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14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14
 
 
 
 
樱井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大学里谈个恋爱,会谈出一场事关上一辈恩怨的狗血剧情来。他猜测过无数个神田亮介离开自己的理由,但是却没想到,一切要从自己的父辈开始说起。
 
 
 
 
当年的事情,是自己的祖父一脚踩进了灰色区域,为了筹建地区的孤儿管理学校,不得不为某些阻止这件事情的人筹谋一些利益,樱井翔无意替自己的祖父辩护,即便他初心是好的,但的确做出了违法犯规的事情。樱井翔生于政治世家,他懂得对于政治家来说,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在黑白之间游走,孰轻孰重,自己的底线是什么,只能由自己去把控。
 
 
 
神田大介那时候是报社的政治记者,负责的是与樱井家所在党派的的新闻报道,再加上年龄相当,因此和樱井夫妇的关系格外亲密。神田大介的妻子在国外,两家人没有一起见过面,神田亮介在大学之前,也从来没有回国日本。政治记者的使命本来就是为本党派提供正面报道,挖掘敌对党派的负面新闻,神田大介选择了背叛自己所在的党派之后,自然丢了工作。他本来也不是谋求这些,而是为了自己心里的正义做出了这样的决断,把樱井夫妇出于信任而透露给他的一些信息做了整合,再加上他自己从别人那里得到的证据,一起整合起来,用他优秀的文笔写了那篇报道,把樱井家彻底变成了众矢之的。樱井翔记得那段时间父母不让他出门,害怕年纪尚小的他会被别人伤害,也害怕还懵懂的孩子被外人的非议,只好让保姆带着樱井翔一直呆在家里。而同时,神田亮介的日子也一样不好过,父亲丢掉收入丰厚的工作之后,父母就开始了不断地争吵,他从那些只言片语里只听到了一个姓氏——樱井。后来母亲离开了家,只留下父亲带着他,可是父亲从来不愿意跟他提起在日本的事情,神田亮介即便追问,也不得而知。只有在父亲喝醉酒的时候,才会略微的提起一些,说他害死了密友未出生的孩子,说他轻信了他人。
 
 
 
直到父亲去世,神田亮介都对他在日本的事情半知半解。
 
 
 
于是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从小生长的海外,回到日本念大学。他只是想知道,害的自己父母离婚,让自己父亲抱憾终身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认识樱井翔不是偶然,喜欢上他却是。神田亮介原本只是想接近樱井翔,然后以他为突破口,调查自己父亲的事情。却没想到什么都还没调查出来的时候,他就先把自己的心丢了。神田亮介那时候想的很简单,虽然父亲的事情是他心里的一道伤疤,可是眼前的事情总是比过去的事情重要的。
 
 
于是他暂时放下了自己探寻父亲往事的心思,安心的开始和樱井翔交往的时光。樱井翔是一个体贴又温柔的恋人,神田亮介那时候已经开始向往起两个人未来的生活,直到有人找上他。
 
 
“渡边议员?”
 
 
樱井翔仔细的听着神田亮介的话,和自己的前任一起回顾两个人如何相识如何相恋是件有点尴尬的事情,所以直到神田亮介讲到那个时候来找他的人,他才插了话。
 
 
“对,渡边议员,他那时候拿着我父亲的报告来找我,告诉我是樱井议员害得我父亲丢掉工作远走他乡......”
 
 
 
“你从你父亲的态度也能看出来......”
 
 
 
樱井翔急匆匆的想要插话,神田亮介却只是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来。
 
 
 
“我知道,可是渡边议员还带给我另一个消息,他说翔君之所以推迟了要带我回家见父母的计划,是因为翔君的母亲不想见到我。”
 
 
 
“即便我想放下前尘过往,也有其他人不想放下不是吗?”
 
 
 
 
樱井翔无言以对,现在回忆起来,他母亲那时候的反应的确相当的过激,他不过刚刚提起神田亮介这个名字,他母亲就声嘶力竭的拒绝他带神田回家,并且要求他们立刻分手,她说樱井家绝对不会接受这么一个人。樱井翔觉得莫名其妙,可是他母亲完全不给他任何解释,他一贯孝顺,只好暂时推迟了见面的日期——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要因此和神田分手。
 
 
 
神田的叙述还在继续。
 
 
 
他假意和他们合作,得到了自己父亲当年收集的那些证据,期间他还出国过一次,父亲去世之后他从没认真整理过父亲的遗物,这一次仔细的翻找之下,他找到了一些关于渡边议员拿到那些有关于樱井翔的祖父案件的证据的时候,收受贿赂的证据。

“你是想......”
 
