不要今天去,让他明天再去,明天堂本刚晚上没有工作,还强调说刚的晚饭会吃得晚一些,让他七点再过去。

堂本光一没明白这样的要求都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冈田准一是唯一能帮到他的人了,他只好赶紧点头答应下来对方的要求,然后第二天的晚上7点准时到了堂本刚的公寓门口。

他本来是想礼貌的敲门的,但是敲了几下都没有人开门,堂本光一掏出钥匙来自己开了门叫了几声刚的名字,依旧没人应答。

堂本光一心里惊慌起来,快步去推开卧室的门,然后发现堂本刚正睡在床上,但似乎睡得不太安稳。堂本光一打开了卧室里的灯,他看到堂本刚紧紧的皱着眉头把自己蜷缩在一起,一段时间没见他似乎清瘦了很多,即便睡着也皱着眉。

堂本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门外的堂本光一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把他周围的衣服藏起来,尤其是他还抱在怀里的堂本光一最后留在这里的大衣。

堂本光一心疼极了,他现在就想把堂本刚整个人抱在怀里,替他揉揉肚子驱散胃部的疼痛,还有膝盖。可是堂本刚此刻看起来太过于脆弱,他很怕自己稍微亲近一些的动作,都会让对方逃得更远。

他走到床边,想要帮堂本刚把这一床的衣服都收起来,然后才发现堂本刚的床边堆着的都是他的衣服。

他曾经有在文献当中看到过,当被标记的OMEGA感觉到不安的时候,会把自己的伴侣的衣服堆在自己身边筑成一个巢把自己藏进去。堂本光一心里一动,脸上却半分不敢显露出来。

他把自己身上穿着的外套脱下来折好放在堂本刚的枕头边,然后把他堆在床上的这些衣服一件一件收进衣柜里,再把自己身上穿着的毛衣衬衣牛仔裤都脱掉,换成放在刚这里的衣服。

换下来的衣服都堆在床角。

“冈田说你最近胃病犯了膝盖也不太好。托我每周过来几次看着你。”

“其实不用……”

“刚,我是受人所托,你总不好让我违背自己定下的约定吧?”

堂本光一看向还躺在床上的堂本刚,天知道要忍住抱住对方的想法有多难,他的手捏在裤缝上,想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一些。

“而且,就算真的要分手,你也总要给我一些缓冲期吧?”

堂本刚最怕看到这样的堂本光一,所以他只好胡乱的点了点头。

“我还没吃饭,既然你已经休息了,那我自己给自己做点东西,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随着堂本光一离开卧室,房间里松香的味道却并没有消散,堂本刚知道这些味道来自堂本光一留在床头的外套,还有床脚的衣服。他坐在床上犹豫了片刻,接着把床脚的毛衣拿在手里,淡淡的松香味道和柔顺剂的味道交织在一起,格外的令人感到安心。

于是堂本刚没能抵抗住自己内心的思念,他重新躺回到了床上,怀里抱着的却变成了堂本光一刚刚脱下来的毛衣。在松香的味道里,他很快安稳的沉入到睡眠当中。

离开堂本刚卧室的堂本光一在沙发上干坐了一会儿,真的起身拉开了冰箱的门,他本来是想找罐啤酒出来喝的,堂本刚虽然酒量不好但是也有在家里放啤酒偶尔拿出来解解馋的习惯。可他现在打开冰箱,里面堂本刚一贯会放的啤酒,速食面,甚至炸鸡半成品之类的都没有了,冰箱里堆满了各色的健康食品。

堂本光一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来,堂本刚之所以胃病一直无法痊愈,就是因为他实在管不住自己的嘴,而且堂本刚格外的喜欢吃垃圾食品。如果劝说有用的话,他的病也就早就不会再犯了。所以堂本刚的冰箱里全是健康食品,实在是令人感觉有些奇怪。

堂本光一下意识的去翻找冰箱里的东西,发现里面还有一些鱼油之类的保健品。

堂本刚明明是最不耐烦吃保健品的。

而且冈田准一来拜托自己,又要求自己这个时间到也很奇怪,不过冈田准一来找过堂本刚并且得到了他的允许,那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时间堂本刚已经睡觉了呢?

堂本光一心里的疑惑更甚,但他在医药箱里没有翻出什么来,又去找堂本刚的包——他知道翻别人的包是不好的行为,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看来只有堂本刚认为他绝对不会翻的包里才会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的东西。

他翻出了一张宣传册。

tbc.

评论(57)
热度(48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