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重修旧好(KK)04

我主要怕晚上发看完睡不好
还是写完就发叭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4
 
 
查出怀孕之后,堂本刚其实内心有片刻的迷茫,刚刚跟相爱的男朋友分手就和一个小生命不期而遇,任谁也不可能欢天喜地的立刻接受这个现实。他都还没能把自己的感情理出一个思绪来,和堂本光一那边也不能算完全的结束了,是一个非常慌乱的时期。他大概可以预想到,按照堂本光一的个性,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对方现在是有工作要忙,等他从地方回到东京,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来找他谈。
 
 
 
堂本刚对于自己的内心究竟有多坚定自己的决定毫无信心,他是真的很喜欢堂本光一,交往这五年,这份最初的心动从未消减过,反而渐渐发酵成了更加深厚的感情。虽然他觉得疲惫,觉得力不从心,但是这并未影响他对于堂本光一的喜欢。而他在堂本光一面前向来容易心软,对方离开的时候的温言软语,就已经差点打动他,让他放弃分手的念头。
 
 
 
甚至他想,堂本光一已经为了他耽误了自己的工作,他从海外溜回来,只是为了和自己一起过生日,这样的感情难道还不足够他继续委屈自己,只为了和他在一起吗?
 
 
 
但是这个小生命的突然出现,让他原本犹疑不定的心坚定了下来。
 
 
 
堂本光一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他在这些事情上不能任性,谈恋爱再不公开的情况下还算经纪公司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但是结婚生子明显就在这个范围以外了。即便有朝一日堂本光一可以结婚,那也是他事业彻底稳定下来且转型的时候,换句话说就是粉丝也渐渐结婚生子不再把他当做恋爱对象来喜欢的时候。这样突然地被爆出恋人怀孕的消息,堂本刚这个半只脚踏在娱乐圈里的人都明白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不仅仅是经纪公司也许会要求的天价违约金,堂本光一的事业可能就会因此受挫,之后也很难再重新回到这样的高度。
 
 
 
堂本刚心里很明白,他是绝对不可能去打掉孩子的,但是他更不可能让自己,和这个孩子的存在,影响到堂本光一本来一片坦途的前程。他们认识的时候堂本光一刚刚在这个业界闯出名头来,可以说堂本刚是亲眼看着堂本光一在这个外人眼里繁花似锦实际如同布满荆棘的独木桥的业界里渐渐站稳脚跟。他知道堂本光一的事业心,也知道这条路有多么难走,眼见着他越走越稳当,堂本刚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拖累他。
 
 
 
 
他想的清楚明白,这个孩子他会暂时瞒着堂本光一,因为对方一旦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堂本光一绝不会允许堂本刚再有任何离开他的心思,他会好好地负起责任来,即便要恶劣的影响他的事业也无所谓。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堂本刚才决定瞒着他。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堂本光一迟早会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希望那是在孩子已经出生之后,或者在堂本光一的事业再稳定一些之后,他不会和他复合,但是也不会剥夺他当父亲的权利。
 
 
 
之所以拒绝和堂本光一再见面,一则因为他觉得自己会心软,二则堂本刚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并不允许他看起来正常的跟堂本光一见面。
 
 
 
查出怀孕没过多久,堂本刚强烈的孕吐反应就已经让他食不下咽,一点点食物的味道都会让他吐的天昏地暗,这件事情暂时也没办法告诉任何人,他就不得不自己承受这一切。但是他自己的工作也没办法推辞,堂本刚在家里躺了两天之后,感觉自己站起身双腿都已经低血糖而颤颤巍巍的。于是他不得不再次去医院检查,注射了营养针剂之后,总算精神看起来稍微好了一些。


堂本刚出门的时候特意把自己围的严严实实的,害怕自己再感冒生病。前几天足够放纵自己折腾自己的身体,现在为了这个小小的生命着想,他也得照顾好自己才行。
 
 
 
虽然肚子里的小家伙现在还只是一个花生米一样大小的存在,堂本刚却已经开始养成了和他说话的习惯,在跟堂本光一分手之后这样令他感觉到痛苦的时期,这个小小的生命的存在让他格外的安心。他现在可以把注意力从失恋上挪开,专注于如何调理自己的身体,如何让肚子里的小家伙健康的长大。
 
