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重修旧好(KK)02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2
 
 
 
堂本刚挣开江口扶着他的手,硬撑着身体自己站好,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他不想在堂本光一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来。
 
 
 
如果不能继续在一起,至少分开的时候体面一点,对谁都好。
 
 
 
他抬起头去看堂本光一的眼睛,那双一直让自己迷恋的,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会有弯弯的弧度的黑亮的眼睛里现在盛满了受伤和不可置信,堂本光一向前伸了伸手,但是终究没有碰到堂本刚的手。
 
 
 
堂本刚脸上依旧平静,心里却不免泛上一阵一阵的苦涩。
 
 
 
他的确觉得很累,但是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想过分手的事情。这两个字就像是一个禁语,从未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一次。他知道很多事情也并不是堂本光一的错,他有他身为当红偶像不得不为之的苦衷,从堂本光一的角度看,他已经能做到他自己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堂本刚没有一刻埋怨过堂本光一,他理解他的所有苦衷,他仅仅是觉得疲倦了,觉得这样的交往方式在耗尽他的心神和快乐。
 
 
 
哪怕两个人见面的时候是开心的,可是见面的时候总是少的,更多的时候堂本光一都更像是他的一个臆想,看不到摸不到,只能隔着电视屏幕去看他,像隔着万水千山。他觉得这样的恋爱太过于辛苦,就像是饮鸩止渴一样,永远看不到尽头。
 
 
但至少有一点他是笃信的,就是他有多喜欢堂本光一,堂本光一给他的喜欢也是对等的。
 
 
 
可是在看到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堂本光一满眼的震惊的时候,堂本刚第一次感觉动摇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江口健一郎扶着他的姿势过于的亲密,才会导致堂本光一误会了,可是他半句话也不想解释。
 
 
如果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肯给我,那么这段感情究竟还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呢?
 
 
 
“健一郎君,谢谢你送我回家,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
 
 
人高马大的江口健一郎在这一刻看起来十分的委屈,他站在堂本刚身侧犹豫了许久,最后也只是低声在他耳边叮嘱了一声还是难受的话记得打电话给自己,然后看了一眼堂本光一,转身开车离开。
 
 
 
 
现在空气里只剩下了淡淡的凌冽的松香气味。
 
 
 
 
点滴挂完之后堂本刚不可抵抗的开始犯困,再加上虽然高烧已经退了但是身体还是维持这一个低烧的疲软状态,堂本刚实在觉得自己身体都快要不听使唤了。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最好可以裹在柔软的棉被里好好地睡一觉,不去想任何令他感觉到烦恼和痛苦的事情。
 
 
 
可是面前的人不肯放过他。
 
 
 
堂本光一是偷偷的从酒店溜走的,远藤之前就嘱咐过他,今天舞台剧团队的大家给他准备了生日惊喜,让他务必要乖乖的待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大家过来。堂本光一本来没打算回来的,可是他自从上次和堂本刚见面之后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他隐约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又像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雾一样看不清楚。他只记得自己前两天跟刚到海外汇合的远藤闲聊的时候,对方提起她现在带了新人,带他去电台录节目的时候遇到了堂本刚。
 
 
 
堂本光一知道远藤丽莎不太待见堂本刚,恐怕任何当红偶像的经纪人都不会喜欢自家艺人私底下的恋人,所以听到远藤丽莎无意间提起了堂本刚之后,他有意想要多聊几句。在他心里,他是想要以后和堂本刚结婚的,但是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是高桥新介向他伸出了援手,不仅和他签约把他带进了娱乐圈,还掏钱替他母亲治病和疗养身体,而那时候高桥就把他交给了远藤丽莎,后者这些年一直尽心尽力的替他谋划,如果没有远藤丽莎,也不会有今天的堂本光一。他希望对方可以接受自己的恋人,毕竟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远藤和刚是不可能没有接触的。
 
 
 
远藤丽莎也难得的没有在他提及堂本刚之后就换了话题,反而饶有兴趣的跟他讲起了在电台遇到了一个刚来没多久的MC,日美混血,那张脸做不出镜的工作真是吃亏了。堂本光一对不认识的人没什么兴趣,只是有意的在聊天里提及堂本刚的事情,而远藤丽莎却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着跟堂本光一说抱歉,今年没办法让你和恋人一起过生日了。
 
 
 
“没事,刚说要会奈良老家过年,刚好我也不用在东京一个人过生日。”
 