 
“扳倒渡边议员,然后向你母亲证明,我和我父亲不一样,我不会伤害你,我只会成为你的助力。”
 
 
樱井翔想起自己后来试探性的跟母亲提起,神田亮介学的是新闻学,他以后可以成为政治记者,会成为自己的助力,那个时候母亲甚至是厉声的打断了他的话,以至于说出了宁可樱井翔一辈子单身也不绝对不同意神田亮介进门的话。樱井翔向后靠在病床的墙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命运弄人,最恶劣的玩笑也不过如此了。
 
 
 
“我以为我和我父亲不一样,我以为我可以扳倒渡边议员,所以我开始慢慢的收集更多的证据,试图把他们的整个关系网都挖掘出来,这很难,我知道,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但他们发现了我在调查他们,他们威胁我,如果不交出我收集到的证据,他们就会把我如何接近你,如何得到你的信任,甚至于我们的交往都全都当做我复仇计划的一部分,全部交到你父母手里。”
 
 
 
 
“我本来想,逃开一阵子,等到证据全部收集到了,就可以彻底的扳倒他们,那时候也不会再害怕他们的威胁了。可是没想到我刚刚逃到国外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样的情况下,我根本没办法自己带孩子,我也不敢见你,不然我一定会更想要留在你身边。怀孕的时候调查的事情就暂停了,弥生出生之后我身体状态不好,又休养了大半年。”
 
 
 
“我很努力的想要早点回来见你了了,可是还是迟了。”
 
 
 
说到最后,神田亮介终究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去,打湿了靠枕。
 
 
 
樱井翔坐在病床边,看着落泪的神田亮介,不知道自己此刻还能再说些什么。没有松本润的话,也许他真的会一直等,等到神田亮介什么时候回来,给他一个答案。可是松本润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干渴的人在沙漠里走了很久很久,才终于看到了绿洲。和他待在一起很放松很舒服,对于樱井翔来说,那已经是家的感觉了。
 
 
 
“亮介,我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但是.......我们回不去了,润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会帮你解决问题,我.......”
 
 
 
“翔君,你觉得我告诉你这一切,是想换得你的同情吗?”
 
 
 
神田亮介伸手擦干净了眼泪,神色凌然。
 
 
 
“手术的费用是400万,剩下的600万是让医生帮我伪造档案,把时间写到三年前。我三年前就已经切除了标记和生殖腔,我不可能怀孕,弥生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亮介.......”
 
 
 
“你有你想守护的人,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翔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弥生,他们别想试图通过我来伤害我的孩子,休想。”
 
 
 
樱井翔露出苦笑来,靠着墙壁仰起头。
 
 
 
“亮介,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也是这样,哪怕有一次,你愿意相信我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呢?”
 
 
 
如果神田亮介多年前就向他坦白他父亲的事情,如果神田亮介被威胁的时候告诉他,如果神田亮介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回来找他......不论是哪一个时间点,樱井翔都会义无反顾的把他护在自己身后。
 
 
 
可是偏偏是现在,偏偏是他已经决意和过去告别,已经开始了新生活的时候。
 
 
 
神田亮介露出笑容来,透露出点点的无奈。
 
 
“这大概都是命吧。”
 
 
 
他自己拔掉了点滴,从床上坐起身,转向樱井翔的方向。
 
 
 
“事情很快就能尘埃落定了,让松本君不知道我回来过也好,他待弥生极好,我很放心。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离开日本,翔君,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见弥生。”
 
 
 
 
樱井翔没办法拒绝,神田亮介没有要求他做什么,没有死缠烂打,甚至为了有可能被威胁的情况而永远的放弃了有孩子的机会,对方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仅仅是想见见弥生,即便知道这样不妥当,他也没办法拒绝。
 
 
 
“好,我答应你。”

他跟议院请了一天假,然后去买了松本润前些天念叨着想吃的中华肉包才回了家。进家门的时候父母已经起床了,弥生正坐在沙发上自己收拾书包,说是收拾,其实也不过是把春堂已经准备好的东西收进包里。
 
 
“你怎么大晚上跑出去了呢?”
 
 
“朋友有点急事,我跟议院请了假一会儿补觉,润还没起是吗?”
 
 
 
樱井优子对于儿子的说法毫不怀疑,笑着看了看樱井翔手上提着的包子,转过头冲着一边的阿姨说不用准备小两口的早饭,才又转向樱井翔。

“没下楼,应该是还没起,你上去叫他起床吧,睡太多也不好。”


“好。”


樱井翔表现的非常自然,像是他真的只是去帮了朋友一个忙,没有发生任何其他的事情,而实际上他现在在面对母亲的时候,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感觉。神田亮介不相信自己,不肯对自己说出真相,那么他的母亲呢,那个时候那样愤怒的拒绝他和神田交往,为什么也不肯向他说出实情呢?

