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不要催,在写

假戏真做(SJ)13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13
 
 
本该周五就住到公寓去,却因为樱井翔的酒会而拖到了周六,樱井翔就提前跟二宫和也打了招呼,让他们周六稍微晚一些上门拍摄,而周六这天,他们一家三口会出门去游乐园,这样也让电视台拍摄一些不同的内容。
 
 
 
二宫和也欣然应允。
 
 
 
上野前辈跟他说可以找人帮他填补人员突然地缺失并且把樱井夫夫简单的资料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二宫和也是有点犯嘀咕的。这对夫夫虽然不是艺人,但是颜值绝对足够吸睛,再加上一位是民众抱有很高的好奇的政治家,一位是大家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却看过他的作品的编剧,话题是绝对充足的。二宫和也唯一担心的问题是,这对夫夫究竟感情如何,别只是拿自己这个节目当做商业秀恩爱的渠道,虽然节目有冲突才更有话题度,但是二宫和也可不希望最后惹了一身骚的是自己,还得靠剪辑替塑料夫夫秀恩爱。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樱井翔和松本润看起来是真的非常恩爱,二宫和也自己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作为节目制作人,他有一双很凌厉的眼睛,别的不说,他们对视的时候眼神里的情谊就不是做假的。再加上樱井弥生看起来就是夫夫恩爱的家庭里才养的出来的活泼可爱又懂礼貌的好孩子,仅仅是预告片的播出,就已经为节目赚够了话题。二宫和也已经盘算起这个季度核算他可以拿到多少奖金了,被抢走节目的晦气也感觉散去了不少,自然看樱井翔和松本润就愈发顺眼。
 
 
 
樱井翔开车带着松本润和弥生,电视台的车子就跟在后面,下车之后要稍微调整一下机器才能开始,樱井翔牵着弥生的手去买棉花糖吃,松本润就等在原地,二宫和也站在他身侧和他闲聊。
 
 
 
“明天晚上会播出第一集,到时候你们出门可能就没这么清闲了。”
 
 
松本润笑着应下二宫和也的调侃。
 
 
“不打扰翔君的工作就好,再过些日子我也不能出门了。”
 
 
 
松本润身体底子不算好,父亲病重那段时间他操劳过度,后来一个人去了国外也没有仔细调养过,孩子又来的突然,这时候哪怕樱井翔想破头的想精细的养着,也只是让医生说松本润的状况有好一些,但还是得小心翼翼的对待。他现在出门樱井翔都会不放心的叮嘱好几句,再加上樱井优子也小心翼翼的,在家里连樱井合川都会时不时关照两句,松本润本来不怎么紧张现在都紧张起来了。樱井翔陪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还觉得分外安心,一旦自己一个人了做什么都不免小心翼翼起来。
 
 
 
“其实说起来我们这也算是帮翔桑拉支持率了,连电视台从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开始聊起了什么议员什么选票的问题,时间没选好啊,不然这人气绝对是压倒性的。”
 
 
 
松本润被二宫和也逗得笑起来,不过看网上的反馈,的确支持率很高。
 
 
“翔君参选的是市议员,只有选区居民才能投票的。”
 
 
 
“不愧是议员先生的伴侣,了解的就是比我们这些外人清楚。”
 
 
 
“二宫君站在这里是想调侃我吗?”
 
 
 
二宫和也也眯着眼睛笑起来,以前他常听上野前辈提起她负责的这个编剧,人有多温柔又有多有才华还长得好看,以前二宫和也觉得这绝对是夸张了,真的见到松本润才觉得上野哪里是夸张了明明是修辞匮乏,松本润真人的确长得很精致,聊天的时候却不会有任何的障碍,是可以轻松聊天的对象。
 
 
“在聊什么什么开心?”
 