 
 
“是吗,我倒是听说他年末最后一天还有个录制工作的,就是回家也得一月一号当天了吧。”
 
 
 
 
堂本光一当时接了别的话,可是这句话却还是听进了心里。他本来就对于堂本刚突然给他打电话说要回家过年的事情有些犯嘀咕,但是出于对于堂本刚的信赖,堂本光一也没多想,只觉得一直都是堂本刚配合自己的时间,一次生日不在一起过也没什么。
 
 
 
可是现在远藤丽莎跟他说了这样的话,堂本光一就有些坐不住了,为什么堂本刚要跟自己说要回老家,语气间的意思分明就是早早就要回去,因为堂本光一还没有跟他去过奈良,所以今年的生日就不能一起过了。
 
 
 
他趁着大家都回了房,跟谁都没打招呼的从酒店里溜了出来,只拿了证件手机和钱,独自坐飞机飞回了东京。下了飞机之后又觉得自己冷静了一些,还特意去买了蛋糕,想要给堂本刚一个惊喜——却没想到这个“惊喜”给了自己。

看到一个混血儿亲密的扶着堂本刚的后腰的时候,堂本光一觉得自己大脑都要一片空白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在堂本刚的公寓楼下等待了这么久之后,他看到的会是这样的画面。质问的话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就已经脱口而出。
 
 
 
但是话问出去了,堂本光一却觉得自己奇异的冷静下来了,他认识堂本刚五年多了,这是他们交往即将迈进第六年的时候了,他还不至于不了解自己的恋人是什么样的人。虽然心思烦乱又不理解堂本刚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种无所谓的慌,如果仅仅是今年不想要一起过生日,难道不是直接跟他说更加方便吗?为什么不能有话跟他直说呢。
 
 
 
真正捅进堂本光一心口的是那句到此为止,他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只是想和恋人一起过生日,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可是他在冰天雪地里等着这么半天,得到的却是一句我累了,到此为止吧。
 
 
 
 
可是堂本刚的语气过于的严肃,让堂本光一不得不相信对方是认真的。
 
 
 
堂本光一已经很多年没有陷入这样的慌乱之中了,他不知道是哪一环出了问题,导致他的恋人跟他说这样的话。什么叫做累了,什么叫做到此为止,他半个字也理解不了。如果是他做错了什么,他都可以改,但是为什么要什么都不跟他说,什么也不让他解释,就这样判了他们的感情死刑呢?
 
 
 
“刚,我....我在你家楼下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今天东京可真冷,我们上去说话好不好,我想喝你煮的姜汤了。”
 
 
 
堂本光一试图让气氛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想直接把刚刚那一段从两个人的记忆里直接剪切出去删除掉,但是他伸手握着堂本刚同样冰冷的手的时候,堂本刚却下意识的甩来了他的手。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堂本刚低头看着地上水渍想,他已经把自己推进了一个万劫不复的陷阱,如果他今天因为堂本光一的示弱心软了,这个陷阱就会再一次的吞噬他。他会一直陷入到这种痛苦的进不得退不得的局面里,而他的痛苦也一样会影响到堂本光一。他跟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台主播不一样,他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偶像,是很多人的梦,他应该高高在上的发光发热,而不是在这里卑微的试图牵着自己的手抹去自己刚刚说的话。
 
 
 
堂本刚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从痛苦的身体里逃出去。
 
 
他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抬起头却看到堂本光一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来。堂本光一不是爱笑的人,但是他在堂本刚面前却时常都是笑着的,堂本刚喜欢看堂本光一笑着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能让他忘掉生活里不开心的事情。
 
 
可是他现在看着堂本光一硬挤出来的苦涩的笑脸,却只觉得心里涩涩的。不该这样的,明明感情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哪怕只有一点点时间可以见面都特别特别的开心,哪怕只能发讯息都会很开心。说到底人都是贪心的,想要到一些,就会想要得到更多。与其这样下去大家都痛苦,不如快刀斩乱麻,今天就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光一,你现在不应该在这里,你应该跟你的舞台剧团队在一起。”
 
 
 
“光一,你不觉得这样跑来跑去,挤出时间来见我,很累吗?”
 
