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15

开玩笑我是个甜文选手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15

 

 

 

松本润有那么一刻想要立刻的逃走,想要逃到青森的爸妈身边,或者更远的樱井翔压根就找不到他的地方。一直以来他都是强迫自己不去想这段樱井翔曾经的恋情,只专注于当下,他相信樱井翔跟他说的,要和他一起走过以后的人生。

 

 

 

但是在看到这样的照片的时候,松本润难以抑制的心慌了。

 

 

 

——润,我想要这个孩子,我想他出生,我们一起陪他长大,润,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弥生就是你的孩子,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

 

 

——别动不动就哭,我会心疼。

 

 

——你对我来说不仅是弥生的父亲,还是我的丈夫。

 

 

——我承认我可能还不能完全的放下这件事情,但是我明白人生得朝前看,我珍惜这样的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过这一辈子,所以拜托你,不要丢下我。

 

 

 

 

 

樱井翔这样一点一点击溃他本来就对着樱井翔很脆弱的心防,霸道的占满他的整颗心。松本润都不能说自己是因此一点点喜欢上樱井翔,更准确来说,应该是他一点点不再隐藏自己喜欢樱井翔的心情才对。

 

 

午后的阳光洒在松本润的身上,可是他只觉得很冷。

 

 

泡在蜜罐里的这些日子让他本来敏感的知觉迟钝了,又或者说他刻意让自己不去多想,仅仅是樱井翔告诉他什么,他就听什么,不然在他查到神田大介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忽视心里的疑惑,继续的查下去。

 

 

 

松本润颤抖着双手把散在桌子上的照片收进信封里,坐在座位上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不把这些东西带回家。图书馆提供储物柜的服务,一万块可以租用一个月,松本润赶在闭馆前办了一个,然后把不想再多看一眼的信封丢进去,锁上储物柜的门的时候,就好像这样把东西丢在这里,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快步的离开了图书馆。

 

 

司机现在准时来接他,坐在后座的松本润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却只感觉身上一阵热一阵冷。他没办法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即便他劝告自己樱井翔不会这样的,可是大脑在此刻像是不属于他了一样,各种的思绪都涌进脑海里。

 

 

 

樱井翔只说了以后一直在一起,可是从来没说过喜欢他。樱井翔开始对他好的时候,是他怀了悠真之后,是樱井翔想要改善他和弥生的关系的时候,那是不是樱井翔只是为了孩子才这样呢?他不想让悠真也和弥生一样,所以才努力的改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又或者他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替代品呢。这个替代品会好好地照顾弥生,会把悠真生下来,会做一个乖巧的樱井家的儿媳。可是现在他真正一直喜欢的人回来了,这个替代品就不重要了,弥生是神田的孩子,樱井翔是神田的爱人,自己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才是那个阻碍了别人的感情的反派角色。

 

 

 

松本润靠在车窗上,表情无悲无喜。

 

 

所以现在的所有的幸福,都是偷来的不是吗,正主回来了,也就是时候把这一切都还给他了。

 

 

到家里的时候阿姨正在摆饭,弥生已经坐在了儿童座椅上拿着小勺子等他的饭菜,一看到松本润回来,赶紧摆摆手要跟润爸爸抱抱。

 

 

 

“今天在幼稚园,换了一个礼物,给润爸爸的。”

 

 

 

弥生的幼稚园是私立幼稚园,能够在这样的富人区开幼稚园,自然收费不菲也设施齐全,幼稚园从入园开始就会有一个榜单,会是不是的奖励给孩子们小花,积攒够了一定的数量可以换取小礼物。弥生入园之后一直表现的很好,前一阵松本润问他想换什么的时候,弥生还说不知道,今天就献宝一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编织的手链来。因为幼稚园财大气粗,即便给孩子们准备的小礼物也并不廉价,坠着紫色水晶球的手链虽然不说多贵重,却显得精巧又可爱。

 

 

 

 

 

樱井优子坐在餐桌旁边,笑眯眯的看向松本润。

 

 

 

“回来的时候就跟我们说,但是不给看,说是给润爸爸的,要让润爸爸先看,这小家伙,古灵精怪的,倒是把他翔爸爸哄丈夫的本事学来了。”

 

 

以往被优子妈妈打趣会让松本润不好意思又心里甜蜜,今年却多少有点不是滋味,他接过弥生手里的手链,小心翼翼的待在自己的手腕上,摸了摸弥生的头。

 

 

 

“我很喜欢,谢谢弥生。”

 

 

 

“爸妈,翔君呢?还没回来吗?”

