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重修旧好(KK)01


因为鼻炎加低烧昏昏沉沉了三四天
这个状态倒是很适合写这样的戏份hhhhhh

#ABO设定
#破镜重圆梗



01

堂本刚的大脑在身体感觉到高潮后有瞬间的空白,是真的如同瞬间被置于真空之中的感觉,他眨了眨眼睛,感觉有眼泪从眼眶边划过。

把他的心神拽回到现实中的,是堂本光一起身去衣柜里翻衣服的声音。他转过头去看堂本光一的背影,对方好像最近长了些肉,不知道是哪家的便当对了他的胃口。衣柜里堂本刚一向收拾的妥当,堂本光一放在这里的衣服和他买给堂本光一的衣服都分门别类的放得整齐,所以堂本光一很快就收拾妥当,把地上两个人的衣服抱出去,数秒之后他就听见了洗衣机进水的声音。房间里浓郁的清冽松枝香气和金盏花信息素纠缠在一起的味道,熏的人昏昏欲睡。


堂本光一再次返回卧室——或者说这不能称之为返回,他只是探了个头进来,一只胳膊还撑在外面的墙上。

“我先走喽,这段时间会很忙,抱歉圣诞节不能一起过了,我生日的时候一定会抽出时间的。”

堂本刚觉得浑身都很疲惫,身后刚刚被侵犯过的地方隐隐酸痛,因为堂本光一去了一趟海外的缘故,他们有一个多月没能见面。今天堂本光一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他下意识伸手去摸手机,凌晨两点半。

“嗯,路上小心。”

“好,衣服记得搭起来,洗澡水我帮你放好了。”

“谢谢。”

这次已经没有了回应,大忙人已经在交代完自己要交代的事情之后,离开了这个公寓。


堂本光一到达公寓楼下的时候,黑色的保姆车已经停在那里等自己,开车的是跟了他两年多的助理原田,已经从一个做什么都很慌乱的大学生变成一个可以应付各种各样场合的当红偶像的助理的原田坐在副驾驶上打了个哈欠,看到堂本光一坐上车之后关掉了车上本来响着的重金属音乐。

“抱歉,这么忙我还非得过来一趟。”

堂本光一看着对方疲惫的神色,心下有些觉得抱歉,其实明明可以直接飞到地方去开始他舞台剧的排练的,但在地方还得呆一个多月,无论怎么说情侣之间快三个月不见面还是太说不过去了。来回的去调整时间,能够过来和刚见面的也不过就是这几个小时,堂本光一在犹豫再三之后,还是让助理订了飞东京的机票。

“不,这是我的工作嘛。”

原田聪一边不在意的摆摆手一边继续开车快速的驶出这片居民楼,本来堂本光一提议自己开车去地方的,但是原田担心如果堂本光一自己开车被拍到小报拿来写新闻,堂本光一的经纪人,也是他的顶头上司——远山丽莎非得杀了他不可。

“不过光一君交往五年了还这么恩爱啊,这样满的行程也要挤出来时间见一见恋人。看来远山桑盼着您分手的事情是不可能了。”

这话说的是玩笑话,虽然当年堂本光一执意要和堂本刚谈恋爱而且被记者拍到的时候远山丽莎发过一次火,但在两个人的地下恋情一直很低调,也并没有被记者拍到什么更多更深入的东西。再加上台面上远山丽莎一直会有意无意的让堂本光一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起什么单身男人独居的话题,有电视剧电影的宣传需要的时候也会炒炒cp,饭群也就没那么在意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恋爱对象了。所以远山丽莎没有再在堂本光一面前正面的讨论过他的恋情问题,至少原田是没听过,完全是不理会不过问的放置态度。


“这也不是恩爱不恩爱的问题吧,本来就没有什么能见面的时间,一直不见面的话感情怎么维系?再靠打电话和发信息我都会觉得自己是网恋了。”

堂本光一和堂本刚认识的时候,堂本光一刚刚凭借他第一次出演二番的少女漫改电视剧一炮而红,出门记者们恨不得长枪短炮的对着他拍摄他的一举一动。那个时候堂本光一的工作也越来越多,也在电台开了广播节目,堂本刚是电台的主持人,堂本光一上过他的节目一次,后来因为在同一个电视台的同一个时间段录节目就有了打个照面的机会。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日久生情,认识快半年的时候就交往了。

没约会几次就因为被狗仔拍到捅到了他的总经纪人那里,堂本光一那个时候刚刚过完25岁生日,正是年少轻狂又夹杂着觉得自己成熟能扛事儿的时候,毫不客气的跟远藤丽莎说这对象我打算以后结婚的,别想我们分手。

