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子木

坑多不压身

假戏真做(SJ)12


#狗血设定,注意避雷
#ABO设定
#先婚后爱
#前任白月光出没

 
12
 
 
“晚上少喝点酒哦。”
 
 
 
樱井翔出门比他的父亲早一些,今天他没有自己开车,松本润在门口送他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又叮嘱了一遍。樱井翔站在玄关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在松本润的额头落下轻吻。
 
 
 
“嗯,知道了,不会太晚回来的。”
 
 
 
“弥生,跟润爸爸说再见。”
 
 
背着小书包的弥生乖乖的鞠躬。
 
 
“润爸爸下午见,我出门上学啦。”
 
 
可爱的小模样让两个爸爸都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家伙牵着樱井翔的手往幼稚园的方向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回头继续跟站在门口的松本润挥挥手。
 
 
 
松本润一直看着樱井翔父子的背影从路上消失,也依旧站在家门口没有挪步。自从樱井翔前两天晚上的反常表现之后,松本润就越发的觉得不安起来。这种感觉很难表达出来,就好像隔着一层纱一样,松本润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担心什么。明明除了那晚樱井翔显得有些情绪低落以外,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回复了政策,可是松本润对此的担忧却并没有减少。
 
 
 
 
他隐隐地察觉到,他平静的生活被什么改变了。
 
 
但是他不愿意多说什么,也不愿意在樱井翔耳边聒噪的问他发生了什么。既然樱井翔说是工作有了不顺心的事情,那他就当做只是自家丈夫工作最近不太顺利。樱井翔今天提到说要和朋友们去喝一杯再回家,他也就只当做樱井翔只是单纯的在周五的晚上喝一杯再回家。他不想让樱井翔觉得自己多疑,更重要的是,他愿意相信樱井翔。
 
 
松本润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接着扶着腰以这个他现在已经万分习惯的动作进了家门。
 
 
悠真呀,润爸爸决定相信翔爸爸一定是正确的决定对不对?
 
 
 
这段时间的相处给了松本润这样的信心,如果他开口问樱井翔发生了什么,樱井翔会据实已告。可是那有什么意义呢,樱井翔不告诉他,一定有不告诉他的理由,他会守护自己的家庭,樱井翔也一定会。
 
 
他这样的想法是坚定的,只是心里的烦扰也并不会因此减少多少。
 
 
“润呀,你看翔君都会去和朋友喝一杯,你也不要总是闷在家里,虽说出门要小心些,但是和朋友去安静点的地方聊聊天也是可以的。”
 
 
 
看着松本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着一杯水发呆,樱井优子坐在他身边轻轻地抬起手晃了晃唤回了松本润的心神。
 
 
 
“嗯?啊,妈妈,没有,我就是现在有时候会这样发呆。”
 
 
樱井优子露出了有点调皮的笑容来,挪到松本润的旁边坐下。
 
 
“这样嘛,那润君就更应该出去走一走了。”
 
 
 
松本润看向樱井优子,不太明白为什么母亲突然这样兴奋起来。他在这里住了两年多,樱井优子一向对他很好,一开始的时候还会要松本润和她一起去旅行,两个人共同的话题也很多,有时候樱井优子让松本润陪他出门的时候都会跟闺蜜们炫耀说虽然只生了一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儿子,可是我儿子的对象可爱又温柔呀。
 
 
 
“润君就是太温柔了,我当年怀翔君的时候他爸爸也是应酬不断,然后呀....”樱井优子凑在松本润的耳边,声音里带上了戏谑。“我就约学生时代的恋人见面了。”
 
 
 
“啊?”
 
 
 
松本润可没想到会听到自己的婆婆说这种话,樱井优子是个标准的美人,他之前跟樱井优子一起去拜访她大学时代的朋友的时候有听说过樱井优子年轻时很受欢迎,却没想到樱井优子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接着就被樱井优子捏了捏脸。
 
 
 
“你这孩子,当然是让翔君有点危机感了,怀孕了怎么了,我们润君长得这么可爱他不好好在家守着就是有人会窥探呀。”
 
 
 
“妈妈......”
 