 
 
到达电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休息室外面一如既往的准备了便当,堂本刚选了烧肉便当和果汁,回了自己的休息室打开电视机小口小口的细嚼慢咽的吃着便当。往常他都会利用这个时间看看听众寄来的明信片和网络渠道发来的简讯,挑上一些在节目里念,但是现在他得乖乖的听从医嘱,吃东西的时候要专心,不能一心二用。于是电视机的频道也放在了钓鱼节目,风平浪静的海边上一搜渔船静静地随着海浪起起伏伏。
 
 
 
 
一份烧肉便当刚吃了两口,堂本刚就感觉到从胃上泛起一股酸味,休息室里是没有卫生间的,他出门的时候特意在包里预备了呕吐袋,其实空荡荡的胃里也吐不出什么东西,堂本刚干呕了好几下,只是觉得恶心,眼睛都开始反酸,把呕吐袋折好丢进垃圾桶里,他拧开一旁的矿泉水喝了几大口,才终于感觉舒服了一些。
 
 
 
 
便当已经完全不想吃了,堂本刚缩在沙发上小口喝着果汁,眼睛无神的放空着。呕吐过后的头痛让他觉得浑身无力,只能靠着喝一点果汁恢复精力,确保待会儿还能够完成他今天的节目录制。
 
 
 
但是难受的感觉一时半会却没办法消散,这让堂本刚有些沮丧起来。医生跟他说了一大堆的保养办法,其中最重要的两条就是要他的ALPHA陪在他身边和保持愉悦的心情。前一条是不可能做到了,后一条也因为身体的不适很难真的遵守,这让他对于宝宝有些抱歉。
 
 
手掌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堂本刚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抱歉,要让你在这种情况下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是我会很努力的做到更好,会让你健健康康的出生长大的。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堂本刚的深思,他把果汁放置在桌子上,轻声说了一声请进,江口健一郎那张属于混血儿的浓颜就出现在休息室的门口。对方看起来有些犹豫,但还是关上门走了进来,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站在堂本刚的沙发旁边,一言不发的用湛蓝色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堂本刚。
 
 
 
 
最终还是堂本刚自己被这家伙这样的眼神看的没办法,率先开了口。
 
 
 
“听台长说健一郎君要开一档关于棒球的节目了,恭喜。”
 
 
 
 
江口健一郎很喜欢棒球,甚至是因为棒球才选择在日本定居工作的,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做棒球新闻相关的广播节目,堂本刚可以想象他有多开心。

但是他提起了这件事情,也并没有让江口脸上的神情好多少,对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鼓足了勇气把话说出口。
 
 
“刚桑,关于我那天告白....我.....”
 
 
“健一郎君,我有喜欢的人哦,所以我会当做没听到过,如果你觉得以后见到我会尴尬的话......”
 
 
 
“不会!刚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件事情我很清楚。”江口苦笑了一下,在堂本刚身边坐下,语气低沉但并不显得消极,“所以只做朋友也没关系,刚桑不要觉得为难。我只是....只是觉得.....”
 
 
 
 
“觉得跟堂本光一这样的人恋爱会很辛苦?”
 
 
 
堂本刚很了解江口的为人,对方家世好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加入电台之后也一直顺风顺水,再加上性格外向,很受周围人的欢迎,是一点心思也藏不住的个性。他看到了是堂本光一,并没有想着告诉别人,只是担心着堂本刚和这样的人交往,会不会很辛苦。
 
 
 
这让堂本刚觉得格外窝心。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健一郎君,我要开始准备我今晚的录制喽,可不是在这里谈论这种事情的时候。”
 
 
 
堂本刚不太想和外人聊起这件事情,他甚至想要刻意的遗忘这件事情,才能让自己觉得好受一些。虽然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以堂本光一现在对于电视屏幕的霸屏率,几乎打开电视看上几分钟就会看到那张俊朗的脸。以前不能见面的时候觉得这是很甜蜜的事情,现在看到却只觉得酸涩。
 
 
 
江口健一郎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颗酒心巧克力。
 
 
 
“好,还有,刚桑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太好,吃了巧克力再去录节目吧。”
 