堂本光一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说的义正言辞,一副即便拿自己现在的一切换和堂本刚交往也没关系的样子。而他面前一贯老谋深算的远藤丽莎却只是笑着摇摇头,说我只是捧偶像,没打算让你清修,谈个恋爱再正常不过,只是让你注意点不要被媒体拍到放到台面上。对你不好,对那个电台小主持人也一样不好。

堂本光一没想到自己的一腔热血没地方用,只好乖乖的点了点头,任由事务所澄清他们两个人只不过是工作上的关系。当然私下他抱着刚哄了好久,生怕堂本刚会不高兴,不过堂本刚也并不是那种会为了这些事情感到不高兴的人,还反过来宽慰他说摆不摆在台面上和他们互相喜欢是完全不刚干的事情。


两个人着实腻歪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堂本光一随着名气的水涨船高,工作越来越多,再加上远藤丽莎运作手腕高超,一些海外的工作也找上门来。堂本光一是个对于工作非常尽职尽责的人,经纪公司的老板高桥新介对他有知遇之恩,而远藤丽莎作为经纪人对他有栽培之恩,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他都没有任何拒绝这些工作的理由,更何况他本来也是因为喜欢这样的工作才入行的。堂本光一家是单亲家庭,那个年代不像现在OMEGA也可以正常的出来工作,妈妈独自养育他长大吃了很多苦,他也想多挣钱让母亲安享晚年。
 
 
这样和作为恋人的堂本刚见面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人的短信视频交流还很频繁,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当最开始的激情慢慢变成细水长流的感情的时候,不见面的日子除了确认彼此没什么事情以外,也不太有能够更多交流的话题。也因为在单亲家庭长大,堂本光一不是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他连跟母亲多说说话的机会都不多,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本来也是堂本刚说他听着,如果堂本刚不发信息给他的话,他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发信息给对方。
 
 
 
但是他隐约的认知到这样下去会很糟糕,尤其是到了今年的时候,两个人不见面的日子,堂本刚除了会发信息问他到没到地方,什么时候回来以外,两个人几乎没有更多的沟通了。普通的恋人到了这个时期,也许感情会更进一步变成即便相处起来不说话也不奇怪的默契的关系,进而决定是否要步入婚姻。可是他工作特殊,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不多,近两年公司更不可能同意他结婚。所以今天才无论如何都觉得自己应该回来一趟,也许多点亲密的接触,这段感情就会比较好维系了。
 
 
“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还不能结婚........”
 
 
 
原田还想再说点什么,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堂本光一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他稍微的调高了一些车里空调的温度,沉默不语的继续向前开。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不觉得自己有评论别人感情的资格,他只是觉得,每次见面之后的堂本光一,已经看起来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快乐了。
 
 
“远藤桑?嗯,是我已经接到光一君了。”
 
 
 
电话那头的女人即便是这个时间,声音听起来也异常的冷静。
 
 
“已经睡着了,到机场我再叫醒他,没有,我没上楼所以也没见到刚君,好,再见。”
 
 
原田挂掉查勤的电话之后接着开他的车子,转弯的时候刚好看到街头堂本光一的大幅海报,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熠熠生辉,而原田却只是无意识的摇了摇头。他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也羡慕过这样闪闪发光的存在方式,但是越了解,他就越觉得闪闪发光的背后,是枷锁和禁锢。一个偶像,如同一个企划案,一个商品,总之不像是一个人,他背后站着无数的策划出品维护这个商品的人,完全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即便谈个恋爱,没时间,要躲狗仔,要在台面上继续做单身男人,原田想,等忙完这阵子就跟女朋友求婚好了,自己可过不起孤家寡人的日子。


堂本刚无意识的在床上发呆了很久,在洗衣机洗完了衣服发出刺耳的提示音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堂本光一给他放的洗澡水大概在冬天这个时节已经凉透了。他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下意识的想去看手机,才发现有一条二十分钟前的未读信息。
 
 
来自堂本光一的经纪人远藤丽莎。
 
 
——刚君,明天方便见一面吗?
 