 
 
樱井优子这才收起了开玩笑一般的语气,笑着握住了松本润的手,手掌搭在松本润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

“你这孩子,性格独立又不喜欢和别人争抢,妈妈从第一次见你就很喜欢你,这两年你不能常去见自己的父母,我就在心里也把你当做我的儿子。弥生被你养的很好,现在你们也有了悠真,妈妈只是觉得开心。翔君小时候瘦瘦小小的,我跟他父亲总是担心他的身体,一转眼,他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是优秀的议员先生了。”
 
 
“妈妈跟你说这些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想推心置腹的跟润君说说我的感觉。合川君也是从市议员一步步走过来的,做政治家,应酬酒会结交人脉,甚至有时候会做些不那么为外人道也的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不跟家里讲,是因为不想家里人跟着一起操心。不问,是出于信任,问,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把事情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翔君那孩子虽然有时候可能会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是他是我的儿子,他是不是喜欢润君,真心实意的对润君好,我都看得出来。”
 
 
 
松本润眨眨眼睛把其中的泪意逼回去,这样温柔的樱井优子让他非常感动。作为出身世家的大小姐和樱井家的夫人,樱井优子从来没有因为他的出身有过微词,不仅对他很好,连带着每年家里有人送来补品礼物,都会寄给青森的他的爸妈送一份。
 
 
 
樱井优子的目光转向茶几上的杯子上,温柔的双眼里出现了一些悲伤的神情。
 
 
 
“其实这些话也不该和你这个孕夫说的,省得你也心情不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是不断地想起这件事情。”
 
 
 
松本润心里一动,这是怎么了,最近家里的人都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那时候翔君才三四岁,比弥生现在大一些,合川君的父亲因为出了些问题,不得不从国会议员的位置辞职,于是合川君只能接替父亲去参选。那个时候,合川君有一个很信赖的朋友,也是我们共同的好友,他是一个政治新闻记者,是合川君很信赖的朋友.....”
 
 
 
松本润握住樱井优子的手,试图安慰此刻看起来几乎要落泪的女人。
 
 
 
“那位记者先生,背叛了爸爸吗?”
 
 
 
樱井优子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要守护他心中的正义,可是合川君必须要守护自己的家庭,这本来可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那时候在合川君和我已经非常焦头烂额的时候,他却拿着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得到的信息,狠狠地捅了合川君一刀。而那些信息,就是他趁着我们不防备他的时候,刻意收集的。但是合川君跟我说,毕竟只是立场不同,我们那时候也没有余裕能去再对他多加理会。但是因为他插手这一下,导致局面更加被动.......”
 
 
 
樱井优子捂住脸,露出无比悲伤的神情来。
 
 
 
“后来合川君保住了樱井家的议员席位,但是,因为过劳,再加上我当时压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昏倒送进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松本润轻轻的揽住樱井优子的腰,他每天都能感觉到悠真在自己的肚子里长大,如果他不小心没能保护好他,他根本不能想象这样的心情,所以他现在各位能理解到樱井优子当年的心情。
 
 
 
“合川君那时候也很受打击,等我们缓过来的时候,他的朋友已经出国离开了。”
 

 
松本润听着樱井优子讲起这些前尘往事,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樱井优子一直对于樱井翔没有在他怀弥生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这个事情,以至于到了现在,樱井翔每天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也还是时不时会被樱井优子揪住教育一顿。
 
 
 
他在想,如果樱井优子知道那时候神田亮介怀孕了,还会不同意这门婚事吗?将心比心的来说的话,一定会同意他和樱井翔结婚吧,再加上那时候樱井翔那么喜欢他。松本润安慰了樱井优子之后自己回到房间,找了本书随便的翻开,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在那样的情况下,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神田亮介毫无预兆的离开,在知道自己怀了孩子之后没有选择打掉,却能狠心的把他丢在东京再也不多看一眼。
 
 
松本润坐在柔软的懒人沙发上发呆了好一会儿之后,打开了放在柜子上的笔记本电脑,输入了樱井翔父亲的名字。他想查查这件前尘往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隐约之中,他感觉这件事情和现在发生在他生活里的事情有些许关联。