 
 
堂本刚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在江口离开他的休息室之后,把对方交到他手里的酒心巧克力放进包包里,然后从里面掏出一个小药盒,倒出一颗维生素吞进嘴里。虽然似乎对于孕吐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他还是乖乖的按照医嘱每天吃药。
 
 
在他拒绝了堂本光一要见面的要求之后,对方出人意料的并没有来找他,这让堂本刚放心了一些,又同时多少有些难以言表的失落。他心里希望堂本光一接受他们分手的事实,但是对方真的就这样不联系他了,他也没办法真的平静接受这件事情。
 
 
 
节目录制进行了一个小时,堂本刚负责的是一个晚上八点钟开始的音乐广播,每天他都会挑一些歌曲播放,兴致来了的时候也会自己拿着乐器唱上一小段,不过在网络通讯已经非常发达的现在,除了出名的艺人录制的广播,其他的专业广播主持人的节目收听率都并不是太高,堂本刚也无意做一些露脸的节目,他的节目有固定的听众,他也很享受这种顺着电波和听众做朋友的感觉。
 
 
 
 
今天挑选出来的明信片是一个刚刚生产的OMEGA寄来的,明信片上写着前两天自己的小公主刚刚出生了,抱着她的时候觉得心里柔软极了,第一次感觉到血脉相连的奇妙感觉,作为忠实听众想要分享给刚君,以及开玩笑的问起了堂本刚有没有计划着要结婚生子的事情。
 
 
 
堂本刚看着明信片上印着的小家伙的掌印,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有机会的话,当然也想体会一下这样的生命的奇迹了。也祝福这位听众哦,希望你的宝宝健康的长大,那今天,我也要给刚刚出生的宝宝唱两句了。”

录音室里就放着吉他,堂本刚随意的抱着吉他弹出一段和弦,然后对着话筒唱了一小段,就看到录音室玻璃墙外的编导冲着他竖起拇指来。堂本刚会意的点头笑笑,虽然拒绝了上镜的要求,但他还是很喜欢分享他的音乐给别人听的,被别人赞扬了的时候心情也自然会变好。
 
 
 
 
所以他录音结束之后从电台出来的时候,久违的觉得心情轻松。堂本光一不来找他也好,就当做这样已经彻底结束了,他可以安心的养胎,等待着这个小生命降生。
 
 
然后就在拐向车站的时候,看到了停在马路拐角的一辆深蓝色的跑车。堂本光一喜欢法拉利,但是红色的法拉利太张扬,两个人约会的时候恨不得能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小为零,更不可能开那样的车出来,于是堂本光一就购入了这辆车,基本上就只有两个人约会的时候开。
 
 
 
车窗摇下来之前,堂本刚是铁了心绝对不会上车,也绝对不会和堂本光一多说什么的,可是玻璃窗下堂本光一那张带着胡茬和黑眼圈,明显没有休息好的脸到底让他心软了,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我预约好了餐厅,我们先去吃饭。”
 
 
 
“我录制节目前吃过晚饭了,现在不想吃。”
 
 
 
堂本刚现在半点食物的味道都闻不了,如果和堂本光一一起去餐厅,势必会暴露他怀孕的事情,他除了拒绝,别无他法。
 
 
 
“刚,我两天没吃东西了,就当陪我去吃好不好?”
 
 
堂本光一转过头来看他,以往满是深情的目光里带着恳求和受伤,直直的刺激堂本刚的心里。堂本光一这个人是个典型的工作狂,一忙起来就很容易忘记吃饭的事情,以前堂本刚总是定时定点的提醒他,还为了这件事情发过火。堂本光一为了他发火的事情,有好一阵每天吃饭的时候还发line给他,实时汇报自己的饮食,还缠着堂本刚给他做了好几次的便当,把空饭盒拿给堂本刚的时候一脸得意的等着堂本刚夸他。
 
 
 
堂本刚躲开了这样直白的目光,他受不了堂本光一这样看他。
 
 
 
“你饿了,可以先去吃东西,我们没什么要再谈的了。”
 
 
堂本光一眼睛里的受伤简直像洪水一样快要将他淹没,堂本刚状似随意的插进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深陷进手掌中,疼痛感才能冲抵一些愧疚不安。
 
 
 
“刚,你一定要跟我这样说话吗?你明明很明白我的心,我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分手,我想和你在一起......”
 