 

 

 

“说是要加班,得晚上才能回来,我让阿姨给他留了饭,不用担心。”

 

 

 

松本润嗯了一声,专心转过头跟弥生说话,似乎对于樱井翔加班并没有任何要表达的意见。但是他本来就烦乱的心却一咯噔,明明想让自己相信樱井翔只是单纯的加班,可是却不由自主的想,樱井翔是不是去见神田了,是不是陪在他身边,是不是已经连家也不想回了。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他又不想让爸妈看出什么异常,吃完饭就借口说出门转了一圈有点累了,想要回房休息。弥生就由春堂阿姨带他去散步,松本润回了卧室之后窝在了床上,盖着被子强迫自己闭上眼睛,脑袋里却依旧乱哄哄的,整个人都有些昏沉沉的。

 

 

 

如果在他彻底的爱上樱井翔之前神田回来,哪怕他怀孕了,松本润觉得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位置还给人家离开,可是现在,他整颗心里都是樱井翔,他已经做不到装作没关系的离开。

 

 

 

只要一想到要和樱井翔分开这件事情,都会让他心口疼的不得不暂停去想这件事情。

 

 

 

松本润心里乱糟糟的,也压根就睡不着,直到夜色已经深了的时候,他听见房门被推开又被合上的声音,松本润赶紧闭上了眼睛,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接着就感觉到床的一边被压下去了一些,属于樱井翔的气息渐渐的靠近,然后在他的脸边停了下来,轻柔的吻落在他的侧脸上。

 

 

“困得连衣服都忘了换就睡了,起来又该念叨出了门的衣服不能上床。”

 

 

 

他听见樱井翔小声的嘟囔,语气里却带着温柔的笑意,然后感觉自己的袜子被人脱掉了,接着是上衣的衬衣,接着柔软的睡衣就被穿在了自己身上,樱井翔的动作很轻柔,像是生怕吵醒他。松本润现在的睡衣都是纯棉开衫的款式,樱井翔仔细的一颗一颗扣上纽扣,才去脱松本润的裤子。

 

 

松本润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住了,樱井翔这样温柔的动作,让他鼻子一酸,委屈的想哭。

 

 

 

外裤被脱掉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看向半跪在床边手上还拿着他的睡裤的樱井翔。

 

 

“怎么了?妈妈说你今天出去了觉得有些累,还觉得不舒服吗?”

 

 

 

 

松本润挺着肚子想要坐起身的动作有些笨拙,他撑着床想要起身的时候,樱井翔就已经伸出手把他扶起来了,本来只是跪坐在床边的人向里挪了一点跪坐在松本润身边。

 

 

 

松本润伸出手勾住樱井翔的脖子,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没有不舒服,只是回来的时候有点累,睡了一会儿好多了。”

 

 

你们都知道是什么




“松本润先生,这些话本来想留在以后正式的补上求婚的时候说的,但是既然你想听,那就现在说也一样。”

 

 

 

“我爱你。”

 

 

 

“我想和你度过余生。”



松本润的额头抵在樱井翔的肩膀上,他不想自己在这时候没出息的哭出来,下午自己胡思乱想了一个下午的烦乱和委屈,都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愿意相信,樱井翔不告诉他是出于对他的保护,他也愿意相信,樱井翔也许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是从未对他说谎。

 

 

 

“润,的确是这个孩子给了我了解你的机会,但是我爱你无关你有了我们的孩子,是因为你这个人。很快事情就都过去了,你安心的等待悠真出生,我会处理好其他的事情,等到这家伙出生了,我们可以补办婚礼,可以一起去家族旅行.....”

 

 

 

松本润抬起手指轻轻放在樱井翔的嘴唇上,打断了他的话,本来一直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露出笑容。

 

 

 

“翔君,我饿了。”

 

 

 

下午根本食不知味,随便往嘴里赛了点东西就上楼了,优子妈妈问起来的时候他还说自己在外面吃过了,现在心情舒缓了再加上一场情事,本来现在就很容易饿的松本润立刻感觉到肚子里饥肠辘辘。

 

 

 

“妈妈给我留了饭,不过我没吃,刚好一起吃一点。你去洗澡,我去热一下,还要杯热牛奶吗?”

 

 

 

“嗯。”

 

 

 

樱井翔轻手轻脚的溜下楼热好了妈妈留给他的汤和米饭,看到冰箱里还有饭团也一起热了,又给松本润煮了一杯牛奶,一起放在托盘里端上楼。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一起吃完了饭,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的时间,松本润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虽然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现在还是觉得困了。

 

 

 

他靠在樱井翔的肩膀上,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悠真宝宝呀,润爸爸今天不是故意饿肚子的,你可不要不高兴哦。

 

 

然后就感觉到小家伙踹了他一下,虽然有了一个两岁多的儿子但其实都算得上新手爸爸的两个人立刻对跟松本润肚子里的孩子进行互动产生了兴趣,樱井翔把耳朵靠在上面,试图让悠真也给他一点反应。

 

 

 

突然听到两个人的房门发出了一点声响。

 

 

松本润被吓了一跳,感觉自己肚子里都有什么跳了一下,樱井翔拍了拍他的手臂,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打开房门之后,外面是抱着自己的玩偶的弥生。

 

 

 

“弥生,怎么了?”