 
 
樱井翔牵着弥生的手回来之后,毫不留痕迹的插在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之间,把手里的棉花糖递给松本润。
 
 
“在聊翔桑连OMEGA的醋都吃,我只不过和润君聊了两句天,这漫天的醋味。”
 
 
 
二宫和也边说,还边装模作样的在鼻子跟前扇了扇,仿佛真的能闻到什么醋味。松本润拿着棉花糖作势要打他,却被樱井翔揽着腰没办法有什么大动作,狠狠地咬了咬牙。樱井翔被他这幅可爱的样子逗得凑过去亲亲他的唇角,然后扭过头微笑着看着二宫和也。
 
 
“夫夫间的乐趣,二宫制作人一个孤家寡人理解不了也正常,等你结婚的时候也许就明白了。”
 
 
 
被喂了一嘴狗粮又被微微嘲讽的二宫和也没好气的啧了一声,决定结束跟这对恩爱夫夫的聊天,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转过身去查看各个位置的staff是否准备完成就可以开始拍摄了。
 
 
 
松本润看着伶牙俐齿的二宫和也吃瘪,笑眯眯的撕了一条棉花糖塞进自己的嘴里,转头看向正拿着一个小号的棉花糖小口小口的吃着的弥生,小家伙立刻露出可爱的笑容回复他。再转头去看樱井翔,一手小心的护着他的腰一手已经拿着游乐园的地图研究起了最优路线。感觉到他在看他之后,转过头露出笑容来。

“怎么了?”

松本润低头咬了一口棉花糖,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没什么。”

他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无比的幸福和满足,每一天每一天都让他期待着接下来的日子,有樱井翔和弥生陪在他身边,其实是不是要补办婚礼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樱井翔以前对他的那些护忽视是不是对他的亏欠也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现在站在他身边,而他们还有非常漫长的未来可以一起走过。

“那去迷宫吧,大型的项目你和弥生都没办法玩,我们先去迷宫,然后带弥生去坐旋转木马,弥生想要做旋转木马吗?”

嘴里塞着棉花糖的小家伙赶紧努力的点点头,伸手去牵松本润的手。

“我要和润爸爸一起坐!”

樱井翔弯下腰捏了捏儿子的鼻子,又从口袋里掏出湿巾仔细的擦掉他嘴边的糖渍。

“知道啦,那我和润爸爸牵着你先去迷宫好不好?”

“好呀!”

买给弥生的棉花糖分量很小,这是松本润特意叮嘱的,小家伙这个年纪可不能吃太多的糖分。所以这会儿工夫,他就已经把棉花糖都塞进了嘴里,乖乖的抬起手来让樱井翔用湿巾擦干净手上沾着的糖。

樱井翔给儿子擦干净了手,又牵起松本润的手,小心的把刚刚弥生去牵他的手的时候蹭在上面的糖也擦干净。周围还有镜头在拍摄,松本润有点不好意思想把手收回来,樱井翔却擦得格外认真,确定已经把上面沾着糖都擦干净之后才松开手。

“就沾着一点糖渍而已……”

“擦干净你才不会觉得黏糊糊嘛,弥生,我们要出发啦。”

小家伙一手牵着樱井翔的手,一手牵着松本润的手,蹦蹦跳跳的向着迷宫出发,嘴里还哼着幼稚园的老师教给他们的歌。樱井翔一边念叨他不要跑,一边跟他讲着迷宫的事情,松本润侧过头去看樱井翔,对方低着头脸上带着很温柔的笑容。他以前没有想过樱井翔是这样细心的人,体贴入微到他自己想不到的事情对方都能一一的照顾周到。

有时候他都忍不住在想,自己到底交到了什么好运,才能认识樱井翔这个人。

镜头外负责拍摄的摄影师转过头看向走在自己身边的二宫和也,凑过去低声的跟他说话。

“说实话我总觉得我在拍热恋的情侣,而不是结婚三年的夫夫……你看看,还有结婚三年还能看着对方就边发呆边笑的事情。”

二宫和也自从《同床异梦》开始拍摄一直跟组已经吃惯了狗粮,尤其是这一对的狗粮,于是没好气的拍了拍摄影师,示意他赶紧继续拍摄不要错过好的镜头。自己插着口袋慢悠悠的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心里想上野似乎也是这么跟他说的,说是之前还没有很强烈的松本润已经结婚生子的感觉,反倒是怀上二胎之后才有了这样的实感。

看着一家三口在自己面前商讨起如何走迷宫的场景,二宫和也笑笑把自己脑海里的疑问甩开,每对夫夫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相处方式和氛围,也没有什么所谓热恋期该什么样子,结婚之后该什么样子这样的定数,他一个做节目的瞎操什么心,能拍到好的镜头才是重要的事情。

每个周末节目组都要拍够一期的素材,再加上电视台已经有授意要加重樱井翔和松本润这一家的播放时长,拍摄完在游乐场玩儿的镜头之后,摄制组又跟着樱井翔他们一起回了家拍摄了在家里休息的画面,还有两个人一起陪着小家伙玩乐高的样子,拍摄一直持续到弥生开始打瞌睡,这一天的摄制工作才算宣告结束。