 
 
堂本光一无言以对,他的确一度觉得疲惫,这五年来交到他手里的工作越来越多,分量也越来越重。他是主演,是座长,是必须对整个团队和结果负责的人,这些已经耗尽了他的精力,让他和堂本刚在一起的时候,只想要说点开心的事情,只想要两个人亲密的接触,来消解他的疲惫。可是找时间见面就已经是费心费力的事情,堂本刚也不得不配合他的时间。
 
 
 
他不能说他甘之如饴,可是至少他知道,他喜欢堂本刚,他不愿意就此放手。

堂本光一攥紧了手里提着蛋糕的手,抿紧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光一,我觉得很累了,我想要一个能时时陪在我身边的男朋友,而不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的.......唔.....”
 
 
 
堂本刚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被堂本光一紧紧拽住了手腕,他拽的很紧,仿佛害怕堂本刚下一秒就消失一样。堂本刚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仿佛要断掉一样,但是他没有挣扎,痛感让此刻大脑已经开始在药力的作用下无法集中注意力的他感觉到清醒。
 
 
 
“所以刚刚那个人就可以是吗?他就比我好是吗?”
 
 
 
堂本光一已经口不择言了,他被堂本刚这样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辛苦,谁不辛苦?累,谁不累?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如果出了问题,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大家都冷静的摊开来好好地谈一谈,如果堂本刚希望他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在他身边,他可以这么做,甚至推掉部分工作也没关系。如果堂本刚希望跟别人坦白他们的感情,他可以和他一起发sns,甚至手牵手走在大街上任由狗仔拍也没关系,只要堂本刚开口,不论他说什么,他都可以做到。
 
 
 
可他什么都不说,开口就要分手,这让他怎么接受?
 
 
 
堂本光一当然清楚堂本刚跟刚刚那个男人没什么超出友谊的关系,但是人在怒火攻心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他只是想发泄出来,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根本没有经过大脑,仅仅是想要说出口而已。在堂本刚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的时候,堂本光一就已经后悔了,他想要跟堂本刚道歉,想要抱抱他说我不是误会你和别人有关系,我知道你没有,我只是不想跟你分手。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堂本刚就轻笑出声,神色平淡的看向他。
 
 
“健一郎君和我没什么超出友谊的关系,光一,我还不至于再跟你交往的时候还和别人有牵扯。”

堂本光一想解释,却觉得自己像被人扼住了一样发布出来声音。他面前的堂本刚看起来过于的陌生,他从来没见过对方在他面前表现出这样的表情来。
 
 
 
“但是跟你分手之后,我大概会找个身边的普通人吧,天天都可以见面,大概会轻松一些。”
 
 
 
堂本光一扯着堂本刚的胳膊一起上楼进了房间,把手里的蛋糕随便的丢在地上,这是他上飞机之前在甜品店按照堂本刚的口味订的,蛋糕其实很小巧,但是奶油之下安静的躺着一枚戒指。
 
 
 
他知道经纪公司暂时不会让他结婚,可是这并不妨碍他想要和堂本刚结婚的心,这枚戒指其实买了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他总是没机会拿给堂本刚。这次回来的时候,他特意叮嘱店家烤好蛋糕胚之后不要立即做,等他到了之后再做,这枚戒指就被加进了蛋糕里。堂本光一想的很好,他来这儿,给堂本刚一个惊喜,吹完蜡烛之后让堂本刚切蛋糕,戒指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不论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什么裂痕,都一定会被求婚的戒指抚平的。
 
 
 
 
但是显然,是他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他把堂本刚抵在玄关的墙上,逼迫对方抬起头看着自己,那双总是笑着望向他的眼睛此刻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把这句话收回去,你不是这样想的,堂本刚,不要用这种方式跟我说话,你想要什么,想要我陪着你,想要我公开恋情........”
 
 
 
冰凉的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
 
 
 
“光一,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
 
 
 
“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堂本光一感觉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向后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可是为什么堂本刚怎么都不肯停下逼迫他后退的脚步呢?他不知道到底这些天出了什么问题,上次见面的时候还什么都很好,堂本刚乖巧的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摆弄,扣着他的后背任凭他释放自己的欲望,一如他们之间曾经的每一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那天时间实在是很赶,没能在结束之后抱着刚去洗澡,只能匆匆的放好洗澡水放了入浴剂,交待刚记得趁着水还热着去洗澡。
 
 
 
 
“那天我是真的时间很赶,本来要直接飞到地方的,刚.....”
 