 

 

 

樱井翔蹲下身去跟小家伙说话,可是小家伙却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他之后,绕过他跑进了房间,一头埋进了松本润的怀里。

 

 

 

“怎么了?”

 

 

 

松本润抱着小家伙的身体,感觉到他抽抽涕涕的哭起来,松本润心疼极了,手掌覆在弥生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摸着。樱井翔一头雾水的在沙发旁边站着,弯下腰想去看弥生,可是小家伙紧紧拽着松本润的衣服,不肯把头抬起来,他就只好去问松本润。

 

 

 

 

松本润却只是摇摇头,轻声的哄着弥生,手掌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弥生的哭声渐渐地止住,过了好一会儿,在松本润的怀里再次睡着了。

 

 

 

弥生已经两三岁了,松本润这么抱着他有些吃力,等到弥生睡着了,樱井翔就赶紧接过来。松本润摸了摸睡着的弥生的小脸,从一边拿了纸巾擦干净小脸上的泪痕。

 

 

 

“有次台风天父母都出门了,我和春堂桑在楼下一起吃饭,弥生睡着了就把他一个人放在房间里,春堂桑没把窗户关紧,小家伙吓到了,晚上刮风的声音如果大一点吵醒他,就会这样。谁哄都不行,只能我抱着哄他睡觉。”

 

 

“都是我的错。”

 

 

 

松本润看着弥生的小脸,心里觉得抱歉极了,如果那时候自己再有经验一点,就不应该在那么恶劣的天气里把小家伙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樱井翔从来不知道弥生身上还有这样的事情,这段时间的接触,他还自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很合格的父亲,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弥生了。可是刚刚弥生半梦半醒的,看了看他却径直绕了过去,能够让他安心的只有松本润。

 

 

“润,弥生是依恋你。要说不尽职,从他出生就没陪在他身边的我才是。”

 

 

樱井翔提起了这个话头,松本润就顺着说了下去。

 

 

“翔君,你有没有想过,是否要告诉弥生他身世的事情,毕竟神田才是他的.....”



“他是你的孩子,润,他是你和我的孩子,这就是事实。”

 

 

 

松本润想问樱井翔为什么带弥生去见神田的话已经在嘴边了,如果说神田只是想见见孩子,那么棒球场在他可以忍受的范围里。可是幼稚园的运动会,那是只有双亲才会出席的场合,樱井翔既然这样坚持弥生是他的孩子,又为什么和神田一起去弥生的运动会?

 

 

 

但是他终究没问出口,只是让樱井翔抱着弥生上了床,小家伙每次这样的时候,都得松本润抱着他才能睡得好,现在他睡在爸爸们中间,小手被松本润握着,皱着的小脸才渐渐舒展开。

 

 

樱井翔摸了摸儿子的卷发,握住了父子交握着的手。

 

 

“睡吧,晚安。”

 

 

“晚安。”

 

 

 

樱井翔在黑暗里还睁着眼睛,松本润和弥生的呼吸都渐渐地绵长起来,他却难得的有些失眠。今天之所以回家晚了,是因为选区中有选民来议院闹事,说樱井翔没有实现他参选的时候答应的让孩子们有幼稚园可以上的事情,自己的孩子却上的是贵族幼儿园。他才当选多久,正常想起来都会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指使,但是他很好奇,渡边议员的这些小动作,究竟想要做什么。

 

 

 

神田亮介来见他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出门也都戴着帽子,就是怕被渡边的人发现,在弥生幼稚园的运动会之前,他也的确以为渡边的人没有发觉。神田的话让他觉得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他看过神田手里的证据,他们只是需要合适的时间和渠道把这些证据抖落出来,两个人都对这件事情胜券在握。

 

 

 

但是樱井翔带着弥生去参加幼稚园的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却刚好撞到幼稚园门口的神田。神田是收到了他的简讯,说在这个地点等他,一起见一个关系者。

 

 

 

樱井翔想到这里,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对方此举很明白是在向他们表明,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但他现在还不了解对方究竟想做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等待对方继续出手。他今天临回家前拜托了和田雅成,从明天开始,松本润出门的时候会有人跟在他身后保护他,樱井翔握着松本润的手,眼神暗下来。

 

 

 

这是他的底线。

评论(36)
热度(65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