哄了弥生睡着之后,樱井翔和松本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松本润现在挺着肚子怎么坐都不会太舒服,樱井翔在沙发上垫了两个软垫,自己又小心的环着因松本润的背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两个人也没有交谈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视上播的搞笑艺人比赛,偶尔对于某个梗做出一些评论,更多的时候两个人只是被逗笑就一起笑起来。这样的画面拍摄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二宫和也才在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叫停了摄影。

“那么今天的拍摄就到这里了,感谢二位今天的配合,我们明天见。”

松本润的心思还在电视上播着的比赛上,其实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他已经会自动的去忽视周围正在拍摄他们的摄影机,就当做两个人,只是在这里正常生活。所以这样突然被打断还有点懵,跟着樱井翔一起站起来也冲着摄制组点点头,两个人一起把二宫和也他们送到门外,才又回到了沙发上。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习惯了这样的设定,反而觉得摄像机像不存在一样,刚刚突然被叫停还有点懵。”

一坐回到沙发上,松本润就很自觉的再次靠在樱井翔身上。其实这个动作未必比他自己好好的在沙发上坐着要舒服,那他就是更喜欢靠在樱井翔身上,这个动作异常的能让他感觉到安心。

“大概和摄制组一直没有出声有关系吧,感觉他们都很有这种拍摄的经验,所以咱们两个门外汉才能觉得比较放松。”

樱井翔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推测,但其实和实际的情况也八九不离十,二宫和也第一次拍摄的时候使用的是自己临时拼凑的班底,而当预告片放出去之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火爆关注之后,其后补拍的镜头以及这一次的拍摄,都是电视台特地抽调了有真人秀拍摄经验的有团队给他。

“还想再看一会儿电视吗?”

电视上的大奖赛此时已经决出了胜负,樱井翔拿着遥控冲着松本润摇了摇问是否要关掉电视机,松本润觉得自己不太困,但并没有想要继续看电视的欲望于是摇了摇头。

“觉得这一阵儿好像没那么嗜睡了,除了偶尔孩子会踹我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不适的感觉。”

自从他怀孕以来,樱井家几乎是一直维持着高度戒备的状态,家里的所有食谱都是统一由营养加定出来的,松本润入口的东西就更是精细。所以他自从过了孕吐期之后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不适感,再加上樱井翔每一天都尽可能的陪在他身边,自家的ALPHA带来的安心感让他觉得倍加放松。

“其实这个我想起来了,小林医生上次跟我推荐了一个品牌的精油,我就让人买了,幸亏今天早上记得带过来了。”

“精油?”

松本润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着樱井翔从早上带来的包包里翻出了一瓶精油,有些奇怪的瞅着他手里精致的小瓶。

“哦对了你得先去洗澡,要我陪你洗吗?”

松本润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什么陪他洗,洗到最后就会变成……还得再重新洗一次澡,他才不要呢。自从过了危险期有了第一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樱井翔总是摸上床之后经常性的就会亲亲抱抱他,然后事情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事后松本润总会扶着腰的想,下次才不能让他得逞,然后真的到了下次的时候又乖乖的任由樱井翔摆弄。不过今天在游乐园站的时间真的有点久,确实觉得从腰到后背到小腿都有些酸痛,飞快的冲了个澡换了睡衣之后就看到樱井翔拿着全英文的说明书看了半天,才小心的倒了一点在手心上。

“你要干嘛?”

“抹肚子啊。”

樱井翔撩起松本润的睡衣露出他挺起来的肚子,小心翼翼的把手掌覆上去轻柔的把精油涂在上面,然后仔细的推开。

迷迭香香气的精油其实味道并不是很重,但是这样淡淡的香氛闻起来很好闻,松本润靠在柔软的靠垫上看着樱井翔的手背渐渐的就有些昏昏欲睡,但他又觉得这个时候樱井翔的侧脸格外的好看想多看几眼,眨巴着眼睛努力的和睡意抗争。

樱井翔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松本润,刘海遮住了一点脸颊,稍微的侧着头脸蛋因为洗澡红红的,眼睛里已经迷蒙的有些睡意,又努力的想要睁开。被他这样看了之后,又不高兴的撅起嘴。

