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重修旧好(KK)03  

 撤回我说我是甜文选手的话(X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3
 
 
 
堂本光一度过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个生日,准备的求婚戒指没有送出去,还在生日的当天,被自己交往了五年的恋人宣布了分手。
 
 
他赶回到海外的时候已经是生日的第二天了,落地之后先被远藤叫进房间里一顿痛斥,指责他分不清轻重,去见恋人什么时候不可以,偏偏要赶在有工作的时候溜去。
 
 
 
“堂本刚就把你迷的这么神魂颠倒吗?让你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吗?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那个让民众憧憬的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堂本光一吗?”
 
 
 
 
他现在什么样子,连着做了两次长途飞机,没有休息,还被分了手,还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任何人在经历了这样一串事情之后,都不可能还所谓的闪闪发光着。
 
 
 
堂本光一低着头,比起在堂本刚那里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现在倒是很清楚远藤丽莎冲他发火再有道理不过。他是座长,不论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宣传需要,大家都确实给他准备了生日庆祝,他不应该偷偷溜走。远藤丽莎是个事业心非常强的人,她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旗下的艺人在工作上表现出不专业的一面。而堂本光一这次的做法,的确不专业的过了头。
 
 
 
 
但这不代表他被骂心里就没有别的想法,他隐约的觉得,他和堂本刚的关系之所以走到这一步,面前这个一路提携他的女人功不可没。他闭了闭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冲着远藤丽莎鞠躬致歉。
 
 
 
“这次是我感情用事了,刚....刚他也在电话里说了,不会有下一次了,抱歉。”
 
 
 
堂本光一的低姿态让远藤丽莎露出满意的微笑来,她一向知道怎么跟堂本光一相处,这个男人敬业又有野心,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工作的事情跟她翻脸。经纪人最重要的就是懂得如何掌控自己的艺人,比感情她当然比不过堂本刚,可是堂本刚,也比不过堂本光一的工作。
 
 
 
“行了,也是我说话过了。这次跟导演见面的机会是我费了很多人脉才折腾来的,你是偶像出身,得到这种专业人士的认可不容易,他愿意给你这样一个见面聊一聊的机会,你可得抓住了。”
 
 
 
堂本光一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一向摆的自己的位置,当年出道的时候,高桥问过他想要做演员还是偶像,前者自由度高一些,风评也会好很多。后者其实并不会轻松,反而要做更多的工作,但是捧起来更容易,也因为涉猎的范围大,挣得也多。堂本光一那时候还背负着母亲生病的债务,自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其实论起硬实力,他唱跳俱佳,创作能力也不落人后,演技稍微弱势些但也绝不是外人嘴里的靠脸演戏,但就因为他作为偶像的身份,任何外人再提起他的时候,要么说不过是靠脸出名,要么说虽然是偶像但是做的很不错呢。不论是哪一种说法,都让堂本光一很不喜欢。
 
 
 
可是堂本刚就不属于这两类的任何一类,从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对方就没有话里话外的提及他的所谓偶像的身份,好像对于堂本刚来说,他就只是堂本光一而已。偶尔他为这种事情烦恼的时候,刚就会笑着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皱着的眉头,然后说光一就是光一呀,你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不用去管别人的评价。
 
 
 
这些曾经甜蜜的回忆,在此刻想起来都会让堂本光一觉得心头憋闷。像是心脏被人攥在手心里,时不时的就重重地捏上一下。

他本以为自己熬过了最艰难的那些年,以后的人生里都会是一片坦途。母亲虽然还体弱,只能住在疗养院当中,但是身体状况已经比从前好了许多。他的工作虽然繁杂但一直都在上升期里,很多他曾经想做的东西都一一实现了。他有喜欢的人,即便不能时常见面,他还是很喜欢很喜欢他。堂本光一幻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在他的事业渡过人气的巅峰期彻底的沉淀下来之后,他就可以放缓自己的步调,把更多的重心放到自己的家庭生活里——而他的家庭,就是他的母亲和刚,当然最好还有他和刚的孩子。


他所有奋斗的源泉,不过都是这些,他想给母亲更好的生活,也想给刚更好的生活。

他觉得自己光明的生活像是突然被乌云盖住了,而且无论他如何挣扎,都像一头困兽一样找不到出路。


可是不论心里有多烦闷,生活还是得照旧的过下去,工作还是一样要专业的态度去处理。堂本光一请整个舞台剧的团队吃了一次大餐赔罪,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谁也不会不知情趣,开玩笑的打趣一下,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照样还是会正常的合作排练舞台。而他和导演的会面也很顺利,海外的导演没有这种什么专业的舞台剧演员什么偶像这样的区别思维方式,他看过堂本光一之前的舞台剧,也见了本人也借由翻译的口聊了天,他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演员,这件事情就可以拍板定论下来。


团队完成了在海外的拍摄,她也完成了此行自己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大家就一起班师回朝回到了地方,继续他们的地方公演。舞台剧的排练以及和海外对接剧本的事情占据了堂本光一大部分的时间,他有心想要继续联系堂本刚就他们分手这件事情做最后的争取,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不能大家坐下来好好的说清楚。为什么在他想跟堂本刚沟通的时候,对方要以如此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跟他说话。