 
 
堂本刚一直毫无表情的脸色终于露出一点无奈来,他缓步走到浴室里,本该热腾腾的洗澡水此刻已经凉透了,化在洗澡水里的入浴剂此刻像是过期了一般凝固在表面,散发一点点柑橘的味道。
 
 
这是他最喜欢的入浴剂,因为两个人刚刚开始有亲密的行为的时候,堂本光一总是喜欢在情事之后抱着他泡澡,用的就是这个牌子这个味道的入浴剂。
 
 
 
堂本刚坐在浴缸边,把脚伸进已经冰冷的洗澡水里,刺骨的寒气顺着双脚慢慢的渗透到身体里来,但是他却并不觉得难以忍受。
 
 
 
反而觉得自己混沌的大脑渐渐清明起来。
 
 
他很喜欢堂本光一,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了。喜欢他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喜欢他私底下天然犯蠢的样子,喜欢他笨拙的表达着喜欢的样子......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堂本光一的恋情,成为了让他觉得疲倦的事情。
 
 
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是他就像是陷入到沙坑里,迈不出来,疲惫又无奈。
 
 
堂本刚没休息多久,他答应上司圣诞节要做一个直播节目,还有六天的时间,今天的商谈会安排在了早上八点钟,所以他不到七点就得起床。按理说昨晚是该早早睡的,他也的确十点不到就上床了,但是他现在的时间都是按照堂本光一的时间来的,对方有心在这样忙的时间里抽出时间来看他,似乎他这个日子过得这么悠闲的人,没什么理由推托。
 
 
 
 
起身的时候觉得有点晕乎乎的,但是也没什么胃口,干脆就放弃了早餐,堂本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搭电车到了电台。堂本光一年初的时候就说要给他买车,堂本刚谢绝了,他的工资不高,但也不至于不能买辆代步车,只是他觉得没什么必要。而且堂本光一看上的那辆车太贵了,他觉得两个人的关系,还不够他收这样的礼物。


到达电台的时候稍微有点晚了,但是一起准备节目的是共事多年的同事们,所以大家也都笑嘻嘻的调侃了两句,却没有真的介意堂本刚迟到的事情。
 
 
“刚君,饭团和牛奶来一份吗?江口君给大家都准备了。”
 
 
江口健一郎是这次节目的另一个MC,今年年初的时候才加入到电台来,是个有一半美国血统的海归派,今年刚刚25岁,爱笑爱闹又出手阔绰,一向很受大家的欢迎。
 
 
“好,我要梅子的饭团。”
 
 
 
堂本刚不好在这个时候说自己不想吃东西驳了别人的好意,只好笑笑选了口味最清淡的饭团,想着塞进包包里不吃也不会被发现的。团队里刚刚加入的实习生妹妹替他拿了饭团和牛奶,开开心心的递到他手里才回到位置上,堂本刚就把东西都塞进自己的包包里,翻开了企划书。
 
 
一只手掌却出现在他面前,摊开之后,露出两颗巧克力来。
 
 
“不想吃东西的话吃点坚果巧克力吧,商讨会得开到中午呢。”江口说完还冲着堂本刚眨了眨眼,“这是给刚桑的Special services哦。”
 
 
 
堂本刚一向习惯了江口这样突然凑过来念叨两句,对于小他五岁的这个同事,他一向都当做弟弟一样对待,完全的美式作风有时候会让堂本刚觉得热情过度,但是并不让人讨厌,有时候作为家里独子的堂本刚还会觉得有个这样的弟弟的话自己大概也会很疼爱吧。
 
 
 
 
“知道啦,我得赶紧藏起来,不然电台里的OMEGA们看过来的视线得让我掉层皮。”
 
 
 
江口作为一个充满魅力的ALPHA,在电台很受欢迎,多得是对他芳心暗许的OMAGA。
 
 
堂本刚随口的调侃却换来江口挤眉弄眼的捂着心口凑到他跟前。
 
 
“那刚桑把我的心也藏起来吧,不然我很容易弄丢它的。”
 
 
“你呀。”
 
 
堂本刚没好气的点点对方的额头,心里的烦忧却被江口这样的玩笑话冲淡了一些。他很喜欢电台的氛围,大家凑在一起做事,闲下来的时候又能随便的开开玩笑逗趣,这样悠闲气氛让他觉得倍感放松。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而在必须要按照堂本光一的工作调整自己的节奏,对方却又不一定能够按照时间来的时候,他会有一种自己手脚都被套上了枷锁的感觉。
 
 
他以为自己是甘之如饴的,可是一年如此两年如此,到现在第五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堂本刚已经开始渐渐地动摇,自己真的是想要过一辈子这样的生活吗?
 