 
 
堂本刚提高了语调,想让自己尽量的看起来精神一些。
 
 
 
“我想要每天都可以见面,我想要尽快结婚,我想要孩子,堂本光一,你能立刻做到吗?你可以不管你的经纪公司,不管你的团队,不管你的饭吗?你可以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吗?你可以无所谓的毁掉你身边的人的努力吗?”
 
 
 
“你不行。”
 
 
 
后面三个字说的轻飘飘的,听不出到底是无奈还是劝告。
 
 
 
堂本光一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堂本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几乎一字一句都割在他的心上。他不知道堂本刚这是在怀疑他们的感情,还是在怀疑他的真心,但是不论是两者中的哪一种,都让他觉得委屈。
 
 
 
“我可以!”
 
 
 
堂本光一提高了声调,梗了半晌又放缓了语气。
 
 
 
“但你要给我时间,刚,我的工作都已经拍到了今年的年末,我的经济公司有长期的规划,我的团队也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就就地解散........我可以为了你放弃这一切,但是你总要给我时间慢慢的退出。”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仿佛自己已经步入正轨的生活突然之间脱了轨,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五年来,明明都是他对于不能时长跟刚见面而感到愧疚,而堂本刚总是说可以理解,让他不要放在心上,能够见面就已经很好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堂本刚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为什么要不断的逼迫他在工作和他之间做出选择,明明这两方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只有他工作顺利上升,赚得了更多的钱,他才能给刚更好的生活,才能一起抚养孩子啊,这样的道理难道刚不明白吗?


可是他面前的堂本刚仿佛变成了一个完全不讲道理,不听他说话的人,在他这样的表白自己之后,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说了,我现在就想要,可是你现在给不了我.......光一,五年了,我觉得很累了,我不想在时刻注视着手机等待你工作之余联系我,不想再跟你的经纪公司有纠缠,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是不是丽莎桑跟你说了什么......”
 
 
 
 
堂本刚却还是摇头。
 
 
 
“光一,你怎么就是不肯明白,问题出在你我之间,而不关外人的事情。”
 
 
 
“我不明白,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你要把它搞得这么复杂,你要的生活和现在不一样,那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慢慢改变,刚,我们是恋人,是要一起共度一生的人,即便有了问题,我们也可以一起直面问题一起解决问题,你不要这样把我一直往外推,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堂本光一拽着堂本刚的肩膀,强硬的掰着他的身体让堂本刚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如果你现在能说出你不喜欢我,我现在就离开,绝对不来纠缠你。刚,你不能,你自己很清楚,你喜欢的人是我。”
 
 
 
堂本刚却只是轻飘飘的开了口。
 
 
 
“光一,我是喜欢你,我不否认,但是,我要开始放下喜欢你的心情了,太累了,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堂本光一的手离开了堂本刚的肩膀,他看着堂本刚从他的车里下去,狠狠地一拳头砸在自己的方向盘上,低着头眼泪就砸在手背上。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和堂本刚的感情会让他觉得这么痛苦。
 
 
 
堂本刚闷着头打车回了公寓,跌跌撞撞的进了卧室坐在床上之后,觉得自己心口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看着那样低姿态的,几乎在祈求他回头的堂本光一,心里又难过又心疼。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心软,光一那么重视他的工作,肚子里的孩子却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以让堂本光一的事业被重创,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喜欢他,所以更要离他远远地,不要拖累他。
 
 
 
内心的痛苦让身体也开始感觉不适,堂本刚赤着脚拉开衣柜的大门,把里面属于堂本光一的衣服都抱出来堆在床上,还有上次来的时候挂在玄关的大衣,接着把自己埋进这些还残留着堂本光一的信息素味道的衣服里。
 
 
 
仿佛这样就能让他好受一些。
 
 
 
他蜷缩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肚子,紧紧闭着眼睛。
 
 
宝宝,爸爸只再软弱这一次,以后一定会坚强的成为你的后盾,让你健康顺利地来到这个世界上。

tbc.

评论(42)
热度(494)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