“……我……我不困。”


樱井翔的手掌搭在松本润的肚子上,凑过去亲吻对方纤长的睫毛。

“睡吧,我待会儿涂好了抱你进卧室。”

松本润是努力想要跟睡意抗争的,但是樱井翔搭在他的肚子上按摩的手法过于的温柔,再加上迷迭香的香气慢慢的氤氲开来,所有的抗争就变得徒劳起来,没一会儿就靠在软垫上睡着了。按摩的手法小林医生交代过樱井翔,刚开始他坐起来还有些笨拙,不过他还是认真的按照小林医生的嘱咐精油全部的推开之后才算结束。把精油收起来的时候松本润已经睡得很香了,也许因为记忆里更多的时候松本润还是他高中的后辈,明明也就比松本润大了五岁,樱井翔却总觉得他很像个孩子。平日里松本润在弥生面前是像个父亲的样子,但他此刻睡着的时候就格外的像少年时代的他,安静的乖顺的,说话的时候桃花眼亮晶晶的,格外的讨人喜欢。

樱井翔轻手轻脚的整理好松本润的睡衣,把人抱到卧室的床上之后自己也跟着躺上去,撑着脑袋手掌搭在松本润挺起的肚子上,看着自家先生的睡颜。

他有时候都会觉得自己上一段感情像是一个噩梦一般,现在想去探寻过去的种种也让他觉得疲惫,只有在面对着松本润的时候才能让他放松下来。他甚至会去想,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先喜欢上了松本润,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很多。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这一说,无论如何,樱井翔也不会觉得神田亮介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错误。只是现在,他想要牵着手度过漫漫人生的是松本润。人生就是这样会有很多的机缘巧合分离重聚,人和人之间的相遇,错过,相守,也许终归是冥冥之中终有定数。

他有预感神田亮介的问题不会仅仅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所以他没办法把这些情况在事实并不明晰的时候告诉松本润,不是因为想对他撒谎,而是因为担心,他恨不得能时时都陪在松本润身边,恨不得把自己健康的身体换给他。怀孕已经给他并不甚健康的身体带来了负担,他不想再让他更多的去操心别的事情,只想要精心的照顾他的身体,让他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

樱井翔想,别说婚礼的事情了,自己都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给松本润一个正式的告白,还有恋爱必备的约会,还有求婚,他都想一一的补给松本润。

他轻轻地把熟睡的人揽在自己怀里,温柔的去亲吻怀里人的侧脸。

润,再给我一点时间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然后彻底的和过去告别。

因为摄制团队的专业和樱井翔松本润的配合,周天的拍摄工作也非常顺利的结束。二宫和也临走前还开玩笑说,等拍摄全部结束了非得请两个人吃顿大餐不可,这么顺利的拍摄他都是头一次遇到,这两个人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松本润从上野那里听说过二宫和也小气二三事,于是毫不客气的开口报了一个超贵的餐厅的名字,说期待二宫君请我们吃饭哦,让二宫和也临走时候的脚步都快了几分。松本润靠在樱井翔的怀里偷笑,还没忘记多加一句也不能忘了上野小姐的份哦,一次请不完,多请几次也可以。

樱井翔喜欢他这副生气勃勃的样子,半点也不觉得自家先生这么逗别人过分,反而助纣为虐的也应声说工作忙我也会空出时间的。

气的二宫和也回头啐他俩狼狈为奸。

周天晚上全家人还一起观看了第一集的节目,录节目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播出的时候松本润自己都觉得他们两个人有点腻歪了,反而樱井优子看起来开心的不得了,还打电话和自己的闺蜜一起讨论,羞的松本润根本不敢在客厅继续呆着。

涂精油的事情也坚持了下来,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樱井翔都会一边跟悠真对话一边认真的在松本润的肚子上涂精油。有次被上来送水果的樱井优子看到了,松本润觉得不自在极了,结果樱井优子却义正言辞的表扬了自家儿子并且借机diss了自己老公当年就没这样的心思。

樱井合川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自从松本润怀孕,他觉得一向严肃的公公也对他温柔了许多,本来就对他很温柔的樱井优子更不用说,现在的松本润简直觉得自己像生活在蜜罐里一样。家里慈祥体贴的爸爸妈妈,青森时常打电话来关怀他的爸妈,温柔细心的丈夫,乖巧懂事的儿子,都快要让他真的一孕傻三年的做什么事情都笨手笨脚起来。

周三这天晚上家里人一起吃了火锅,于是饭后散步的时间也变成了一家五口一起出门,回家之后给弥生洗了澡,躺在床上的松本润就开始犯困起来。樱井翔跪坐在床上给他涂精油的时候已经完全睁不开眼睛了,两个人的聊天内容他都不知道自己嘴里嘟囔了什么,就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樱井翔已经习惯了每当这个时候松本润动会睡着,涂完的精油之后打算起身去书房处理一些做完的工作,口袋里的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樱井翔接了电话之后没有立刻说话,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之后才把手机放在耳边。

“怎么了?”