排在新闻搜索的结果前面的,通通都是有关樱井翔的事情。随着第一期节目播出的临近,樱井翔和松本润已经俨然成了一对名人夫夫,网络上到处是有人拿着节目里的截图大呼喜欢的人。松本润耐心的一点一点向后翻着,后面会出现一些政治新闻,但看起来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松本润都已经觉得自己是在做无功的事情了的时候,突然翻出了一条被重新报道的旧闻,时间是樱井合川进入内阁的时候,内容就是关于樱井合川当年成为国会议员的时候所做的演讲——松本润和樱井合川的接触并不多,但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两年多。在他的印象里,那是一个有些严肃但并不严厉的父亲,而且樱井合川也是个很和蔼的爷爷,有时候松本润周末和朋友出去,樱井合川还会和樱井优子一起带着弥生出门玩。

松本润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突然想起自己大学时代的同学有人在报社供职,于是立刻打了电话给对方,说自己想要写一部背景是从二三十年前开始的剧本,问问他能不能帮自己找找那时候的报纸,不用太久远,前后两三年的就可以,他想先读读那时候的报纸找一找那个氛围。

刚好他的同学这会儿并没有外出采访,而报社最近正在把以前收藏的那些报纸扫描保存成电子档案,方便他们进行收藏,保管和流传。所以在下午吃饭之前,松本润就收到了同学传来的很大一个文档包。
 

松本润慢慢的拨动着鼠标一点一点的点开这些文档包里按照时间分类好的报纸扫描图,本身留存了这么些年的报纸就有一些老化,再加上扫描也不能百分之百的呈现,松本润看着这些字迹并不清晰的报道,有时候甚至要很努力的辨认才能认得出是什么字。但是松本润运气很好,他没花多长时间就找到了这篇转载的报道,大意是说樱井合川的父亲利用私权操控土地买卖,并且帮助自己的交友圈获得利益。文字写得语气激昂,言辞凿凿,松本润无从判断这些事情是真是假,至少从樱井优子的表现来看,不会是捕风捉影,但他的注意力却放在了报道的署名上。

神田大介。

熟悉的姓氏让松本润心里一咯噔,然后将一张扫图加密保存在他的U盘里收起来,想了想,又把朋友发给他的整个文档都保存成了别的名字。

但愿都是他多想了。

1000万对于樱井翔来说并不是大数字,但是他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松本润,所以这个时候想要立即的拿出这一笔现金来就有些困难。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和田雅成,作为他最信赖的朋友,在这样心思烦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只能找到这样一个倾诉的对象。

和田雅成和他一样家里是世家,他前一天跟他说了,后一天和田雅成就拎着箱子拿着1000万等他下班。和田雅成把箱子交给他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废话,只说他在居酒屋里等他过来,让他先去送钱。

樱井翔见到神田亮介的第二天就在网上买了一整套新的床上用品,几套衣服和一套睡衣还有几双鞋子,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地址都填的那个公寓附近便利店的地址。那个公寓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基础的一些用品也都是和田雅成用过的旧东西,他现在拿着钱过去,就顺便把那些东西一起抱了过去。

他打开门进去的时候,神田亮介正裹着一条旧毯子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发呆。看到他进来之后,缓缓的转过头看向他。樱井翔注意到桌子上的手机,画面停留在《同床异梦》最新放出的一点镜头上,那是弥生说要出门玩儿抛接球,松本润有点不太舒服就留在家里,樱井翔带他出去的。回来的时候小家伙有点累了,被抱着脑袋搭在樱井翔的肩膀上,念叨要吃蛋糕。

樱井翔有些心下不忍,他上次见到神田的时候因为事出突然,他自己都有些情绪不稳,说出口的那些话的确过于的诛心。

“等过段日子,我们把事情都摊开讲明白了,你可以见见弥生……毕竟,他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

樱井翔把放钱的箱子放在沙发边,看着神田亮介并不说话的样子,干脆拿着新买的这些家居用品把旧的全都换了下来,衣服收在了柜子里,床单被罩也换上新的,原本的旧的就全部收进了箱子里,然后把它堆在了门外。他还买了新的毛毯,眼见着天气就凉了下来,现在他把毛毯也从包装里拆出来,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神田亮介的身边。

神田亮介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一样,伸出干瘦的手指,指尖轻轻划过难得的露了弥生整张脸的镜头。玩着抛接球的小家伙笑得开心极了,小卷毛因为出汗有些乱乱的,镜头里却格外的可爱。

樱井翔看见神田亮介露出了一点笑意,眼睛也有了一点光彩,这才和记忆里那个总是神采奕奕的人合在了一起,他伸出指尖轻轻的点在照片里小家伙的脑袋上。

“弥生,被养的真好。”