这些疑问让他觉得身心俱疲,只想安安静静的跟松本润说说话。


进房间的时候松本润果然还没起,侧着身子正睡得香甜,双人床一贯是松本润睡右边他睡左边边,今天松本润却睡在左半边。

樱井翔把热腾腾的肉包子放在一边,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撑着脑袋睡在松本润常睡的那半边,看着松本润安静的睡颜,玩心大起的伸手去碰他的睫毛,没几下就听见松本润不高兴的哼咛了两声,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松本润控诉的看着樱井翔,还没睡醒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点困意,樱井翔伸手把他额前的刘海撩开,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鼓起脸颊露出孩子气样子的松本润。


“太阳照屁股啦,弥生该嘲笑他润爸爸赖床了。”

“怪你。”

松本润凑进他的怀里,不轻不重的在他的侧颈上咬了一下,然后把脑袋搭在他的胳膊上,眨巴着眼睛看起来还想睡的样子。


“趁我睡着偷偷的丢下我一个人害我没睡好,都是你的错。”


从柔软的肉垫里亮出一点爪子的小奶猫有多可爱,大概就是松本润现在这个样子了。明明眼神里都带着笑意,却还要装作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让樱井翔恨不得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肆意的亲吻他。

熬了一夜的疲惫在这一刻极大的被缓解了,得知过去真相的无奈和恓惶似乎也没那么重了。他在想松本润现在是真的有种魔力,让他看到他的时候就可以心情平和下来。

“知错就改,下不为例,你先生的认错态度够诚恳吗?两个肉包呢。”

“肉包?我就说哪里来的这么香的味道。”

樱井翔本来想把这份温情持续的更久一些,他揽着怀里的人想去亲吻他的额头,结果话刚说完松本润就推开他坐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在房间里找寻着目标,挺起来的肚子也没有妨碍到他灵活的身手,等樱井翔也坐起身的时候,松本润已经捧着肉包啃了一大口了。因为松本润比较瘦,所以他的肚子就比别人格外的大一些,五个多月坐在那里的时候双腿都只能分开着。樱井翔帮忙调整了一下靠垫的位置,饶有兴趣的看着松本润吃包子。


其实说来也有意思,他跟松本润在三年前重逢到他们结婚再到过了这么两年多,他一直都没有怎么仔细的看过松本润,也没有觉得对方有多么的有魅力。但是自从他真的把松本润当做自己的伴侣,日子这么一天一天过起来,他就越发的觉得松本润好看让人挪不开目光。

而且好像自从他们把话说开了之后,松本润在他跟前就越来越放松,偶尔也会闹闹小脾气,偶尔也会这样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而不论是什么样的松本润,都让他发自内心的觉得可爱的要命。

“润,你怎么不问问我干嘛去了?”


松本润虽然是吞了一大口,却是细嚼慢咽的往下吞,本来肠胃就不太好,医生也有叮嘱过吃饭的时候要仔细些。这会儿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肉包上,又咬了一口之后黑眼珠才转了一圈看向樱井翔。

“不论你做什么去了,早上还不是要回家,那我有什么可问的。”

“是呀,家里有你在,我还能去哪里呢?”

樱井翔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松本润手边的床头柜上,向后倒重新睡在了床上。一夜都没能睡觉,再加上终于了解到了困扰自己多年的过去的事情,樱井翔此刻觉得很疲惫。来自松本润身上淡淡的葡萄柚的味道让他觉得很安心,暂时也就忘却了要怎么把弥生带出家门却不告诉松本润要做什么的烦恼。

其实神田亮介说的很有道理,不论是过去的事情也好还是没能处理完的这些事情也好,都通通和松本润没什么关系。他本来就是敏感又温柔的人,樱井翔有些担心把过去的事情告诉松本润,会让他有抢了别人东西的负罪感。归根到底的去说,这些事情都是命运无常,或者他,或者母亲,或者神田当初的选择里有做错的事情,可是这些错误都和松本润无关。他怀着孕,不该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操心,樱井翔能感觉到最近松本润心情好,身体的状况也就跟着转好,他希望这样的状况能一直持续下去。


当年他没能保护神田,但是如今他成长了也成熟了,他会好好保护他的伴侣。

松本润吃完两个肉包的时候,樱井翔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松本润起身去洗漱回来,跪坐在床上动作轻柔的脱掉樱井翔的袜子和外面的衣服,替他换上了睡衣之后,又帮他盖上了毯子。