电话那头和田雅成的声音很焦急。

“翔君,你不是让我看着点神田吗?我找了个下属看,从你们上次见面到现在他都没出过门,今天一个没看住下午才发现他今天去医院了……那个………”

突如其来听到神田亮介的消息让樱井翔有一种被从新的家庭生活里硬拽出来的感觉,紧紧的皱着眉头打断了电话那边的支支吾吾。

“他去医院了,做了什么?有话直说为什么支支吾吾的。”

“那个,我手下也是刚刚查到的,神田去医院,摘除了标记……据说,是同时摘除生殖腔的手术……”

樱井翔觉得自己大脑轰的一声陷入了一片空白。

这种手术的费用很贵,神田亮介问自己要的那笔钱……他一开始就是要做这个手术?他眼巴巴的跑回到日本来,说要清算过去的事情,但是去做了这样一个手术?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把医院的地址发给我。”

“翔君?!”

“润已经睡了,我去看看就回家。”

和田雅成有心想劝两句,又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劝什么,只好不再说什么的把地址发给了樱井翔。

樱井翔一直靠在卧室的门口,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医院地址,犹豫了片刻之后打开卧室的门看了看床上熟睡的松本润,最终还是走出了家门。

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神田亮介还醒着,骨瘦如柴的人穿着淡蓝色的病号服躺在床上,手上还挂着点滴,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樱井翔站在床边的时候,对方也只是轻飘飘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亮介……”

樱井翔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不知道神田亮介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做这个手术,对方好像总是什么都不愿意和自己说,可是现在看着他如此苍白脆弱的躺在床上,他又问不出任何追问的话。

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手术,神田亮介说话的声音很轻柔,但不像之前的那几次见面一样语气冷硬,倒像是他们曾经还交往的时候,他和他说话的语气。

“我其实有天真的想过,我来找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人。”

“我周天的时候看了节目,其实看预告的时候就意识到,却还是不肯相信的看了正式的节目。那明明是我和你一起设计装修的公寓,他和你呆在里面却显得那么和谐自然。”

神田亮介的语气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一字一句却全都砸在樱井翔的心上。

“真好啊,怀孕的时候有人陪在身边,我那时候一边挺着肚子一边打工,有时候累的都忘了吃饭。”

“其实我签手术告知书的时候挺犹豫的,看了节目之后就觉得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樱井翔其实有很多话想说,比如其实他难以忘怀很多年,比如如果当年神田亮介留在他身边,他一定会不顾父母反对的和他结婚,共同抚养弥生长大,比如明明是他先选择离开的,难道要他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在原地一直等着吗?

可是看着神田亮介现在的样子,那些近乎于质问的话都说不出口,樱井翔拉了凳子在病床旁边坐一下。

“亮介,你哪怕有过一次,为你当年头也不回的离开感到后悔吗?”

神田亮介却闭着眼睛摇了摇头,眼泪就顺着眼眶滑下来。

“翔君,你有听过一个叫做神田大介的人吗?”

樱井翔摇摇头。

“他这一辈子,都在为自己一时的少年义气而受到折磨,他听信了别人的话,自以为为了正义背叛了朋友,却发现自己不过是帮了更加龌龊的一方,可是他却害朋友失去了孩子。翔君,我有时候觉得都是报应,才会让我没办法陪在弥生身边。”

樱井翔鬼使神差的想起来,松本润跟他提到过的,母亲曾经流产的事情。

“你那时候……”

“我手里握着他们的秘密,被他们不断的追寻,居无定所,哪里能把孩子留在身边。”

“可你可以来找我……”

神田亮介看向他,眼神里是深深的悲哀。

“翔君,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你的母亲可以接受出身贫寒的松本润,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tbc.

评论(37)
热度(669)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