 
 
堂本刚却只是摇摇头。
 
 
 
他不习惯看到这样的堂本光一,在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心疼,然后心软,接着再次屈服于对方的柔情之中,继而就变成一个恶性的循环,总有一天消耗尽两个人的感情。
 
 
 
 
他环住了堂本光一的脖子,轻柔的吻落在他的鼻尖。
 
 
 
“光一,我知道你很努力的挤出时间来见我,我都知道,你很辛苦,工作很忙,经纪公司那边还得帮你协调时间,我都知道。”
 
 
“所以,我不想你这么辛苦。”
 
 
 
堂本刚苦口婆心的想劝堂本光一,但是他一字一句都只是让堂本光一陷入一个更难以理解的困惑中,他觉得堂本刚变成一个他完全没办法理解的陌生人,每个字他都能听明白,连在一起他却完全听不懂了。
 
 
 
他低头咬住堂本刚的脖子,试图用一场情事打断这一场让他痛苦的谈话。
 
 
 
堂本刚是应该推开堂本光一的,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感情进退维谷,实在不是该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可是堂本光一落在他脖颈的吻太过于温暖,而他全身都没有半点力气,象征性毫无意义的挣扎了几下之后,还是顺从的搂住了堂本光一的脖子。

堂本光一在情事里的东西向来温柔,生怕他有哪里不舒服,可是现在堂本刚却希望他可以粗暴一点,让他不要继续眷恋这份温柔,可以干干净净的转过身离开。

攀附着堂本光一的后背任由对方进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堂本刚想起第一次被标记的时候,堂本光一做的小心翼翼,时不时就要问一句刚你有觉得痛吗,他羞得要命,把自己的脸埋在堂本光一的肩膀里不愿意说话,心里却觉得欢喜。

可是如今却如何也找不回这种心情了,堂本刚只是沉默的任由堂本光一做下去,任由他在自己身体里成结,任由他咬着自己的侧颈加深标记的印记。他从里到外,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堂本光一填充的满满的。

可他不再觉得满足,只觉得疲惫。

结束之后堂本光一抱他去洗澡,淡淡的柑橘味道冲淡了房间里他们两个人信息素的味道,堂本光一把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揉捏着堂本刚被蹂躏的腰,动作温柔又细致。

堂本刚真的差一点点就心软了,他最怕堂本光一这样沉默的示弱,他受不了,比千言万语都管用。

客厅里被丢在地上的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像把堂本刚从美好的幻境里叫醒。堂本光一亲吻了他的额头,起身去接电话,对方有意不想让他听见电话的内容,躲在玄关才开始说话。堂本刚却从浴缸里起了身,裹上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他的公寓并不大,堂本光一即便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还是能听见堂本光一和电话那头的人在争执不休。

如果没有他,条件优秀又努力踏实的堂本光一,一定是经纪人最不用操心的艺人吧。

“他马上就会坐最早一班的飞机回去,不会有下次了,我跟你保证。”

“刚……”

堂本刚关掉通话,上前一步抱住了堂本光一,因为生病而昏沉沉的大脑此刻终于开始清明起来。

“光一,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只想要简单的随时可以见面的恋情,这样太辛苦了。”

“你会遇到比我更合适的人,能够让远藤桑认可他的人,那个人不会是我。”

“回去吧,别让团队成员们等你太久,你是座长,你得负起你的责任来。”

堂本光一坐在沙发上穿衣服的时候,一直奢望着堂本刚能够从卧室里出来再说点什么,他的确必须得回去,远藤丽莎在电话里指责他连团队都不顾,浪费大家给他庆生的好意,并且告知他有个舞台剧的外国名导演想见见他,借着这次机会也许能实现海外出演,让他立刻回来。

可是堂本光一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如果他现在走了,他和堂本刚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可是他还能说什么,能说的能做的他都尝试了,刚刚从蛋糕里翻出来的戒指还擦干净收在他的口袋里,可是他已经没有拿出来的勇气。

远藤丽莎已经替他定好了飞机,堂本光一沉默着在客厅里坐了一个小时,最后终归是赶在飞机出发前两个小时离开了堂本刚的公寓。

堂本刚蜷缩着自己的床上,高烧和一场激烈的情事让他此刻没有半点多余的力气,他以为自己能平静的面对这场离别,但是在听到公寓门被关掉的声音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哭了。

刚开始是安静的流眼泪,再接着是咬着被子的边缘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哭到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他捂着自己的心口,只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生生挖走了一块。

痛,血淋淋的痛,痛的让他想要追出去拉着光一让他不要走。

可是他最终只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69)
热度(481)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