“翔君,你放心,我不会打扰润君的生活,也请你不要把我的存在告诉他。”

樱井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能不触动眼前的人,他觉得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神田亮介像是一个易碎品一样,稍微的一触碰就会彻底的碎掉。

“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神田亮介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把自己身上的毯子放在一边,然后把樱井翔想给他买的新毯子披在身上。

“我会告诉你的。”

“但是不是现在。”

“翔君,你问我究竟是我欠你的,还是你欠我的,其实这都不重要了,等我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就当我们两不相欠了。”

“亮介……”

这样的猜谜游戏一点都不好玩,樱井翔看着眼前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很糟糕的人,很想做点什么。可是他站在原地,甚至连多向他迈一步都不可以。

他很清楚,事情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他已经不能为他做什么了。

因为他还有家,还有润在家里等他回家。

最后的谈话也没能继续下去,樱井翔和和田雅成一起去喝了几杯酒,和田雅成看得出他情绪糟糕,半句话也没多说的陪他痛痛快快喝了几杯。樱井翔是很想不醉不归的,他觉得这个时候只有酒精才能让他觉得痛快一些。但他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松本润特地嘱咐了让他少喝些,最后还是赶在九点之前就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松本润正在给弥生念睡前故事,樱井翔身上带着酒气也不好进孩子的房间,干脆就站在门口看着松本润给孩子念故事。神田亮介感慨的那句弥生被养的真好让樱井翔心里有些发酸,可是同时又觉得被撑的慢慢的。

他的同事里也有常年在地方工作的为人父的人,同事还跟他抱怨过说在地方呆了两三年再回家,孩子都管自己叫叔叔了。可是弥生却一向对他很亲近,明明是从出生开始就不太常见面的人,可是弥生却很亲近他又很信任他。

在没听到同事跟他抱怨之前,他一直觉得这是父子心性,后来才意识到,松本润在此期间,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他不仅仅在用心的照顾弥生,甚至还在替自己在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神田亮介说的所谓相欠与否,樱井翔不置可否,不管当年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发现神田亮介的什么事情他都可以这一次还给他。

而他欠松本润的这份情,他可以用其后的一生慢慢的还。

“回来啦?”

弥生睡着之后松本润才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退出来,拉着樱井翔进了房间之后,拉着对方的衣领凑在他的身上闻了闻,然后皱起了眉头。

“就喝了几杯生啤,真的没多喝。”

不得不说,其实被自家先生查岗的感觉还不错。樱井翔笑着揽住松本润的腰,笑咪咪的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肩膀。

“闻得出来是没多喝,是我好久没喝酒了,闻到酒味有点馋……没怀孕的时候也没觉得酒有多好喝。”

松本润叹了口气,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点撒娇。

“那……过过干瘾?”

“嗯?”

刚抬起头就被樱井翔吻住了,唇齿之间的确是尝得到一点啤酒花的香气。

松本润没好气的拍了樱井翔的肩膀一下,却还是放松心神的把整个人的重量都交到对方的怀里,任由樱井翔慢慢的把他带到房间里的窗台边。然后两个人换了个姿势,樱井翔从身后抱住他,轻轻的抚摸着松本润已经将近五个月的肚子,一起望着窗外的月光。

“今天妈妈跟我说起她曾经有个没能平安生下来孩子,翔君你知道吗?”

“嗯,那时候我还小,但有点记忆,后来就成了家里不能提起的话题,妈妈可能是因为你怀孕了才想起这件事情,你别多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妈妈还有些难以忘怀,你就当听她跟你说说心事。”

松本润点了点头,也许真的是他对于这个姓氏过于敏感了。

“感觉你今天心情有好一点哦?”

樱井翔把下巴搭在松本润的肩膀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在想,等悠真出生,我们补办一场婚礼吧?”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松本润的手掌覆在樱井翔的手掌上,稍微的侧过头轻声的询问,樱井翔却只是温柔的亲了亲他的唇角,再次望向了天上的月光。

我只是,想把亏欠你的东西,一点一点补给你,最好补到你亏欠我,然后你再一点一点还给我,我们就这一辈子慢慢的互相偿还,谁也别想先还清。

tbc.

评论(51)
热度(679)

© 默子木 | Powered by LOFTER