樱井翔一夜没睡的脸稍微的有些肿,眼睛底下的眼袋也非常的明显。松本润有些心疼的伸手触碰樱井翔的脸颊,嘴角上也已经冒出了一圈胡青。他并不是对樱井翔去做了什么不感到好奇,但他不想去追问,他现在乐得当一个什么都不听不管的孕夫,只守着他的家庭过他的小日子。

他愿意去相信樱井翔能够处理好一切,放心的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他。

哪怕心底里有一个声音,是希望樱井翔能说出来和他一起分担的。

接下来的一周都平静安稳,松本润周中的时候还和他的前辈一起去吃了饭,前辈约了当初一起在书店里工作的时候的伙伴们,松本润和他们断掉联系了两三年,再次见面每个人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而松本润是当中变化最大的,他挺着肚子被家里的司机送过去的时候,伙伴们都露出了惊奇的目光,谁也没想到短短三年不见,松本润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这一场聚会宾主尽欢,松本润虽然对于前辈看他的眼神还有些尴尬,但毕竟过去的回忆很愉快,他现在日子过得顺心,每天待在家里,除了看看书偶尔写写东西以外也没有什么事情做,能跟朋友们聚一聚聊聊喜欢的东西是很开心的事情。

回家的时候兴高采烈的跟下班的樱井翔聊起来,却没想到自家先生吃了前辈的醋,抱着他闹了好一阵子,哄着松本润在床上说了好几遍只喜欢他一个人才肯罢休。松本润嘴上说着幼稚,心里却是高兴的。他其实在此之前根本没有过什么恋爱经历,跟前辈也更多是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真的唯一真心实意喜欢过的那也只有年少的时候对于樱井翔的憧憬。


不过这件事情他并不打算告诉樱井翔,自家先生已经够得意的了,可不能让他翘尾巴。

孕中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良反应,生活又过得顺遂,唯一的烦恼大概就是松本润觉得自己胖了一点,下巴上都长出了肉肉,但是等樱井翔抱着他一边亲吻他一边说这样才可爱的时候,他也就不那么介意了。


而且他此前一直担心的樱井翔和弥生可能不会很快的就相处得像普通的父子那样,毕竟很长时间里弥生都是由自己一个人待着的。他有些担心樱井翔还没能适应一个父亲的角色,弥生很憧憬他,但多少还是和自己更亲一些。但是弥生被樱井翔带着去棒球场打了一次棒球之后回家别提多开心了,松本润本来是要一起去的,但是优子妈妈说让他一起陪他去做美容,想起自己脸上长了点肉肉的松本润最终决定把时间留给父子两个人,自己跟优子妈妈去美容院。

本来他还有些担心樱井翔能不能一个人带好弥生,但是小家伙回家的时候蹦蹦跳跳的跑进来,手舞足蹈的松本润说他今天打了棒球有多开心,松本润就放下心来。

接下来周中的弥生幼儿园的运动会他也就拜托给樱井翔一个人了,毕竟运动会这样的场合人很多又很杂乱,他也担心樱井翔一个人顾不住他们两个人,干脆就让樱井翔一个人去了。


但松本润也不能完全的就这样在家里闲着,某天爸爸和樱井翔都去上班了,弥生去了幼稚园,妈妈也和朋友出门了。松本润自己在家里看了一会儿书,决定出门走走,想起来最近在电视上看到离家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开了一个新的很有意思的图书馆,就让司机先生开车把自己送到了那里。


松本润自己很喜欢读书,对于这样装修新奇的图书馆也很有兴趣,撑着肚子缓步在里面转悠了一阵之后才找了一本有兴趣的书坐在了窗边。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很舒服,他撑着下巴一个人安静的享受午后看书的时光。

突然察觉到有人坐在了他的对面。

松本润下意识的抬起头去看对方,却发现对方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又戴着黑色的墨镜,给他的感觉很不好,于是松本润合上书打算站起身换个位置。

“松本润桑?”

“您是?”

“我只是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谨慎的向四周看了看,把手里的信封放在松本润面前,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松本润皱眉看着眼前的信封,犹豫了良久之后还是拆开了信封抖出了里面的东西。

是照片。

棒球场和幼稚园,画面上的樱井翔和弥生都笑得很开心,但是画面上的第三个人并不是他,而是他曾经在照片上见过的,那个笑起来漂亮又乖顺的男孩子。

神田亮介。

其实这样对照看才会发现,弥生长得极像樱井翔,但是脸型轮廓笑起来的时候却像神田,是集合了父亲们的优点的孩子。

任谁去看,这都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松本润握紧了手里的照片,大脑一片空白。

评论(61)
热度(641)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