 
 
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堂本光一这件事情,他又会觉得难受的要命。他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喜欢到可以看着堂本光一在节目里笑着说单身男人的日子就是这样啦,可以忍受他的经纪人越来越苛刻的要求,可是这样的日子一直过来,会让堂本刚感觉到迷茫,堂本光一在他的生活里简直像一个梦一样,像一个阳光下的泡泡,随时都会破掉。
 
 
商谈会结束之后本来大家要一起去吃午餐,但是堂本刚已经应了远藤丽莎的约,不得不跟大家道歉先离开。出电台的时候冷风吹得他觉得自己眼睛都快要睁不开,匆匆的上了出租车报出了一家高级餐厅的名字。
 
 
 
依旧是约在包间见面。
 
 
远藤丽莎已经年近40,但是看起来比五年前还要精致,点着一支女士烟坐在那里,抬眼看了看堂本刚之后又收回视线。
 
 
“刚君,别来无恙。”
 
 
 
是有半年没见了,上次见面是因为堂本光一要参加一档真人秀的恋爱节目,要和女演员扮演为期两个月的情侣,堂本光一不愿意做这样的工作,远藤丽莎就来找他,跟他说这不过是一档节目,堂本光一是对于工作很专业的人,不答应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他。
 
 
 
堂本刚听得懂她的言下之意,再跟堂本光一见面的时候就笑眯眯地说自己还挺喜欢那个节目的,要是堂本光一有机会上节目的话,自己一定会一集不落的看完的。
 
 
 
“给大家看看作为男朋友的堂本光一是什么样的嘛,反正实际上是我的男朋友别人又抢不走,我自己在家偷偷乐。”
 
 
 
那时候堂本光一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压在他身上咬他的耳朵让他再说给别人看看的话,堂本刚一边笑着躲一边嘻嘻哈哈的说光一把对方当做我肯定会演的很好的,心里却全是悲凉。
 
 
他很想任性的说我不想你上这样的节目,你是我的男朋友,才不是别人的,可是他清楚,远藤丽莎从不做无用功,她为堂本光一策划的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是为了让堂本光一在这个圈子里位置更高更稳定。
 
 
 
他不能任性,他必须是一个听话温柔又乖巧的男朋友,才能站在堂本光一身边。

“远藤桑中午好,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我今天早饭吃的比较晚现在没什么胃口,您直说就好了。”
 
 
 
本来就没胃口的情况下见不喜欢的人只会更没胃口,堂本刚现在只想快点谈完回家好好地睡一觉。
 
 
“刚君,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是这样的,今年光一君的这个舞台是和非常专业的舞台剧演员合作的,借这个名头,我们想圣诞节的时候带着整个团队去海外做特别节目的直播,会呆一周,刚好让团队给光一君准备生日的惊喜。”
 
 
 
——抱歉圣诞节不能一起过了,我生日的时候我会抽出时间的。
 
 
 
堂本刚坐在卡座上不动声色的捂住了不太舒服的胃,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这很好啊,也宣传了舞台剧也让大家了解这个团队的感情很好。”
 
 
 
远藤丽莎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虽然一开始不赞成光一君谈恋爱,不过刚君其实是很适合的人,一点就通从来不会影响光一君的工作”
 
 
 
说完之后又添上了一句。
 
 
“光一君现在是事业的顶峰的时候,正是要小心的缓步向前,站稳脚步的时候,只要过了这个时间站稳了脚步,之后他恋爱结婚,对于受众来说都不会太影响他的事业。刚君,我知道有些委屈你,但是再过五年,我跟你保证,事务所不会再插手他的感情问题。”

“没什么说委屈的,他是我自己选的人,我知道轻重缓急。”
 
 
 
堂本刚礼貌的回复对方,这顿饭他也没有吃,匆匆到家之后就换了睡衣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大概是因为发情期吃了抑制剂又被堂本光一生生撩起了情欲的缘故,堂本刚觉得很疲惫,大脑也昏沉沉的,还好他很快就睡着了。
 
 
 
睡着了就可以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堂本刚算着这个时间堂本光一怎么样也该结束工作了,就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那头却很吵,听起来像是一帮人在一起吃饭,堂本光一说话的时候有点不清楚,像是有点醉了。
 
 
“刚?怎么了?”
 
 
“你在跟团队一起吃饭?我等你结束打给你吧......”
 
 
“没事,你说吧,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电话那头果然安静了一些,堂本刚把自己缩在床上,厚重的棉被却没让他觉得有多大的安全感。
 
 
“你走的太急我忘了跟你说了,今年答应了妈妈要回家过年的,不能陪你一起过生日了。”
 
 
“诶?那没关系,我跟你去家里......”
 