但是一则他实在忙的腾不出时间来回东京,二来他也没有想好他还能说什么来挽留堂本刚。他已经恨不得把整颗真心摆在他面前告诉堂本刚他有多喜欢他——堂本刚不会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他,可是对方还是执意要分手。


堂本光一甚至处在一个刻意回避去想到这个问题的状态,人似乎在遇到自己非常想要解决却又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都会像一只蜗牛一样,自暴自弃一般的把自己缩在壳里,就好像可以让这个问题过去。


他心里隐隐的在担忧,如果他什么都没有想明白的跑到东京去找堂本刚,只会被对方更加坚定的拒绝。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再承受一次堂本刚跟他说我们分手吧。

地方舞台剧的公演还要持续一个月,堂本光一窝在酒店的房间里阅读事务所帮他翻译好的他即将要参演的海外的舞台剧的剧本的时候,在他回东京的日期那一天的手机日历里标上了一个小小的标记。他告诉自己,就等到他回东京这一天,他一定会去找堂本刚。无论如何他要把自己准备好的婚戒交到堂本刚手上,告诉他自己不想要分手,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比堂本刚更重要。

堂本刚窝在自己的公寓里整整三天都没有出门,过新年的东京街头多少都会有些冷清,连外卖都已经暂停了服务。头一天堂本刚什么都没有吃,他在堂本光一离开之后大哭了一场,心里空落落的,反而没有觉得那么疼了。疲惫和病痛的共同作用下,让他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理智让他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


堂本刚起身在浴室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眼睛肿着,脸也肿着,头发乱糟糟的顶在脑袋上,整个人看起来糟糕极了。

他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接满了水的面盆里,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大喘着粗气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良久之后才露出一个苦笑来。

只是分手而已,只是以后连偶尔的见面都不可以了而已,堂本光一从自己的生命里就此离开这件事情,就已经把他变成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他是真的很喜欢他,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了,推开录音室的门走进来的堂本光一和平日里在电视里看到的没什么差别,整个人都像是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一样。可是这个家伙其实私底下不是这样的性格,他有点天然,有时候很固执,但是对他却从一而终的温柔。

堂本刚有时候想,也许正是因为他太喜欢堂本光一了,才把这段感情里的两个人都搞得这样疲惫。是因为他想见到他,堂本光一才不得不在繁忙的工作里抽出时间来见他,有时候甚至要影响到他的工作,还要害得他的整个团队陪着他一起调整时间。远藤丽莎没有正面的跟他提过这些事情,但从他们偶尔交谈所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里,堂本刚也能推测出一些事情来。堂本光一的工作注定了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后有整个团队要根据他的工作来分配时间,如果他任性的要更改自己的行程,那么整个团队的所有人都需要就此更改时间。

堂本刚有时候会自暴自弃的想,怪不得远藤丽莎那么不喜欢自己,职场上谁会喜欢让自己的同事不断影响自己的正常工作的情况。

他从来不怀疑堂本光一是真心的喜欢自己的,可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并不是能以关系好、互相喜欢就能全部解决的。


堂本刚沉默着任由脸上的水珠滴下来落进面盆里,然后动作缓慢的拿出自己的剃须刀把脸上的胡茬刮干净,仔细的冲了澡,梳好了头发重新换上了衣服。用冰箱里有的材料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一个人坐在饭桌前,认认真真的把饭吃完。其实他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可是他就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自己做的所有食物都塞进了嘴里。并不是因为和堂本光一分手了,这个世界就停摆了,他还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他不能这样任性的折腾自己的身体。


医院开给的药也按时按次的仔细的吃了,在家里休养了三天之后,堂本刚在照镜子的时候,总算觉得自己的脸色没有那么糟糕了。

然后他才借由假期的最后回了一趟奈良老家,因为从东京出发之前给母亲打过了电话,所以到家之后立刻就先闻到了自己喜欢的饭菜的香气。父亲退休之后就一直赋闲在家,母亲日常也就是打理一下院子里的花草做做饭,所以独生子的归来让双亲都非常的开心,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拉着堂本刚左看右看都看不够。

亲情给予的温暖永远是其他的事物无法去比拟的,堂本刚觉得自己回到家里之后一切都好受多了,这里是自己的避风港,是他可以安稳的呆着的不去想任何事情的地方。


吃过午饭之后父亲的朋友来叫他出门一起去钓鱼,刚就和母亲一起坐在客厅里聊天。母亲忙碌着,从厨房里端出准备好的点心和果汁,坐在堂本刚的身边之后,牵住了他的手。

“我怎么觉得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不要请假休息一阵子?”

母亲总是能敏感的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好或者不好,堂本刚难得的起了和母亲撒娇的心思,和式的被炉烧的热乎乎的,他躺在母亲的膝盖上,任由母亲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顶,就像小时候那样。

小时候多好啊,喜欢一个人就理直气壮的去喜欢,恨不得告诉全天下自己喜欢他。

“妈妈,我有喜欢的人。”

“我知道,还等着你什么时候把他带回家来的,和他吵架了吗?”

“没有,没有吵架。”

堂本刚蜷缩着身体,母亲身上淡淡的洗衣剂的味道让他觉得无比安心。


“我们分手了,妈妈,他工作很忙,我们很难抽出时间见面,我总觉得我在影响他,这样下去我很累他也很累。即便能见面的日子,也找不回当初刚交往的时候的单纯的开心的心情了,我也已经对于跟他的同事打交道感到十分的疲倦了,我想,也许分开对谁都好。”


也只有跟自己的母亲,他才能如此开诚布公的谈论自己的感情。而他一贯温柔的母亲只是带着温婉的笑意,轻轻的揉了揉堂本刚额头的碎发。


“你一向是很有主意的,而且思虑的很周全,也不会做出什么太过于错误的决定,这一点妈妈是放心的。”

堂本刚听着母亲温柔的声音,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了一些。可是听着妈妈也觉得他思虑周全,还是不免觉得有些难过。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劝解,是劝他不要分手,还是劝他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留在堂本光一身边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是离开他是更痛苦的事情,即便妈妈说他不会做出太过于错误的决定,堂本刚也难以确定自己现在的决定是不是对的。


“可是刚,在你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你有和他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吗?把你的所有的感受开诚布公的告诉他,然后请他也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你,当你们真的完完全全的清楚了彼此的想法之后,再去做这个决定不好吗?”

堂本刚下意识想要摇头,堂本光一是个很简单很容易猜测他的心思的人,而且他向来自诩两个人的默契,他不觉得他们之间需要这样开诚布公的谈话才能决定两个人的关系。

但是母亲给他的建议向来也不会出错。

“又或者,你可以给彼此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堂本刚在家里一直住到自己的假期结束,才回到了东京。回到东京的当天下午,打开电视机的时候就看到了关于堂本光一的新闻,他要参演一个海外非常有名众星云集的舞台剧,电视上漂亮的女主播正在极尽溢美之词的赞美这个舞台剧,同时夸赞能够参演这部舞台剧的堂本光一有多么的优秀。

堂本刚缩在自己的沙发里,从口袋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这段时间以来都没有任何信息的屏幕,抱紧了自己蜷缩的双腿。

本来因为母亲的话起了一些波澜的心思,再一次落回到了心底深处。他想,也许就这样结束也不是一个不好的结局,他们还没来得及互相伤害,也就能算作好聚好散。堂本光一还能继续做他高高在上的偶像,他可以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继续成全别人的梦也达成他自己的梦想。他可以隔着电视屏幕这样看他,见证他一步一步向上攀登。

他决定听从母亲的话和堂本光一开诚布公的谈一次,虽然并不会改变故事的结局,但他觉得也许他们之间真的需要一次深入的沟通。但是在那之前,堂本刚有一件别的事情要做——手术抹除标记。在现在这个平等的社会里,已经不存在OMEGA必须对第一个标记他的ALPHA从一而终有毫不公平的事情了,抹除标记手术的技术已经越来越好,甚至有很多医院推出了费用极高的无痛微创,可以极快的就完成这个动作。


堂本刚没想过自己还会再喜欢别人,喜欢过堂本光一这样的人,也很难再去喜欢什么别的人。他只是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个仪式,彻底的结束这五年的时光。

他把手术之前的检查安排在堂本光一回东京的前五天,原本是想着这样,他就能做好手术之后再去找堂本光一谈一谈。本来一切都规划妥当,堂本刚也想好等他和堂本光一谈完之后,他就和台里商量着请一段时间的长假,自己一个人出去走一走散散心。

而他在去医院做术前检查的第二天,检查报告上的结果打断了他所有的计划,并且像是在他的生活中投下了一颗惊雷。

他当天就在医院里做了复查,但是得到的是完全一样的结果。

孕28天。

堂本刚一个人在医院里坐了很久,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小生命会如此突然的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它还那么那么小,都不知道是否可以把它称之为一个生命。


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他又有一些庆幸。堂本光一现在的状况是绝不允许他结婚生子的,如果他们还没有分手,这个孩子就会让堂本光一陷入一个非常进退两难的窘境里,也许那些虎视眈眈的狗仔会借此大书特书,抹黑堂本光一的形象。


不过现在就没那么麻烦了,他可以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刚,我现在回到东京了,我想跟你谈一谈。”

堂本光一打来这个电话的时候,堂本刚正坐在电脑跟前饶有兴致地查询多大的宝宝在肚子里是什么样的形态,摸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猜测着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样子。

这个孩子像是给了他无尽的勇气,又抚平了他心间的皱折,他暂时忘却了和堂本光一分开的痛苦。

他其实很想他,怀孕的激素变化敏感,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他都很想念堂本光一。

可是他不能拖累他。

堂本刚的手掌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稀松平常。

“光一,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什么再可多谈的了,以后也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了。”


“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新生活。”

tbc.

评论(45)
热度(453)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