 
“光一,就算要见家长也不能过节的时候突然上门吧,等你出差回来了我们再慢慢说,我就跟你说一声,不打扰你饭局,别让大家等你。”
 
 
 
不想让堂本光一再有什么继续为了这件事情说下去的机会,堂本刚很快的收了线,把手机关机丢在一边,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接下来几天这种昏沉的感觉都跟着他,圣诞节勉勉强强录完了节目跟同事们开了庆祝会,一直到元旦的前一天,他的情况都没什么好转。
 
 
 
结束了日常的工作从录音室出来的一路上都有人再跟堂本刚问好,因为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接下来堂本刚会有一周的假期,他没什么打算,估摸着堂本光一会在三号之后回国,他也没法提前做什么打算。
 
 
 
今天下起了小雪,堂本刚出门的时候就觉得很难受,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觉得快要睁不开眼睛,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听见身边传来了一声惊呼。
 
 
 
醒来的时候在医院,堂本刚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江口健一郎那张俊朗的脸都快要哭出来。
 
 
 
“刚桑你终于醒了,你突然晕倒吓死我了,发烧你都不去看病的吗?医生说你还有点营养不良,该不会最近都没好好吃东西吧?”
 
 
 
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之后,堂本刚有些虚弱的摆摆手,躺在床上输着液让他觉得稍微好受了一些,实在没什么精力回答对方的问题。他以为不舒服多半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就想着挺过年末这段时间,休假的时候回家一趟,没想到临近放假了自己却昏倒了。
 
 
江口健一郎一直陪着他打完了针,然后开车送他回家,堂本刚坐在副驾驶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东京繁华的夜景,江口却在车子行驶到中途的时候突然开了口。
 
 
“刚桑的男朋友,是连这种时候都不能联系他的吗?”
 
 
 
“你在说什么.....”
 
 
 
“之前有人跟刚桑告白的时候,刚桑说过有男朋友的事情吧,那么刚桑的男朋友呢?你生病成这样,这么久了他都没有半点察觉吗?”
 
 
 
江口的气愤让堂本刚有些不能理解,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替堂本光一辩护。
 
 
“他工作很忙,不是故意的。”
 
 
 
“工作忙到连打个电话给您的时间都没有吗?工作忙到关心一下您的身体的时间都没有吗?”
 
 
 
“健一郎君,我身边的同事也没有察觉呀,难道他打个电话就可以察觉到我生病吗?”
 
 
 
江口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

“如果是我的话就可以,不论刚桑什么时候需要我,我都会第一时间出现的,对于我来说,刚桑就会是第一位的.....”
 
 
 
“健一郎君,玩笑话也不能这么说哦,好了,我还是很困,送我到公寓楼下就可以了,今天麻烦你了。”
 
 
 
堂本刚这个人平日里看起来软糯和善,但是一旦他用这样严肃的语气讲话,就会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江口只得安静的继续开车,堂本刚却掏出了手机,时间已经显示凌晨十二点半——堂本光一的生日零点已经过了,在他们交往迈进第六年的时候,他第一次错过了给光一的零点祝福。
 
 
 
堂本刚敛眉看向没有任何未读消息的手机屏幕,觉得这可能预示了什么。
 
 
 
推开车门下去的第一步就差点摔倒在地上,被江口扶住之后,堂本刚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的确从上次跟堂本光一见面到现在两周,他都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胃病犯了之后倒是有乖乖的吃胃药,但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几乎要靠着江口才站得稳,对方身上带着很热烈的香水的味道,但是堂本刚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一股清冽的淡淡的香气。堂本刚意识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向公寓楼下,黑暗里站着一个人,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带着的针织帽拉得很低挡住眼睛,手里却提着一个蛋糕。
 
 
 
人从黑暗里缓步走出来,在他面前站定,一贯温柔的眼睛里倒映着被别人扶着的堂本刚的身影,眼下的乌青昭示着这一趟他是如何挤出时间回来和他一起过生日。
 
 
 
“我打电话问丽莎桑,她说你在电台今天下午还有个节目要录。我想,你要回家也要到明天早上了。”
 
 
 
“刚,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堂本刚刚刚退烧的身体只觉得疲惫,以至于他都没能听出堂本光一语气里的颤抖,也没意识到第一句话里提起的人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觉得很累。
 
 
 
非常非常的累。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轻的仿佛一阵风就能盖住,却又一字一句都没有半点犹豫。
 
 
 
他说,光一,我觉得很累了,到此为止吧。


tbc.

评论(65)
热度(578)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